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庭〕〔萌宝种田:腹黑将〕〔入骨暖婚:首席的〕〔剑侠神医〕〔位面监察使〕〔大叔,轻轻吻〕〔狂龙傲宇〕〔明星饭店〕〔阴媒〕〔鬼医嫡妃〕〔小爷要造反〕〔池司爵苏悠悠〕〔惹爱成瘾〕〔逆世魔女:强宠天〕〔妖尾之金金果实〕〔穿成豪门宠文的对〕〔穿成美男子〕〔付先生的占有欲〕〔重生最强女帝〕〔斗破苍穹之水君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八十六章 未可知
    第八十六章 未可知

    或是因着不能光明正大的原因,何秀心穿着一件留青色的长衫,头上也带着一顶面纱。这一身的打扮,倒还真是像极了当日在湖心亭的那一幕。

    “没有了流言蜚语的的打扰,大姐脸上似乎更有光彩了。”坐了下来的何于飞随意的附和了一句何秀心道。

    何秀心看着眼前一副懒散的模样的何于飞,直接的就是白了她一眼,她之所以会有那些烦恼,还不是因为拜你所赐?

    只不过现在何秀心还是比较担心何于飞究竟能不能把那件事情放下,毕竟那是一处死角,要是有一丁点的不慎,那何于飞很可能就是翻脸不认人的。

    “上次你说的那件事我和世子商量过了,世子也答应了。”何秀心沉着眸子说道。

    闻言,何于飞也忍不住为何秀心喝彩:“我就说过大姐不是一般的人,区区伯府世子,你又何必放在眼里?只是,我还是比较好奇大姐是怎么做到的?”自古出嫁从夫,何秀心总不能把一个大男人呼来喝去的吧?

    盯着何秀心看了许久,何秀心都是没有去理会何于飞的意思。

    “大姐威胁人家了?啧啧..”

    何秀心脸色一黑:“你怎么知道!”其实对府平阳伯世子也并不是什么特别难大的事情,就比如现在他即将替补上去的那个刑部侍郎的位子。

    对于一个世子出身的他来说,要是没有什么意外的话,这一辈子也就无非是哪两种结果,一种是继承平阳伯的爵位,安享余生,而另一种,就是继位之后继续往上爬。

    只是这往上爬谈何容易?想往上爬,估计除了在战场上去建功的话,也没有别的了。

    只是对于平阳伯世子来说,眼前就是一条捷径,只要他能把刑部侍郎这个位子坐稳了,那往上调就只是时间的问题,而且他也不信,自己的业绩摆在那里,皇帝会视而不见。

    只是,这人吗,总还是会犯一点点过错的,在何于飞的记忆里,从前的平阳伯世子可没有现在这么乖巧,何于飞没有记错的话,曾今京都里的风花雪月,总还是少不了平阳伯世子的一笔的。

    这种事情,其他人也做过,可是那些人都隐藏的很好,可平阳伯世子却没有那么幸运,即使他现在回归征途,奈何千防万防,还是躲不过这个枕边人。

    所以何秀心只需要把平阳伯的一点破事捅出一点声响来,那些个觊觎刑部侍郎这份肥差的人就会出来阻挠,或者狠狠的把他踩下去。

    叹了一口气,何于飞也只能罢休,不想再去逗何秀心,因为何于飞发现何秀心这个人是真的狠得下心来的,自己把话挑的那么明白,可她连一点内疚之心都没有。

    “你让我做这些,你到底目的何在?”何秀心看着何于飞,眼睛有点刺痛,她隐隐的感觉的到,何于飞这是想插手朝堂之上的事情,只是又似乎不太可能,因为即使她是个郡主之身,可到了朝堂之上,依旧还是那样的渺小。

    甚至一不小心,就是自取灭亡。

    何于飞坐了起来,看了一眼何秀心庄重的神情之后,淡然一笑道;“其实呢,我也不想让姐夫做别的,我只是想要这刑部大牢里的一个人罢了。”

    闻言,何秀心吃惊:“你要你姐夫私放囚犯!”何秀心就知道自己跟何于飞的这一笔交易不会简单到哪里去的,这私放逃犯,一旦被揭发,可是杀头的大罪。

    想到这里,何秀心不由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何于飞这是想把自己和她拴在一条绳子上么?

    “其实这也算不上是私放逃犯,我只不过是需要一个机会,只要姐夫能给我这个机会,我确保你们可以平安无事,当然,这个前提就是你们要将这件事烂在肚子里,就连母亲也不能说出去。”

    这一点,何秀心自然清楚,只是何秀心还是很好奇:“你到底想做神什么?”她现在在何于飞身上,已经找不到半点从前的模样了,她更难接受,现在在自己的眼前言笑晏晏的威胁自己的人,就是几年前还只会躲在门后忍气吞声的何家七小姐。

    只是,如果这个人不是何于飞,又会是谁

    何于飞对着何秀心笑了笑,却是顾左右而言其他:“大姐记好,这个人叫郭平,大姐千万都得记好了。”说完何于飞站了起来,打算往内房里头去。

    就在此时,何秀心忽然出声叫住了她:“小心秀行,她不是表面上那么的简单大的人。”

    何于飞回眸,她倒是没有想到何秀心会告诉自己这种事情,只是这个时候何秀心对自己说这种话,绝对不会是善意的,她之所以这样做,无非是不想让自己一昧的放手去对付何秀宁罢了,说不定这下一秒,何秀宁和何秀心就结成一派了呢?

