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天千金之制霸豪〕〔灵压无限〕〔路人男主的自我修〕〔暖妻入怀〕〔家有悍妻怎么破〕〔婚婚欲恋:亿万娇〕〔毒医凰后:妖孽世〕〔厉少,宠妻请节制〕〔隐婚娇妻,太撩人〕〔陋俗之婚闹〕〔我不是天王〕〔今夜为你醉〕〔99亿闪婚:豪门总〕〔撕天纪〕〔原来我是妖二代〕〔扶摇而上婉君心〕〔万帝至尊〕〔亘古大帝〕〔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乡村最强小神农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九十六章 赌徒
    第九十六章 赌徒

    “陈公子倒不像是这江湖中人,却不知你为何要问江湖之事?”沈怀玉好奇的看着何于飞说道。

    何于飞轻轻一笑:“那我我说我想买凶杀人,沈楼主你信吗?”

    沈怀玉摇头,这个他自然是不信的,而且就拿何于飞来说,应该也不像是会招惹仇家,痛下杀手的那种人。

    “公子想做什么,难道就连怀玉都不能告诉吗?”

    闻言,何于飞犹豫了一会:“这种事情沈楼主还是少知道一些为好,毕竟这种事情知道的太多,对你并没什么好处,反之还会招来杀身之祸。”

    看着何于飞那一副绘声绘色的模样,沈怀玉竟然笑出了声来,如果她真的是这么的不堪一击的话,那这鸣秋楼真的也没什么必要再开下去了。只是又不得不说,何于飞这一副模样,正是她所喜欢的。

    “四海门门主就在京中,城南赌,场,正是他的名下产业,若是陈公子有兴趣的话,怀玉可以带你过去玩两手。”

    何于飞老脸一僵:“沈楼主误会了,小生是来找人的,可不是来赌钱的。”

    “这四海门的门主徐笑可不是什么善类,要是公子你真的想去找他的话,怀玉劝你三思。”

    何于飞假装的点了点头,沈怀玉原本还打算说些什么,楼下就传来了一阵躁动,此时那个丫鬟慌慌忙忙的跑了上来,隔着门叶对沈怀玉说道:“小姐,是那个人,那个人又回来了,现在他在楼下叫着喊着让陈公子下去见他...”

    何于飞闻言,挖了个草,这自己怎么就这么倒霉,难道这就背黑锅了?

    此时,只见沈怀玉站了起来:“陈公子莫慌,这件事情,怀玉自能处理。”说完有对着门外的丫鬟说道:“你替我送陈公子出去。”

    最后,沈怀玉转过头来,说了一句后会有期,就推开门走下了楼去。

    在丫鬟的带领下,何于飞想饶后门出去,岂知这天不如人意,这后门还没看到,就被人山人海给吓到了,无奈之下,那丫鬟只能硬着头皮带着何于飞往正门走,希望何于飞能后蒙混出去。

    一路上,何于飞还算是低调,可是再低调,何于飞还是被揪了出来,这不刚走到楼梯口,就冒出来一个将近二十不到的模样的男子堵在了自己的面前:“你给我站住!”

    何于飞抬起了头来,却见这少年乃是眉清目秀,甚至还有一丢丢的熟悉的感觉。

    “我,叫我吗?”何于飞指了指自己,这个人该不会就是刚才在楼下闹事的那个吧?这货怎么看都不像是那种大大咧咧的敢在这秦楼楚馆之中滋养生事的人啊。

    然而,事实让何于飞感到很骨感。只听那男子用手自指着自己:“你快说,你和阿玉到底什么关系!”那语气就像是吃了炸药一般,只要何玉飞有一句话不对,这人就要把何于飞炸个稀巴烂似得。

    既然人家都已经找到了自己,何于飞在装傻下去也无济于事了,而且在场这么多人也是亲眼看着自己走上去的,这样要事还不敢坦承的话,那自己真的就和那些红杏出墙的人没什么区别了。

    “我和沈小姐只是普通朋友。”何于飞的话刚说完,那男子的拳头就向着何于飞招呼了过来,好在何于飞反应敏捷,反手就握住了那人的拳头:“喂,你怎么能打人呢?”

    那人收回了被何于飞握住了拳头,却还是怒目铮铮的看着何于飞。

    此时何于飞深吸了一口气:“你说你怎么能打人呢?人人是不对的你知道吗?而且你也不应该偷袭,偷袭的话也应该先告诉我,告诉我了我才知道你要偷袭我嘛我知道了我才会做好准备给你偷袭嘛....”

    “你给我闭嘴!”这是男子旁边的那些人都不约而同的看着何于飞说道。

    就在此时,另一个声音插了进来:“够了没有?”

