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降淘妃:战神王〕〔我家的笨蛋渣男〕〔系统小农女:夫君〕〔位面之狩猎万界〕〔渡风杂货铺〕〔诸天最强大佬〕〔难道我是神〕〔末世之我是天网〕〔无限密室逃脱〕〔雷霆〕〔失传秘术:赶虫师〕〔史上最强师叔〕〔一路仕途〕〔情海狂徒之涅槃〕〔惹妻入局:狼性大〕〔女帝的大内总管〕〔偷心蜜战:高冷老〕〔最后一个契约者〕〔玄医归来〕〔妾室心计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七十二章 对质
    第七十二章 对质

    看着正在看着帕子沉默不言的何于飞,茯苓有点不惑的问道:“难道说这件事是大小姐做的?”

    何于飞摇头,不敢确定,也不敢否认。因为这件事毕竟还是从何秀行的口中说出来的,如从一来,这种事情和空穴来风别无二处,毕竟这何秀行是存了什么心,何于飞还是知道一点的。

    此时,那房门在此被推开,这一次进来的人不是别人,而是临风。

    “临风,听说昨个你们抓到了活口?”

    临风吃惊,他是没想到,这么一点小事,何于飞都知道的那么清楚,

    “确实如此,只不过那只是一个江湖人士,爷当时就给放了。”说到了这里,临风脸上露出了可惜的神情。

    听到这里,茯苓表示无力吐槽:“那什么都没有你跑下来做什么,还不乖乖的回你的房顶呆着去?信不信我们小姐把你从这个院子里赶出去!”

    临风耸肩,他难道会告诉她们自己是因为在楼上躺着不舒服,想下来喝口水休息一下吗?只不过何于飞要是真把自己送会给陈烈的话,自己的处境可能真的不会太好,指不定这陈烈一个生气,还真的就把自己晾在一边个十天八天。

    “其实,临风有事禀告。”

    何于飞点头,只听临风将事情娓娓道来:“下的昨个历尽千辛万苦,费劲九牛二虎之力,弄坏了的三寸不烂之舌,历经了整夜的敏思苦想”

    “说重点!”茯苓实在看不下去了,拾起何于飞手中的那块帕子就甩到了临风的脸上。

    临风将帕子捡了起来,往自己的手上擦了擦,装出了一副十分委屈的样子,然而何于飞和茯苓却是不在意,甚至是置之不理。

    只知无趣之后,临风满脸尴尬,只好停止了自己不齿的讨好行为。

    “属下从活着的人身上是没有找到什么蛛丝马迹,但在死人的身上得到的,却是意外之喜。”

    “死尸?”何于飞有点纳闷,昨个在那个地方的人可不少,而且应该是有两伙子大的势力,所以何于飞并不太相信自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线索。

    “确实如此,其中有一人,小的是认得的。”

    “是谁?”

    临风吞了一口唾沫:“是平阳伯府的管家,三年前我替爷给平阳伯送东西的时候见过一面,所以小的绝对不会认错。”

    说完,整个房间里都静了下来,尤其是何于飞,安静的简直是出奇了。

    终于,茯苓打破了这一片静寂:“也是说,派人追杀小姐这件事,是平阳伯家的人做的?”只是,这样似乎又有些说不通了,如果说只是因为何秀心的话,那平阳伯完全没有做出这种冲动的行为,毕竟这种事情要是被公之于众,那平阳伯可是有灭门之灾啊。

    要知道,谋杀当朝郡主,就算你是一等公侯,也别想能够全身而退。

    茯苓的话存了几分的道理,而且从表面上看上去,似乎也正是那么一回事。

    “我倒觉得,这件事应该是母亲的手笔,至于为何是平阳伯家的人做的,那都不重要了,毕竟长姐嫁给的是平阳伯世子,迟早都是要当主母的人,根本就没有什么事说不过去的。”毕竟人的目光都是要长远一点的不是吗?

    “这件事我有别的方法处理,你暂时就先别跟你家国公爷说了,免得横生枝节。”何于飞看着临风,很是认真的强调道。

    临风弱弱的点头,这个时候他能说不么?

    “要想知道是与不是,请出来当面对质,岂不是更好?”何于飞一边笑着,一边把帕子捡了起来,收好放在了桌子上头的一子盒子里。

    这个时候临风就纳闷了:“当面对质,这样不太好吧?”莫说何秀心不会轻易的承认,这搞不好是会引得整个平阳伯府与你为敌的啊、虽然说自家国公爷愿意为你撑腰,但不代表能不惜家底的啊。

    “可我觉得这样很好。”说着何于飞把茯苓唤到了耳边,贴耳细声细语。

    片刻之后,两人齐齐的看着临风:“我看你也休息够了,你还是先去屋顶上休息休息吧。”

    临风:“你们这是卸磨杀驴啊”

    何于飞:“你的意思是你是驴?”

