刚刚更新: 〔无庭〕〔萌宝种田:腹黑将〕〔入骨暖婚:首席的〕〔剑侠神医〕〔位面监察使〕〔大叔,轻轻吻〕〔狂龙傲宇〕〔明星饭店〕〔阴媒〕〔鬼医嫡妃〕〔小爷要造反〕〔池司爵苏悠悠〕〔惹爱成瘾〕〔逆世魔女:强宠天〕〔妖尾之金金果实〕〔穿成豪门宠文的对〕〔穿成美男子〕〔付先生的占有欲〕〔重生最强女帝〕〔斗破苍穹之水君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六十四章 惠文郡主
    第六十四章 惠文郡主

    不一会何于飞就换好衣服走了回来。

    看着穿在何于飞身上的那件衣服,林思筠等人直叫目不转睛。

    刚打算上去说些什么,就见刚才替皇帝前来传话的人又向着何于飞走了过来。

    何于飞太严看了一眼。那太监来的地方,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这皇帝竟然已经入入席了。

    “惠文县主,皇上和皇后娘娘让你过去一趟。”那太监说着向何于飞眯眼一笑,显然这是想要巴结的意思。

    何于飞颔首,倒也没说什么,就跟着太监去了。

    来到的时候,何于感觉自己瞬间就是成了所有人的焦点,在这里,有诸多权贵围席而坐,纷纷举酒饮杯的他们这个时候都放下了杯盏,静静的看着何于飞,放佛这个时候也只有何于飞能吸引他们的兴趣似的。

    一路走来,何于飞备受各种目光,是崇敬,是羡慕,也是嫉妒,甚至还有不屑。

    “惠文见过陛下,见过皇后娘娘。”随后,何于飞的目光流落在皇帝另一边的赵贵妃的身上,很显然这个时候赵贵妃也在看着自己,甚至比所有人都在意,尤其是当她看到穿在何于飞身上的那件衣服与午后自己送给她的那件别无一二之后,脸上的神情更是喜不胜收,洋洋得意。

    什么惠文县主,什么不可一世,原来也不过如此,说她厉害的人,但大概都是因为他们本身蠢罢了。从来就没有那种绝对的光环,可以将整个世界的命运主宰在她一人的手中,此前种种都不过是因为一种巧合罢了。

    当然,当皇后看到何于飞的这一身穿着的时候,眉头也是紧凑了起来。

    对于这些,皇帝却是忽视了,只是这种忽视,又不是完全的忽视。

    很快的,皇帝似是也看出了一点端倪:“惠文,你这件衣服又是怎么一回事?”他没记错的话,刚才何于飞来见他的时候,穿的可不是这身。

    “这个”何于飞有点支支吾吾。

    这个时候,却是林思环主动站了起来:“回禀父皇,这是儿臣方才向惠文县主敬酒之时不慎将酒洒在了惠文县主的衣服上,所以”

    闻言,皇帝连声呵斥:“荒谬!”林思环可是公主之身,千金之躯,凭什么向一个二品的县主敬酒,这不是**裸的打自己家的脸么?再者,这种事情林思环有怎么敢拿到这里来说,任之无声无息的下去不就好了?

    只是,林思环心中又有自己的另一套想法,她知道这个何于飞是不会主动将这些说出来的,而自己这个时候也不能含糊,若是真让何于飞自己把这些说出来,自己的脸子也不会好看。名声也会有所损失。

    “儿臣知罪,还请父皇责罚。”给了皇帝一个台阶下,林思环乖乖的退到了一旁,不在出声。

    紧接着,皇帝的眼睛又回到了何于飞的身上,而且目标依旧还是那件衣服:“这件衣服,真看着怎么有点眼熟?”

    “这个”何于飞欲言又止,只是默默的看了一眼赵贵妃的方向。

    赵贵妃被何于飞这么一看,霎时的就有慌,只是她还是理智在先,连忙就向皇帝解释了起来:“这衣服是以前陛下赏赐给臣妾的,平时臣妾也没怎么穿,就这样放着也是浪费,所以午后惠文县主来见我的时候,我没有什么好打发的,就赏了这件衣裳,不知”

    “你倒是懂得挑东西打发人。”皇帝不动声色的说着,似乎整个人的注意力已经离开了这里,再次转回到了何于飞的身上。

    赵贵妃此刻一场尴尬,当着这么多的人的面把自己借花献佛的事情捅出来,指不定别人怎么在后面议论她,而且这东西是别人送的还好,可偏偏送这东西给她的热你,是皇帝。

    得到了这样的一个结果,何于飞十分满意的,因为她对赵贵妃给自己安排的结局还是很有信心的,毕竟这个女人不同,毕竟这是一个刚见到自己就是图穷匕首见的人。

    “惠文,你可知道朕为何要给你定号惠文?”

