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一百零二章 又见盛庭欢
作者:玛丽莲梦白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h3 class=”read_tit”>第一百零二章 又见盛庭欢</h3>

    这边,何于飞又是走出不远,那个熟悉的声音又传了进来:“惠文郡主,又见面了,意不意外,惊不惊喜,爱不爱我?”

    何于飞转过身来,给了萧镜一个大大的白眼:“难道你们凉国的人都是和陛下这样一般的么?”

    “哦,像我一样帅吗?”说着萧镜不由自主的抹了抹自己的发髻,瞬间就是自我感觉良好的那种。

    何于飞再吸一口气,表示是再也不想搭理萧镜这种厚颜无耻之人了。

    见何于飞扭头就走,萧镜又是追了上去,还一边跑着说道:“惠文郡主不想知道刚刚的那个幕后指使人是谁吗?刚刚我可是全部都看到了哟。”

    果然,何于飞停下了脚步看着萧镜,可萧镜却又是换了一副嘴脸:“你带上我去玩,我就告诉你那件事是谁做的。”说着萧镜就怡然自得的扬了扬眉。

    何于飞没有理会他,而是转身就走了,说实话,何于飞承认自己有一点的睚眦必报,可不代表什么事情都喜欢追究到底,给自己找那些无关风月的麻烦大包大揽。

    “喂,不是吧,这么无情的么?”萧镜一边说着一边追了上去,可刚追出不远,就被半道杀出来的陈烈拦截住了。

    “临风,我看你也是时候回家休养休养了?”陈烈的话刚落下,临风就从一边跑了出来。看着临风的鼻青脸肿豪华套餐,萧镜也是有点心虚了起来。

    “国公爷,我..”他也想把萧镜带走啊,可自己又不是他的对手,武功又没他高,他也很无奈啊。

    这一次,陈烈可没有手下留情,直接就是点了萧镜的穴道,硬干不是萧镜的对手,陈烈还不信自己的点穴的功夫还不到家。

    就这样,萧镜再次被临风扛在了肩膀上。,临了,这萧镜还不依不饶的看着何于飞:“告诉你吧,刚刚我跟着那个人跑了一路,我在城中的茶楼碰到了一个人,这个人是你的老朋友,林思澜。”

    何于飞闻言,手头紧收,看来这林思澜是一刻都不想让自己安生啊,感情这出来逛个街,都要给自己找一点事情做。

    吞了一口气,何于飞再次看着萧镜:“既然如此,没事的话,你可咦走了。”话刚落下,临风就是驮着萧镜飞快的跑了起来,他知道,自己要是在办事不利的话,陈烈真的就该考虑考虑换一个属下了。

    就在此时,有一个声音从旁边插了过来,那人正是史连萧。

    “啊烈,阿烈媳妇,好久不见啊。”

    何于飞对着史连萧点头笑了笑,却问:“世子今日怎么这么有空,竟然也来这城里头闲逛?”

    史连萧摸了摸鼻子,“其实我是专门来找你们两个的。”

    “找我们,你这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吧?”一旁的陈烈冷不丁的就这样说道。

    看了一眼陈烈,史连萧现在脸上写着的,只有四个大字:重色亲友。

    “其实,是盛庭欢要找郡主你过去聊聊,顺道呢,也带阿烈过去喝两杯。”

    “是他?”陈烈和何于飞几乎是异口同声的。

    对于盛庭欢,何于飞还是比较信任的,毕竟对自己来说,那是一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人,而相反的,陈烈对这个人却没有什么好感,原因无他,,只因每次何于飞和他说话的时候,陈烈都听得出来,这两人说话的时候,总是带了一点莫名其秒的气氛,而且这种气氛让陈烈感觉着,是很不舒服的。

    “他在鸣秋楼公侯你们两个多时了。”

    闻言,何于飞抽了抽嘴:“鸣秋楼,这盛大公子还真会挑地方。”好好的一介清流,去那里不好,非要去青楼里面喝酒,这是给自己招惹一点风流名声来的吗?

    “这鸣秋楼是什么地方?”忽然,陈烈就这样看着何于飞说道。

    “鸣秋楼就是...”等等,说到这里和预防i额就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感情这陈烈是在给自己下套呢,他在京城里横行霸道了几十年,怎么可能连鸣秋楼是什么地方都不知道,这摆明了是想要自己自投罗网啊。

    只是这个时候自己否不否认都好像已经不是很重要了吧?

    还没等何于飞说话,身后又有一个人拍了一下何于飞的肩膀,这一次这个人是史连城:“你们要去哪,我也要去!”

