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八十九章 状况百出
作者:玛丽莲梦白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第八十九章 状况百出

    只见那蓝衣女子将自己脸上的面纱掀了开来。

    “怎么是你!”何于飞眼睁睁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人,似乎有点不太确定,因为这个是不是旁人,正是那日在宫里头替自己背了赵贵妃的锅的林思佩。

    “没错,就是我。”说完林思佩忽然转过身去,再度把手里头的面纱盖了上去。

    何于飞不知道林思佩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她隐隐的觉得这里会有猫腻,只是她又很快的反应了过来,因为何于飞认得刚才那个招引自己的那个背影。那个背影和眼前的林思佩,简直就是千差万别。

    “刚才那人,公主可是认得?”何于飞有种直觉,直觉告诉她,林思佩这是在刻意的引开自己,所以林思佩和那个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然而,林思佩似乎没有的打算去搭理何于飞的模样,只是看何于飞临了一脸不屑的看了一眼何于飞:“这一次算你运气好,要有下一次,我绝对不会帮你!”说完摸了摸自己脸上刻骨铭心的伤疤,“今天的事,你最好就当作什么都不知道,我也希望你是什么都不知道。”说完林思佩就丢下了何于飞,快快的从这里头走了出去。。

    看着林思佩离去的背影,何于飞还是一脸子的不明所以,只是何于飞虽然不知林思佩这诡异的行径,却可以很轻巧的发现,林思佩似乎变得和以前大有不同了?虽然说是性情大变,总不成这一下子就变得谁都不认得的陌生人吧?

    正想着,林思筠的声音从远处传了过来,问声而去,何于飞很快的就见到了一路漫无目的的寻找目标的林思筠。

    看到何于飞,林思筠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惠文,你总算是回来了,现在所有人都在找二哥,我怕你出事,就赶紧过来了。”

    林思筠的这一点担心不是空穴来风的,虽然说林思澜这一次娶的王妃是一个病秧子,但好歹也是个王妃不是?更何况还有皇帝亲自为他主婚,这要是让别人知道这亲王在自己的大婚之日错过自己的婚礼的吉时,却跟着另一个女子谈天说地,而且还是在孤男寡女的情况下,还不得炸啊?

    倒是莫说皇帝会怪罪,就连亲王妃那边也是说不过去的,当然,最可怕的还是那一句“人言可畏”。

    拍了拍林思筠的肩膀,何于飞带笑着说:“我没事,公主不用为我担心的,殿下寻我去,只是寻我下棋罢了。”

    “真的?”林思筠表示不太相信。

    何于飞白了林思筠一眼,这不就是大实话么?就为了这一局棋,自己还差点就交代在那里了。

    在也没说些什么,何于飞拉着林思筠的手就往大殿里去了。

    回到王府大殿的时候,何于飞才发现这婚礼比起刚来的那一会是更热闹了。只不过坐在上头的皇帝似乎就没这么开心了,只见皇帝愁容满面,望着地板,谁也不肯搭理,倒是一旁的皇后笑容满面,举酒宴待宾客。

    看着台上的那两个人正出神,一只有力的双手就搭在了何于飞的肩膀上。

    何于飞生吃一惊,一回头,却看见在自己的身后打量着自己的史连城:“嘿,想什么呢?我都到了这么久了,你居然还没发现我。”

    何于飞回头一笑:“没什么,我只是在想,为什么这么大的场合,这盛家大的人怎么一个都没来。”按理来说,就算盛家兄妹不来,这盛大人还是要给林思澜一点面子的。

    史连城闻言,刚反应过来,脸上就挂上了红霞,一言不发。

    见状,何于飞i也不打算继续挑逗她了,毕竟何于飞觉得欺负一个小孩子,没什么意思。

    安静了片刻,何于飞又问:“今个就见你和侯爷,却不知世子去了何处?”何于飞很好奇,不是说这史连萧是陈烈的第一死党么?怎么连陈烈去剿匪都没有把他带上?按理来说,他应该很清闲的才对啊。

    岂料,这个时候,史连城百思不得其解的表情看着自己:“这你还问我,我还想问你呢?大哥从昨晚上就没回来,庭芳今个又没空,害得我只能只身一人,不过好在你也来了,不然的话,我就真的只能跟在我父亲的身后当跟屁虫了。”

    看着史连城这一副我就黏定你了你别想逃的模样,何于飞表示wtf。

    想到史连城刚才说的话,何于飞又转身看向身后一言不发大的林思筠:“对了,今个好像也没看见阿嘉。”张将军在南朝也是一个有头有脸的人物,想不熬今个也是没来,当然,还有那个不同凡响的林思筠的好拍档张嘉,想来几日不见,何于飞竟然还有点想念那个粗鲁的小妮子。

    此时,只听林思筠呼了一口气:“阿嘉今个是不会来了,因为明个一早,他就要跟着她父亲离开京城,回张将军的驻地了。”

    听到这里,和预防i额就不得不叹息了,这武将世家的后人,就连女子也是那样的不同凡响,只是身在武将世家,尤其是表面上的那一种光辉可以承包所有呢?