    临风:“”

    今日,何于飞的院子里一改往日的门庭稀疏,这不,临风刚走,何尚书又来了。

    这一次,何尚书的心情平静了些许,只是何尚书看着和何于飞的眼光总还是乖乖的。他感觉这个女儿都已经快不是自己的女儿了,除了一层表面上的关系,他还真看不出来他们之间那里还有一点父女的模样。

    “原来陈国公是帮你把一切都处理好了,也难怪你这么的悠闲,完全不把这些事情当回事。”何尚书看着眼前这个坐在椅子上喝着小茶,无所事事的何于飞,实在是忍不住道。

    只是,这样的何于飞始终还是让何尚书看不透的。如果说是对一个女子而言,清白名声肯定是最重要的,可何于飞不是这样,她从来不在意自己的名声,可就是这样的一个过程,她的名声也没差到哪里去,凡是那些杞人忧天的,渐渐的就是遗臭万年。

    “那按父亲那样说来,陈国公这是连父亲你都连带着给处理了?”

    何尚书忍不住嗔了何于飞一眼。

    “你倒是说说,昨个追杀你的都是什么人?听说你这一次进宫,篓子捅的可不小,把贵妃娘娘都给得罪了。”何尚书一边数落何于飞的过错,一边却是在想何于飞什么时候变得是这样的胆大包天了,要是在府中的话,还能是一句忍无可忍就说过去了,可那是在宫中啊,一个不慎就是要砍头的啊。

    听完何尚书的话,何于飞只是碰了碰茶杯:“啊,我有得罪贵妃娘娘吗?没有吧,贵妃娘娘还赏我东西了呢。”说完何于飞继续喝茶,完全无所事事。

    何尚书没好气的哼了一声,他倒是不害怕赵贵妃会给自己使绊子,毕竟这一次皇后娘娘还是站在何于飞这一边的立场上的。

    “别岔开话题,那些到底是什么人,还有你今个故意气你母亲又是什么意思?总不能说是因为你被册封了郡主,这尾巴就翘到天上去了吧?这种事要是传了出去,你这惠文郡主的名号也就该臭名昭彰了。”

    何于飞碰了碰杯盖,发出了清脆的响声:“可是女儿清楚,父亲不会让这件事传出去,而且还会严令封锁消息,同样的,母亲也不希望这件事传出去,毕竟这种事情传出去了,她可不会有什么好处。”

    “你母亲?”何尚书疑惑,:“难道说,你母亲还参与了这件事?”

    何于飞摊摊手:“父亲,这是你自己说的,可不是我说的啊。不过要是母亲真的和这件事有关系的话,你会不会休妻啊?”

    何于飞还没说完,何尚书一个指勾就扣在了何于飞的脑袋上:“你看你,这脑子里整天装的都是什么东西。”这些年来,赵氏虽然是给自己找了不少麻烦,但多的还是帮衬,毕竟这夫妻还是要同心同德的,,而赵氏此前的种种行径,都不过是寻常大户人家中常见的家宅之斗罢了。

    “女儿这脑子里想的都是怎么嫁入豪门,升官发财”死老婆。

    只是,何尚书要是知道自己的结发妻子连他自己的血肉都下的去杀手的人的话,又会如何的作想?如果那晚不是林思澜从中搅和的话,她还真的难逃此劫,又或者说,还会落下一个生不如死的结局。

    看着何于飞这副不成器的模样,何尚书是哭笑不得,许久之后,何尚书站了起来,甩了甩长袖道:“既然如此,你不说也罢,为父只劝你日后行事要三思而后行,而且这几天也别再随意出门乱晃了,显得又招来杀身之祸。”

    “哦。”难道她就这么像那种会招惹是非的人?还有那个再字,难道说她每次出去,何尚书都知道的一清二楚?想到这里,何于飞觉得自己脚下一阵阴冷,感情自己这是连自己的私人空间都没了么?

    就在何于飞以为何尚书要走的时候,何尚书又转过了身来,正好的就看见何于飞对他做出了一个再见的手势,顿时整个额头一片漆黑。

    这是有多不待见自己啊?

    “这些天你就别去招惹你母亲了,因为你小弟差不多的话也快回来了,说到底为父就这么一个儿子,我还希望他能继承父业,你可别把父亲的祖传的香火给弄灭了!”

    何于飞一脸震惊,自己会是那种欺负弱小的人么?好吧,其实她还真的有点

    对于这个小弟何于飞还是有一点点的印象的,这个小弟虽然是赵氏所生,可从小却是何老夫人亲自抚养的,直到几年前何老夫人病逝这个小弟才回到了赵氏的身边,然而不过短短的几个月,又被何尚书送到书院里念书去了。想想,,那也是个可怜人呐。

    送走了何尚书,何于飞就钻进了被窝里暖暖的睡了一觉,醒来,已经是次日日上三竿。

    这天,茯苓将一封信丢到了何于飞的面前:“小姐,有人约你十里外的风波亭见面。”

    何于飞两眼一亮:“这么快就沉不住气了?还真不过如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潜龙非〕〔都市天师系统〕〔再婚甜妻:总裁太〕〔云朵有点甜〕〔半圣领主〕〔夜落京华〕〔甜妻100分:陆少,〕〔绝天灵神〕〔LOL之救世上单〕〔逍遥天鹏〕〔变身冥系魔法少女〕〔将军在上,无心何〕〔一念而深:帝少宠〕〔超级强化大师〕〔末世之初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