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六十五章 倒霉的林思佩
作者:玛丽莲梦白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第六十五章 倒霉的林思佩

    “啊~!”

    一声尖叫,所有人的兴致都被拉回了现实,只是他们能感觉到的,那一声尖叫是真的,而且惠文县主被加封为惠文郡主,也然是真的。

    “是何人在此造次,快给本宫带过来!”皇后冷冷的出声。

    今日是皇后的生辰,她才是东道主,这里发生的一切事情,都由她亲自发落,就算是皇帝,也只能礼让三分。

    不一会,一个近卫跑了回来,跪在皇后面前,道:“启禀皇后娘娘,是五公主她……”

    “五公主怎么了?”身后的赵贵妃突然插嘴,却被皇后一个眼神给瞪了回去。

    “给本宫带过来!”

    得了皇后的命令,近卫火速的就去了,不一会,林思佩的身影就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当见到林思佩的那一刻,所有人都目瞪口呆,若不是坐上的赵贵妃激动的站了起来,他们怎么也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凌乱不堪的人就是他们的五公主。

    “这是怎么回事?”皇后说完,又低下眉头去看林思佩,自己也是不忍在看。

    眼前的林思佩蓬头乱发,衣衫凌乱,手和手臂都长满了红色的疹子,脸上亦然如此,只不过她脸上的疹子已经全部破烂,流淌着油黄色浓水。

    “父皇,救我。”一边挣扎,林思佩一边向着皇帝的身边爬去,可还没等林思佩靠近皇帝十步之内,皇帝身边的人就围了过来,死死的将林思佩堵在了外面,徒留她一脸绝望。

    这个时候,是赵贵妃没有忍住从上头跑了下来,伸手去碰林思佩,却在被林思佩反手一抓的时候带来的湿润之感吓了一跳,连忙的就是受收了手,这一刻的林思佩几乎绝望,她的父皇将自己拒之门外她认了,可为什么自己的母妃也要如此?

    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何于飞没有做出任何的表情,这一切都是她们咎由自取,是赵贵妃要赐她云裳,也是林思佩自己要夺人所爱,完全没有理由去责怪任何人。只是,何于飞没有想到林思佩会这么的迫不及待将这件衣服穿上,原本何于飞还以为自己会看不到这一出好戏了,可结果总是出人意料的给她带来了惊喜,或许这就是命运吧。

    她没有机会去怜悯任何人,因为她也不想,一个死过一次的人,就算不能铁石心肠,可也并不代表就可以受气,任人宰割。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从今往后,都是这么的一个理。

    今日要不是林思佩,那今日在这里受谴责的人就会是自己,即使她不去穿那件衣服,可**的一身,总还是要受尽批判,纵然不是林思佩那般的血淋淋,可依旧还是会坠入深渊,一蹶不振。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皇帝站了起来,语气极其怒号。

    皇帝龙颜大怒之际,没有谁敢劝阻,就连皇后在这个时候也只能安安静静的坐了下来,静静的看着脚下的赵贵妃和林思佩,没有任何的表情。

    许久,台下都没有人答话。

    此时,皇帝看了一眼跟在林思佩身边的宫女,最后指着林思佩:“既然都不知道,那佩儿你来说。”

    这个时候的林思佩早就已经被这突如其来的恐惧夺去了心智,除了尖叫和身上的痛痒,她什么都听不进去,只能一昧的叫喊,一昧的呻吟,惨叫连连。

    “陛下,你看佩公主都已经伤成这模样了,就先传太医过来看看吧。”回过神来的赵贵妃对着皇帝苦苦祈求,林思佩身上穿着的那件衣服,赵贵妃是化成灰都认得的。

    她死死的盯着何于飞,她也不明白,既然她的那件在林思佩身上,那何于飞身上的那一件又是哪来的?而且,这一切本来都是自己给何于飞准备的见面礼,怎么都报应到了林思佩的身上去了呢?

    经赵贵妃这么一说,皇帝也只道了一声“流年不利”就让人唤太医去了。

    从皇后遇刺到眼前这一档子的事,皇帝总感觉这反常的有点过分了,这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带她下去吧。”

    再怎样,也得将宴会进行下去,毕竟皇后的寿辰一年也就一次,要是让这种事传了出去,旁人又是该笑话了。

    就在此时,那些宫女的手刚接触到林思佩的身体,林思佩就尖叫着爬了起来,一手将那些人推了出去,疯了似的向人群中冲了过去。

    “放肆!”皇帝怒斥,奈何林思佩完全视若无睹。

    只见林思佩跑到了人群中,一手指着何于飞:“是她,就是她,一定是她害我,父皇一定要为我做主。”

    闻言,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何于飞的身上,一脸不可置信。

    何于飞紧握着拳头,难道这些人真的就以为自己是那样的软弱可欺吗?赵贵妃欺她,林思环欺她,现在就连林思佩也赶上了这种风潮了吗?