    日日夜夜的担心手帕,日日夜夜的颠沛流离,这一点,何于飞直到今时今日都是深有体会。

    正说着,这个时候一个丫鬟模样的人走到了皇帝的面前:“启禀陛下,奴婢没有找到王爷。”

    此时,皇帝的脸色更黑了,感情这个时候林思澜是刻意的在给自己脸色看?

    看着台上脸色越来越难看的皇帝,何于飞心里却是默默在想:自己到底该不该告诉皇帝林思澜在后花园呢?

    只是何于飞也有点搞不懂林思澜,这林思澜也不是个笨的,总不会当着这么多人大的面让皇帝皇后下不来台吧?

    就在此时,又有一个丫鬟模样的人跑了过来:“陛下,王爷找到了。”

    此时,只听皇帝冷不丁的来了一句:“那他现在人呢?”

    那丫鬟看了一眼皇帝,却也是不敢声张:“殿下....殿下在后花园。”

    皇帝闻言,怒摔手中的酒杯:“混账,那你还不快点叫他过来见朕!”

    即使这个时候皇帝龙颜大怒,可丫鬟还是收了收脖子:“陛下,奴婢觉得,王爷他是过不来了,该是陛下亲自过去一趟吧。”

    这个时候皇帝就纳了闷了,难道这林思澜还敢上天了不成,敢让自己的老子迁就他?

    正想着,皇帝似乎预料到了别的不得了的事情,果然,这个时候只听丫鬟道:“王爷在后花园出事了。”丫鬟的声音不大,能听得仔细的,也就只有她面前坐着的那几个人,而且那些个人,都是皇帝的亲信。

    皇帝沉了沉眸子看了一眼那个丫鬟:“快带朕过去。”说完,皇帝领着林思城等人就开始动作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林思筠不由自主的看着何于飞,何于飞憋屈额看了一眼那个眼睁睁的等着自己的林思筠,满脸六月飞雪的模样道;“这可真的不关我事。”说完何于飞再度扪心自问。

    顺着人流,何于飞等人很快的也随波逐流的来到了这后花园之中,就在所有人接近那个亭子的时候,何于飞远远的就看到了两具纠缠在一起的肉体。

    “别看。”何于飞转身捂住了林思筠和史连城的眼睛,毫无疑问的,这两人也是被这一幕吓了一跳,她们虽然未经人事,但这些事情,他们是不可能一无所知的。

    “那是王兄?”林思筠弱弱的说了一声。

    何于飞没有答话,但她知道,那肯定就是的,只是她倒好奇这林思澜是怎么把自己玩进去的,这未免也太骇人听闻了吧?自己的大婚之日,新浪却和别的女人搞在了一起,这林思澜是想出名的节奏啊。

    正想着,何于飞就听见了人群之中的恐慌,还有看见了那一些纷纷往后退,不敢接近的行人。

    霎时间,皇帝的就让身旁的侍卫把外衣脱了下来,盖住了眼前的一片不齿。

    正巧的在这个时候,躺在林思城身下的那个女子似乎是醒了过来,发出了一声尖叫:“啊~,这厮怎么回事,我怎么在这里?”

    闻声,何于飞放大了瞳孔,却又是不敢相信,直到她不顾一切冲到人群前面的时候,何于飞才确确实实的证明了自己的耳朵所听到的。

    那个女子,是何秀行!

    这是何于飞怎么都没想到的,何秀行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何于飞记得自己离开的时候,明明是什么人都没有的啊。

    看了一眼跟在皇帝身后林思佩,只见她也是吓得转过了身去,难道这件事真的不是她干的?

    不想想来也是她和何秀行向来都是往日无冤近日无仇。

    就在此时,所有的无关之人都自觉的退到了大殿里头去了,留在那里的,只有何于飞,赵氏,还有皇帝一行人。

    “陛下,这...”赵氏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也是羞于开口。

    皇帝扫了一眼赵氏,只道:“尚书夫人好家教!”

    赵氏咬牙,十指揪心,却是什么也不敢说。

    就在此时,林思澜大的声音似乎是恢复了意识:“父皇,我...”

    “你给我闭嘴!”说完皇帝就让侍卫把林思澜抬了起来,也同样的让侍女给了何秀行一套衣裳,让她穿好。

    所有人都跟着皇帝去了大殿,就连赵氏,也没有要去监管何秀行的意思。

    整个后花园,就剩下何于飞和何秀行两人。转身之际,何于飞没有错过何秀行唇边的冷笑。

    “你这是在玩火!”何于飞转身,直至的盯着何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