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妖女[快穿]〕〔地狱之手〕〔我是巨人〕〔万邦来朝〕〔盗神之戒〕〔我真不是良民〕〔瑶光女仙〕〔捡到一本三国志〕〔斗魂大陆〕〔万界建道门〕〔会穿越的道士〕〔废柴逆天:至尊驭〕〔重生第一奸商〕〔末世从红警开始〕〔甜妻驯夫记〕〔电影世界开拓者〕〔哀家有喜:摄政王〕〔重生六零养娃日常〕〔变身神龙闯都市〕〔奋斗在大汉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七十三章 真面目
    第七十三章 真面目

    风波亭外,十里清风飘摇。

    亭中,波光艳艳,回清倒影间,女子的身姿从远方缓缓漂泊而来。

    “我一猜就是你!”何于飞抬头看着眼前这个坐在湖心亭的女子,唇边的笑意不知不觉的就蔓延了开来。

    眼前的这个人,一副大户人家的打扮,可头上却戴了一顶纱帽,如此轻巧的,恰好就是遮住了自己的容颜。然而,即使这个人把自己掩饰的滴水不漏,可何于飞还是一眼就把她认了出来。

    在这个时候会约她出来见面的人,除了何秀心又会是谁?

    只不过这一次的何秀心算是学乖了,没有在去和何于飞玩那种暗地里的把戏反是把这个战场转移到了台面上来了。

    “惠文郡主?这是别三日,还真是刮目相看。”说着,何秀心取下了自己头上的那顶纱帽,这一瞬之间,无数的怨气对着何于飞就是冲天而来。

    然何于飞不予理会,反是自顾的坐在了何秀心的面前,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上次的事情我还没和你计较,现在你又搞出这种事情来,你真的以为你成了郡主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么?”当然,何秀心的心里也是存了嫉妒的,毕竟这年头,谁不想着升官发财,一炮走红?可这样的机会绝对是万中无一的,可为什么命运却是如此的不公道?越过她们这些人日夜想着往上爬的人不理会,偏偏却要把那种只会在阴暗的角落里独自徒伤悲的人送上那个最显眼的位置?

    郡主的身份,是何其的尊贵?自己得不到的,何于飞又凭什么?

    “上次的事?不知大姐说的是哪一件事?而大姐所说的于飞搞出来的这件事,于飞还是对此一无所知,还请大姐赐教。”

    何秀心哼了一声:“你用不着气我,你也不用揣着明白装糊涂。”

    说到这里,何于飞轻声一笑:“感情大姐自己做了什么,自己的心里头都清楚着呢,只是那日在我的院子里的时候,却又揣着明白装糊涂呢?这究竟是于飞太傻,还是说一直以来,大姐心中的我就是如此?”

    此时的何秀心不想在何于飞的面前旧事重提,尤其还是这种揭自己的伤疤大的事情上,这对自己来说,是一种羞辱。

    “你到底想要怎样?”何秀心开门见山的将心里话说了出来。

    然而,面对着眼前这个无比冷峻的何秀心,何于飞依旧还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某样,甚至比之以前,还多了几分的不正经。

    “其实大姐说的这些,也正是我想问的。”何于飞静静的说着,然后瞬间整个脸就沉了下去:“大姐说我是在揣着明白装糊涂,那你自己又何尝不是?你既然敢叫人来杀我,那你也就该知道会有今天这样的结果。

    其实于飞今日前来,所为之事也只是很简单,正所谓有仇报仇,有怨报怨,礼尚往来不是吗?”

    既然是你先给我三针,那自己也就没有了要对你礼让三分的理由了。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何秀心终于忍不住吼了出来,“你以为你这这样拖着,我就会怕你么?”

    何于飞摇头,:“于飞倒是不介意就这样和大姐你拖着,毕竟于飞再是如何,在大姐你的眼中依旧还是烂命一条,所以这种事情于飞何乐而不为?而且,现在全京城的人都知道有个流氓地痞拿着大姐你的腰带找到了父亲的面前来过,你说碍于颜面的平阳伯和世子又会如何?”

    何秀心此刻心静如死水,何于飞说的没错,即使当初何尚书严令封锁消息,可这件事还是在一夜之间闹的满城风雨。这种事情一被传播出来,自己无论是清白还是恶名昭彰,最后的结果都是会被世人所唾弃。

    “你不能这样做。”何秀心此刻紧绷的神情就像是拉满了的弓箭,一触即发。

    这下何于飞就笑了:“那大姐倒是指点于飞,你都让人来杀我,毁我名声了,我为何还不能还手?难道大姐真的以为于飞是那种只会坐以待毙的人吗?”

