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一百零四章 睚眦必报
作者:玛丽莲梦白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h3 class=”read_tit”>第一百零四章 睚眦必报</h3>

    “这件事要是传到了陛下的耳中,怕是你和陈国公都要倒大霉。”盛庭欢看着何于飞正在看着的方向,抽了抽自己的嘴角说道。

    何于飞挑眉:“这一点盛大公子大可放心,就算这件事传到了陛下的耳中,盛大公子你也依旧可以安然无恙。”而且,对于陈烈,何于飞还是比较放心的。

    盛庭欢这个时候只能乖乖的低下头去下棋,确实,被何于飞一个女子数落自己胆子小,简直就是愧当七尺男儿。

    这边,倒是史连城围了上来,眼巴巴的看着何于飞落下一子又是一子。其实,说句实话,史连城还是很嫉妒何于飞的,如果自己也有何于飞这般的棋艺的话,那么今天坐在这里和盛庭欢谈笑风声的人就是自己了。

    就在此时,何于飞眼睁睁的看着那花魁把手里头的绣球抛了出去,霎时间,台下的人就炸锅的乱作一团,开始了一阵疯狂的哄抢。

    何于飞静静的看着玉楼之上的女子,见其眸光艳艳,容颜素净,玉手芊芊,眼睁睁的看着台下的那些个人就这样决定了自己的去留也是平静的出神。

    见此,何于飞也只能无奈的叹气了,说句实话,这种事情在这一条花街里,几乎就是隔三差五就能看到的那一种,在外人眼里,对于她们那些娼门之人来说,这就极大的宽恕。

    忽然,陈烈和史连萧的声影出现在了何于飞的视线之中,很显然这陈烈和史连萧都是进行了乔装打扮的,毕竟这两个还是朝廷里的人,是绝对不可能在光天化日之下明着跟林思澜对着干的。

    可即使是乔装,何于飞还是一眼就把他们认了出来。

    咽了一口气,盛庭欢也停止了手中的动作,静静的看着台下的这一场好戏。

    这个时候只见陈烈已经把绣球拿到了自己的手中,一边在自己人和史连萧只见传来传去,一边又是把战线不断的往林思澜那边拉过去,就在此时,史连萧的一个奋力打击,这绣球就飞到了林思澜的面前。

    林思澜还没反应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那一群前来抢绣球的热那就向着林思澜猛扑了过来,那架势,仿佛就是要把林思澜生吞活剥了一般,就这副饥肠辘辘的模样,让林思澜看着也是忍不住头皮发麻。

    自己只不过是进来喝杯茶而已,至于这样么?

    来不及犹豫,林思澜就开始了四处逃窜,只是这颗绣球就跟是有了灵性一般,自己走到哪,它就跟到哪。片刻之后,林思澜上窜下跳,楼上的史连城看着也是捧腹大笑。

    “喂,你看这下面,热闹否?”笑的正欢的史连城忽然拍了怕盛庭欢的脑袋。

    盛庭欢瞪了一眼史连城:“热闹那是自然,只不过若是一会抢到绣球的是陈国公,不知郡主该如何善后?”

    何于飞很想斥责一声叶孟乌鸦嘴,然而下一秒陈烈就冲着那绣球扑了上去,看的她是眼皮急跳,如今她暂时还不能相信这无良的史连萧会助陈烈一臂之力,说不定此时他和盛庭欢就等着看热闹呢。

    越想,何于飞的脸色越凄惨,正要起身却被盛庭欢单手按了下来:“郡主何必惊慌,有那么多人在,你害怕陈国公跑了不成?而且你就算不相信你的那些人,也得相信世子不是吗。”好说歹说这陈烈也是他的一个朋友,他怎么可能将他往火坑里推?

    这不,下一秒何于飞的神色就有了转变,只见楼下抢绣球的人群纷纷向一个地方扑去,而所去之处,正是林思澜所在的方向。绣球,就在林思澜的眼前。

    原来如此,盛庭欢心中自道。

    “郡主坏心眼这么多,陈国公你知道么?”说完史连城哈哈大笑,这林思澜究竟是倒了几辈子霉,才会摊上这么一个死对头,连逛个街都不得安生。看来当今皇城,出门有三防,防水防火防惠文。

    “不如我们来猜猜看,看看楼下谁能抱得美人归?”何于飞单手敲了敲桌子,将一枚棋子落下道。

    “自然是我们的太子殿下。”史连城毫不犹豫的回答,楼下场面如此混乱,加之以何于飞为首的又有数十人,而林思澜带的侍卫却只有寥寥几人,何况在光天化日之下,他们也不敢拔刀杀人吧?

    一指敲定,又听何于飞道:“我看不然,今夜新娘怕是要独守空房喽。”

    说完二人相视一笑。对于何于飞所言,盛庭欢也是万分的认同。别说林思城如今刚死了王妃,就算是王妃还在,凭他亲王之尊,也决然不会迎娶一个青楼女子。如果他娶了,这不是自毁前程吗?只不过就算他不娶,名声也毁了吧?

    盛庭欢淡然一笑:“那今日这场戏可就精彩了!”

