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八十四章 掉狼窝里了
作者:玛丽莲梦白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第八十四章 掉狼窝里了

    何于飞和陈烈骑着一匹马迅速的走出了那一间客栈,只是这刚走出不远,就遇到了一大群的追兵。

    何于飞虽然预料到了这样的后果,可还是没有想到这些人会来的这么快,至少也要等到甄四娘那边闹腾起来吧。

    想起甄四娘,何于飞的脸色就是极其的难看,虽然同样是身为女子,可何于飞一点都不想去同情甄四娘,这种人是自作自受的吗不值得任何人去同情。

    就在此时,陈烈拉紧了缰绳,停在了一片树林之前。

    同样的,何于飞这个时候也感觉到了一阵强烈的杀气。

    忽然,一只冷箭突破疾风,正向着和何于飞的后背射了过来。说时迟那时快,陈烈举手将马背上的长剑拔了出来,愣是硬生生的把那只箭给挡了下来。

    “既然来了,就出来吧,别在我的面前躲躲藏藏。”一边说着,陈烈一边跃身跳下了马。

    何于飞见状,连忙拖紧缰绳,连连后退了好几步,她的心里也很明白,这个时候他留下来除了拖累陈烈之外什么忙都帮不上的,毕竟谁让自己把这篓子捅大了呢?

    霎时间,这长林之内发出一片回响,一群穿着夜行衣的人出现了陈烈的面前,个个提枪带棒,杀气腾腾。

    “杀无赦,一个活口都不准留!”那领头的人长手一扬,一群人就翁的一下扑了上来。

    这边,陈烈看着这一幕,手中提着长剑的双手竟然是跟这场景起了共鸣。二话不说,拔剑冲了上去,一个突刺,将剑送入了一个黑衣人的喉咙之中,又是收剑反身回刺,连着将冲着何于飞围捕而来的几个人个击退了。

    “你先走,一会我马上赶过来。”陈烈对何于飞说完之后,也完全没有给何于飞时间去考虑,狠狠的就用剑背抽打了马匹。

    马匹受了惊吓,自然就是奔腾腾了起来,何于飞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跑出了十几米之外,远远的只听到陈烈留下了两个字:“放心,等我。”

    点了点头,何于飞将双手牢牢的固定在了马鞍之上坐了起来,稳稳的骑着这一匹马,驶入了无边无际的黝黑长林之中。

    不知跑了多久,何于飞一个猝不及防的就从马背上摔了下来,好在这长林之内是一片草地,除了一些无法避免的擦伤之外,何于飞还是没什么大碍。

    站了起来,想听听远处的打斗声,何于飞这才发觉自己已经是走远了,那些声音,已经是消失的一干二净。

    虽然不知道刚刚的那些人的具体来历,但可以确定的是这是一群武艺超群的杀手,默然的何于飞开始担心陈烈的安危,毕竟这些人的目的已经因为甄四娘的事情被彻底的激化了。

    就在何于飞准备在爬上马背的时候,一把泛着银色冷光的软剑就架在了何于飞的脖子上,来不及做任何的反抗,身后就传来了一个阴冷的声音:“这个人别杀,带回去由主子亲自发落。”

    话落之际,那人也把长剑从何于飞的脖子上放了下来。

    就跟所谓的绑架杀人一样,不一会这些人就把何于飞五花大绑了起来。被捆绑在了一堆篝火前,何于飞心中百般无奈,这会轻功就是好啊,自己骑着马都跑不过人家。

    这个时候何于飞发现刚才前来围堵自己大的那一群人似乎都不见了,现在就留下了两个背着刀的小黑人站在自己的身旁。

    “大哥,你贵姓啊?”何于飞抬头看了看站在自己身旁的那位高大的男子。

    然而这人却没有要搭理何于飞的意思,只是淡淡大的看了一眼之后就转过了头去,多一个表情都不想给何于飞。

    何于飞无语:“大哥,贵庚啊?”

    那黑衣男子依旧不搭理。

    何于飞满头黑线:“大哥,说句话好不好?你看看,我有没问你家里几口人,耕里几亩地,地里几头牛,也更没问你人和妖的区别,也没叫你回家收衣服不是?”

    一番口舌之后,那男子总算是回过头来看了一眼何于飞,然而这结局还是不如何于飞的意,因为这个人看了一眼何于飞之后,又转过头看别的去了。

    何于飞:“......”难道自己还不如一堆篝火?

