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加冕为王〕〔爆笑修仙,萌狐不〕〔大楚昭阳〕〔重生之黑铁的荣耀〕〔昨天还能怎么皮〕〔甜妻驯夫记〕〔黑白分〕〔五域记〕〔攻约梁山〕〔唐朝好岳父〕〔绝地成神〕〔武傲九霄〕〔校花的极品特工〕〔重生异界当帝王〕〔行咨天下〕〔魔王修仙〕〔爱欲横流〕〔娇妻难驯:总裁,〕〔法医毒妃:霸道王〕〔华娱特效大亨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八十八章 贼心不死
    第八十八章 贼心不死

    后花园中,何于飞显然找不到一丝秋日的景象,看着眼前的一片花香飘逸,何于飞觉得最适合这幅场景的季节,应该是春季。

    正走着,林思城的声音就从前方不远的一个亭子里飘了过来:“本王的王府后花园,你看如何?”

    何于飞抬头望了一眼林思澜,发现林思澜这个时候竟然也是在打量着自己。

    何于飞收回了目光,只道一句:“物华天宝。”然后就摆出了一副不想再搭理林思澜的模样。

    林思澜不曾在意,却又是浅浅的问了一句:“那比起陈国公的府邸,又是如何?”

    闻言,何于飞的脸色低沉的厉害,这林思澜是来臭显摆的么?这里再怎么说也是一座亲王的府邸,而陈烈手中的那套宅子,还是陈老国公手里头传下来的,怎么可以拿来做比较?

    “不知殿下此时找我前来,所谓何事?”

    林思澜鼻子哼声一气:“还记不记得,那天晚上本王就说过不会放过你,甚至还会让你后悔?”

    “哦,是吗?不知殿下所说的那天,又是那一天?”一个做贼的人,是不会公然的承认自己做过的鸡鸣狗之事。

    然而,林思澜不是那种人。

    “上次的事情,说来还是本王救了你一命,如此还不应该报答我一番?”

    林思澜上一次大的乱入,虽然是让何于飞从何秀心的人的手里逃过了一劫,可何于飞知道,那只不过让自己换一种地方受煎熬罢了。林思城不会放过自己,何秀心要致自己于死地,至于林思澜这个别有用心的人,何于飞也就不想去多说了。

    没有多大的顾虑,何于飞直接就坐到了林思澜的对面,这个时候的后花园静谧的能听见风吹草动的声音。何于飞明白,现在自己可算是与世隔绝了,只要林思澜不放自己出去,自己是怎样也逃不掉的。

    此时,何于飞看到了林思澜摆在桌面之上的一副棋。

    “跟我下,你要是赢了,我让你出去。”说完林思澜就抢先拿下了一枚黑子,落在了棋盘之上。

    在这个时候,何于飞还是选择信任林思澜一会的,毕竟这有时候还是能把死马当作活马医的。而且,自己的行踪也并不是没有人知道,相信只要自己一个时辰内回不去,林思筠就会让人来找自己了。

    念此,何于飞也稳当当的取下了一枚棋子,落在了棋盘之上:“那殿下最好就是速战速决,要是错过了你自个的吉时的话,陛下怪罪下来,谁也担当不起。”

    林思澜冷冷一笑:“这场婚礼,去不去都由我,你还不用为给我担心这么多,你还想想等会你要是输了,该拿什么做抵押吧。”

    何于飞凭栏一笑:“要钱没有,要命一条,我只希望殿下你最好能做的天衣无缝,免得陛下追查下来,你我都讨不着好。”

    然而,林思澜似乎就是忽略了何于飞后面的话:“本王要是没有看错的话,你的命更值钱。只是像你这样的人,应该是很有野心的才对,怎么可能就这样驻足于眼前?”

    “你什么意思?”何于飞停下了手中的棋子,她从来就不觉得自己的命有多值钱,她只知道她现在很珍惜自己的这条烂命。

    这个时候,林思澜自然也不会旧话重提,毕竟这好马还不吃回头草。

    “你说,要是我和太子皇兄在这皇位之上拼力一战,最后谁会赢?”

    闻言,何于飞松了一口气,随即将手中的棋子落了下去:“说句实话,我一点都不看好殿下你。凭实权,你没有太子殿下那般浑厚的势力,就拿赵丞相而言,这满朝文臣几乎都已经在太子殿下的掌控之中。凭陛下对你大的倚重,你依旧还是不如太子殿下稳打稳的储君之位。你现在的境遇,就是最好的解释。”

    换句话来说,你都已经被扫地出门了,还逞什么英雄?你还不明白吗,给你指这么不靠谱的一门婚事,就注定了你永世不得翻身。

    何于飞的话不完全在理,同样的,林思澜似乎也没有怎么的在意:“如果我有你的帮助大的话,那我的胜算又会有几层?”