    人群中,林思澜已是苦不堪言。浑身衣服被抓烂尚且不说,还被弄的满身泥泞,臭气熏天。望着眼前拿着绣球玩的不亦乐乎的陈烈等人,林思澜心中生出了一阵悔意。若是会有这样的后果,他怎么也不会去招惹她。想到这里,林思澜愤怒的瞪了一眼身后的几个侍卫,肯定是侍卫行事不够谨慎,让何于飞看了出来。

    “殿下先走,属下断后!”收到眼刀的侍卫连忙跳到林思澜面前,一脚踢飞了正要向林思澜扑腾而来的一个猥琐男子。其实林思澜这是没有理由的迁怒好不好,收买街边小贩是他下的令,造谣生事也是他下的令,自己只不过是个跑腿的好不好?只不过要怪也只能怪那个突然冒出来偷听他们说话的小子,若不是那个人跑得快,自己还非得把他抓过来杀了不可。

    “大胆,我们是亲…”侍卫话还没有说完,一个绣球就飞了过来,直接将侍卫的嘴给堵住了,随之人流一哄而上,侍卫渐渐消失于茫茫人海之中,不知所在。

    林思澜见势不妙,欲要开溜。奈何身边的人却仿佛看他不顺眼那般,处处围堵。最后,林思澜被逼无奈,对着前面的人群就是一掌,然而这掌还没有打出去,一掌就迎了上来,打的他有些慌乱。

    “陈烈,你好大的胆子!”林思澜瞪着眼前这个一身小丑打扮模样的陈烈,怒目睁睁道。

    这是想浑水摸鱼,趁火打劫么?别忘了他可是亲王,未来的南朝之王!

    然而,陈烈并没有动容,反是对着他漏出了一个邪魅的笑容,令林思澜不寒而栗,浑身阴凉。

    “我想亲王殿下是知道的,我向来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既然做了,你若不付出一点代价,我会寝食难安的。”说完陈烈收回了两掌。

    正当林思澜以为此事可以告一段落的时候,却见陈烈连连后退数步,随即对着人群大喊:“绣球被他藏起来了!”

    一呼百应,瞬间那挤压成一团的人就压了过来,林思澜翻身而起,正要空遁,却见陈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凌空一脚将他劈下,狼狈倒地。随之而来的是人群七手八脚的撕扯,而灰尘无情的贯彻。那张美到令南朝闺中女子窒息的脸,在他看起来确实嘲讽万分。

    活该!那张脸说。

    “公子情比金坚,在下甘拜下风!”

    随着这一句满是嘲讽的声音落下,林思澜也发觉压在他身上的人也连连离去。然而待扬尘落定之时,周身尽是围观者,但他却没有看到陈烈的身影。有些不惑。

    “这位公子用情之深,我等望尘莫及。为了一颗绣球,竟然拼搏至此,想必定然能入这春风楼第一花魁的眼。美女英雄,甚是绝配!”这一言迅速在人群中引起了共鸣,原本方才还与林思澜拼死争夺的人也屈尊降贵的向他道贺,而林思澜却是握着手中的绣球咬牙不语。

    刚才这个绣球明明不在他手中,这分明就是陈烈有意构陷于他。而且如今他就算想扔也来不及了,因为如今所有人都不屑与他抢,他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看着绣楼之上缓缓而下的几个妇人,林思澜皱起了眉头,忍着腿上的剧痛站了起来。他知道,他若是再不走,恐怕这件事就没完没了了。他没想到自己不过是对别人使了一个雕虫小技,别人已以雕虫小技回敬,而这雕虫小技却差点要了他的命

    看来,他就不该死死的盯着这个人不放。

    刺眼的强光照射在饱湿的黄土之上,一股令人厌烦的湿热油然而生。阳光下,男子衣衫褴褛,蓬头垢面。忽起的清风,吹起他蓬乱的发丝和凌乱的衣衫,阵阵凉意迫不及待灌入他的身体之中,由外而内的彻骨,令他有一种赤裸裸的感觉。

    就在林思澜将绣球弃置一旁,准备离去之时,人群中突然窜出了几个世家公子模样打扮的人瞪着他道:“亲..王爷?”

    众人咋舌,王爷,这不可能吧?要知道堂堂亲王殿下千金之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就算他出现在这里又怎会留恋一个风尘女子,他们可不相信一朝亲王会为了一个女子而葬送自己的名声。

    林思澜愤恨的看着那几个世家公子,两眼冷若寒冰,吓得那几人纷纷退避三舍。他们猜的不错,此人就是亲王林思澜,因为这样的眼神,决然不是寻常人能有的。但同时他们又不得不担心,如今亲王受了委屈,该不会要拿他们撒气吧?想到这里,这些人拔腿就跑。

    声势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浩大,这倒是让林思澜安心不少。望着从绣楼上走来的人越来越近,林思澜越加坚定了潜逃的决心。然而还不等他有所动作,却见前方的人群忽然一片肃静,随即一声尖锐的声音响起:“太子殿下到。”

    这一下,众人可是真的震撼了,纷纷对着身后徐徐而来的林思城大呼千岁。

    只见林思城扫了扫满地的狼藉,随之对身旁的人道:“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给你们的王爷寻套干净的衣衫换上!”

    真是亲王殿下!跪在地上的人满脸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