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九十一章 倒霉的赵无忧
作者:玛丽莲梦白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第九十一章 倒霉的赵无忧

    何于飞顺着声音来到了亲王府的婚房里头,发现这个时候几乎所有人都已经汇集到了这里。

    推开房门,入目的是一片缭乱的火海,刹那间的烧腾,吞噬了整个天际。

    “这是怎么回事!”皇帝看着眼前的一片火海,很是气恼的说道。

    恰在此时,何于飞也看见了一群往着那片火海跃跃欲试的人,那些人,毫无疑问,都是今日即将成为亲王妃的那一位的家眷。

    人越来越多,直到何于飞看到了躲在远处,一脸冷眼旁观的林思佩。

    就在此时,一个守房的丫鬟从一旁冒了出来:“殿下,是,是,是赵小姐放的火,是赵小姐杀死了王妃。”

    正说着,赵无忧就从一旁蹦了出来,气急败坏的看着那丫鬟:“你信口开河!”说完一群人纷纷就开始了众语纷纭。

    只听皇帝将所有目光都注视到了赵无忧的身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无忧闻言两眼通红,默不作声。

    此时,只听到丫鬟娓娓道来:“方才,奴婢刚出去一会,回来的时候,就看到赵小姐满头大汗的往外跑,等奴婢回去的时候,王妃就断气了。”

    皇帝又问:“这大火又是怎么回事?”

    丫鬟答:“刚才,奴婢与赵小姐发生了争执,赵小姐一怒之下就点了这一把火。”

    这个时候,所有人都看着赵无忧。

    仿佛这就是一场杀人灭口,毁尸灭迹。

    赵无忧大惊:“我没有,我没有,我没有,不是我做的,你们不要污蔑我,我那么可爱,又那么帅,说话声音又好听,你们为什么要害我?”

    此时,就在场面即将控制不住的时候,林思城站了出来:“父皇,儿臣觉得此时甚是蹊跷,还请父皇明察,还表妹一个公道。”

    皇帝想了想,并未说话。

    后花园竟然的是出现了这么多的事情,现在所有的线索都是不存在了,想必是早就有人准备好了一切了,既然如此的话,那么这件事就不是这么的好处理了。

    皇上紧紧的皱了皱自己的眉头。

    林思城看着皇帝并未搭话,就知道皇帝这个时候定然的是在想一些事情了,这件事绝对的不能够让自己的表妹出事。

    不然的话,在赵丞相的面前,根本的就是没有办法交代的。

    林思城这个时候继续的说道;“二弟,这是你的家事,你打算如何的处理?”

    突然被点名,林思澜的脸色刹那间就沉了下去,望了望皇帝,两眼平淡如初的望着皇帝道:“父皇,儿臣恳求父皇为儿臣做主。”

    皇帝的脸色刹那间就绿了,感情林思澜这是要当甩手掌柜的节奏了,这浮生半日闲偷得也是没谁了。

    皇帝给了林思澜一个眼色,表示并不想搭理他。

    “出事的时候,还有谁在?”皇帝看着身旁的那个丫鬟说道。

    丫鬟低头,沉思许久:“回禀陛下,由始至终奴婢见过的人,就只有赵小姐一人。”

    冲着那个丫鬟,赵无忧几乎就是想拳脚相向了,这是要死了自己不肯松口了是吧?是不是觉得自己好欺负,还是说自己身后的赵丞相是不存在的?

    此时,火势已经扑灭,新娘子的尸首也被抬到了众人的面前,着火势虽然凶猛,可这王妃的尸首却还是完好无损的。

    不一会,这京兆尹就带着人赶了过来,二话不说,就投入了工作之中。

    片刻之后,着验尸结果就出来了:“陛下,亲王妃这死法有点诡异。不像是外力所致,可要说是毒药的话,微臣却半点踪迹都找不到,所以...“说到这里,京兆尹也有点说不下去了,因为这件事上,说多了就是自己的无能,这种不切实际的事实,总还是能让你是不是的想要装疯弄傻一会的。

    只是,京兆尹这一番话说下来,那些亲王妃的家室们可就炸起来了:“陛下,着赵小姐不知使了什么妖术,竟害的王妃一命归西,还请陛下为我等做主啊。”求完皇帝,这些人的目光又转到了皇后的身上,毕竟这件事还是由着皇后一手指定的。

    相信这个时候,谁的尴尬程度也是比不过皇后的。

    皇后的脸色也随之越来越低沉:“赵无忧,你可知罪!”说完皇后怒目铮铮的看着赵无忧。

    皇后突如其来的一声,愣是让天不怕地不怕的赵无忧也绝望了起来,这是一定要把自己屈打成招的节奏么?