    所有人的目光离开了何于飞,落到了缓缓的从楼上走下来的沈怀玉的身上。

    看到救星来了,何于飞自然就是乖乖的退到了后面,再也不发出任何的声响。

    这边,男子看打沈怀玉走了出来,自然就是喜出望外,可是沈怀玉看着男子的眼神里,总是多了那么的几分的不在意。

    “这里是我的鸣秋楼,不是你的私人府邸,你要是再敢在这里无理取闹,我不介意陪你去官府走一趟。”

    沈怀玉的话,所有人都听得很清楚,现在莫说是官府,恐怕就连府尹也得给她几分面子。不然这鸣秋楼,拿来的这么强悍的实力再这京城之中经营下去?

    男子指了指何于飞:“阿玉,告诉我,他是什么人?”

    看了看自己,何于飞连忙笑盈盈的对男子说道:“大哥,别误会啊,我和沈小姐,今个才认识的啊。”

    岂料何于飞这一句话刚说出口,那男子的怒气又是瞬间被激了起来。正想着发作,就听上头的沈怀玉发话了:“他是何人你管不着,你是何人我也亦然如此,倘若你想在我的地盘上闹事,休怪我翻脸不认人!”说完沈怀玉撇下了那名男子,又对何于飞说道:“陈公子,你先走,这里我帮你摆平。”

    见状,何于飞连忙点了点头,搜的一下子就跑了出去,丢在在楼里争论不休的两个人。

    何于飞刚走出这青,楼,茯苓就从一边窜了出来:“小姐,你可算是出来了!你知不知道,刚刚有多危险?”

    “我知道...”何于飞随口一答之后,自己好像就是懵逼了,刚才很危险吗?自己怎么没什么感觉呢?

    看了看何于飞,茯苓呼呼直喘气,刚刚想说的话,现在又回到了肚子里。

    “那小姐现在是回去还是?”看着何于飞那副对外界欲求不满的表情,茯苓很是担心。

    果不然,只听何于飞轻描淡写的扬了扬眉将折扇打在了茯苓的脑门上:“去赌,场。”

    茯苓吸了一口气,不敢置信的看着何于飞:“小姐你要去赌,场?抢劫吗?”

    何于飞切了一声,“小心倾家荡产。”说完直接就走在了茯苓的面前。就爱那次,茯苓无计可施,只能默默的跟在了何于飞的身后。

    赌,场之内,何于飞依靠在墙上,静静的看着眼前的这一片杂乱无章。

    “公子,来此不行赌,敢问意欲何为?”茯苓可不认为何于飞来赌,场就是看看那么简单,因为她家小姐想来都不是那样简单的人。只是茯苓脑子里闪过一个简单而又粗暴的想法:她家小姐不会是想等那些人把钱都输完了打劫庄家吧?

    想到这里茯苓奸笑的点了点头,她家小姐说什么倾家荡产,看来就是要打劫无疑了。只是,这赌,场人这么多,她能抢到吗?

    看到茯苓一脸奸相,何于飞有些恼怒的白了她一眼她可不能肯定茯苓脑子里如今在想些什么,莫不是那等风花雪月之事才好,何况今天才让她在青,楼里肆意放纵了一番,如今又带她来了嗜赌之场所,若是她对此耳濡目染而五毒俱全的话,那就厉害喽。

    收到一记白眼的茯苓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她如今可是什么都没有做,什么都没有说,难道这也开罪了何于飞不成?此时之间茯苓拍了拍何于飞的肩膀,眼睛瞥向赌桌之上,语气很有深意道:“公子,该出手时就出手。”

    “不,时机尚未成熟,还需等。”何于飞轻轻摇头道。

    就这样,二人又平白无故的在哪里等了半天,最后茯苓累的实在忍无可忍,只好寻了一个木椅坐下,而何于飞却依旧如青松一般倚在墙上,侧耳听风。最后人流渐渐减少,赌徒纷纷离去,终于何于飞一个挺身立的笔直,大步走向那赌台。

    “买定离手,买定离手…”

    何于飞攘着挤进了人群,扫了一眼四周,只见个个神情都是期待非常,完全没有注意到她的出现。正当摇骰那个男子准备伸手去揭开骰盅的时候,何于飞堂而皇之的从袖中拿出了那叠银票,快速丢在小字之上。

    身边的那些个人对何于飞此举倒不以为然,只顾自己是输是赢,盯着骰盅目不转睛,倒是那摇骰那男子用惊讶的目光在何于飞身上有意无意扫视。何于飞被看的有些不自在弹手打开扇子在那人面前扇了扇道:“你开不开啊?小爷还等着赢了钱买酒吃呢。”

    最后一呼百应,那男子才回过神来,轻轻的将骰盅揭开道:“一二三小!”

