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一百零五章 宫廷盛会
作者:玛丽莲梦白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h3 class=”read_tit”>第一百零五章 宫廷盛会</h3>

    然而,林思澜并没有理会林思城,而是在自己侍卫的拥护之下落荒而逃。只不过就算他逃了也没什么用,一国太子都当众道出了他的身份,他再欲盖弥彰也是无济于事了。

    这一次,他又栽在陈烈和惠文郡主的手中了!

    “太子殿下大驾,实在令此地蓬荜生辉,我等何德何能。”从绣楼之上蹒跚而来的妇人对林思城行礼道。

    林思城沉眼看了看眼前的妇人,此妇人虽是徐娘半老,却也是风情无限。

    “未来的亲王妃就是你?”林思城一副认真的模样说着,却将妇人吓得不轻,忙道不敢。她只不过是一个传话的下人罢了。而且就算亲王有意求娶这抛绣球招亲的主角,那也不可能坐上王妃的位置,何况皇家又岂是这种风尘女子攀附的上的。

    “你放心,此事我定让太子给你一个交代!”说完林思城大笑着从人群中退了出去,全然不顾身后所有人那满脸惊恐。如今他的脑子里有的只是如何去打压林思澜,一血前耻,而且他还想看看这林思澜原配未娶,小妾先进门又是何等风雨。

    想到这里,林思城忽然顿住了脚步,对着身边的几个侍卫道:“你们几个守在这里,务必要保护这女子的安全,万万不可疏忽。”免得林思澜狗急跳墙,杀人灭口。

    他坚信这青楼女子怕是做梦都会想着嫁进亲王府,而他要做的,就是在皇帝那里帮这青楼女子加一把劲,这件事自然就水到渠成了!

    凭高眺远,见长空万里,云无留迹。

    盛庭欢望着眼下一场滑稽的闹剧亦然停忘了杯中酒盏。此时,一声灵燕回鸣让他明白大戏已然落下帷幕,只好强忍着吞下含在口中酝酿已久的清酒对一旁神情毫无喜怒的何于飞道:“陈国公也如此无良,郡主确定招架的住?要不考虑考虑,我也不介意拉你一把,助你出苦海?”

    一听盛庭欢说陈烈坏话,何于飞整个脸也微微沉了下来,随即理直气壮的反击道:“陈烈好得很,不用盛大公子为我操心。倒是盛大公子自己该多多反省反省,你确定要一个天天在街头巷尾鬼混的人来当你的妻子?要不我回去与陈烈商量商量,让他跟陛下提一下,退了这门婚事,免得让你不好做人!”

    何于飞的话刚落下,这边的史连城就开始叫唤了起来:“郡主,你这可不厚道啊。”还有,她什么时候在这里招摇过市了,这分明就是无理取闹的好不好?

    她和何于飞见面的次数虽然不多,但她在何于飞身上看到的除了绵里藏针好像还真没有其他的。以前她当着林思澜的面欺君犯上就不说了,就说如今,人家林思澜只不过路过喝点小茶,你却搞的他里外不是人。堂堂一国亲王,去抢夺一个风尘女子的绣球,这不是让皇家没脸么?别说御史们不放过他,恐怕就连皇帝也要大发雷霆了。

    更重要的是她还把林思城给招来,这不是存了心的要把他往绝路上逼吗?如今南朝有头有脸的人里谁不知当今太子、亲王是什么仇什么怨?

    以前亲王欺骗太子数年之久,这下让太子抓住了亲王的小辫子,还不得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正说着,陈烈已经带着史连萧慢悠悠的走了上来,这一次,他们玩的可算是一次尽兴了。

    就在此时,何于飞把最后一枚棋子按在了棋盘上:“盛大公子,想不到这一次我又是侥幸的和你下了个平局。”

    盛庭欢扶额:“看来这一次我们都输了,感情这是谁都没赢啊。”

    何于飞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不,有人赢了。”

    “太子殿下?”盛庭欢反问,这件事情从表面上看来,的确是林思城讨到了好处,只是宏观角度而言,这种同室操戈的胜利是搬不上台面的,所以对何于飞来说,林思城应该不会是她所认为的那个胜利者。

    然而,何于飞仅仅只是对着自己悄然一笑:“赢得那个人就是我啊

    ”说完何于飞就是欢快的站了起来,拉着陈烈的胳膊,准备回去。

    这一下,盛庭欢算是彻底的无语了,看着何于飞翩翩远去的背影,只能连连摇头。

    这两人走在一起,还真是祸害苍生的组合。

    “人心不古..”

    盛庭欢的话还没说完,耳朵就被一旁的史连城揪了起来:“酒喝够没,棋下完了?是不会死该给老娘滚回家去了?”

