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小能手:神秘〕〔住手!这是你师弟〕〔重生之王牌千金血〕〔基因进化战场〕〔楚先生的甜宠娇妻〕〔我有一座炼妖塔〕〔重生之我要上头条〕〔高举大剑斩妖魔〕〔海贼王之海军雷神〕〔符霸异世〕〔天朝女国师〕〔我在美漫开超市〕〔超凡神厨〕〔吟游刺杀录〕〔小春日和〕〔大唐不良人〕〔龙刺兵王〕〔呆萌小财妃〕〔腹黑老公坏透了〕〔傅先生,偏偏喜欢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六十八章 自救
    第六十八章 自救

    “你们是什么人?”何于飞愤愤的看着眼前这一群人。

    然而,这些人并没有搭理何于飞,而是直接就将何于飞围了起来,此时只听那个领头人说道:“快点动手。”

    话刚落下,就见一个黑衣人拔出了手中的长刀对着何于飞走了过来。

    “你们不是太子派来的人!”何于飞看着那个向着自己走来的人,很是肯定的说道。

    因为这理由很简单,如果这些人都是林思城派来的话,那他们一定已经追上去抓临筱了,而且,林思城这种睚眦必报的人,又怎么可能让自己轻易的死去,眼前的这些人,已经暴露了自己的杀意。所以毫无疑问的,这些杀手是另有其人派来的。

    然而,这些人就像是行尸走肉一般,完全对何于飞的话视若无睹,眼看那把长刀就要砍到自己的身上的时候,一只飞箭从暗处飞了过来,砰然一声将那人手中的刀刃击落。

    “追!”领头人很是愤怒的说道。

    可领头人的话刚说完,暗处又有一群人走了出来,不分由说的就是和这些人厮杀成了一片,这些何于飞就纳闷了,这些人都是冲着自己来的?自己这该是得罪了多少人啊?如果她没记错的话,那也没几个呀?怎么现在就搞的她是仇家满天下似得?

    眼睁睁的看着眼前的血流成河,何于飞两眼漠然。

    这个时候,一只黑影从人群之中脱战,冲着何于飞就扑了过来,做不了任何反抗,何于飞就被他扛在了肩上,飞奔而去。

    一路之上的颠簸,何于飞紧咬着自己的牙关。偷偷的,何于飞从自己的头上拔下来一根发簪,紧咬着双唇,何于飞就把那簪子奋力的往那人身上扎去。

    那人感觉到了肩上的痛楚,也感觉到了自己血液在流淌,可依旧没有要把何于飞放下来的意思。

    “要不是主子要见你,我今日非得把你碎尸万段不可!”那人丢下这句话之后,直接就向着远处跑出,没有半点要跟何于飞报一箭之仇的意思。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挟持本郡主!”

    何于飞的声音越走越远,每一次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不一会,那人把何于飞丢在了一个山洞里,山洞之中乌漆嘛黑,何于飞什么也看不见,轻轻的咳嗽一声,居然还能听见回音,足见这洞穴之深,深不可测。

    隐隐约约的,何于飞听到了一些别的声音,好像是两个男子只见的对话。

    “主公,人带过来了。”拐走何于飞的那个人说道。

    另一名男子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笑了一声,紧接着就是一阵血肉被刺破的声音和那男子惨痛的呻吟。

    “追一个女人追了那么久,这点事都做的不好,废物!”声音带了层层的冷意,深入骨髓,令人毛骨悚然。

    从那之后,身边就再也没有别的声音了。

    不知过了多久,何于飞感觉有人正在一步一步的接近自己。何于飞顿时浑身发麻,她也想知道究竟是谁会在这个时候对自己出手而且就凭这个人神秘的程度来看,自己应该不会得罪这样的一号人才对吧?

    “何于飞,你现在感觉如何?”

    听到这个声音,何于飞的整个脸顿时就垮了下来。

    “二皇子殿下,明人不做暗事,你今日掳我到此处,到底想要如何?”何于飞语气很是不满。

    昏暗之中,那人点了一盏灯,火光照亮的瞬间,何于飞看到了一张闪着火红色光芒的银色半遮脸面具,这个面具何于飞有印象,正是和当日在山崖之下被陈烈打落的那一块是一模一样的,所以眼前的这个人,必然就是林思澜无疑了。

    林思澜为什么要突然对自己出手?自己不过是知道了林思澜的身份而已,难道就因为这样,他就要杀了自己灭口?这样的人,到底是如何的心胸狭隘?

    耳旁传来了林思澜轻蔑的笑语:“都说惠文县主聪慧,今日本殿虽是亲眼目睹,可还是没有多大的兴趣去相信这个事实,这一刻,你倒是让本殿破例了,想不到你竟然连本殿的声音都记得那么清楚。”说着林思澜摘下了面具,露出了那张白皙的脸庞:“你说你对我这么关注,是不是对我有想法?”

