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加冕为王〕〔爆笑修仙,萌狐不〕〔大楚昭阳〕〔重生之黑铁的荣耀〕〔昨天还能怎么皮〕〔甜妻驯夫记〕〔黑白分〕〔五域记〕〔攻约梁山〕〔唐朝好岳父〕〔绝地成神〕〔武傲九霄〕〔校花的极品特工〕〔重生异界当帝王〕〔行咨天下〕〔魔王修仙〕〔爱欲横流〕〔娇妻难驯:总裁,〕〔法医毒妃:霸道王〕〔华娱特效大亨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七十六章 只身入虎穴
    第七十六章 只身入虎穴

    “我要去的话,你拦不住我的。”许久挣脱出来的何于飞一边整理衣冠,一边说道。

    看着何于飞的双眼,陈烈只看到了无比的坚定,何于飞和他并非是青梅竹马那般的两小无猜,可有些事情他们只需要一眼相会就能互相的明白。

    陈列拦不住他,从何于飞将这件事情提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

    “那我和你去。”思量再三之后的陈烈毅然决然的说道,可他也不认为自己眼中的强硬的态度能改变何于飞的初心,其实有的时候,何于飞比任何人都要固执。

    然而,何于飞没有明里拒绝,可也没有认同:“没有你在这里稳操大局,我也去不成那里头。”说到底这县令不是自己人,至于县令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谁又知道呢?谁又能保证把这里的一切交给县令去把持,又不会万无一失呢?

    何于飞讲话说到了这里,陈烈也是无话可说,说到带这还是来自何于飞对自己的信任。

    还来不及犹豫,何于飞已经从他的身上滑了下来:“我想,这山上的人,我应该是认识的,所以说这件事让我去做,定无遗漏。”

    何于飞一言,在陈烈心中激起千层波涛,怎么可能,何于飞怎么会和土匪相识?只是何于飞的眼中透露出来的那点星光,是磐石无转移的。

    “你是不是想让我放心,才编出这样的谎言来骗我?”

    何于飞摇头,看着陈烈的眼神也变得冷落了下来:“你应该明白的,当初你问我那些事情的时候我不回答,并不是因为我是在刻意隐瞒,更接近的说,我是不想欺骗你。”对于自己是谁,为何而来,这是何于飞一辈子都应该是埋藏在心里的秘密,她也害怕当自己把这些一一吐露出来的时候,这些都会在顷刻之间,化作乌有。

    她现在非常的珍惜这些东西,有些事情,她还在执着着。

    “难道就算是到了现在,还是不能说吗?”眼前的这个人似是何于飞,又似不是何于飞,这样的一个人到底是谁?

    “对不起,请给我时间。”何于飞说完转过身去,不想再去看陈烈,她现在感觉对着陈烈是欺骗,可背对着陈烈又是一种心慌。可那种事情,说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吧?再者,当日的平西王郭氏,和如今的陈氏,应当是不共戴天的。

    假如知道了自己的真正的身份的话,陈烈对自己的感情还会存在着吗?

    “真的不能?”看着何于飞这副模样。陈烈也是不忍心的,他总感觉何于飞的难言之隐都应该是打开她的心门的钥匙。

    她锁上了自己的心门,藏住了那唯一的一把钥匙,不让任何人走进去,就连自己,也不过是终日在徘徊的门外汉罢了。

    “不能!”何于飞很坚定的摇头。

    陈烈闭上了双眼:“半个月之后,是凉王来南朝进行和谈的日子,我希望在那个时候,你能给我答案。”

    陈烈这些话说出口大的瞬间,何于飞就像是突然亢奋一般挺直了腰身:“你说什么,凉王要来南朝?”

    何于飞的过分的表现,陈烈完美的错过了。

    陈烈点头:“确实如此。”

    “那我答应你!”何于飞忽然信誓旦旦大的对着陈烈,一字一顿的说道。

    陈烈就有点纳闷了,他也没想到何于飞会答应的这么痛快,甚至是毫不犹豫的,只不过这至少已经是答应了不是吗?

    萧镜会来,这是何于飞万万想不到的,不过这样也好,也省了她的一番功夫,至少在南朝的话,自己还有机会下手不是吗?