    只是,既然是你等咎由自取,那也就怪不得她了,原本的何于飞心里或许可能还会有一丢丢的愧疚,现在,就连这万中无一的机会也不会再有了。

    “惠文冤枉。”何于飞看着林思佩的模样,做出了一副震惊的模样,“公主为何要如此冤枉于我,惠文自问位卑足羞,又怎敢对公主下手?”

    林思佩问完,目眦欲裂,看着自己指向何于飞的纤指,也在思考这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就在此时,她的眼睛落在了自己垂落的袖子上:“是它,一定是这件衣服,这件衣服是你给我的,一定是你在这件衣服上做了什么!”说要去看赵贵妃,却见赵贵妃对着自己暗暗摇头。

    为什么,为什么连自己的母妃也要否认这个事实?为什么就连生自己养自己的人也要在这个时候胳膊肘往外拐?

    莫名的,林思佩眼中凝聚起了一股雄浑的怨恨,可她又哪里会知道,这一切都是赵贵妃亲自做的?不过也好在她还不知道,若真是知道了,这场戏就好看了。

    想到这里,何于飞觉得这件事情越来越有趣了。

    “惠文,这衣服到底怎么回事?”皇帝看着何于飞身上穿着的和林思佩身上穿着的如出一辙的花色的衣衫,也觉得很是头疼。这些人是嫌他的江山社稷还不够乱吗?这短短的一日之间,这些人到底要搞出多少闹剧才开心?

    “陛下明鉴,此事真的不是惠文所为,还请陛下替我做主。”

    林思佩忽然炸了起来,乱窜到了皇帝的身下,大喊:“父皇,这衣服就是惠文这贱人给我的,我身上的这些东西,也一定是她做的,她就是凶手,千真万确啊父皇。”

    皇帝低头看了林思佩一眼,始终还是于心不忍,抬头便是对何于飞说:“既然佩儿口口声声说这件事是惠文你所为,那惠文你还是给我一个交代为好。”意思就是,你不给我交代,我就让你交代在这里。

    何于飞无语,这一家人还真是蛇鼠一窝,也是典型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看了看赵贵妃咬牙切齿的模样,何于飞瞬间也就解气了些许,因为何于飞也相信赵贵妃会有所顾虑,只要自己将实情说出来,明眼人都看得清楚,什么赵贵妃给她赏赐,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毕竟现在她们明里暗里可都是仇人。

    “这衣服确实是公主从我手中取走的,只不过,是公主自己强取豪夺。”

    何于飞这一声,可是掀起了滔天骇浪,过不然,那刚到来太医听到这些话之后,就上前去查示,结果意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

    “启奏陛下,佩公主今日穿的这件云裳,确实是被人做了手脚。”太医大声的宣布道。

    此言一出,这大殿之内又炸开了锅,现在人人都开始为这个一步越上枝头之后又要坠入深谷的人感到惋惜。

    最难消受帝王恩,自始至终,贯穿此中。

    “父皇,快把她拿下,快把她碎尸万段替女儿解恨啊。”愤怒之后的林思佩陷入了崩溃,崩溃之余,两眼渐渐失神,在这个时代,女子最重要的除了名节就是容貌,伸手摸了摸自己脸上血淋淋的一片,林思佩竟然失声哭了出来。

    皇帝这时进退两难,这也不是那也不是。林思佩的言语太过歹毒,若是任之以往,自己必然民心大失,可若是放手不管,又是于心不忍,显得自己皇室之人人尽可欺,毫无颜面。

    终于,皇帝似是做出了一个决定:“惠文,你可知你这样做,该当何罪?”无故陷害公主,这可是死罪一条。

    何于飞没有半点慌乱,而是横眉一笑:“陛下这个时候一心想着给惠文定罪,又为何不问问惠文这衣裳从何而来,还有,陛下似乎也忽略了这云裳是从何而去的对吧?”

    皇帝闻言,眼光忽变,这个时候他是多想拍案而起给何于飞一点颜色看看,可是他知道,这并不能,反之还会成就自己的骂名。毕竟何于飞指责自己厚此薄彼这件事上,他无从反驳。

    皇帝没有出声,却是皇后这个时候站了起来,对着所有人,出了奇般的嘹亮道:“既然这些惠文不愿意说,那就由本宫来替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