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级渡鬼系统〕〔冰山总裁的近身高〕〔网游之剑履山河〕〔英雄联盟之套路至〕〔房产大玩家〕〔穿越之苏家有女初〕〔高冷殿下:丞相大〕〔极品狂医〕〔霸道萌宠:边少,〕〔重生欢喜军婚〕〔末日阳山〕〔路过漫威的骑士〕〔网游之领主纪元〕〔一品带刀太监〕〔斗之巅〕〔龙破九天诀〕〔战狼狂兵〕〔我的冰山女总裁〕〔双姝〕〔梦醒不知爱欢凉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一百零三章 叛乱
    <h3 class=”read_tit”>第一百零三章 叛乱</h3>

    “这个时候凉使都已经进宫了,怎么的盛公子还有这般的闲情雅致在这里观赏风月?”陈烈走了过来,冲着盛庭欢就是满身的不满说道。

    盛庭欢抬头看了一眼陈烈:“陈国公何必这般说人道己,现在朝中谁不知道接待凉王是你的分内之事?所以这话应该是我来说才对吧?”说完盛庭欢转过了头去,不再去看陈烈,而是全神贯注的与何于飞下棋。

    “沈楼主,本郡主打算想你借几个人手,不知你意下如何?”何于飞落子后对着站在一旁候着的沈怀玉说道。

    沈怀玉看了一眼何于飞,,虽然不知道何于飞想做什么,但还是慷慨的答应了。

    正说着,这边的盛庭欢就弱弱的来了一句:“郡主,你这样做不好吧?”再怎么说人家还是亲王,你要是再跟人家对着干,指不人家就狗急跳墙了呢?

    何于飞没有打算去理会盛庭欢的意思,甩了甩手中的半点尘埃,却是转身对一旁的史连萧说道:“这种好玩的事情,世子不打算凑凑热闹?”

    史连萧一愣,感情这事让自己替她背锅啊?

    可是史连萧还来不及拒绝,这边的陈烈就伸手拉住了他的肩膀:“走吧。”

    史连萧欲哭无泪,陈啊四,你这是典型的卖队友啊,你想跟林思澜势不两立,可老子是无辜的啊!

    看着两人的身影渐渐远去,何于飞唇边笑意依然:“盛大公子要不要猜一下这一局最大的赢家是谁?”

    盛庭欢罢罢手:“我也正有此意。”说完就是把一个棋子按在了何于飞的面前:“想不到这短短的几日之余,郡主的棋艺就有如此的进步,现在放眼京中,怕也没有几个人会是你的对手了。”

    “盛大公子谬赞,我自己有几斤几两我还是有点把握的,可是这人外有人,山外有山,究竟谁才是万中无一的那个绝世高手还未曾可知,所以在此之前,所谓的打遍天下无敌手,都只是客观存在着的。”

    见何于飞的谈吐如此的欢快,盛庭欢心中也有一点隐隐的触动。

    “近日西北发生了一场叛乱,且看这形势,不以半日便会惊动朝廷了,不知郡主怎么看?”

    “叛乱?”何于飞表示有点一无所知,只是在南朝来说,短时间的内乱应该是不会爆发的才对啊,而且,就算是叛乱,也是地方的势力索恩那狗狗镇压的住的,又怎么可能还会有机会让这种事情闹到朝堂上来?

    “西北三郡太守起兵讨伐朝廷了,相信这个时候,消息差不多也该传到陛下的耳中了。”一边说着,盛庭欢也是在一旁观察何于飞的神色,他感觉现在的何于飞和当日在宫中初见的那一次有了一层很大的区别,而且何于飞坐在这里思考的模样,还真的有几分那种运筹帷幄之内的感觉。

    当然,更重要的还是那一股从来就没有断绝过的熟悉的感觉。

    “喂,你看什么呢?你就不能好好的下你的棋吗?”这时,是一旁的史连城看盛庭欢不痛快了,怎么说着盛庭欢也是这南朝的第一公子,怎么这一次就在美色面前魂不守舍了呢?这也真是太让自己桑心了。

    这边等史连城和盛庭欢闹腾起来的时候,何于飞却是在想,为什么这一场叛乱迟迟不来,却偏偏要在萧镜进京的时候来?这一切似乎都有点巧合?当然,更离谱的是,造反的明明是两郡太守,可偏偏却闹得是风声大雨点小。如果真的是起义军想要讨伐朝廷的话,应该早就是趁热打铁的打过来了?怎么可能还在那里磨磨蹭蹭的,这不是等着朝廷缓过来把他一口吞掉吗?

    细细想来就只剩下一个可能,那就是这西北两郡早早的就已经是萧镜捏在了手里,而这一次的动作,正是为了配合萧镜能够在南朝全身而退,如此一来,不但连这件事解释的过去,就连萧镜为什么能毫无顾忌的来南朝和谈也说的过去了。

    再者,西北两郡基本上就可以说是南国的边疆,只要这两郡沦陷,那南朝的疆土就是岌岌可危,一个不慎就有可能将的当年凉国铁骑兵临城下的那一幕再现出来。

    “如果说这两郡太守造反的话,那张将军现在又是身在何处?”如果自己没有记错的话,张将军应该就是那里头的守将,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的让那些人得逞呢?