    盛庭欢:“......”

    “连城,我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讲。”

    盛庭欢摸了摸鼻子,两手一握,似是做出了一个很重要的决定一般:“你这幅凶残的模样,就像是未老先衰。”

    史连城:“那我有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盛庭欢:“说话可以,那你有本事别打我!”

    “呵呵,那我还真就没本事。”

    某日,青楼传来一声男子尖锐的惨叫声,某男,卒。

    又是一日,晨风徐来。

    清风拂柳间,一个丫鬟模样的女子行色匆匆的朝院子里头走去,正是茯苓。

    沈蘅正宽试着衣服,就听茯苓不急不躁的声音响起:“小姐,方将临风遣信过来,说今个一早陈国公上早朝去了。”

    “进宫去了?没说是什么事?”如果没记错的话,今日应该是皇宫设宴款待使臣的日子,恐怕今日早朝怕也是为商定设宴事宜罢了。只不过如今的陈烈可是个光享受不干活的奸臣,这早朝关他什么事?只是皇帝在这个时候突然急宣陈烈入宫……

    何于飞不知不觉,就像到了盛庭欢说过的话。

    “信中未曾明言,不过怕也和昨天说的的地方叛乱脱不了干系。”茯苓如实道。

    地方叛乱,想来都是由地方镇压,怎么突然就闹到了皇城?难道已经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了?而且这点骚动,面前便引起朝廷的关注了好么?看来,这些疑问只能等他回来才能解开了。

    “入宫的车驾备好了?”

    茯苓点头:“老爷已经派人来催了好几次了。”说完茯苓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瞪着何于飞,如今这惠文郡主拖拉的名声可是越来越响了。她难道不知道今个只要是有封号的女子偶要进宫去吗?

    收拾了许久,何于飞总算是踏上了去宫里头的征程,这一路上,何于飞还算是平稳,仅仅只是睡了一觉,不知不觉的就到了宫里。这一次,陈烈也没有在宫里头接应她,但相反,林思筠却是早早的候在了那里,看着蹒跚而来的何于飞,林思筠言笑晏晏:“惠文,怎么这才几天不见,整个人都变的无精打采起来了?”

    何于飞站了起来,白了一眼林思筠表示不想说话,要知道平时自己可都是要睡到大中午的,今个茯苓天还没亮就把自己叫唤了起来,自己能不憔悴吗?更可恨的是这茯苓还拿着何尚书逇鸡毛当金牌令箭,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把自己拉扯的那叫一个不亦乐乎啊!!

    “惠文如此姗姗来迟,错过好戏了吧!”林思筠坐在一侧,望着何于飞的眼光也是出了奇的得意,仿佛就她见多识广,别人都孤陋寡闻一般。

    何于飞无意其他,微微勾唇,淡然一笑道:“既是错过,多想也是无益。

    林思筠一脸郁闷,她就知道自己若是想勾起这个人的兴趣简直比登天还难。动了动惨淡的眉毛,林思筠还是呼了一口气道:“凉王此次有意与我南朝联姻,你说这一次凉王会不会选三姐?”

    “我看不然,别忘了你还有一个四姐,若是陛下真的有意与这两国联姻的话,六公主你依旧在劫难逃。”说完沈蘅扫了扫男席之上与众人谈笑风生的萧镜,心绪有些迷离。她自然知道林思筠这是在为林思佩高兴,可是别忘了可以和亲的人选除了林思环,还有她自己。

    “惠文多心了,我看我们这些人,那凉王可是一个都没看上。”说完再次得意洋洋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瞬间一条又一条粗劣的胭脂痕出现在她如玉的脸颊之上,瞬间有些惨不忍睹,惨不忍睹到不忍直视。

    “你就不怕陛下怪罪于你……”只不过皇帝就算要和亲也用不着让林思筠去吧,毕竟和亲一般都是失败者的选择。而且这林怀筠看上去唯唯诺诺,容貌也亦然不出众。就算皇帝有意,他者也是无心吧?

    见林怀筠依旧春风满面,不懂收敛,何于飞只好望着远处的萧镜两眼深邃道:“我劝公主别高兴的太早,凉国可以用来和亲的人可不止那一个。说不定一不小心你就被看上了呢?”说完收起眼中的深邃,对着林思筠眨了眨眼,似在说:我说的对么?

    林思筠:“…………”你都巴不得我嫁出去了,我还能说什么?

    只是这种事情无论是落在谁的头上,都是不能平静的去接受的,就算萧镜给了你凉国皇后的位子又如何?只要他日凉国战事打响,那个人就会是身先士卒的那个牺牲品。

    与其说这是一场和亲,倒不如说是一场飞蛾扑火。只有灭亡,没有光芒,没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