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六十七章 劫杀
作者:玛丽莲梦白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第六十七章 劫杀

    这样一场宴会最后是以皇后如此短暂的三言两语不欢而散。既然主人都已经不在了,那么这场宴会再是如何的强行的进行下去,最后也只会剩下一场冷淡。

    此时持此刻正是如此。

    皇后独自一人在坐上昏昏欲睡,台下的臣子们已经是烦不可耐,就在此时,皇帝身边的人说了一些什么,这些人就开始散去。

    何于飞坐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刚打算离开,就看见林思城带着一群人走了过来。

    何于飞不知道林思城这一次是想整什么幺蛾子,但何于飞知道这肯定是不安好行的,而且这林思城很有可能还是为了替赵贵妃和林思佩报仇而来。

    “见过太子殿下。”何于飞俯身行礼,即使是面对这个已经和自己图穷匕首见的人,何于飞还是刻意的去迎合,不想让林思城再找到理由抓自己的小辫子。

    林思城看着何于飞这一副装模作样的样子,心中的怒火一下子就疼烧到了几点,想不到短短一点之内,这么多的人都栽倒在她手里,这可女人究竟是有多可怕?

    可在这公众场合之下,为了维持自己的形象,林思城还是将他心中的怒火按压了下去。

    端起了一杯酒,林思城就像这何于飞走来:“今个是我母妃与我的两枚妹妹冒犯了你,在此,本宫代他们向你道歉,这一杯酒本宫敬你。”说完林思城将那杯酒送到了何于飞的面前。

    何于飞有些犹豫,这个时候的林斯称敢肯定是不会简简单单的想对自己赔礼道歉这么简单的,而且像他这种一出生就站得比所有人都高的来说,她是不会存在着这种低头的行为的,现在的他是一国太子,他有着极其强烈的自尊心,而且,这个人是林思城,所以这一点,无论如何都是绝无可能。

    只是这个时候何于飞不喝的话似乎又是不行,因为这个时候这么多人在场,她要是不喝的话,这就是她的不是了,毕竟这林思城身为太子都低下头来了,她又有什么理由表现出一副满怀偏见的模样?

    在喝与不喝之间,何于飞挣扎许久。扫了一眼四周,却发现林思城所带的这些人里,个个都是自己不认识的。

    就在何于飞百思不得其解准备拒绝的时候,另一个整齐的声音传了过来:“见过皇后娘娘。”

    何于飞转身,果然看见了站在自己身后的皇后,只是这个时候的皇后也仅仅只是静静的看着这里而已。

    林思城看到突然出现的皇后,总还是惊慌的,只是惊慌之余他又表现的比往常还要出色,因为他也知道,这开弓没有回头箭。

    思量再三,何于飞接过了林思城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无论这结果如何,她都是决定自己赌一把,因为她也相信皇后不是那种见死不救,袖手旁观之人。

    在何于飞饮下那一杯酒之后,林思成很快的就罢休了,乖乖的就领着那些人离开了。

    林思城离开许久之后,何于飞感觉自己的眼前天晕地旋了起来,就在她脚下失重,即将倒下去的时候,一个怀抱将她接住了。

    “坚持住,没事的,我让人送你回去。”

    是皇后的声音,何于飞心中暗暗念叨,她这算是赌赢了么?

    十里清溪,流水潺潺。即使是朗月当空的夜色,可行走在风中的马车却是赶得那般的匆促。

    何于飞醒来的时候后看了一眼车窗之外的天色,发现已经是三更过过了。

    感觉到了身下的颠簸,何于飞掀开了车帘,却见一名宫女坐在马车上驱使着马车前行。

    “郡主,你醒了?”那宫女没有回头,却知道何于飞已经醒来了,而且自己有多大的动静何于飞自己的心里头也清楚,眼前的这个人很明显的就是一个练家子。

    何于飞还没来得及回应她什么,就听她又道:“郡主你放心,在坚持一会,我们就安全了。”

    何于飞闻言,先是看了一眼外头的地形,随后对着那宫女无奈一笑。脚下的这寸土地是哪里,何于飞不知道,但她知道的是,这里离回到尚书府,至少还有一个半时辰的路程,所以在这一个班的是陈丽,可以发生的事情几乎就是无可预料的。