    接下来,何于飞又说了一些让陈烈安心的话之后就走了出去。

    陈烈一个人坐在营帐之中,似是心情沉重着。许久之后,对着门外唤了一声,临风的身影迅速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去叫县令大人过来。”

    临风得令,乖乖的就去了。

    陈烈倒是想看看这些人究竟是什么来历,或许这会是自己深入了解何于飞的一个突破口。

    又是一日清晨,晨光拂晓,在一小伙官军的护送之下,,何于飞踏上了上山的路。

    此时,何于飞停了下来看自己身后的陈烈:“就送到这吧,要是让那些人看到你们,怕会以为我们是另有企图,那这个何谈的初衷也就比纳的毫无意义了。”

    陈烈点头认同,没有一丝的纠缠,就驻足在原地:“那你万事小心,若是三个时辰内你还没有回来,我让人强势攻山,必将此处夷为平地。”

    听到这里何于飞就有点不淡定了,这陈烈不会明摆着坑自己吧?虽然有个词说的是‘胸大无脑’,可也不见得陈烈多有料啊?低头看了看自己,又是挺了挺胸膛,何于飞顿时感觉自己信心满满。

    “给你出个对子。”何于飞转身,悄然一笑。

    陈烈一愣,这是缓解紧张情绪的游戏吗?

    没有任何的表态只听何于飞道:“姜还是老的辣。”

    陈烈有点蒙,这是哪门子的对子?只不过,他总觉得何于飞的话里应该是另有玄机的。

    何于飞一路远去,可声音还是那样的清灵:“胸还是女的大。”随着盈盈的笑声,何于飞的身影渐渐的就消失在了山腰只间。

    陈烈扶额,一脸无奈,这是在调戏自己吗?毫无疑问,这是的,又毫无疑问,何于飞成功了。

    直到何于飞的身影再也看不见了,陈烈才回过神来,原来自己连一句叮嘱的话都还没说出去呢。感情何于飞闹这一处,只是简单的不想让自己担心啊。

    “临风,你带几个人跟着,半个时辰回来禀告一次,确保郡主安全无忧。”说完陈烈也转身就下了山。

    临风这个时候就剩下一万个卧槽了,这感情是自家主子被何于飞坑了,就来坑自己啊。这山上人来人往,匪徒众多,自己这样算是深入虎口了,这陈烈竟然还让自己半个时辰来回一次,这不是让自己把脖子往这老虎的牙齿上凑吗?

    吞了一口口水,临风也只能硬着头皮对着陈烈的背影道了一声“是”,他几乎可以肯定,要是自己不肯去的话,那陈烈肯定是要亲自出马的。想想,临风也觉得自己死十分的命苦啊。

    山中,何于飞徒步涉险,只是她发现自己已经走了好远好远,这周围还是没有一个人。

    就在何于飞准备坐下来歇一会的时候,一把剑就架在了脖子上,紧接着就是一群人从后面围了上来。

    意料之中的结果,何于飞只能冷冷的吸一口气,难道这些人就不能早一点出来吗?自己在这山上已经爬了那么久了,很辛苦的好不好?

    恰好,这一群人来了也就省的自己再去走这几步路了。

    “我要见你们的当家。”何于飞沉静的说着,说完对着这些人行了一个凉礼。

    霎时间,这些人就变了神色:“你是大凉的人?你来做什么?”这时,人群中不断的有人问道。

    “我已经说了,我要见你们当家的。”何于飞再次重申。

    然而这些人似乎并没有把何于飞放在眼中:“就凭你也想见我们的当家的?你怕是不知道这死字是怎么写吧?”虽然他们以前是军人,可是现在的他们已经和土匪草寇别无一二。他们为了存活,可以不择手段。

    当然,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就是这般品行端正,相貌姣好的女子,他们也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了。

    一时间,好些人走了过来想对何于飞动手动脚,奈何这些人还没有碰到何于飞,就连忙打断了自己的念头。

    只见不知是什么时候,何于飞已经拔出了他们腰间的长刀吗,正好的就抵在了他们的领头的脖子上:“那现在可以带我过去了么?”

    那些人正犹豫着,只听被何于飞挟持住的那个人说道:“你们带她先过去。”很显然,这是怕死喽。

    一群来势汹汹的匪徒,莫名其妙的就被一个女子挟持,甚至还要对这个人提出来的要求一一满足之,这要是说出去,怕是谁都不信吧?

    顺着这些人的领路,何于飞一路走来,来到了一个草堂之下。

    朝堂之上,那个挎着长枪的男子正盯着何于飞,目眦欲裂。

    何于飞将手中的长刀放了下来,也顺手将身边的人一脚踢了出去,只听那人对着坐上的人喊道:“大哥。”

    “废物!”那提着长枪的男子一脚将眼前的那个人踹了出去,同时还提起了自己手中的长枪,对着何于飞辞了过去。

    何于飞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眼睛连眨都不眨一下,也如预料之中的一般,那只枪在离自己只有一尺之遥的地方定住了。

    “成虎将军,别来无恙!”

    那人扬下了手中的长枪,眼中尽是诧异;“你知道我?你是谁?”徐成虎很纳闷,这些年来知道他们兄弟一伙的来历的人不少,可是能准确的把自己的名字说出来的,还是未曾有闻。

    如今有了,却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女子。

    “我要见孟遥!”何于飞将长刀丢在了地上,语气平稳不乱的一字一句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不灭剑主〕〔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