    抬头看着皇帝,何于飞有些不确定,可还是没有犹豫的就迎了上去:“惠文愚昧,却是不知,有负此名。”

    然而,何于飞所认为的皇帝却不赞同,即使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皇帝还是很确定的说了一声“不,你没有。”因为至少在他见到何于飞之前,他还没有遇到过如此的聪慧的女子,都说慧极必伤,可在这个女人的身上,他还没有看出这一点。至少,这个女人不会太简单,指给陈烈,自然也能相互扶持。

    只是这个时候,皇帝担心的又来了,那就是陈烈能不能拿捏住何于飞,别搞得到时候养虎为患才好,毕竟越是聪明的人就越有野心,越不愿意被人束缚,甚至那是纲常伦理。

    莫名的,皇帝深吸了一口气,如释重负的呼了出来:“惠,即惠泽万民;文,则是文采卓越。很显然,你还没有辜负这个名字,至少今日你在大殿之上说的那些话在这里没有人说的出来,还有你送给皇后的那首曲子,若是有时间,你也不妨弹给朕听听,相信朕听了,也是会喜欢的。”

    皇帝此言落下,周围的那些人可就算是彻底的炸锅了,皇帝已经好似几年没有这么的夸奖一个人了,更何况这还是一个女子。只是细细的向来,皇帝说的也并不是没有道理的,虽然何于飞近日在大殿之上的那些话他们都知道,可要是让他们说出来,却还是没有那个胆子,惟一一个敢将那些话说出来的男子居然还是帝师,这要是在旧事重提,不明摆着是给自己找一份羞辱,长他人志气,灭自己的威风吗?

    皇帝的话,他们无从反驳,只能看着皇帝将一个又一个的荣誉挂到何于飞的身上而眼红不已。

    这个时候何于飞呢,就不能表现的泰国的一,只能默默的低下了头,不敢说话。

    这个时候皇帝又来了:“今日惠文在殿上念的诗,朕回去也琢磨了许久,却总感觉还是意犹未尽,所以还请惠文你如实说来。”

    何于飞闻言喘了一口气,感情说了这么久皇帝只是想知道这个。

    “确实如此。”何于飞答道。

    “那这后面是什么?”

    皇帝越是追问,何于飞就越是欢喜,也越有成就感,毕竟能让皇帝对这这个问题念念不放,总还是一种特有的成就感。

    “后面是: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越说越后,何于飞的语气也越是低沉,霎时间这气氛就算是起来了。

    莫说臣子不敢说话,就连皇帝也陷入了沉默。

    战争的追魂夺命人们或许还可以麻木,可狼烟烽火的扑面而来,还是让这些原本已经麻木了一切的人感觉到了绝望。

    许久之后,是皇后打破了这片沉默。

    皇后笑了笑对皇帝说道:“陛下,这孩子是个聪慧的,臣妾看着也是喜欢,原本臣妾也打算赏她些什么,但看到贵妃妹妹出手如此大方,一时间我也不知道该送些什么好了。”

    这个时候无辜躺枪的赵贵妃就抓狂了,感情是你自己吝啬给不起上次就怪自己越过你头上去了吧?

    看到皇后为了给何于飞的一个赏赐开始争风吃醋,就连台下的女眷们也开始躁动了起来,那看着何于飞的目光啊,巴不得就是希望何于飞现在就被雷劈死在这里,然后他们取而代之。

    当然呢,看到这一切最生气的还是林思城,毕竟这何于飞以前还是自己的未婚妻,可现在呢,她风光满面,倒是在暗地里把自己数落的一文不值,这怎能让他不气愤?

    皇帝看了一眼皇后,表示很无奈,又看了一眼贵妃,如是纠结,最后皇帝握住了拳头往桌子上一放,道:“惠文县主听旨。”

    何于飞反应过来之后理科跪了下来:“惠文接旨。”

    “惠文县主,气质出尘,才学出众,惠泽万民,朕心颇悦,今加封其为惠文郡主,钦此。”

    皇帝一边说,下边的史官就提笔记录,而且这刚说完不久,那些个内侍就送来了笔墨,没一会,太监又当着所有人的面把皇帝刚才的那道圣旨给念了一遍。

    捧着手中的圣旨,何于飞都有些难以置信,难道就这样自己一越成名了。郡主的名头,一等的品级,这样的身份在长的那些人们怕是除了那些公主,真的就是没有人能让她低头了,又或许说,她出了宫,就可以横着走了。

    想到这里,何于飞的心里顿时美滋滋,从前的她也是郡主,可那个时候的她叫长宁。

    为了长久的安宁,一直在忍耐,直到死亡,知道安宁被打破。现在的她叫惠文,不知她的下场,又会是如何?

    “惠文,愣着做什么,还不谢陛下?”看到这里,皇后有些出神的催促了一番何于飞,很显然,她是眼光有些湿润的,她也没想到皇帝这一下子的就把何于飞册封了郡主。这种高度,真的已经不是一般人努力个十来年就能获得的了。

    向来,能被奉为郡主的人要么是王氏宗亲,要么就是有大功之人,而何于飞却是最特殊的一种。

    一时的声名鹊起,早已经掩盖住了所有。

    可偏偏在这个时候,另一个声音打破了这一切,彼时所有人都向着那个地方看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大千劫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大自在天尊〕〔修行在万界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君临星空〕〔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