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七十五章 攻山前夜
作者:玛丽莲梦白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第七十五章 攻山前夜

    又是一日风声夜过去,晨曦,日渐东升。

    军营之内,千城县县令看着眼前的何于飞,表示无力吐槽。这就是陈国公信誓旦旦请来的救兵?能不能靠谱一点,你这是耐不住寂寞,把自己额未婚妻叫过来打发时间的吧?

    想到这里,千城县县令的一口老血就要喷了出来,他在想,他到底为什么要接受这么一个不靠谱的人的帮助?难道则朝廷真的是没人了?就连这种滥竽充数大的都能爬到一等功候的这个位置?

    “下官见过惠文郡主。”这县令还是客客气气的对着何于飞叫唤了一声。

    县令的表情,何于飞看的是清清楚楚,所以这县令心里头想的是啥,何于飞总是能明白个一一二二的。

    “县令大人,我想让你回答我几个问题。”何于飞说完拂袖坐在了椅子上,完全没有理会县令眼中的那些个怪像。

    “郡主请问,下官必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当然,自己能说的都说完了,你要还只是一个纸上谈兵浪费时间的话,他也不介意将这件事闹到皇帝的跟前,倒是到时,无论是谁都只会颜面不保,只是谁的颜面比较重要,他可就管不着了。

    何于飞淡淡的瞥了一眼旁边的陈烈,也是没什么好说的,只是伸出了自己的手指,反反复复的敲打着桌面。

    “今早我观了山势,发现这里的山势之险峻,完全不像是天然而成,反之更像是人工修善,还有这山上土匪的防御武器,也不像是平平常常的土匪能拿得出来的。”所以总而言之就是这火山匪不是简简单单的土匪,他们的来历,或许也是非同一般。

    因此,这些官军常年那这些人没办法,也是情有可原的,毕竟这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这下千城县令就觉得有点纳闷了,难道这个人还真的懂得这些?

    “这些东西下官确实也是见到过,也去了解过的,只是这些东西始终都还是人口相传的东西,并不可以全信。”

    何于飞摇头:“若是本郡主没有记错的话,在三年前和凉国一战的时候,此处方圆十里都被凉国侵占,所以呢,这也就不难解释这些东西从何而来。”只不过如果这些人真的就是凉人的话,何于飞就有点捉摸不定了,毕竟这些人很有可能都是自己的父亲的旧部,自己这样做,未免还是太不仗义了,恐怕是平西王的在天之灵感知了,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千城县令轻笑一声:“无论这些人是真土匪,还是假土匪,他们都是匪,微臣食君之禄,就算是拼劲一生的力气,也要将这伙人一网打尽,。”如若不然,他这个县令也别想做下去了,朝廷不会养废人,但陈烈这种除外。

    “大人忠心为民,本郡主颇是感激,只是这些防御工事都还不是难事,现在要是想拿下这一伙人,难就难在这伙歹人设在这里的阵法,这个阵法比之那些黄门玄术,还并不算是太深奥,可即使是如此,解决这个还是我们眼前的一大难题。”

    这一点,千城县令认同的无可厚非,若区区只是这易守难攻的险势的话,千城县令还是有办法的,毕竟他还是为官多年,总不可能一点应对的对策都没有,要事连区区匪盗都能如此猖獗的话,那朝廷又何必去花这些钱去养那样的一群废物。

    “那郡主有何妙计?”这个时候千城县令就算是不信任何于飞的女子身份说出来的话,可何于飞所说的这些事实都是无法曲解的。

    “破除此阵法的方法还是有的,只是不知县令大人有没有想过别的办法去处理这件事?”

    “别的办法?”千城县令摇头,现在他除了剿除匪党之外,还真的找不到别的法子,毕竟这匪患不除,后患无穷啊。

    这下,就连陈烈都不由的看着何于飞,露出了惊奇的的表情。

    只见何于飞淡然一笑道:“劝降,这些人就算是落草为寇,可骨子里流淌的依旧还是战士的血液,而战士,最渴望的就是能回到故土,想想他们被你囚禁在这里这么久,怕是迫不及待的就想回到自己的家乡去了吧?”

