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九十三章 任性
作者:玛丽莲梦白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第九十三章 任性

    “我先送你回去。”说完陈烈撇下何于飞转身就走。

    “不用了,这些事情我自己来就好。”

    陈烈顿住了脚步,看着何于飞,眼神之中藏着一股说不出来的阴冷:“没有我的允许,你现在那也不能去。”试图着,陈烈竟然以为自己的威慑力可以将何于飞震慑住,只是他也明知道这不太可能。

    何于飞上前一步,看着陈烈这一副拦路虎的模样,何于飞竟然露出了一个浅淡的笑意:“陈国公,你应该很清楚,你只是你的附属品,而我从来就不是任何人的附属品,你要记住,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让你呼来唤去的。”轻轻的扬了扬眉,笑容渐渐消失:“别把自己看的太重要,这表面上的风光我也曾拥有过,只是后来,才发现那一切都是假的,等到你幡然醒悟的时候,你连脚下的点滴都无法再紧握。”如此的失去,谁都都会黯然伤神。

    既然事情已经到了在这个地步,何于飞也没打算再苦苦的伪装下去了。

    陈烈望了一眼何于飞,口中蠢蠢欲动,似是想说些什么,可是最后愣是一个字都没蹦出来。

    “我送你回去。”最后忍下一口气的陈烈说道。

    这一次,何于飞没有拒绝,却也没有表达一点愿意的意思。

    “再过几日便是你我大婚之日了,你不可以缺席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陈烈几乎就是在恳求何于飞,确实,他不否认自己的自以为我和完美的自我成就感,他很把自己当一回事,只是没想到在这个时候自己这个硬骨头竟然低声下气了起来。

    闻言,何于飞有所动容:“你放心,回去之后我可以找父亲,或是我直接面见陛下,让陛下解除你我之间的婚约,到了那个时候,无论是谁的生死轮回,都互不相干。”

    看着何于飞拿一本正经的模样,陈烈莫名的感到了很心疼,是自己的心在疼,却不知道是为谁而疼,他只知道,这种感觉无疑的就是心如刀绞的。

    “让我送你回去,好不好?”似乎除了这一句话,陈烈是再也找不出什么词语来面对何于飞了。

    这一次,何于飞点头了。

    坐在马车上,何于飞不声不响,只是静静的低头看着自己的脚下。车门外时不时还会传来陈烈的三言两语,可何于飞都是没有理会,久而久之,陈烈也随之安静了下来。

    一路上,何于飞都在想,为什么在这件事上明明是自己对不起陈烈,可陈烈为什么还要倒过来讨好自己?

    世上真的会有这种一心一意的为你付出的人吗?

    只是陈烈的所作所为即使是到了这个境界,可何于飞还是看不透,搞不明,确确实实的,郭平这件事情上,何于飞筹谋了太多,从自己知道郭平还活着的的时候,何于飞就有把他救出来的念头,这种念头是一刻都不曾停歇过的。

    就在此时,陈烈冷不丁的一句话飘了进来:“郭平到底和你什么关系?为什么你...”三番五次的为了这个人豁到了这样的境界。

    陈烈的话还没说完,何于飞就打断道:“平阳伯世子会如何?你会启奏陛下,然后他会身败名裂对吗?”

    闻言,陈烈无言,何于飞这是在问平阳伯世子,可这又何尝不是在试探自己的心里的想法。何于飞和平阳伯现在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要么同生,要么一起身败名裂。

    “这里离尚书府已经不远了,我自己走回去便可,您公务繁忙,你先去吧。”

    何于飞的话刚落下,陈烈外边大的马车就停了下来,何于飞站起身,打算出去,却听陈烈说道:“在车里面呆着,别出来。”紧接着,外面便想起了一阵干戈缭乱大的声音。

    “陈国公,我等不想与你为敌,只要你把惠文郡主交出来,我等大可相安无事。”

    闻言,何于飞挑开了车门,从车里头走了出来:“你们找我有何贵干?”

