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兽语录〕〔重生98之灿烂人生〕〔江湖之血雨腥风〕〔一如年少迟夏归〕〔三国之最强皇帝〕〔[综英美]反派之子〕〔吞山海〕〔我的脑洞是个世界〕〔主神猎手〕〔炮灰女配大逆袭〕〔大叔,轻轻吻〕〔网游之花丛飞盗〕〔天神诀〕〔如影谁行〕〔第一知名恶魔〕〔都市最狂修仙〕〔重生小萌妃:妖孽〕〔锦绣良婚〕〔恶人大明星〕〔怒指苍穹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七十四章 陈烈的求助
    第七十四章 陈烈的求助

    远处,看着何秀心的人纷纷撤了出去,茯苓也从一旁的树林里走了出来。

    “小姐,你说这大小姐会不会出尔反尔?”何秀心是怎样的一个人,茯苓多多少少的见解却还是要比何于飞所见识的要深刻。

    何于飞摇头:“我倒是希望她反悔。”

    这下茯苓就表示一脸懵了,果然自己小姐早就已经不那是那个可以任人拿捏的何家小七了。

    “累了,也该回去歇几天了。这人要是连觉都不睡,那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一连几天下来,何于飞的日子都过的极其的安生,莫说何秀宁不敢来找她的麻烦,现在就连赵氏看到自己都要绕着走。

    茯苓身为奴婢,看到这一幕也不免扬眉吐气,至少这种情况在平常那个人家里是看不到的,再者,现在何于飞才是这个尚书府里身份最尊贵的人。

    只是这样的安逸的日子是不会太长的,不管其他,就拿何于飞和陈烈的婚事将近而言,何于飞又不得不慎得慌,因为就算自己即使是个郡主,可这个婚事还是需要赵氏来替她操办。

    要是把自己的婚事交给赵氏操办,名面上赵氏是不敢做什么手脚,可暗地里会不会有什么样的狂风大浪她就不知道了,毕竟赵氏对她来说从来都是不安好心的。

    至于何秀心的那件事,何于飞没有对外传,何秀心自然也就只能忍着,只是何秀心忍耐之下也就等来了自己的喜讯,那就是关于自己的谣言真的如何于飞所说一般,被新兴而起的谣言掩盖了下去。

    这不,经这么一传,连皇帝都有点坐不住了,使宫中御医前来看望不说,更是送来了种种赏赐以表慰问。

    只是何于飞就有点不明白了,皇帝这不是明显的的想不打自招吗?难道他不知道这样做是赤裸裸的给自己的儿子落实杀人灭口的罪名?

    他这样做,就不怕自己儿子记恨自己吗?

    果然,坐在皇帝的这个位子上的人,都不是用普通人的思维就能去理解的,君心难测,谁也不知道这样的的一个人下一秒会做出怎样的事情来。

    这天,无风无雨,天色清明,阳光透过稀疏的叶子映入了院子里,落下斑斑点点的光影。

    何于飞正靠在院子里聆听风月之际,院门被茯苓推了开来。

    “小姐,临风要见你。”茯苓道。

    “哦,是吗?”这下何于飞就觉得稀奇了,以前这临风相见自己的话,从来都是冒冒失失的就闯进来的,那里还会管你同不同意,怎么今个这是转性了,懂得敲门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可何于飞自以为是的点点头。

    不一会,临风风尘仆仆的走了进来,带着一身的粉尘,迎着何于飞就是扑面而来。

    “哟,当朝权臣坐下第一大侍卫临大公子,这是那阵风把你吹来了?要是我没记错的话,你可是好几天不在了,搞得这一身尘灰,这是去逛窑子去了还是挖煤去了呀?”说完话之后,茯苓对着何于飞眨了眨眼?

    “逛窑子?”临风难以自信的看着茯苓,这真是一个未出嫁的人能说出口的话么?

    哪知,这个时候,何于飞却是一声扑哧,道:“下流。”

    临风先是一愣,随后脸色乍然一沉:“郡主,你的丫鬟,含屎喷人。”

    茯苓上下打量了一番临风,啧啧两声,随后一脸嫌弃道:“你不要污蔑忠良,本姑娘才没有那种把你含在嘴里的特殊癖好。”

    “下流。”何于飞有附和一声。

    临风:“.......”这主仆是联起手来要给自己点眼色看看的意思么?不得不说,这样主子,他还真是一点都不好担待。

    “郡主,其实属下在这次是有要事在身回来找你的。”

    何于飞又是惊讶一声“哦,是吗?”

    临风可劲的点头:“其实也不是我的是,是国公爷,国公爷让我来找你的。”说完又是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一听到是陈烈,何于飞的神情瞬间的就被拉回了正道,变得极其严肃:“陈国公?陈烈有事寻我?”