    何于飞缩了缩肩膀,只觉得无力吐槽,感情现在的脸皮都这么的不值钱吗?随随便便的就能叠的那么厚。

    “殿下,你这样的说法本郡主也并不完全是不认可,毕竟本郡主对那种伪君子,真小人还是颇有关注的,毕竟这种人的可怕的程度是不可估计的,要是一个不慎,被人算计了,可就是欲哭无泪了。”

    何于飞的话带来的攻击性收在了林思澜的耳中,林思澜却是抿唇一笑:“公主说我是伪君子,说我是小人,那本殿也只能称道一声彼此彼此,在这种事情上,很多时候都是巾帼不让须眉的。”

    三言两语的说动了皇后,又是存心的一点嘲讽让那个赵贵妃这一家老小都栽在了她的手上,感情皇宫的这一天所发生的事情都是她一手造成。说来,这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计谋,还真是让他都忍不住倾慕了呢。

    何于飞脸一黑,已经不再打算搭理林思澜这个没脸没皮的卑鄙小人。

    “你就不想知道本殿为何要带你到这里来?”看着何于飞的林思澜笑容诡异,企图满满,仿佛是一场无声额恐吓,下一秒就能让人魂飞魄散似得。

    只是何于飞的表现让他失望,这个女人竟然还要比他想象中的那个样子还要遥远,这个人即使是在这种情况之下,仍旧没有表现出半点恐慌,甚至就连一点点的紧张,那都没有。

    那一副从善如流的模样,林思澜看着都是自叹不如。要知道,在这个时候,自己只需要轻轻的动动手指头,就能让眼前的这个人死无葬身之地。

    “二殿下这个时候有时间问我,倒不如你自己有话直说,如此也省了拐弯抹角。”

    林思澜脸一时僵硬,这个人还真是不解风情。

    “实话告诉你,既然你知道了本殿的事,本殿自然是容不得你的,只是本殿现在还不想让你死,只要你答应与我合作,条件任你开。”

    林思澜的表现无奇的大度,然何于飞却不以为然,因为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这句话的道理,谁都清楚。

    “殿下凭什么认为我会和你合作?还有,我倒是不明白,我身上到底有什么东西是值得让你去执着的?充其量,本郡主也只是一个庶女出身,就算如今是一个郡主,可却还是有名无实,你又凭什么认为本郡主能帮到你?”咽了一口气,何于飞继续说道:“与其执着于我,殿下何不另请高明?”

    听到这里,林思澜的笑意渐渐变得狡黠了起来:“不,你身上确实有东西是让我执着的,而且,本殿也知道,你比谁都想活下去,你比谁都不想死。”

    听到了这里,何于飞竟然离奇的得意窃笑:“我怕死不错,可我还是不明白,我身上到底是有什么东西,让你紧追不放?我是不是欠你钱?”

    林思澜倒是没有想到何于飞在这个时候还有心思开玩笑,只不过现在在这里,谁也找不到他们,林思澜倒是不介意陪着何于飞一起开这个玩笑。

    “你身上有什么值得别人去夺取的东西你应该自己清楚的很,不然您以为就凭你这出身,陈国公怎么可能对你死缠烂打?而且,你在一日之间爬到了郡主这个位置上,凭的是什么你自己也清楚得很,你要是在装疯卖傻下去,也已经是无济于事了。”

    一个人若是想在逆境之中存活下去,你就必须有自己过人的长处,不然,平平凡凡的你,就算是存活了下来,也只能算是苟且偷生。而何于飞,却是活的这般的光彩照人。

    “本殿自知你是谋略过人,也自知你是无利不起早,你看本殿下这个正妃的位置对你来说,够不够?”说到这里,林思澜的目的已经就是完全的暴露在了何于飞的面前。

    当然,何于飞老早的也猜到了一点点,只是由始至终都不敢确定罢了。

    “在宫里本殿给过你最后通牒,现在本殿再给你一次机会,你是选择宁死不屈,还是选择活下去?”说着,林思澜刻意的靠近了何于飞,仿佛这个时候何于飞只要说一个不字,他就会强取豪夺似得。毕竟他可不相信陈烈会娶一个不贞之人为妻。

    到了这个时候,何于飞心里也清楚什么话是该说,什么话是不该说,现在他大的一个不字就可以让林思澜怒火腾烧,而且,愤怒中的人,是最不可琢磨,最难以自控的。

    “你的正妃?你认为陛下会允许?”别说现在她是陈烈的未婚妻,恐怕就算不是,皇帝也不会让何于飞一个庶出的身份嫁给林思澜,而且这个人曾今还是自己的另一个儿子的未婚妻。

    林思澜闻言是一愣,说实话,何于飞的心思一时间他还真是捉摸不透。

    “重要你肯,本殿自有办法。”

    何于飞轻声一笑:“你的意思是让我等到你登基?不过我看这很悬,我还是拒绝好了。”

    林思澜这一下可是被气得不轻,一巴掌收了起来,正打算对何于飞打去,却又在瞬间明白了什么。

    “你这是在跟本殿玩拖延时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时来孕转:总裁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