    少小离家老大回的悲哀,谁都能体会,谁也不想等到自己身边的人都已经不在了,才抱着自己的遗憾回到那个物是人非的地方,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他的一生都会是遗憾的,就连死,也只会是心有牵挂,难舍难弃。

    然而,何于飞的话听在千城县令的耳中,就像是一场决然不成熟的话,和土匪和解,那就是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再者,前面已经说的很清楚,这些人不是简简单单大的土匪,他们是凉人,而身为凉人大的他们,最仇恨的就是南朝百姓,他们之所以会来到这里,都是为了拿走这里本该不属于他们的东西。

    “公主,他们是匪,我们是官,在我们的眼中他们是穷凶极恶的,可在他们的眼中,我们亦然是如此,所以劝降这种念头,本官从来没有去想过。”当然,就算是有,他也不会轻易动这种念头,这说出去很没脸的好不好?

    何于飞摇头:“其实大人你只不过是缺一个去谈判的人选罢了。”

    何于飞这句话是说到他的心坎里去了,的确,他们就是缺一个那样的人,同样的,这样的人也不会有人主动出来担当,那是一群匪盗,蛮不讲理的,谁敢上去,怕是这上了山,就是再也回不来了。

    “要不本国公去试试?”一旁的陈烈忽然蹦出了这一句话。

    岂料,这话一说出来,就被县令给拦住了:“国公爷这可使不得,你要是出了事,本官在皇帝那边可没办法交代。”

    这边,陈烈正打算反驳,却听何于飞也是摇头否认:“陈家与凉人是世仇,所以你去的话,这和解的几率几乎是没有的,所以你不是最适合的人选。”当然,安全这一点何于飞还是比较放心的,毕竟陈烈的功底,她也见识过。

    奈何,陈烈听完之后反是一惊:“那如于飞所言,你的心目中已经有了合适的人选?”

    何于飞点点头:“可以这样说的。”

    闻言,县令也是大喜,可当何于飞把目光定格在自己的身上的时候,县令由上到下,一阵凉飕飕的。

    这该不会是再说自己吧?想到这里县令都有点腿软,自己这一方父母官,和这些人交手多年,这要是上去了,还回得来?这不是明摆着的送羊入虎口吗?

    更厉害的是,当县令看着陈烈的时,发现陈烈居然也很认可的点了点头。

    县令绝望了,可结果却是县令想多了。

    “我说的这个人,是我。”何于飞看着县令,很认真的说道。

    “啊?”所有人都震惊了,就连陈烈,也是蹭的一下站了起来:“不行,你不可以去。”

    听到这里,县令也帮忙劝阻:“郡主,这件事陈国公去不得,你也更是去不得,不如还是让本官去吧。”如果这是何于飞下的套,那也认了吧,顶多就是老命一条,要是成了,流芳千古,就算是败了,也是流芳百世。

    然而,何于飞的做法,总都是出乎千城县令额意料的,这个女人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样脆弱,也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还有她的胆色,也是没有几个人能够比拟的。

    “若我说这件事非我不可呢?”

    “那也不行!”陈国公依旧一口回绝,他知道的吗,这种事情凶险无比,何于飞有爱是去了,就真的有可能回不来了。

    然而何于飞这个时候完全没有搭理陈烈的意思,而是死死的盯着一旁的县令:“大人,你难道就如此人心看着你的子民深陷水火之中而自己却是无动于衷吗?如此,本均值都不得不怀疑你是不是一个负责任的好官了,如果就连这样的小事你都不能有所取舍,你又如何成大事?”

    何于飞的话像雨点一样打落在千城县令的脸上,虽然何于飞的话听上去就像是一个激将法,可千城县令还是毫无顾忌的顺着走了上去:“那请郡主给我一个非你去不可的理由。”

    何于飞停了下来,看了一眼旁边脸色乌黑的陈烈,最终还是定下了心神,做出了决定。

    “我有办法说服土匪头子,然后全身而退,你有吗?”

    千城县令摇头。

    不等他再说些什么,何于飞又开口:“大人先下去准备准备吧,我和陈国公还有点事情需要商量商量。”

    “下官告退。”得令之后的县令跑得是飞快,他感觉刚才陈烈看着自己的眼神,那是巴不得把自己生吞啊。只是,这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哟?

    县令走后,陈烈脸色依旧漆黑,看着何于飞的眼睛,一动不动。

    何于飞低下头去看了看陈烈:“我有话想和你说。”

    就在此时,何于飞整个人被托了起来,抵在了墙上。

    陈烈欺身而上,两手死死的搂住何于飞的肩膀,双眼如烈火灼烧一般看着何于飞:“难道这就是你想了一晚上想出来的对策?”说完,陈烈迅速的堵住了何于飞大的双唇,在墙上辗转碾压。

    或许是因为失重的原因,何于飞悄悄的将双腿放在了陈烈的腰间,双手稳稳的搂住了陈烈的脖子,配合着他的每一寸掠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