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六十六章 宴无好宴
作者:玛丽莲梦白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第六十六章 宴无好宴

    “皇后?”皇帝震惊的看着皇后,可皇后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皇帝。

    “这件事,惠文前前后后已经给我说的很清楚了,这件云裳,是陛下赏赐给贵妃的,是贵妃今个将它赏给了惠文,至于是如何到了佩公主的手中,我相信这一点,贵妃妹妹比我更清楚对么?”

    皇后直直的盯着赵贵妃,眼中满带的,似乎是嘲讽。

    赵贵妃站了起来,缩了缩脚:“皇后娘娘恕罪,是臣妾平时太惯着佩公主,才让她如此的肆无忌惮……一切都是臣妾疏于管教……”

    “放肆!”皇后一个杯子就摔到了赵贵妃的面前,气势汹汹。

    赵贵妃吓了一跳,两眼通红的抬头看着皇后,却听得皇后居高临下的对她说道:“你说你惯着佩公主我没意见,可是这又何来疏于管教这一说?你的意思是不是在告诉本宫该给你让位了?”

    皇室子女任性是不罕见的,毕竟都是天子骄子和天之骄女不是么?只是这管教子女的责任,从来就不是赵贵妃这种妾室身份的人能管得着的。

    就算是在平常的大户人家的一个妾室生下了子女,最后还是要被送到嫡妻面前,由嫡母躬亲抚养,如此正是所谓的嫡庶分明。

    “臣妾不敢,臣妾一时口误,请皇后娘娘恕罪。”赵贵妃声声哀求,也是寸寸忍耐,这要是换做了平时,皇后哪里敢对自己这般压迫?

    这分明就是想趁她病要她命。

    “本宫自从陛下还是太子的时候就跟随左右,先皇临终之际跟我说过一句话: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难道按你的话来说,这倒是先皇的不对了?”

    没有搭理赵贵妃,皇后直接转过头看皇帝:“陛下,你认为呢?”

    皇帝看着皇后也是出了一身冷汗,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皇后,这样的咄咄逼人,完全不给你留回旋的余地。

    这个时候他无论是说什么都不对若是赞成,自己就是落下了一个薄情寡义的骂名,可若是不赞成,那又是违背祖训,而且谁都知道,先皇可是一代明君。

    “这件事由皇后做主就行,我相信这件事皇后会比我处理的更是妥当。”

    无奈之下,皇帝只能撒手一切,毕竟权利这种东西握在手中也不能当饭吃不是吗?

    听到皇帝对自己放手不管,那赵贵妃顿时就慌了,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似乎是将林思佩的事情抛在了脑后。

    一旁,林思佩已经安静了下来,冷冷的看着这里的人,一脸绝望。

    “母后,乌鸦反哺,母妃只不过是太关心五妹了,所以才会一时冲动……”说话的人是林思环,林思环一边说着,一边将目光抛到了何于飞的身上,仿佛对于何于飞的袖手看大戏的行为,她也很是气愤。

    只是,林思环的话还没说话,皇后的声音又传了下来:“混账,本宫说话,哪有你插嘴的分,我看你们就是欺辱本宫在这宫中只身一人,无依无靠。”

    林思环大叫不好,连忙闭嘴了嘴,跪倒在地,一言不发。

    将这些看在了眼里,何于飞也表示很迷,林思环确实是一个懂得审时度势的人,只可惜,这个时候木已成舟,她就算是有三寸不烂之舌也不可能徒手回天的。

    当然,何于飞也没有想到皇后会这么给力,一出手就将这些人堵的无话可说,甚至个个还跪地不起。

    只是,皇后所言的,多的都还是她心头积郁了很久的真心话。准确的说,她在皇宫之内除了一个皇后的名号,真的就是一无所有了。

    要知道,这原本的一切都应该是属于她的,要知道,陈烈才是原本的那个储君。种种物是人非,早已让一切变得破烂不堪,拼凑不齐。

    何于飞表示:皇后在手,天下我有。

    这个时候的皇后已见清泪两行,谁也没有想到身为一国之母的皇后会因为自己说的寥寥数语潸然泪下,说到底的,这宫里的女子,都不过是一群可怜之人罢了。

    “我看本宫这皇后之位不要也罢,本宫只是希望日后能在宫中安度余生,若是诸位都不容我,送我荣归故土,本宫死也瞑目。”说吧皇后长袖一挥,从台上走了下来。

    大殿之上,谁也不敢说一句话,因为谁也知道皇后的这些话带了多重的分量,自己如果是一个不慎,就会被推到风口浪尖,死无全尸。

    “皇后,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就算你想护着惠文郡主,朕可以对这件事既往不咎便是,你又何苦这般的苦苦相逼,为难旁人,也为难你自己。”

    皇帝自问自己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但他由始至终都想当一个称职的皇帝,所以在这里,他所忽略掉,都是身边人最为在意的。

    他跟皇后几十年的感情,一下子皇后吐露出这么多的东西,他又怎么了能不往心里想?一夜夫妻白日恩尚且如此,何况还是几十年来日日守在身边的枕边人?

