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加冕为王〕〔爆笑修仙,萌狐不〕〔大楚昭阳〕〔重生之黑铁的荣耀〕〔昨天还能怎么皮〕〔甜妻驯夫记〕〔黑白分〕〔五域记〕〔攻约梁山〕〔唐朝好岳父〕〔绝地成神〕〔武傲九霄〕〔校花的极品特工〕〔重生异界当帝王〕〔行咨天下〕〔魔王修仙〕〔爱欲横流〕〔娇妻难驯:总裁,〕〔法医毒妃:霸道王〕〔华娱特效大亨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九十七章 豪赌
    第九十七章 豪赌

    何于飞扫了一眼女子,见其一身的江湖妆扮,举手投足之间,也并不失却江湖的规矩。

    “既然如此,在下正是求之不得呢。”

    听到这话的时候众人觉得何于飞脑子有些不灵光,‘内阁一叙,切磋赌技’这明摆着就是鸿门宴呐,她这般送羊入虎口无疑是自投罗网,众人暗暗惋惜,如此一掷千金的洒脱公子,天时地利兼得,却失人和,若是一不小心,连小命都没了。

    “请!”女子做声作势道。何于飞对着卖笑,倒也没有多大紧张的模样,反之则是一副自然而然,怡然自得的模样,临了还向茯苓使了个眼色,茯苓点头之后便一溜风的出了楼。何于飞自认自己不是杞人忧天,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若是那些人真的来意不善的话她也有轻易全身而退的后招。

    进入内房的时候何于飞清楚的听见外头的那个庄家高声喊了一声“大”,声音里是庆幸,也是惊喜,看来他们也怕了,送走了瘟神,他们的噩梦也做到头了。就在何于飞听得那这个赌徒乘兴而来,败兴而归的时候,一个清淡的声音从内头传了出来:“公子好本事,令在下大开眼界!”

    何于飞抬头,闻声不见有人,便毫无顾忌的向里头又走去,只见一方桌椅,上头除了一个骰盅再无其他,完全说得上的家徒四壁,想来这也是这里的主人私下与人切磋赌技的特定场所。

    “岂敢岂敢,雕虫小技,难登大雅,又岂敢在阁下面前班门弄斧?”何于飞几乎就是毫无疑问的认定了这个人就是四海门的门主。

    这个人一身的行头还算是飘逸,脸蛋在这赌,场之中也是难得的素净,就连着一副谈吐,也显然是要比外面的那些人要优雅一些。

    “在下陈如初,初到江湖,还请赐教。”

    男子挑眉,看了看何于飞,便请她做了下来:“我江涛已经金盆洗手好多年了,没想到这一次逼得我亲自出手之人,竟然还是一个女子,你说着究竟是姑娘你能耐太大,还是我的手下太无能?”

    何于飞闻言,也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想不到自己在外头伪装的那么好,旁人看了千百遍都没有认出来,这江涛竟然只用了一眼,就洞悉了自己女扮男装的身份。

    “侥幸而已,不足挂齿。”何于飞见自己的身份被识破,还是非常的淡定。

    然而,江涛却没有因为何于飞的这一点障眼法放松了自己的本心,仅是松了一口气之后,他又说道;“小姐今日先是在鸣秋楼里得了楼主沈怀玉的青睐,如今又在我这里金银满贯,算不算得上是财色双收呢?”说着江涛已经开始玩弄着自己手中的骰盅。

    何于飞叹气:“江门主的消息真是灵通啊。”想想能在这一个时辰之内把自己的行踪调查的那么清楚的,还真的很少见,现在这江涛怕是连自己是来找茬的底细都给弄的了个一清二楚了吧?

    “所以阁下来我这,真的就只是为了玩玩这么简单?我若是没有记错的话,我的四海门和你可是素无瓜葛啊。”江涛一边说着,一边把骰子放进了瓷盅里头。

    何于飞轻声一笑:“江门主既然是这里的主人,那我前来,只不过是想和门主你谈一笔交易罢了。”

    “交易?”江涛说着便笑了起来:“堂堂的惠文郡主会来和我这种江湖草寇做交易?你就不怕这朝臣一纸上奏,让你身败名裂?”

    岂料,这个时候,何于飞的笑容瞬间就冷却了下来:“既然你知道我是惠文郡主,那你又怎能说我和你四海门素无瓜葛呢?这门主你未免太含糊其辞了吧?”

    江涛面色一定,将手里的瓷盅放了下来:“瓜葛?你是说四娘么?我要是没记错的话,她已经死了,难道郡主你还打算把她鞭尸不成?而且,就算是要鞭尸的话,郡主也用不着来找我吧?”

    何于飞深吸一口气,她没想到这四海门带着江湖的幌子,有着的却是这样的一群冷血无情之人。

    “江门主误会了,这甄四娘的死可和本郡主一点关系都没有,可本郡主倒是好奇,为什么现在所有甄四娘的朋友都认为是我杀了她,甚至隔三差五的就来寻我麻烦?”就算是在亲王府里大的时候甄四娘助纣为虐,自己也没有对甄四娘痛下杀手,这甄四娘自己断的气,能怪自己吗?