    “合作愉快。”

    说完,何于飞转身进入卧房,坠入了梦乡。

    又是连着几日的闭门不出,何于飞又是一觉睡到了日上三竿,这一天,将她就被窝里揪出来的人不再是茯苓,而是何尚书。

    看着何于飞满头凌乱的模样,何尚书也是非常的头疼:“你看看你,成何体统,晨昏定省你不做父亲没意见,可是你这日日夜夜没完的睡,像什么样子?你的婚期也快到了,难道你就不能想别人家的姑娘一般好好的准备自己的嫁妆?还是说你打算到了陈国公府里头,还是这样没日没夜的睡?”说完何尚书又捂了捂自己的脑门:“好吧,这也怪为父没有好好的管教你,把你纵容成这副模样。”

    听着何尚书的一顿狗血临头的数落,何于飞也是陷入了深深的沉思,许久之后,她把自己的头发从面前拨开,将自己的整个脸蛋露了出来:“父亲这个时候就说的满头大汗,这接下来的事情还要不要说了?”说完又招呼了一旁的茯苓:“前几天陛下赏了一些名茶,快去拿出来给父亲尝尝。”

    岂料,何尚书瞪了一眼何于飞,就冲着已经走到门外去的茯苓说道:“不用了。”可是这个时候,那里还来得及?

    这个时候,何于飞只能不齿的看了何尚书一眼:“这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倒是很诚实。”

    何尚书哼了一声,表示自己大人有大量,不跟何于飞计较。当然,自己刚才数落何于飞的东西,多半都是莫须有的。

    就比如,陈家除了陈烈一人,也找不出第二个主人来,所以呢这请安什么的,都是不存在的,还有这嫁妆,这些天宫里头赏下来的东西,足足够够的了,再加上何于飞这一次献计与土匪何谈的事情,皇帝又赏下来一批,里里外外加起来,这都快赶上公主出嫁了还管什么十里红妆凑不齐?

    来自何于飞的嘲笑,何尚书视而不见,伸手戳了戳何于飞的脑门直呼,道:“说正事,你给我乖乖听着。”

    何于飞默默点头,不得不说,何尚书认真起来,震慑力还是挺大的。

    何尚书从自己的袖子里拿出了一张红色的帖子递到了何于飞的面前:“三天后是二皇子殿下大婚,这是皇后娘娘给你的帖子,你二姐四姐也有,估计全程的名秀都会去,所以你,避无可避。”

    “二皇子?”何于飞有点惊讶,从皇后给林思澜物色成婚人选到现在也不过十天不到,这究竟是咋回事捏?再怎么说这林思澜还是个皇子,怎么可能就这么匆促的就定下来了呢?

    何尚书点了点头:“不错,听说这二皇妃的人选是皇后娘娘闺中好友的嫡女。”

    “哇偶,皇后娘娘这么溜的吗?”

    何尚书冷眼看了一眼何于飞:“那姑娘为父前几年也见过,怕是没几天活头了。”

    何于飞:“......”感情皇后娘娘这是帮别人冲喜啊,不过用一个皇子来冲喜,还真是一种别样的奢侈呢。

    想到这里,何于飞已经肯定皇后这是和林思澜撕破脸皮了,又或者说是陈烈已经跟她说了什么。

    叹了一口气,这种事情何于飞表示自己看看热闹就好了。

    何尚书清了清嗓子,似乎是对何于飞这种神游天际的状态很不满意:“这是第一件事,第二件事,你二姐的婚事定下来了,不是太子妃,而是太子侧妃估计也是年底完婚。”

    闻言何于飞就深深的的吸了一口气,原本她还以为何秀宁能当个太子妃,毕竟何秀宁和林思城的鹣鲽情深可不是自己凭空吹出来的,这可是实实在在的真人真事啊。

    只是一个太子侧飞对尚书府这样的门第来说,也算是一种高攀了。

    “最后一件事,这一次你二姐姐跟着你去,切记不可以在惹是生非,上次的事情也已经是满城风雨,这要是在出个街边绯闻,怕是谁都要对我们何家的人避而远之了。”这可不是何尚书瞎扯的,现在他就深深的感觉到了自己砸朝中被排挤的痛楚,不过好在自己只是一个礼部尚书。

    叹了一口气,何于飞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毕竟这都是何尚书的一片苦心不是吗?

    只是,林思澜的婚礼,皇后做的这么大,连何秀行这个庶女都在宾客之内,这是赤裸裸的要搞事哦。

    这种事,光天化日之下,想想都刺激。(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大千劫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大自在天尊〕〔修行在万界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君临星空〕〔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