    何于飞眼前站了一群提枪带棒的人,这些个人个个都是杀气腾腾,恨不得将何于飞千刀万剐似得。

    “你是何人?”何于飞看着眼前的这个三十来岁的女子,此人一身的江湖人士的打扮,虽是看不出几分正气,可却也说不上是邪气。

    “少废话,快把四娘交出来,我饶你不死!”那女子舞动着长剑,霎那间就把剑刃架在了何于飞的身上,陈烈想拦都来不及。

    “甄四娘?”何于飞有些惊起,感情这些人都是为甄四娘而来,如此便是来者不善了。

    咽了一口唾沫,何于飞耸了耸肩道:“她死了,我把她葬在了城外的向阳坡,你们要是想帮她还乡的话,那就有劳了。”

    闻言那女子霎那间就握紧了自己手里头的剑:“你把她杀了!”一字一顿,咬着牙将这些话说出来的语气,是那样的沉重。

    毫无疑问的,何于飞就下来就闻到了一股浓厚的怨气。

    “她的死,与我们无关,若是没有其他的,我们可以过去了么?”眼见大事不好的陈略连忙站出来,想替何于飞收拾残局。

    然而,何于飞却是觉得没有什么必要了,因为在这件事情上陈烈无论是怎么的去解释,这群人最后都只会将这么一个屎盆子扣到了自己的身上。首先,死者为大尚且不说,就这群人这个气势,显然就是自己不掉一层皮,她就不让自己好过。

    此时,刚被甄四娘的死冲昏了神志的女子回过了神来:“既然四娘死了,那你们就下去给她陪葬吧!”说完女子一声令下,那些个在场围观的壮汉都围了上来,见此,陈烈奋不顾身的就挡在了何于飞的前面:“你先到车上去。”

    何于飞还在迟疑,陈烈已经抓住了自己的肩膀:“就听我一次,乖。”

    顺着那股力气,何于飞一下子就跑到了马车上,接下来,马车外头响起了一阵激烈的搏斗。

    许久,那打斗声都没有停下来,这个时候,何于飞就有点担心了,她忍不住伸出头去看,却看到了手持着长剑,衣服上占满了鲜血的陈烈。

    对于陈烈,何于飞其实并不完全只是绝望,一面何于飞期待陈烈给自己带来自己想要的结局,可另一面,她又害怕陈烈会变成第二个萧镜。

    那一份感情的开端没有一场同生共死的刻骨铭心?可到了后拉,又不都是物是人非事事休?

    就在此时,那女子翻身跳到了陈烈的后面想要偷袭,却被陈烈一个反手甩在了马车的边缘,瞬间这马车发生了一阵剧烈的震荡,在紧接着,何于飞感觉整辆马车都飘了起来。

    在伸头一看,竟是那群人打不过陈烈,转身过来对付自己。这群人把马车奋力抬起,正准备把马车推倒之际,陈烈从另一边跑了过来,双手死死的撑着马车,不让它倒下去。

    这个时候,何于飞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女子的一拳一脚都踢在了陈烈的肩膀上,同样的,陈烈一面迎战女子,还要防着马车被推倒。

    何于飞看了看车外,想找个机会跳下车,可是这个机会她等了很久,始终没到来。

    “你放手吧,我怕在坚持下去,我们都会死在这里。”何于飞吸了一口气,对着仍旧在为了自己丝丝挣扎的陈烈说道。

    哪知,和何于飞的话刚落下,陈烈的后背就硬生生的挨了那女子一剑,霎那间大的皮开肉绽,鲜血四溢,那一抹热腾腾溅到了何于飞的脸上。

    那一幕,何于飞眼前的一片都是血红色的。

    “陈烈!”何于飞喊了出来,自顾的就想着跳下马车,她也知道,自己在这样拖下去,对陈烈就会越危险。

    何于飞从马车上摔了下来,可陈烈还在那里死死大的挣扎,就在那女子的一剑即将穿透陈烈的胸膛的那一刻,何于飞冲了上去,一个竭尽全力,把女子推了出去,紧接着又是一顿激烈的搏斗。

    十招不下,何于飞败下阵来,何于飞不得不说,这个女子确确实实的是一个武林高手,比起甄四娘,这个人真的是强得太多太多。

    “今天,我就要替四娘报仇雪恨!”说着,那女子就要把手里头的剑往何于飞的胸膛刺过去。

    就在何于飞以为那一柄剑会从自己大的身前穿心而裂的时候,一个身影挡在了何于飞的面前,等何于飞睁开眼的时候,就看到了躺在自己怀里的陈烈,那柄剑却稳稳的没入了陈烈的肩窝。

    “陈烈...”他为什么要为自己挡?他明明可以不为自己挡的啊。

    万种不解缠在心头,何于飞刚想伸手去保住抱住陈烈,陈烈就伸手将身体里的剑刃拔了出来,直接一个反手折断,将剑片弹入了那个女子的心房。

    只听那女子大叫了一声,整个人就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见此,那些个壮汉还想扑过来,却见陈烈手持着断剑,仗剑在原地,死死大的盯着面前的一群人:“想杀他,先杀我!”没有太多的语气的点缀,明明也是这么平淡的话语,可就是这样的一句话,何于飞知道了自己额过错。

    是她任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