    众人一阵唏嘘,有人欢喜有人愁。何于飞则是自信满满的将赢得得银子揣在手中,不一会那人又执起骰盅,何于飞闭目,在众人的喧闹之中探听筛子的声响,不一会那人放下骰盅,大叫‘买定离手’。

    “全部押小!”何于飞自信满满的将怀中的银子全部压了下去,随后如沐春风的对着众人陪笑。然而众人却不领情,冷眼相对不算,反而纷纷压大,与之背道而驰。殊不知在何于飞到来之前,他们可是输的够呛,连续十余把的大早已将他们压小的欲.望全数磨灭,而这一切恰巧都入了何于飞的眼。

    何于飞扫了一眼桌上,押大的有,押豹子的也有,然而压小的似乎也就寥寥几人,而且押的分量也是微乎其微。依着刚刚连续几局的平分秋色来看,庄家这把不开小都难,因为无奸不商,适当的放水不等于放纵,他们也该收网了。

    果不然开了个小,那摇骰之人脸上虽然是毫无感情可言,但心中早是喜笑颜开。他们在这一行干了几十年,对于听声辨骰这一套基本上可以说是出神入化,换一个角度来说决定胜负的不是骰子,而是他们。何于飞觉得有些苦恼,这些人被蒙在鼓里就算了,对于她抛出来的救命绳索还嗤之以鼻,当真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之后又是连续开了几把小,此时何于飞手中的银两没有三百也有两百,看的那些人是垂涎欲滴。而一旁的茯苓看的那叫津津有味,完全一副吃惊不已的模样。

    摇骰之人一声‘买定离手’下去之后,押在大字之上的银子顿时也是寥寥无几,何于飞挑眉,看来他们还没有拜托开大的噩梦如今又陷入了开小的噩梦,而仍旧有一些人看着何于飞蠢蠢欲动,也可能是何于飞屡次的稳执胜券已经深入人心,然而这次她却不觉得这些人能够跟着她到底了。

    “全部押……”突然拿着银子的何于飞转身对那些蠢蠢欲动的的墙头草笑了一下继续道:“豹子!”声音之决然不可置否。而刚刚还举棋不定的人如今彻底蒙了,全部押豹子,这人是疯了吗?

    如今那些人看来,何于飞前几把能赢都是运气好,傻人有傻福,纷纷规劝何于飞转押。何于飞可不认为这些人会是好意,但依旧回礼一笑道:“既已落定,绝不更改!”随后又连连催促开盅。

    众人见规劝不果,自讨没趣,心中暗骂何于飞一声活该之后各押各注

    此时何于飞突见开盅之人手抖了一下,却没有多大的动作,似乎将所有人都蒙在鼓里,想来这就是他们瞒天过海来赌,场维持生计的手段吧。最后何于飞收到了那男子的一个‘你完了的眼神’。突然跳了起来,手掌在桌子上轻轻一拍道:“快开!急死小爷了,若是这把赢了,小爷回家就纳他两三房小妾。”

    听到何于飞这话,身后的人纷纷起哄道艳福不浅,也有的说她美梦将落空,最让何于飞欣慰的是这种三流之地居然还有人会鄙视她财大气粗,道貌岸然,嗜赌好,色。

    揭开骰子的那一刻,没有惊喜,没有忧愁,有的只是惊讶。“三个六,豹子!”

    这一下惊讶的不是这些赌徒,连庄家都震惊了,一脸蛊惑的看着何于飞,心中顿时明了:这个小子不简单!他起初摇的是豹子不错,但后来他明明……

    “我赢了!我赢了!”何于飞揣着几千两银票说这话的时候脸上虽然是喜悦,心中确是失望,她来这里的目的可不是为了赢钱那么简单,只不过她要等的始终没有出现她觉的很是失望,但她又不想无功而返,看来只得再加一把劲了。

    连续几局来回之后,何于飞手中银两已过万,一旁的人却看的是目瞪口呆,起初何于飞手中也不过就区区十余两而已,然而那庄家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毕竟一下子输了这么多他怎么能痛快呢?

    “全押豹子!”何于飞话刚落下,众人一拥而上,纷纷落注豹子,庄家脸色顿时煞白,因为基本上何于飞每一次全押的时候都是必胜无疑,前几次何于飞并不曾煽动让人跟押,还算给他留了一条后路,如今看桌面这形式,这是要赶尽杀绝啊。因为这次不管他摇到的是什么,最后都会毫无疑问的变成豹子。

    何于飞坐在台前,拨动这折扇,言笑晏晏的与众人说道,其乐融融。就在这个时候,那男子向不远处的一个人使了眼色,何于飞心中顿时喜不胜收,她可不认为庄家这是赢了钱不让走,除非这赌,场的生意他不想做了,何况法不责众,这桌子上起码有两万余两白银,若是这盅一开,赌,场一个月的收入都差不多该打水漂了所以一切还在她的意料之中。

    过了许久,众人叫开,那人却一拖再拖,就在众人恼怒之际,一个女子挤进了人群,眼神飘忽的与何于飞道:“这位公子,我家主人请你内阁一叙,切磋赌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空间种田:冷酷王〕〔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永生不灭〕〔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大千劫主〕〔帝焰神尊〕〔一品道门〕〔修行在万界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