    闻言,盛庭欢也是频频的摇了摇头:“这一次的谋反,那些人是筹谋已久的,张将军现在身陷重围,生死不明。”

    听到这里,何于飞就忍不住吸一口气,这一次张将军去边塞可是带着张嘉一起去的,这里头该不会再出一点别的事情吧?

    “那盛公子以为,这一次陛下会派谁去营救张将军?”

    盛庭欢低头深思,顺手的还拍了一下准备在棋盘上玩小动作的史连城的那只手。

    被盛庭欢拍了一下的史连城当下就没忍住叫了出来,嘟着个嘴就是往盛庭欢的手臂上狠狠的捏了一把。这一下,可算是把盛庭欢的青筋都给逼了出来。

    “朝中能领兵作战的人自然还是多数的,只是如今太子是储君,就算陛下肯让他去,朝中的大臣也容不得,至于亲王殿下,那就更不用想,现在陛下还在起头上,是怎么都不可能将兵权交到他手上去的。而且,我觉得在这一次陛下应该会启用陈家的人。”

    陈家的人?“陈烈?”何于飞有点吃惊,如果真的让陈烈去的话,就算皇帝放心,这朝中的那些人放心吗?而且,皇后那里头又怎么说过去?再怎么说陈烈已经是皇后唯一的骨肉,难道皇帝还舍得让皇后没日没夜的担心受怕?

    “不错,正是陈国公,陛下不会让陈国公什么都不用做就稳坐在那个位子上,而且现在陛下也是有这个意思的想让陈国公回去接管陈老国公手里的那几十万大军的。”

    说起陈老国公手底下的那一支军队,盛庭欢也不得不发出一声感慨:气壮山河。

    这支军队当年是跟着陈老国公南征北战磨练出来的,只是自从陈老国公战死之后就被皇帝丢到了一边,现在除了皇帝的调令和陈国公留下来的那只虎符,怕也是没有谁能调的动了。

    所以这个是时候皇帝让陈烈来接受这件事,是最好的一个法子,同样也是两全其美之策。

    想到这里,何于飞似乎也有了一点点的醒悟,感情上一皇帝让陈烈去接手剿匪一事也是另有所图大的,这是想让陈烈早一点的去习惯这样的以后。

    “那陛下有如何让保证陈烈能众望所归,大获全胜?”对朝中大的人来说,陈烈只不过是完成了一次剿匪,这并不能够正名陈烈可以稳妥的驾驭陈老国公留下来的这一支军队,同样的,能否让那些个将士听命于陈烈,依旧还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武将与文臣不同,文臣认的是道义与君臣之纲,而武将认得,只有本领。你若是没有一技之长来克制他们,他们凭什么听命于你?

    盛庭欢笑了:“这一点郡主不必担心,行军打仗要得就是一个文成武就,陈国公本来就是一个能文能武之人,同样的,我这些天也在陈国公的府中看到了一个我这辈子都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的人。”

    “你指的是?”何于飞心中有答案,可却是不太确定。

    “是平西王昔日的军师,孟遥,这个人身怀大才,若是加以重用,对我们来说绝对是一把国之利刃。只是自从平西王一脉衰败之后,这孟遥就不见了踪影,我还以为他也随着平西王去了,却不想如今却出现在了陈烈的府中。”

    听到这里,何于飞脸上笑的欢快:“盛大公子高兴的未免还是过早了,这孟遥再怎么说也是凉人,他怎么可能帮着我们去打凉人?切莫不要打蛇不成反被咬才好。”

    然而,何于飞所说的,盛庭欢是一点都不认:“郡主这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这孟遥我曾今和他喝过酒,他这个人什么品行,我很清楚,而且,为人谋忠心问己,也是谋士的原则。”

    刚落下,盛庭欢就看见何于飞正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感情这是不相信自己么?

    何于飞笑了笑:“感情盛公子与孟遥是至交啊。”现在她也有点明白当初的盛庭欢为什么会来凉宫教自己棋艺了。原来这一切都是冥冥之中早有注定的。孟遥看到了这样的结局,他也试着去改写这样的结局,可最后她们都是败得一败涂地。

    许久,何于飞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和盛庭欢竟然是在这青楼中谈了大半天的国事,而且这还是闺中女子最大的禁忌。何于飞是明知故犯,盛庭欢亦然如此。

    此时,何于飞的注意力被楼下吆喝起来的人群吸引了去,现在那个花魁已经上了玉楼,手里头捧着的绣球,也进入了千钧一发的状态。

    何于飞屏住呼吸,看了一眼依旧什么都不知道在那里怡然自乐的喝着小茶的林思澜,唇边勾勒起了浅浅的笑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大千劫主〕〔逆天炼丹师:妖神〕〔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