    临风有连点数下头:“确实,国公爷这次让小的回来,其实是让我来搬救兵的。”

    “搬救兵?那你不该来找我。”虽然不知道陈烈身在何处,但可以肯定的是陈烈这一次是遇到了棘手的事情,只是这一点,何于飞并不一定能帮上他,自己再济,也只是一个闺中女子,就算她是何于飞还是不是何于飞,她都只是一个平常的人女人,手无寸铁那种。

    临风念此,摸了摸下巴,点头道:“其实我觉得也是。”话还没说完,又赶紧扼住了喉咙:“不,不,郡主女中豪杰,聪慧过人,定然能助国公爷一臂之力的。”

    虽然知道这是临风刻意的奉承,但何于飞的话,还是有点心动的,毕竟她也感觉对陈烈来说,应该不会算是一件小事,不然陈烈应该是不会找自己的。

    “你家国公爷最近在做什么?”

    “剿匪。”临风直言不讳的说道。

    何于飞有点纳闷:“剿匪,难道这偌大的一个南朝,区区剿匪之事都还需要一个一等功候亲自出马吗?那底下的官员岂不都是摆设?”

    南朝就算没有了统领千军万马的大将,也不可能沦落到连一个剿匪之任都没有人能够做到吧?

    面对何于飞纳闷,临风毫不含糊,只好将事情的首尾一一道来。

    原来就是在前几日,千城县县令向皇帝求助,原因便是千城之内匪患连连,土匪占山为王,县令屡屡攻山不破,无奈之下只能上奏朝廷。

    不得不说,这一方的父母官,也可谓是厚德载物啊,至少还愿意给老百姓造福不是吗?

    最初,皇帝派去替千城除患的人也并不是陈烈,而是另有其人,这个人也不是旁人,就是这几天被搞得火热火热的大众焦点林思城。可偏偏在那个节骨眼上,陈烈主动请缨。

    想到这里,何于飞就有点蛋疼了,感情皇帝也是同意这么搞得,毕竟陈烈现在的身份可是出身将门之家,不立一点功绩回来,坐在那位子上也是尴尬的不得了。

    所以,这对陈烈而言,乃是出师第一战,虽然只是芝麻大的时期in个,却也是不容小觑的,这件事要事搞砸了,陈烈真的就成了那种草包了。

    只是陈烈也不是那种胸无大算之人,区区小贼,又怎会让他止步不前?

    此时,又听临风将事情首尾一一道来:“这些土匪如今被我家爷围在了山上,只是这山势凶险,更有阵法守护,爷无可奈何,也拿不定主意,这才让属下回来请你出山。”总结起来就是敌人太猥琐,陈烈被恶心到了。

    只是当临风说到阵法的时候,何于飞的眼睛蹭的一下就亮了,不得不说,无论是前生还是现在,她都对那种旁门左道的阵法特别感兴趣,即使那种东西对自己来说,是完全不可能由自己的双手去把他给解开的。

    想了一会,何于飞点头:“茯苓,这几天你就把门关起来吧,除了父亲,谁来了也不许给我放进来,如果父亲问起的话,那就实话实话,言明其中原委。”相信何尚书是会为自己守住秘密的,至于其他人,现在估计是连这个院子都不敢靠近一步了。

    “郡主不必麻烦,小弟已经把国公爷的信交给尚书大人了,相信尚书大人也不敢拦着你。”临风得意的说道,说哇就转身走了出去:“我在门外候郡主,郡主还请尽快动身,这样子耗下去,对爷是不会有好处的。”

    何于飞:“.....”这是赤裸裸的要绑着自己去喽。

    千城,三十里荒郊,一片绿水青山,却不见半点生息。

    山腰下,密密麻麻的驻扎了许多大的官军,愣是将这座山围了个水泄不通,陈烈这阵势,是要将这山上的土匪赶尽杀绝的节奏啊,只不过愣是围着不能打,也是苦煞人心啊。

    想到这里,何于飞唇角微微扬起,她总觉得,陈烈要找自己应该不单单是为了这么不应该由自己插手的一件小事,可除了这件事之外,她似乎又是什么都想不到了。

    抚平了唇角,何于飞也放下了手中的门帘,掩下了一片暮色。

    在众目睽睽之下,这辆马车驶入了营地,所有人都知道,这个上面坐着的是陈烈请来的救兵,可是他们都不知道在这上面坐着的,只不过是一个区区小女子而已。

    或许每个人都会笑话吧,毕竟所谓的战场,从来就不属于女人,就连当时的平西王,亦然如此的说道。

    入夜的凉风,然何于飞身上的单薄感觉到了凉意,只是这种凉意却带了几分夜色的凄暮,她总感觉这里的气息应该都是纯粹的,哪想眼前的却是这么的污浊。

    似乎马车又前行了很久,一路上,少不了密密麻麻的脚步声。

    终于,马车停了下来,只见眼前的车门被打开,那只手轻轻的把门帘撩起,笑容如约而至:“终于等到你了,我很怕你会拒绝我,害怕今夜你不来。”

    看着眼前深情的有点可爱的陈烈,何于飞微微的笑着:“可是我已经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潜龙非〕〔毒医狂妃:暴君娶〕〔都市天师系统〕〔再婚甜妻:总裁太〕〔云朵有点甜〕〔半圣领主〕〔夜落京华〕〔甜妻100分:陆少,〕〔诸天世界的天道〕〔神级数据库〕〔绝天灵神〕〔LOL之救世上单〕〔逍遥天鹏〕〔变身冥系魔法少女〕〔将军在上,无心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