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九十五章 怀玉之才
作者:玛丽莲梦白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第九十五章 怀玉之才

    声音是从台上传出来的,这很显然是一个年前女子的声音,这声音没得的就像是林中的百灵只鸟,只是谁也没有想到,这种天籁之音居然会沦落在这种地方。

    “在下姓陈,名如初,初到贵宝地,多有不当之处,海清包含。”说完还摇了摇自己手中的扇子,那温文儒雅的风情霎那间就在这秦楼楚馆之中蔓延了开来。

    这一回,珠帘之内的人没有答话,却是从旁边走了出来一个丫鬟:“公子,楼上情。”

    何于飞点了点头,跟了上去。上去之后,入眼的是一场洁净的梳妆台,上头除了一把梳子和一面镜子,几乎可以说是家徒四壁的那种,何于飞简直不敢相信这会是一个女孩子的房间。

    丫鬟给何于飞送来了热茶,并道:“小姐让公子在此等候,她随后便上来。”

    莫名的,何于飞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自己该不会是被看中了吧?

    正想着一人走了进来,此人衣着幽雅,妆扮素净,虽然何于飞知道此人就是这青楼里头的人,可论扮相,倒是一点都看不出来。

    “让你久等了。”那女子轻笑着说完坐在了何于飞的对面,何于飞倒是看不出来,这个人就是刚才和自己在台上对话的那个人。

    “小女沈怀玉,还请公子不嫌弃,对我的琴技指教一二。”

    何于飞笑着摇头:“沈小姐误会了,何某对于琴术的造诣并不是很深,所以小姐所说的直叫一事,是万万不能允许的,因为在小生看来,小姐的琴技在京城之中,冠称一绝,怕是这锦城丝管在小姐面洽家,都是要甘拜下风的。”

    何于飞的吹捧虽然是刻意的夸张化,可却也少不了几分真情实意,至少沈怀玉的琴技好是真的,而且沈怀玉的这一手绝活,恐怕就连这京城的第一公子盛庭欢也是比不上的。

    “公子谬了。”说着沈怀玉的脸上出现了丝丝的红霞,看着何于飞的目光,竟也是多出了几分仰慕之心。

    “听公子口音倒像是京城人士,却不知公子出身何处?”一边说着,这沈怀玉又是一边去看何于飞的装束,何于飞的这一身妆扮,怎么看都像是一个锦衣玉食的富贵人家,只是这京城虽是名士富贾之地,但这里头的人,她沈怀玉多多少少大的还是听说过的,毕竟这烟花之地最是鱼龙混杂,也最是消息灵通。

    “家父是商人。”何于飞笑着说完,乖乖低下头去喝茶,她可不想撒下弥天大谎之后无法自圆其说。

    面对何于飞的刻意隐瞒,沈怀玉无计可施,毕竟她在这青楼里这么多年,接触了那么多的人,这些事情多多少少都是清楚的,毕竟谁也不想亲手把自己的恶名扬撒在外头。

    “公子既是商人,又饱读诗书,实属难得,却不知今日来此,有何感触?”

    何于飞淡淡的摇了摇头:“痴情女子负心汉,命运堪悲苦难磨。说到底都不过时可怜之人罢了。”

    何于飞的话倒是说道沈怀玉的心坎里去了,再者青楼之中,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故事,且这一层伤疤也只有自己知道,从来都是不可告人。

    从来没有人愿意沦落风尘,从来这些沦落风尘的人都是因为那些不成文的逼迫。

    “那公子可愿听听怀玉的故事?”

    何于飞点了点头,只听沈怀玉将自己的往昔娓娓道来:“沈家有女名怀玉,生女三年。父亲跟随南军北上,建功立业,改名易姓,抛妻弃子,从此荣华富贵,一生显赫。”

    何于飞听到这里,不由得就好奇了起来:“那后来呢?”如果说沈怀玉的父亲只是简单的抛妻弃子的话,那沈怀玉又怎会沦落风尘呢?

    沈怀玉伸手给何于飞倒了一杯水:“后来,连年战乱,狼烟遍地,为求生计,母亲带着我不远万里来到京城寻我父亲,岂知后来半道而死,徒留我一人,身世飘零,命将陨灭之际,是这青楼的老鸨收留了我,因为她无后,所以将我视为己出,直到她去世之后,我成了这花楼里头的主人。”

    道是无情却有情,可很多时候,那些表面上是大慈大悲的大善人,除却表面上的花架之后,确是比谁都要心狠。

    “那你...”何于飞不知不觉的就对这个人的故去感兴趣了起来,如果说只是因为自己的母亲半路病死的话,那沈怀玉她完全也就可以自己去认祖归宗,又怎么会流落街头,颠沛流离,几乎死去呢?

