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降淘妃:战神王〕〔我家的笨蛋渣男〕〔系统小农女:夫君〕〔位面之狩猎万界〕〔渡风杂货铺〕〔诸天最强大佬〕〔难道我是神〕〔末世之我是天网〕〔无限密室逃脱〕〔雷霆〕〔失传秘术:赶虫师〕〔史上最强师叔〕〔一路仕途〕〔情海狂徒之涅槃〕〔惹妻入局:狼性大〕〔女帝的大内总管〕〔偷心蜜战:高冷老〕〔最后一个契约者〕〔玄医归来〕〔妾室心计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七十一章 争论
    第七十一章 争论

    “我能给她作证!”话刚落下,陈烈的身影就出现在了何尚书等人的面前。

    “陈国公,这这是怎么回事?”何尚书看着突然出现的陈烈,表示一脸懵逼,恰巧这个时候,何于飞得意洋洋地笑容也肆无忌惮的飘了起来。

    原来这都是一场戏,想到这里,何尚书不知这是该哭还是该笑。虽然不知道何于飞这样子做什么样的一个道理,但何尚书没有想到,竟然连陈国公都愿意跟着一起瞎胡闹,这就由不得他不想到别的地方去了。

    “尚书大人,能否借一步说话?”陈烈对着何于飞笑了笑了之后对何尚书说道。

    陈烈提出来了要求,何尚书自然没有不搭理的理由,更何况,陈烈这尊大佛,他还惹不起。

    “那里边请。”

    陈烈点了点头,又对何于飞说道:“别担心,有我呢。”说完就是转身跟着何尚书去了。

    陈烈走后,院子里就剩下赵氏和何于飞两人四目相对,久持不下。

    “你也累了,早些回去歇着吧。”说完这一句话之后,赵氏也寻着理由打算走。当然,这个时候,赵氏才是最尴尬的那一个,她现在是两面不是人,何尚书那边她不能忤逆,而陈烈这边,她又是得罪不起。

    现在她不得不怀疑这一切都是何于飞故意搞出来的,想到这里,赵氏的双拳就死死的篡着,指甲深深的陷入血肉之中。

    在赵氏转身的那一刻,何于飞忽然上前一步,提气说道:“于飞不敢,倒是母亲这不眠不休的为于飞准备了这么多,莫要累坏了才是。”

    赵氏紧咬着唇瓣,双脚也是死死的蹬住了地板。然而仅仅只是顿住片刻,她还是迈开了脚步从何于飞的视线了走了出去。

    将这一切眼底的何于飞此刻闭上了双目。

    “小姐这是在试探夫人?”

    何于飞摇头,却没有回答,“走吧,在这里带着不好。”

    茯苓点了点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总感觉何于飞对何尚书隐瞒了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

    或许这只是自己的错觉吧。想了想,茯苓跟上了何于飞的步伐,顷刻之间,方才的门庭若市,不服往日,徒留一片寂然。

    就在何于飞以为自己可以好好的睡上一觉的时候,另一个麻烦又找了上来。这不,何于飞刚回到自己的院子里,远远的就看到了一群人聚集在那里。

    那些人正是何秀宁等人。

    “小姐,你看”着人家都找茬找到自家门口了,你难道还打算放手不管吗?

    何于飞抿唇一笑:“走吧,别搭理她们。”说完何于飞就继续用着一副安然的表情走着。

    可很多时候,你不杀伯仁,伯仁却是为你而死。

    这不,何于飞是不打算和何秀宁纠缠,可并不代表何秀宁会放过何于飞。何秀心的事情她还没消气,如今这又是把赵氏给得罪了一番,这新仇旧恨加起来。何秀宁要是还不做出点什么来的话,那她这个嫡女的位置差不多也就可以让出来了。

    “何于飞,你当本小姐不存在么?你给我站住!”

    何秀宁张牙舞爪的叫唤了好几声之后,何于飞还是无动于衷,只是默默的走着她自己的路,这个时候何秀宁倒是想把何于飞抓起来打一顿,可上次的血淋淋的教训至今都是历历在目,她又怎么可能还敢这么贸然冲动了?

    只是,她又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何于飞在自己的面前打自己人的脸,,而且还在打完之后耀武扬威的走了出去。

    这个时候,何秀宁冲在了何于飞的身前,挡住了她的去路:“何于飞,你到底想怎样?”

    听到这里,何于飞就觉得非常的好笑,却也是轻轻的浅笑一声回问何秀宁:“二姐,这话该是我问你吧?”一直以来,自己可没有主动去去找过他们母子的麻烦,倒是她们母子三天两头的看自己不痛快没事找事,怎么,这在自己的手头上吃了亏,不是乖自己技不如人,倒是怪到她何于飞的身上来了?

    何于飞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欠何秀宁的钱了。

    “你肯定是存心的,你就是存心的想让母亲在父亲面前做出出举的行为。”说到这里,何秀宁又突然的笑了起来:“不过你也别想逃,你的那点破事现在已经是人尽皆知了,可就算陈国公护着你又如何?我可不相信陈家的那些人会让你安生,这是你一辈子都洗不掉的污点!”