    忽然,何于飞的目光定在了男子腰间的佩剑之上:“凉国宫廷铸剑师常寿铸的剑。”

    终于,这男子转过头来看着何于飞:“你到底还知道什么?”要知道,这是宫廷铸剑师铸出来的剑,可不是平常的江湖中人就能看得到的。

    何于飞轻笑:“常寿身为凉国名士,也是这凉国名列第一的铸剑师,凉帝手底下的十万禁军,用的可都是他的铸剑方子铸出来的兵器。”

    “所以?”那男子反问。

    “所以,你是凉帝的人。”

    闻言,那男子很是吃惊,只是这吃惊之后,也自然的化作了平凡无味。

    “知道的太多,对你可没什么好处,这算是我给你的一个忠告。”说完这个人又抱着自己的双手站在了一旁杵着。

    “我这个时候落在了你们的手中肯定是必死无疑的,不过我还是好奇为什么你们的陛下会插手这江湖中的事情?”而且,还接着甄四娘这个比武的幌子招揽武林人士。

    男子没有理会何于飞的意思,可何于飞还是很清楚的。萧镜这个时候突然的插手武林的事宜,很有可能就是在试探南朝的实力,又或者说我,为他将来统一天下的大业扫清障碍,如此一来,甄四娘所做的那些事情,也就有了合适的解释了。

    好吧,这个男子不回答,何于飞又换了另一个口子打算继续突破:“我觉得吧,你抓我还不如放了我,你抓了我也就拿个几百两的赏银,可你要是放了我,我可以给你几千两呢。”

    男子深深的鄙夷了何于飞一眼,道:“我不认识你口中的陛下,只不过你说的几百两,还是太过了,因为你跟本就不值这个价。”换句话来说,这就是你的不是了,太自以为是把自己高看了。

    岂知,这个时候的何于飞却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这就对了嘛,你看看我,你抓了我连个几百两都拿不到,你要是放了我,几千两耶。”说完对着男子眨了眨眼,然而那男子依旧对她不理不睬。

    见此,何于飞并不气馁,反是加大了忽悠的劲头:“你想想啊,这市面上呢,一串糖葫芦不过就是两文钱,这几千辆,你拥有的东西就是富可敌国了啊。”

    男子继续将何于飞无视,他表示,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而且还是个女人。

    “哥,你那么帅,又那么阔爱,说话声音又好听....”

    “哥,我要小解...”

    最后,何于飞吐了一口气,一蹶不振,好吧自己是失败了,这样的角色真心就是不适合自己。

    就在此时,周围传来了一些诡异的声音。

    男子警惕的拔出了手里的刀,也很是小心的盯着周围看。

    “你在这守着,我过去看看。”那男子对远远在一旁的另一个人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何于飞找到了机会,趁着那个人不注意的时候,把自己的身体往火堆前挪了挪。刚刚的声音给了何于飞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她要是没听错的话,那应该是狼嚎,而且在胜秋,狼群还是非常的活跃的。

    此时,远处传来了一阵哀嚎,何于飞听得清清楚楚,是刚才的那个人的。

    也在这个时候,何于飞看到远处有一群红色的光芒,这些东西不是一个完美的整体而是一个又一个的零星的个体,可在黑夜之中汇聚而成的光芒,却足以让所有人畏惧。

    似乎是这一声哀嚎,何于飞面前的那个男子也变得惶恐了起来,也是拔出了手中的刀守在了何于飞的身前。

    就在这个时候,一具血肉模糊的身体从远处飞了过来,狠狠的就砸在了何于飞面前。看着眼前血肉模糊的一片,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全身上下就像是被撕咬过一般,何于飞也忍不住作呕。

    可就在这个时候,那人还气势汹汹的站在何于飞面前,对着那一群正在向他们汇聚的妖异之红喊道:“谁,快出来,别在这里给我装神弄鬼!”

    一边说着,一边把手里的信号弹送上了天空。

    “我劝你,这个最好别....”何于飞来不及曲音阻拦他,只听一声爆炸,天空出现了一团红光。

    “你给我老实点,少废话,我可没他那么好的脾气!”那人狠狠的瞪了何于飞一眼。

    看了看眼前那位好脾气小伙的血肉模糊的身躯,何于飞只能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了。

    不过刚才陈烈应该也是看到这个信号弹了,相信很快的,陈烈就能找到这里来了。

    只是接下来何于飞又有了一个更深的担忧,那就是眼前的危机,又该如何度过?狼群,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就在此时,那些红色的光芒亮出了它的的本尊,毫无疑问,正如何于飞所料,这是一群冷血动物——狼。

    狼族,凶残无比,就算是人群,也未必能博得赢。

    迅速的何于飞的眼前都是一群凶残无比,饥肠辘辘的狼,他们的尖利的獠牙,似乎都在告诉何于飞,她该玩完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