    真,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她都没有动过那种伤天害理的想法,也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去加害旁人,她只不过是想守住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可偏偏有人不让她安生莫非要逼着自己那样做。

    那夜若不是阴差阳错的把林思澜搅和了进来,事情还不知道会进展到什么样子,但至少有一点事可以保证的,那就是那些人会让自己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这种感觉在她还在凉国的时候,她就日日夜夜的被煎熬这,被折磨着。仙子啊好不容易是暂时的远离了那片伤心的土地,自己又有什么理由让自己在此深陷进去?

    “可是你现在是什么事都没有啊,一切都还来得及挽回不是吗?”

    听到这里何于飞只能骂何秀心一句天真的,是不是所有像何秀心这样的人,都是永远的只会把自己的利益放在首位,难道别人的死活对她来说,就什么也不是了么?

    想到这里,何于飞只道:“可大姐现在不也是如此?至少你现在还没有身败名裂不是么?”

    何秀心咬牙,却是一句话都不敢说,怨也只能怨何于飞这一巴掌打得是十分的漂亮,这相离亮的大的都是何秀心的脸蛋啊。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你就当以前是姐姐的千般不是,万种不该,放我一马又能如何?”何秀心这时是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可是在何于飞看来,这确实如此的天真烂漫,若不是自己经历了上次的事情知道了何秀心的为人之后,她可能还真的会有一点点的相信这个人是真的打算洗心革面了。

    “大姐,有句话说的还是有点道理的,所谓无水不行船,只要你能给我想要的,我就把你想要的宁静还给你,但前提是你必须给我想要的。”何于飞终于是正经了起来,因为她觉得在这个时候,对于何秀心的话,还是线吓唬吓唬就好了,毕竟何秀心对自己还有用不是?

    而且,何秀心要是身败名裂的话,那何家必然也会沦为京城的一大笑柄,而且,这京城向来都是是非之地,再者这京城之中别有用心的人又是满大街都是,指不定怎么的,这把火就会烧到自己的家门口来了。

    看到何于飞终于露出了自己的狐狸尾巴,何秀心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可在松懈之余,又是那样的气氛和无法忍耐。

    庆幸何于飞打的不是和自己同归于尽,玉石俱焚的主意,气氛的当然还是自己的把柄握在了何于飞的手中,可偏偏何于飞还摆出这样一幅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死样子。

    “你想让我做什么?”这是一个值得何秀心去考虑的问题,同样,这也是她用来正名该付出的代价,若是不出意外的话,这种代价应该是沉重的。

    看到何秀心这副严谨不揖的样子,何于飞觉得是莫名的开心,原来昔日的何家大小姐也不过如此。

    “大姐不用担心,于飞想让你做的事情说来简单,可说易也不容易,但我就是相信大姐是有能耐办到的。”

    “那你又如何保证?”几乎何于飞的话还没说完,何秀心的话也蹦了出来。

    没错,他不但害怕,还是非常的畏惧,她总局的这种事情拖上一刻钟都不会是什么好事,所谓刻不容缓,正是如此。

    同样的,何秀心也有点担心这是何于飞用来忽悠人的招数,毕竟那句覆水难收可不是空穴来风的假话,就算那是句假话,不还有情深容易送神难不是么?

    毕竟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谁也没办的发轻易的去扭转世人的心态。

    何于飞却是不以为然:“这些事情不应该是大姐应该担心的,只不过告诉你也无妨,对付这种毒害性极其危大的谣言,以毒攻毒不尝是一个好法子。”

    这下何秀心就更是不淡定了:“可是除了王国和战乱之外我还真的想不出别的法子。”

    何于飞再度摇头:“可若是太子殿下和贵妃娘娘因为宫中的事情仇恨于飞,痛下杀手呢?”

    听到了这里,何秀心忍不住的就捂住了嘴巴,原本这些她都还是不知道的,同样的,这些事情也是见不得光的,而太子殿下怕也不希望能够这种见不得光的事让更多的人知道了去。

    毕竟皇帝都封锁了消息,谁还敢乱嚼口舌,这不是自寻死路么?

    不得不说,这种毒,够烈了。

    “那你想让我做什么?”松了一口气的何秀问道。

    她也觉得何于飞不会轻易的让自己过关,而且,在这种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大的公平买卖里,何于飞肯定是留了后手的,指不定那天自己要事在不小心招惹了她,她又会故技重施,让自己无地自容,毕竟那种事情是解释不清的了。

    何于飞满意的点了点头,郑重其事的挺了挺胸膛说道:“听说过一阵子姐夫将出任刑部侍郎一职,所以我想让大姐拿捏住大姐夫,然后替我做件事!”

    闻言,何秀心震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妖娆炼丹师〕〔逆天炼丹师:妖神〕〔医毒绝世:帝尊的〕〔从姑获鸟开始〕〔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鬼王传人〕〔最强透视〕〔凌天至尊〕〔重生军嫂有点甜〕〔一品道门〕〔君临星空〕〔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