    细细想来,也就只有那一个可能,那就是她的父亲嫌贫爱富,喜新厌旧,重组家庭之后,彻底的忘却了自己的糟糠之妻。

    沈怀玉深深的洗了一口气,她也没有想到当自己再次故事重提的时候,竟然是在一个陌生人的面前。而且,她也没有想到,当这些事情再度灌冲在脑海里的时候,自己居然可以如此平静的面对。

    “后来,他也找过我,也给了我一些银子想让我离开这里...”

    听到这里,何于飞也只能紧紧的握住自己手中的杯子,想来这沈怀玉的父亲还真是有点过分了,犯下重婚罪尚且不说,撇开抛妻弃子尚且不提,如今竟然在偌大的京城之中还容不下自己的一个孩子,人家还不容易有了自己的归宿,却还要千方百计的为自己扫清障碍,这不是丧尽天良是什么?

    听完了沈怀玉的身世,何于飞却是无语了,她没想到沈怀玉会和自己说这么多,而且平心而论,沈怀玉还是挺惨的,至少有些人可以选择死去,而她只能选择麻木,带着心头的苦楚,在这里饱受煎熬,最后一分一秒的将自己的风化耗尽。

    “那个,我...对不起..”

    沈怀玉摇了摇头:“陈公子不必如此,这些事情在怀玉心中积郁已久,向来怀玉还是要感谢陈公子你愿意听我说这么多才是呢。”的确,这种事情随便找个人倾诉别人还未必会搭理你,甚至还会说你矫情造作。

    人生难得一知己,有一个能说话的人其实挺好的。怀玉怀玉,怀才不遇,从自己取名字的时候就错了。

    沈怀玉如此的看的起何于飞,何于飞自然也不能让沈怀玉尴尬了去不是?顺着也夸赞了沈怀玉之后,何于飞打算直奔主题:“其实,我今日来寻沈小姐,是有别的事情。”

    沈怀玉闻言,眸子嗖的一沉:“不知公子,为何而来?”

    何于飞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却是拿起来自己手中的扇子:“素问鸣秋楼楼主足不出户能知天下事,所以小生特意来此,还请沈楼主不嫌弃,指教一二。”

    沈怀玉叹了一口气:“承蒙公子看得起,我这鸣秋楼虽然是名声浩大,却也不过是一出俗人寻欢作乐的场子罢了,而且这足不出户知天下也多事人们瞎编乱凑出来的,公子不该信以为真。”

    沈怀玉的话固然在理,可何于飞还是一点都不受沈怀玉的误导,就算自己会找错,但临风总不可能搞错吧?再怎么说,这临风头上还有一个陈国公府,总不至于这么的不堪一击吧?

    “这种事情就像是求佛问道,只要你一心,信就是真,不信就是假。”沈怀玉可以拒绝自己第一次,但何于飞不相信她还会拒绝自己第二次。

    话刚说完,何于飞从怀里拿出了厚厚的一叠银票放在了桌面上,然而,沈怀玉看着那一叠银票,神色却是平常如初,想来这一点钱在沈怀玉的眼中还真是那么的不值一提。

    只是这么多钱,何于飞想想都心疼,这些钱可是自己前个趁给陈烈换衣服的时候搜罗出来的,想不到这口袋还没装热,就到了别人的手里头去了。

    都说财帛动人心,很显然,沈怀玉比那些见利忘义的人都要抢,见何于飞又从自己的怀里搜来搜去还是什么都没有拿出来的时候,沈怀玉的柳眉眯成了一条线,正乐呵呵的看着何于飞。

    何于飞这个时候是男儿装扮,一身清秀的打扮尚且不说,如今在配上这么一副温文儒雅的气息和一掷千金的傻愣,沈怀玉怎会不喜?

    这一下,沈怀玉拿起来桌子上的银票想要塞回给何于飞,何于飞却是怎么都不肯收了。

    “公子既然是怀玉的朋友,那怀玉自然就可以理所当然的帮你一会,可你要是如此市侩的话,怀玉也就只能谢绝了,毕竟怀玉这手底下的这一笔生意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上一次到现在,才不过两年尔尔。”

    闻言,何于飞无话可说的把银票揣回了怀里,不得不说,她最是喜欢沈怀玉这种赔钱货的行为,毕竟那是白花花的银子,是银子谁不喜欢呢?

    见何于飞收起了银子,沈怀玉随之一笑:“陈公子有问题大可以直接问我,只要是怀玉分内的,我自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何于飞唇边得意一笑,道:“我想知道现在江湖第一杀手组织四门的门主是何人。”

    何于飞说完,沈怀玉沉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