    忽然的,何于飞流转的目光落在了那宫女腰间的那把短刀之上,之间那一把短刀的锋芒已经被鲜血尽数淹没,而且,她紧握着马鞭的双手也可见伤痕累累的一片。

    “停车吧,再这样下去,你我都得死在这里。”何于飞说完想要坐起来,却发现自己是浑身动弹不得,只是渐渐的他发现自己还是能动的,只是这动起来还是那样的吃力罢了。

    何于飞没有想到这大半夜都快过去了,这药效竟然还没散去。

    何于飞的话,宫女听了却没有任何的动作,而是将手中的马鞭紧紧握着,奋力的拍打着马背,强迫马车极速行驶,直叫那马儿都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哀鸣。

    就在此时,马车的轮子似是撞到了什么东西,整个车身向外倾了下去,在那一瞬之间,何于飞感觉到了天昏地暗,额头也撞在了车门上,撞出了浅色的一抹血红。

    没一会,外卖年就传来了那个宫女的声音:“郡主,你坚持住,我一定把你送回去。”

    这个时候那个宫女已经将马车卸了下来,将那匹马牵到了何于飞的身前。

    身后,是黑压压的一片长林,在这片长林之中,她们九死一生,何于飞也不敢相信带着自己九死一生的人竟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宫女。

    “来不及了,你先走吧。”话刚说完,何于飞就听到了从远处传来的追杀声。

    “不,这是娘娘交给奴婢的任务,奴婢一定要将你平安无事的送回去。”那宫女说这句话的时候是气势满满,可说完之后,自己也是心虚了下来。原本皇后指派的人并不止她一人,那些人都是因为帮着何于飞躲避这一路上的追杀而惨死半道。那么多人都挡不住那些人,自己又有什么能力?

    或许,就连皇后都没有想到林思城会下这么狠的毒手吧。

    “你听我说。”何于飞发现自己这一次竟然稳稳的坐了起来,想必是因为刚刚的那一摔,活动了自己身上的血液吧,如此也算是因祸得福了。想到这里,何于飞继续说道:“我敢保证,你要是带着我,我们走不出一刻钟,就会被他们抓住,你也知道,钥匙落在了他们的手中,无论是你还是我,最后的结局都只会是生不如死”

    何于飞说的很认真,那宫女也是全数的听了进去:“那郡主的意思是我们分头行事?”想到这里,那宫女就伸手要去拿何于飞怀中的那件披风,准备帮何于飞引开追兵,可却被何于飞握住了她的双手,婉言拒绝了。

    “不,你走,我留下来。”紧紧的我这那宫女的双手,何于飞似乎也能感觉到她身上的痛楚。

    听到何于飞要留下来,宫女就纳闷了,这人十来搞笑的吧?自己千辛万苦的把她带了出来,还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现在再把她丢在这里,不是等于让她去死吗?

    “郡主先走!”宫女定定的说道。

    何于飞摇头:“你听我说,你骑马先走,不要去尚书府,你去陈国公府搬救兵,只要陈国公府的救兵一道,我也就得救了。而且,我留在这里比跟着你走安全,毕竟那些人已经追了一晚上了,他们也不想白费一场心力,所以在这最后的时间里,他们就会疯狂的反扑,到时可不是你我二人之力就能挡住的。”

    说着,何于飞就把她怀中的披风披在了宫女的身上,催促着她上了马,完全没有给她一丝去思考的余地。

    在马上,宫女还在犹豫,却又听何于飞道:“你一定要快,一定要想办法见到陈国公,我的生死,全靠你了。”

    看着马下的何于飞,宫女顿时感觉自己身上的担子是那样的沉重,只是宫女回过头来想了想,总还是觉得那里有点不对。只是来不及想什么,这眼下形势却催促着她该走了。

    “你叫什么名字?”

    宫女一愣:“回禀郡主,奴婢临筱。”

    “临筱临风是?”何于飞有点不确定。

    “他是我兄长,他就在陈国公府,所以请均组放心,我一定把救兵给你带回来。”临筱信誓旦旦的说着。

    何于飞没有想到临筱和临风只见还会有这样的一层关系,只是何于飞是不得不承认这两兄妹的身手似乎都是一样的出群。

    “好,我等你。”说完,何于飞一鞭子甩到了马背,顿时那匹马就飞扬了起来,马车上那个披着惠文郡主的披风的那个人,正随风远去。

    等临筱的身影彻底的消失不见之后,何于飞方才拐进了一条林间小道。

    十里长林,冷风呼啸。听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身边离去,何于飞以为自己是逃过一劫。轻靠在一旁的槐树之下,正以为自己可以安心的等待救兵的时候,一群黑压压的人影瞬间围了上来。

    “你们是什么人!”感觉到全身的无力,何于飞的眉头紧紧的锁了起来,现在的她已经是体力透支,毫无还手之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