    听到这里,何于飞只能轻轻的吹一个口哨了,感情这何秀宁只是道听途说的就跑过来想为赵氏出气啊?这未免也太天了吧,相信这个时候的何秀宁恐怕是连赵氏是怎么被气着的都还不知道吧?

    “二姐,你有时间关心我这点破事,倒不如想想你自己吧。你想想哈,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你和太子殿下只间的勾结,这个时候太子殿下若是还不给你正名的话,恐怕你这辈子都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不过说来这林思城也是个没担当的,两个人都已经走到这种程度了,连向皇帝请个旨意都不敢,难道还真的的要等何尚书再次登门咩?

    不得不说,何于飞这一言是正好的就戳中了何秀宁的痛楚。

    “闭嘴,你算什么东西,也有资格说我?”

    何秀宁这一声吼下来,身后的那些姑娘们连看戏的胆子都没有了,纷纷都散到了一旁。

    何于飞就好奇了,这何秀宁怎么就那么喜欢用自己天生的优越感在别人的面前显摆,难道她就不知道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吗?

    “那妹妹我也想问问二姐,你又算是什么东西?在本郡主面前这样说话,你该当何罪?”

    听到这里,何秀宁气得是两眼发直,她没有想到这个时候何于飞居然敢用身份这一层来碾压自己,她更没有想到,那只不过是一个出身低微的小庶女,怎么到了今天,却一跃上了枝头,成了人们眼中最光彩照人的那一个了呢?

    “你也不过如此罢了!”何秀宁咬了咬牙,最后只蹦出了这几个字。

    何于飞这一次是好心,并没有打算怎么去针对何秀宁,可偏偏何秀宁不懂这个理,明知道自己不是何于飞的对手,还要和自己对着干。

    “二姐说的不错,妹妹我却确实是不过如此,只是在妹妹眼中,对于你这种投怀送抱,太子殿下却依旧对你不动心思的行为,是下贱的!”

    “你敢说我下贱!”说着何秀宁一拳对着何于飞捶了过来,可结果并没有何秀宁想象中的那么景气。

    何秀宁一拳打了个空,整个人不慎扑到在地。

    “茯苓,我们进去。”何于飞再也没有看何秀宁一眼,转身进去就关上了院门。

    “何于飞,母亲是不会放过你的!”

    听着外面撕心裂肺的叫喊,茯苓感到前所未有的激烈,似乎这还是何于飞第一次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辱骂二小姐。想到这里,茯苓又有点担心,这要是传了出去,自家小姐的名声可不会太好啊。

    “小姐今日为何要故意的激怒二小姐?”在茯苓的记忆里,何于飞从来都不是那种尖酸刻薄的人,今个何于飞说话不但是刻薄,居然还是出了奇般的露骨。

    何于飞轻声笑着:“二姐以前每次受了气都要去母亲面前哭诉,你说这个时候二姐要是去母亲面前哭诉,母亲会如何?”

    茯苓想到这里深吸了一口气:“那二小姐这次可算是倒大霉了。”

    现在的赵氏可不是那么的和气,而且这刚刚还在何于飞的身上受过气,此时自己的女儿又是如此不生气的给自己招黑,赵氏不给何秀宁一顿臭骂才好呢。

    然而,何于飞却是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赵氏现在虽然是气头上,可赵氏还是理智的,起码的她不会让亲者痛仇者快。这个时候何秀宁去赵氏身边,顶多就只是添一点乱子让赵氏心乱如麻罢了。

    何于飞只是想让赵氏知道,并不是代表自己不能对她如何就是奈何不了她。

    然而,何于飞刚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坐下来不就,另一个不速之客又到来了,此人正是何秀行。

    这一次,何秀行依旧还是和上次一样偷偷摸摸的摸进来的。

    “四姐造访,有何高见?”何于飞对这个四姐从来就没有什么特别深的见解,多的都不过是一种成见罢了。毕竟和这种在暗地里挑拨离间的人相处多了,对自己可没什么好处。

    然而,这一次何秀行的行为却是前所未有的怪异,只见何秀行从自己的伸手拿出来一条帕子递到了何于飞的面前。

    “这是昨个午后大姐姐回来的时候带回来的给姐妹们的礼物,姐姐我向大姐姐多要了一条,正好整条就送给妹妹吧。”说完,何秀行就把帕子丢给了何于飞,转身又是偷偷摸摸的走了出去。

    何秀行离开许久之后,何于飞转头看了茯苓一眼:“昨个大姐回来过?”

    茯苓有点半知半解:“这个奴婢不清楚。”除了那种事情,何秀心除了避嫌之外,躲都来不及,怎么可能还会回到尚书府来引人耳目?

    何于飞看着手中的帕子,陷入了沉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潜龙非〕〔毒医狂妃:暴君娶〕〔都市天师系统〕〔再婚甜妻:总裁太〕〔云朵有点甜〕〔半圣领主〕〔夜落京华〕〔甜妻100分:陆少,〕〔绝天灵神〕〔LOL之救世上单〕〔逍遥天鹏〕〔变身冥系魔法少女〕〔将军在上,无心何〕〔一念而深:帝少宠〕〔一口吃掉你的小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