    然而,这个时候的江涛竟然笑的苍然:“四娘是在郡主的马车里断的气,难道郡主还敢说这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还是说,你这是觉得我四海门软弱可欺?”

    何于飞横眉白了一眼江涛,这是想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么?自己要真是怕得罪四海门的话,今个就不会亲自来了,她来这里,只不过是想将一些事情搞得清楚,搞得明白罢了。

    “江门主,你这样说话,你的良心不会痛吗?甄四娘究竟死在谁的手上,我相信你比谁都会清楚,可本郡主就是纳闷,这那么多人你不祸害,却偏偏来祸害我?”当日要不是临风及时赶到的话,自己指不定真的就死在那里了,想想背了这一口大黑锅都觉得不值。

    此时的江涛不得不开始钦佩这个闻声不动色的女子了,感情这事软银不吃啊,要事换了别人,碍于这四海门的权势,都已经怂了,而她呢却是越挫越勇。

    “你说你们的亲王殿下为什么会这么狠心的对四娘卸磨杀驴呢?你说要是你们的四海门徒知道了这件事,又会如何?”

    闻言,江涛的眼色更加大的深层:“看来郡主知道的还挺多的,只是四娘自己违背主上的,主上赐她一死,也没有什么不妥。只是,我倒是好奇另外一件事。”

    何于飞还没反应过来就是林思澜杀了甄四娘,这江涛就这样说道。

    见何于飞一脸蒙,那江涛就开始得意大的说道:“主上在那之前曾令斥四娘不得找你的麻烦,怎么到了这一天,主上却毫无犹豫的把四娘的死推到你的身上,你说...”

    “我与你们的殿下没有任何的关系!”何于飞一口笃定的说道。

    江涛闻言,脸上大写的尴尬。

    “那不知郡主今日前来,到底是想和我做什么交易?”如果是找麻烦的话,你可以搞清楚对象好不好,自己只不过是一个跑腿的,那件事的始作俑者可是林思澜,这件事自己由始至终可没插过一次手,怎么能怪到自己的头上呢?

    “很简单,只要你保证以后四海门的人不找我的麻烦,那便可以。”何于飞如是说。

    江涛咬牙:“郡主的意思是让我去和主公说这件事?”这未免也是太异想天开了吧?

    何于飞没有否认,“自然,只不过这一点江门主也是无法拒绝,相信亲王殿下也是避无可避,只要本郡主禀明陛下你们四海门的事情,我相信,这一日之内,莫说是四海门门徒,恐怕就连一个影子,也是看不着了。”

    何于飞这可不是危言耸听,当今的皇帝还是挺讨厌这些江湖中人的,要是让他知道自己的儿子在自己的眼皮子地下养活了这么大的一伙势力,还不得起到炸啊?

    毕竟这杀手可不是闹着玩的,指不定哪天这些杀手就把自己手中的刀挂到了皇帝的脖子上,那不就是养虎为患了么?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说的正也是这个道理。

    细细思量之后,江涛似乎是认可了何于飞的说法。只是:“不知郡主能给我怎样的一份利益?”再怎么说自己也是为她办事,总不可能什么都讨不找好,还要被林思澜一顿训吧?

    何于飞莞尔一笑:“一赌定输赢,你若是赢了,本郡主这就离开,关于这里的事情,我也是只字不提;我要是赢了,你就按我说的做!”

    然而,江涛却是摇头,因为这对自己来说是亏了,可对何于飞来说,却是没有半点影响。

    “这样吧,郡主若是赢了,我把这座赌场送给你,可郡主要事输了...”说道这里江涛停顿了一会,望着何于飞的手腕:“你若是输了,你便把这只手留下来。”从来没有人能从自己的地盘上耀武扬威的走出去,从前是,现在也必须是。

    何于飞:“好,一言为定。”

    何于飞答应的让江涛猝手不及,感情这是笃定了自己会输么?

    放下了心中的枷锁,江涛唤人又拿上来了一副骰子,何于飞将其拿在手中,也是满意的笑了。

    “郡主先请。”

    何于飞点了点头,将瓷盅拿了起来,上下大的一番倒腾之后,何于飞将骰盅按在了桌面之上。

    “三个六。”何于飞看都没看一眼,就如是说道。

    果不然,当盅盖被打开的时候,三个骰子光鲜亮眼,横面向上摆着的,正是三个六。

    看到这里,那江涛也是沉了一口气,看来这个女人还真是有点真功夫的,绝对是小看不得。

    就在此时,江涛手里的盅也放了下来,当盅盖打开的时候,竟然也是三个六。见此,何于飞并不气馁,还算是平淡:“这一局,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不灭剑主〕〔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