    “本宫在这皇宫里几十年,什么样的风风雨雨我也经历过了,我能做的,我也已经做完了,现在我只想好好的休息,寻一个安静的住所,没有你,也没有她们。”

    “够了,这件事由始至终朕都没有说过一个不字,你到底还要朕如何?”皇帝似是不满皇后如此的咄咄逼人之势,不过也对,被自己的结发妻子搞的下不来台,谁也要气个半死不是吗?

    然而,皇帝的强势落在皇后的眼里,却更像是一场笑话,皇后的这幅模样,在场之人是越看越慌,赵贵妃吓得瑟瑟发抖,就连林思环也为赵贵妃捏了一把汗。

    这一次不仅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更是往枪口上撞了,皇后现在的三言两语都可以决定赵贵妃今后的命运,而现在,皇后都还只是给一个下马威罢了。说到底,皇后还是存了几分仁义之心的,因为这个时候,皇后只需要多说几句话,就能让她们永无天日。

    “从古至今,后者居上,这皇后之位,臣妾能力不足,陛下还是另寻他人吧。”说完皇后转身看向所有宾客:“今个是本宫的寿辰,却不想出了这样的事情,实属本宫失责,诸位自便吧。”说着皇后就要从人群中穿过去。

    “你给我站住!”台上,皇帝气急败坏,感情皇后这是蹬鼻子上脸,居然一点情分都不给。

    皇后没有理会,而是打算继续走。然而,这个时候,整个大殿里的宾客都站了起来:“皇后娘娘三思,皇后娘娘留步。”他们也清楚,南朝不可能出现两个皇后,同样的,这后位一空,这南朝的后宫可就彻底的乱成一锅粥了。

    身为一个皇后,却在自己的寿宴之上失去了自己的皇后之位,这无论是对谁来说都是机身残忍的。皇帝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同样的南朝的子民也不会允许。

    终于,皇后止住了脚步,却是转身看向何于飞:“在这里,大家不用管我日后如何,既然你们还尊我为皇后,那就听我一句劝,擦亮自己眼睛,不要再让天花乱坠的云烟迷失了自己。惠文是一个德艺双馨的好孩子,这一点,大家都看在眼里。”

    果不然,皇后这一声下去就是千呼百应。就连那些原本看不起何于飞或是跟着林思环一起在背地里对何于飞议论纷纷的人也开始出声附和。

    皇帝见此,一阵心凉。

    德艺双馨,知行合一。眼前的这些人就是他的贤臣,口是心非,欺软怕硬,攀权附势,这些就是口口声声说要和自己一起整顿朝纲的人。

    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那对于何于飞,皇帝还有最后的一个疑点:“那请皇后告诉我,惠文身上这一件衣裳又是怎么回事?”

    皇帝的话是提醒了所有人,既然何于飞的那件被林思佩抢了去,那何于飞身上穿着的这一件又是从何而来?总不能是凭空出现或者是天上掉下来的吧?

    “这是……”何于飞有些支支吾吾,口齿不清。

    这时皇后抢话:“不用猜了,惠文身上这一件就是本宫给她的。当年番邦进贡了两匹这样的云裳,一件你赐给了贵妃,而另一件,你送给了我。”

    皇后的话点醒了皇帝,可皇帝却又从中明白了些别的什么。这件衣裳确实也是他赏给皇后的不错,而且当时皇后得到这件云裳的时候也是极度的欢喜,几乎每逢宴会都会穿出来,直到那一天,皇后和赵贵妃撞衫,皇后就彻底将这件衣服雪藏,再也没有拿出来过。

    原因无他,只因当时他送给皇后的时候是光明正大的,而送给赵贵妃时,却多了几抹偷偷摸摸的意思。

    皇后把它送给何于飞,就等于是给了何于飞一块护身符,同样的,也是对自己的不屑一顾。

    皇帝无话可说,皇后漫步远去。大殿之上,再无一人言语。

    最后,皇帝扫了一眼跪在地方的众人:“都起来吧,宴会继续。”紧接着又对赵贵妃母女三人:“你们先下去,今日的账,朕晚点再跟你们算!”

    赵贵妃和林思佩还想挣扎些什么,却被林思环强按住:“是。”

    临走,三人死死的瞪了何于飞一眼。

    台上,徒留皇帝一人,喝着闷酒,不声不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