    “皇后娘娘,我没有,这件事不是我做的。”赵无忧的眼里,或许一个王府的小丫鬟可以不放在眼里,一个亲王可以不放在眼里,但皇后,却是万万得罪不得的,毕竟这个皇后还是在皇帝的心里有着很重的分量的。

    可是这个时候,皇后根本就不去理会赵无忧七言八语的狡辩:“铁证如山,你还要狡辩?若真不是你做的,那你就给本宫一个不是你做的的理由!”说完皇后怒摔桌子,就连皇帝都不敢之声。

    全场一片寂静谁也没有再说一个字。只能静静的看着眼前的皇后。

    岂料这个时候,赵无忧竟然将目光投到了何于飞的身上:“是你,一定是你害我,从后花园出来,我一路都盯着你,怎么到了这里就没影了?”一定是你做的。

    无辜躺枪的何于飞表示十分无辜,甩了甩手:“赵小姐,你口口声声说这件事是我做的,那你又有何证据?还有,你为何要跟踪我?你在后花园里,又做了些什么?”

    何于飞的话一说完,皇帝和皇后的脸色都变了,后花园这三个字在他们的耳中,仿佛就像是三哥梦魇一般的子眼,让他们饱受羞耻,所以这个时候,他们是不得不佩服何于飞的手段的,至少,能时时刻刻抓住他们的软肋的人,没有几个。

    “来人,将赵无忧暂时收押,带回宫,朕亲自审问!”说完皇帝又看了一眼身后的林思澜:“你也如此,处理好这里额事情,你就好好歇着吧,朝堂上的事情,你也不必操心了!”紧接着,皇帝就领着皇后离开了。

    场上,林思城见情况不对,也是转身不跑,只是这临了,林思城还死死的瞪了林思澜一眼:“表妹要是出了事,这件事我跟你没完!”说完,也跑了。

    看着纷纷散去的宾客,何于飞只能默默的为林思澜心疼,着好当当的一门喜事,愣是硬生生的成了一场丧事。

    就在林思澜离开的那一刻,何于飞察觉到了一丝更诡异的微笑,只是这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觉并不是来自林思城,而是远远地就已经走远了的林思佩。

    今时今日,由始至终林思澜的表现都是那样的波澜不惊,仿佛在这里没有任何事情是能够引起他的注意力一般。

    不知怎么的,何于飞总感觉今天的事情除却了表面上的不寻常之外,还内隐玄机。就比如是今日的林思城,虽然说林思城是赵丞相的外孙,赵无忧是林思城的表妹,可也不至于在这种人命关天的大事之上豁出一切,倘若这件事真的就是赵无忧做,然后又确确实实的就是铁证如山,那么林思城这样做,不就等于是把自己往死路上逼吗?

    不明所以,何于飞长叹一口气。

    这件事怎么看都不像是赵无忧做的,可偏偏这所有的证据都是毫无疑问的指向了赵无忧,这赵无忧甚至是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想起林思佩的那回眸一笑,何于飞似乎又是想到了什么东西。

    如果今天站在这里的人,不是赵无忧,而是自己,又会如何?

    这种事情何于飞是想都不敢想,她相信,如果今天那个人是自己的话,那自己指不定就要被千刀万剐了,到了那个时候,莫说是赵无忧那种后台硬的人了,自己要是背锅,是个尚书府都不够给皇家添颜面。

    只是,自己差一点就成为了那个人,若不是林思佩...

    “林思佩...”

    “惠文郡主,你有什么要说的吗?”林思澜转过了头来,看着何于飞道。

    何于飞撇头看了看林思澜:“抱歉这是殿下的家事,于飞无话可说。

    谁知,这个时候,那林思澜竟然摆出了一幅令人敬畏的笑脸:“难道郡主就不想问我一些什么又或者说,你想知道一些什么吗?”

    念及如此,何于飞有些疲惫的闭上了双眼:“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惠文只希望日后殿下能远登高处,彻彻底底的把我遗忘在最不起眼的角落之中。”何于飞不想去计较林思澜今日的怪异之举,她只想快点离开这个每一寸都让她恶心到极致的地方。

    如果亲王妃的死真的是林思澜做的话,那么林思佩又是怎么知道的?究竟又是谁要让自己去当这个凶手?

    又是谁千方百计的想把这盆祸水泼到林思澜的身上,按理来说,林思澜的目的应该都只是在那片花海之上,至于别的根本就是估计不过来,若非如此,他也不会就这样在倒在了何秀行的手上了。

    还有,林思佩又为何要在千钧一发之际救自己?还有他明知道赵无忧跟在了自己ide身后,还眼睁睁的看着她往火坑里跳?

    一切的一切,错综复杂.....随着一片暮色,渲染了亲王府的一片血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