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七十九章 陈烈的到来
作者:玛丽莲梦白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第七十九章 陈烈的到来

    “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是郡主?”孟遥两眼发直的手指着何于飞。

    这个时候,却是在一旁偷偷看戏的徐成虎站了出来:“老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人家已经自爆家门是惠文郡主了,你怎么就不相信人家咧?”很显然,他也算是被何于飞惊艳到了。

    面对徐成虎的牛头不对马嘴,孟遥已经没有精力再去追究,这个时候的孟遥,只能死死的看着何于飞,总希望能在何于飞的身上找出往日的影子,可最后,还是徒劳无功一场空。

    “满目山河空念远,不如怜惜眼前人。这句话先生很早的时候就说过,虽然在这个时候用来未免不太应景,可却也算是最稳妥不过得了。”

    这句话,毫无疑问的就是何于飞的最后一击。

    也正是在这句话的催使之下,孟遥的防线开始一层一层的脱落。

    这个时候,孟遥上前到了何于飞的身旁,却是扑通一声跪在了何于飞的面前。

    这一幕,是所有人都想不到的。同样的,这最大跌眼镜的人还是这山上的喽啰们,这自己的二当家是不是让人家给吓傻了?怎么这莫名其妙的就对人家下跪了呢?

    “老孟!这,失败只是一时,何至如此?男儿膝下有黄金啊....”

    可这个时候,孟遥根本没有打算去搭理徐成虎,只听得孟遥朗声说道:“孟遥,见过长宁郡主。”

    闻言,何于飞开颜一笑,她就知道的,就算别人会认错,孟遥是绝对不会看走眼的。

    “先生快快请起,于飞担当不起。”说着,何于飞就把孟遥扶了起来,“从来没有想到,都已经是这个时候了,我还能再见到先生。”

    孟遥的话,几乎是每一个人都听到了,长宁郡主这个名号对他们来说都不熟悉,毕竟他们以前可都是跟着平西王打天下的,这平西王家唯一的独女,他们又怎会不认的?

    “老孟,你叫她什么,再说一遍!”徐成虎对着孟遥走了过来,那气势,仿佛就是这个时候孟遥不能拿出一点理论的依据来的话,他就会把孟遥痛揍一顿似得。

    孟遥转身,对着徐成虎,也是满心欢喜:“老徐,她就是我们王爷唯一的女儿长宁郡主,我不会认错的!”

    似乎这也是徐成虎第一次看到孟遥如此的雀跃和信誓旦旦的在自己的面前说话。

    可徐成虎还是有点不太相信:“怎么可能,王爷死了,郡主不是也已经...而且,这看着也不像啊,该不会是你搞错了吧?”这长宁郡主的小时候,徐成虎还是见过的,而且这个女子的脸上,那里有一点像长宁郡主?这完完全全就是南朝的人的长相。

    即使是面对徐成虎的质疑,何于飞也没有一丝的紧张:“我要是说徐将军给自己尚未出生的孩子,不论男女,都取名叫徐贞的话,徐将军该不会否认吧?”

    徐成虎闻言,大喜,确实这一点,徐成虎无法否认。他的孩子,的确应该是叫徐贞,这也是在一次偶然的机遇之下他让平西王替他取得,所以知道这件事的人并不是很多,除了这平西王一家,应该也不会有人知道,更重要的是,他对自己的妻子都还没有说过,是以,现在他的孩子叫什么,他都还是不知道。

    不过知晓了何于飞的身份之后,徐成虎也算是安心了不少,至少自己的妻儿算是安全了。

    “郡主,你,这是怎么回事?”

    何于飞抬头,却看见这个时候,盯着自己看的,不再仅仅只是徐成虎和孟遥,还有那些远远的在远处看着他们的小土匪们,不过这一点何于飞并不太担心,因为刚才孟遥的声音,固然爽朗,却还是不足为惧的,因为就算是这样,那些个人也不会往这些方面去想的。

    “此事说来话长,能否借一步说话?”