    何于飞摇头之际,依旧不忘稳打稳的将手中的棋下完。

    “我不会帮你,我不会把希望放在一个不能给我带来任何希望的人的身上。人性总是偏私,谁也不想自不量力,更不想飞蛾扑火。”

    闻言,林思澜眼底竟然有了怒火,感情自己就是这么的不被看好?

    只是片刻之后,林思澜又变得比谁都冷静:“你不看好太子,也不看好本王,所以你把自己的宝压在了陈烈的身上?你真的以为,他会成为最后的赢家?”

    何于飞再度摇头:“不,他和你们不同,我把宝压在他身上,将来无论是你赢了还是太子殿下稳操胜券,惠文至少还会有一线生机。”可要是跟了他们,那下场肯定是不得好死的。就算自己是最后赢得那一方,依旧还是会如此,曾今的萧镜,就是最好的列子。

    听完何于飞的一顿解释之后,林思澜尽然是微微一笑:“如此说来,惠文郡主还真是高瞻远瞩,只不过你以为陈烈的事情还能瞒多久?是一年还是两年?你就算是得到了你要的安逸,你又能守住它多久?”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自己了?

    偏偏何于飞觉得这有点可笑:“殿下尚不敢这样做,惠文敢以性命担保。”

    林思澜诧异:“何以见得?”

    “这个时候,你把陈年旧事一一摆出来,只会让陈烈的身世公之于众,这对陈烈而言,不是忧,是喜,而且他现在这副模样,,也正是你下想要的结局,可这件事你一但是说了出去,皇帝陛下就不得不的对你这个儿子另眼相看了。”指不定就嫌你野心勃勃,找个借把你结果了。

    被何于飞打脸,林思澜略有尴尬。

    “最后一个问题,惠文郡主,何于飞,你到底是何于飞,还是单单的只是惠文郡主?”他不相信何尚书那种老顽固调教出来的女儿会是如此刁钻的性格,而且这胆大包天的性子,一点都不像是文臣家的子女,当然,最让林思澜钦佩的还是她那满腹的心机。

    何于飞沉眸:“于飞便是惠文,这二者之间,息息相连。”说完何于飞放下了最后一枚棋子:“殿下,我可以走了么?”

    看着眼前兵败如山倒的黑棋,林思澜也知道自己是败得一败涂地。

    许久,林思澜都没有说话,就在何于飞以为林思澜这是想出尔反尔之时,林思澜出声了:“只要你肯入我帐内,为我出谋划策,我可以帮你摆脱四海门的麻烦。”

    闻言,何于飞的眼睛噌的一亮:“殿下言过,四海门徒固然猖狂,可是在这个风声严谨的时候,他们比谁都安分。”说完何于会意一笑:“我想,要是陛下知道了身为一国亲王的你,却和江湖草寇相勾结的话,定然是会很欣慰的。”

    林思澜脸色一黑,却也没有打算再在这个问题上死扛到底的意思,因为何于飞说的一点点都不错,同样的,他也不想在看到自己手下的势力再遭折损。

    何于飞正打算转身离开,林思澜的声音又把何于飞留了下来:“本王这后花园中的花草,郡主觉得如何?”

    何于飞低头,也是冷冷一笑:“这花的样式倒是极好,只是在这个时候百花盛放,看上去总是那样的不伦不类。”说完何于飞就转过了身去:“甄四娘的毒虽然是极好的,只可惜,殿下不应该那这个来对付我的。”这种东西她前几天才见识过,自己又怎么可能不懂?

    把花瓣用药水浸泡,然后再把花栽在花园之中,这样的法子看似是天衣无缝的,只可惜,对于甄四娘曾今用过的毒,何于飞在清楚不过。只不过,现在何于飞开始好奇,这林思澜和甄四娘又是怎样的一层关系了。

    回头看了一眼林思澜,何于飞道:“如此,我便祝殿下好运。”说要何于飞转身悠悠离去,原本的话,何于飞还不能这样来去自由,只是当明白了这是甄四娘的东西之后,何于飞也就没有了后患只忧了。

    这种药不会让你死去,也不会让你晕眩,它只会在短时间内让你功力全失,四肢无力,甚至还有催情之效。林思澜早早的就已经在这里,所以何于飞并不担心这个时候林思澜会威胁自己。纵然林思澜功力深厚,此时也不敢妄自运功。不然接下来的排场,他没办法走完。

    眼睁睁的看着何于飞离去,林思澜也并不怎么灰心,这一局对弈,他也没有抱过一点胜算。

    何于飞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花园之中,就在林思澜站起来的时候,身后一股强劲,愣是将他砸晕了过去。

    这边,何于飞刚走出后花园,两只飞镖就落在了何于飞的脚下,何于飞见此,奋力追赶,只是半道之上,又跑出来一只蓝色的影子引起了她的注意力。

    追着那一团蓝色,何于飞来到了一天小巷子里,只见那人转过身来看何于飞。

    “是你。”何于飞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不灭剑主〕〔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