    史连萧闻言,眉头一黑:“你去哪里做什么?”这青楼不是女孩子该去的地方好么?当然,人家惠文郡主是个例外。同样的,史连萧也没想到身在闺中的何于飞还能对这风花雪月的场所略懂略懂。

    “我要去抓奸!”史连城突然的就这么说道,一边说着,一边紧握着自己的拳头,做出了一个狠厉的表情。

    看着史连城张龙舞爪的模样,何于飞和史连萧都觉得无可奈何,“似乎连城说的还真是那么一回事,指不定这盛大公子在青楼里就有向好的呢?”何于飞看了看史连城,非常无奈的说。

    史连萧这些就无语了,惠文郡主,感情你这是唯恐天下不乱啊。想了想,史连萧最后也只能怪自己交友不慎了。

    “嗯,还是郡主你懂我!”说着史连城已经跑过来抱住了何于飞,两个人就这样耀武扬威的朝着鸣秋楼的方向去了。

    来到鸣秋楼的时候,出来接待她们的人依旧还是沈怀玉,只是这一次沈怀玉看着何于飞的时候,脸上多出了几分忧伤的表情:“陈公子,原来你...”

    见自己就这样被认了出来,何于飞也很尴尬,只能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沈楼主,其实...”

    还来不及等和何于飞解释些什么,这边的史连城就开始叫唤了起来:“这盛庭欢在哪,快带我去找他,本姑娘在家里累死累活的备嫁妆,他却跑到这里来逍遥快活!”

    沈怀玉看了一眼史连城:“盛公子他在楼上。”

    话还没说完,这边的史连城就已经大步流星的上楼去了,倒是沈怀玉还不忘了跟何于飞嘀咕嘀咕,缓解尴尬:“这盛公子也算是我们这鸣秋楼的常客了,平时来这里喝两杯小酒,倒也没其他的...”

    闻言,何于飞会意的点了点头,:“上次的事情感谢沈楼主仗义相助,还有上次我也是实在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只是不知沈楼主如今还认不认我这个朋友。”

    闻言,沈怀玉开怀一笑:“那是当然,你永远都会是我的好朋友。”

    听到这话,何于飞也是一笑:“我姓何,名于飞。”

    何于飞,沈怀玉一时惊讶的连忙捂住了自己张的大大的嘴巴:“原来你是惠文郡主!!!”

    不过沈怀玉很快的就想到了另外的一个问题:“那上次郡主为何说自己姓陈?”

    “这个...”何于飞正说着,身后陈烈已经走了进来,这陈列沈怀玉是认得的。

    “陈公子,是不是有些话我们得好好的谈谈了?”陈烈看着何于飞,眼睛也是幽深幽深的那种,感情上一次何于飞不但是去了赌,场,竟然还来逛了青,楼啊。

    “那个啥,沈楼主还是赶紧带我们上去吧,这让盛大公子等久了可不好。”说着何于飞就是挽着沈怀玉的手臂向楼上走了去。

    看着这一幕,陈烈却是格外的开朗,想不到何于飞还会有落荒而逃的这一幕啊?

    到了楼上之后,何于飞很快的就看到了史连城和盛庭欢两个人,只不过这个时候,盛庭欢却是在和一个女子下棋,而史连城则是坐在盛庭欢的旁边,慢慢的观摩。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捉奸吗?

    见何于飞来了,那个坐在盛庭欢对面的女子也是很快的就退了下去,却是盛庭欢对何于飞盛情相邀:“郡主,趁着这还不到饭点,你我来一局如何?”

    何于飞没有拒绝,直接就是走到了盛庭欢的面前,此时只见史连城也靠到了自己的这一边来:“郡主加油,一定要把他打个落花流水。”说完还不忘举了举自己的小粉拳。

    坐在这个位子上,何于飞感觉是亚历山大,这哪里是下棋,这分明就是两口子怄气,拿自己当挡箭牌呢。

    既然如此,何于飞也只好却之不恭了,一边心猿意马的下棋,一边却是直直的将视线落在远处一座金雕玉饰的绣楼之上。说实话这个绣楼在京城之中而言也算的上是豪华气派,但这也并不是吸引她的地方。真正吸引她的地方而是绣楼之下人山人海的人群。

    盛庭欢望向何于飞看去的地方,心中猜定何于飞此刻必有疑惑,即刻顶着好为人师的的模样道:“春风楼头魁,卖才卖艺十二年,今日建此玉楼,绣球招亲,且扬言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

    何于飞摇了摇头,而是将目光锁在了躲在一旁静静饮茶的锦衣男子,虽然仅仅只是一个渺茫的身影,但何于飞依旧可以清清楚楚的感受到这个人的存在:“林思澜!”

    “亲王殿下?”好奇的盛庭欢再细细的看了一眼,嘴巴也变成了哦字形:“还真是,看来这亲王殿下自打不用上朝之后,整个人都变得游手好闲了起来。”

    何于飞转过头来,没有去看那个地方,仿佛这个时候,何于飞也生怕林思澜发现自己发现了他似得。

    “盛大公子玩过众人推墙倒的游戏吗?”何于飞一边落子,一边说着。

    许久,盛庭欢发出一声赞叹:“郡主此棋,下的甚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