    面对何于飞要求,孟遥欣然答应。

    在此回到草堂之上,虽是依旧的寂寥,可是这份寂寥,却多了几分情意。

    对于孟遥,何于飞将自己重生的事情一一相告,毫无隐瞒,因为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她都特别的信任这位先生,而且,她也知道,这位先生是在真心的教导自己的,他从来没有让自己失望过。

    在她以为自己已经失去了一切亲人朋友的时候她才发现,其实郭平还在,现在就连孟遥,也是毫发无损的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昨个我看到了这山中的阵法机关的布置,发现这些东西都是似曾相识的,所以就跟他们协商,以和谈之由上来看看,没想到竟然还真让我找到了。”这个时候的何于飞,固然是开心的,似乎也是很久,他都没有这么的开心过了。

    一旁的徐成虎和孟遥听完何于飞的话之后,也是莫名的激动,的确,要是何于飞就这么火急火燎的跑上来说自己就是长宁郡主的话,他们未必会相信还是小事,这要是一不小心被山上的兄弟们当成冒名顶替,触发众怒才是大事。

    毕竟不管是在什么时候,又或者说,即使现在的平西王郭氏已经不复存在了,可这些人眼中的平西王依旧还是那样的神圣的。

    在听完何于飞的话之后,孟遥也是做了深深的思量,虽然他也不太相信这种稀奇古怪的事情,可他无法否认,眼前的这个人就是长宁郡主,无论是言行举止,还是思维方式,一一如故。当然,也不知是不是梦瑶的错觉,他总感觉,这个郡主比起以前,似乎更有生气,也更沉稳了。

    “郡主重生这件事,我等会为你保密,绝不外传,刚才的那些个弟兄郡主也无需太担心,他们都是跟着老徐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

    何于飞点头,重生这种事,她从来就不敢跟别人提起,从她回来的时候就知道,因为没有人会相信她,甚至还会开始挤兑自己这个异类,不过这样也好,这样一来的话,她有很多的没有做完的事情也就能偷偷的继续了,而且,也不会会有任何人来阻挠自己。

    同样的,这孟遥是个例外,她也相信,在保密这件事情上,孟遥也会做的比任何人都好。就如同,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将士跟着你出生入死,是绝对和那只会和你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人是不同的。至少,他们不会背叛你。

    “那不知郡主的日后的打算?”既然是活着回来了,总不会是沉浸在碌碌无为之中,得过且过的活下去吧?

    何于飞点头:“这个月末,萧镜会来南朝和谈,所以我希望先生能助我一臂之力。”萧镜,那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萧镜,他已经是万人之下的皇帝,地位不同,境遇也绝然就不不同。

    想在这片土地上对萧镜下手,那绝对不会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要是没有深沉的谋略,根本不可能做到。而孟遥,只是那个能助自己一臂之力的人,也是自己最可以仰仗的人。

    何于飞的话,他们都懂。

    “郡主放心,王爷的事情我们这些兄弟们都知道的一清二楚,我们是不会助纣为虐的。”

    想了想,孟遥又是低头一问:“那不知郡主眼前的打算又是怎样的?”按现在来说,何于飞回去应该是不太可能了,毕竟他们也不想把何于飞送到那些人的手中,可是何于飞区区女子之身,呆在这山上似乎又是不太妥当,毕竟这上头的可都是一群大老爷们,这传出去,名声可是要受损的。

    何于飞正打算说话,草堂之外有人冒冒失失的就闯了进来。

    “怎么回事?”徐成虎对着那人,大声的呵斥道。

    那人见到徐成虎,仿佛就是碰到了什么救星似得:“大当家,外头来了一个男的,扬言要是不把何小姐交出去,就要铲平我们这座山。”

    “找你的?”孟遥低头看看何于飞。

    何于飞点头,她知道的,来的人应该是陈烈,因为自己上来已经是将近大半天了。

    这个时候只听徐成虎说:“铲平山头?”这他就不能忍了,“我倒是要看看我是什么人,既然这么大的口气,要是不把他打的满地找牙,老孟吃屎。”说完徐成虎跨步走了出去:“去,拿我的大刀来。”

    “徐将军,别冲动。”

    何于飞刚想去阻拦徐成虎,就被身边的孟遥拦了下来:“郡主不要担心,老徐再怎么说也一员猛将,再这山上呆了这么久,这身手也是时候要舒展一下了。”

    何于飞表示无言以对,孟遥的话在旁人看来是体恤徐成虎,而且还是这样的冠冕堂皇,可在何于飞看来,却是公报私仇的,毕竟何于飞可不认为徐成虎会是陈烈的对手。

    草堂之外,陈烈手持长剑,剑指这被自己打倒在地的徐成虎,眼中妖异的流光越来越明显了。

    “在问你一句,于飞在哪里?”

    面对如此凌辱,徐成虎自然是不会妥协的,毕竟他曾今可是在疆场上拼杀的硬汉,只是他也不太相信,自己竟然会败给这么一个臭小子。

    见徐成虎迟迟不答,陈烈却是伸出手,把围在自己身旁的一个小匪吸了过来,将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从现在开始,隔一炷香我杀十个!”

    说完,陈烈正要将刀砍下去,却听到了何于飞远远传来的声音:

    “陈烈,刀下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