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一百零六章 玲珑锁
作者:玛丽莲梦白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h3 class=”read_tit”>第一百零六章 玲珑锁</h3>

    看了最后一眼萧镜,何于飞满眼弥漫着的依旧还只剩下恨意,即使这个时候的萧镜还是一脸和颜悦色的对着自己眉开眼笑,萧镜不明白,或许现在活着的人都不会明白一个死而复生的人的心里究竟会有多深的恨意。

    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恨不得将你扒皮抽筋,这才是骨感的现实。

    “惠文,父皇来了,你还在看什么?”

    回神之后,何于飞扭头对着林思筠笑了笑,也没说什么,周四hi片刻之后,随着皇帝的到来,那个人的身影也是如约而至。

    早晨的时候就说陈烈进了宫去见皇帝,没想到这一去就是到了大中午,还硬生生的让凉国的那些使臣和前来参加宴会的满朝文武等到了大中午。

    “阿烈,你到那边去。”皇帝扫了一眼何于飞所在的方向,却是指了一处男席让陈烈入座。

    这一瞬间皇帝的到来是霎时间的让这场上的气氛再次淡定的闹腾了起来。现在所有人都在舆论纷纷,都在好奇这一次南朝和凉国只见会擦出怎样的一层火花,而且这一次要是成了的话,两国就是百年安好,可若是破裂了,那这两国之间的脸皮可就算是撕破了,接下来的颠沛流离和连年战乱,绝对不是这些人的三言两语就可以描绘过的。

    这一辈的人都知道战争的可怕,因为他们都是经历过战争的人,他们也在以前的战争之中看到过一次又一次的血流成河,那都是刻骨铭心,难以磨灭的。

    何于飞这个时候的是被陈烈和萧镜两个人盯着很不自在,是以这个时候,她只只能端起了一旁的酒杯,默默独自酌饮。倒是一直以来都看着这一场大戏看的不亦乐乎的林思筠会时不时的与何于飞说道两句,若是不然何于飞在这两股目光的夹击之下,飞崩溃不可。

    日上三竿,人越来越多,这一次皇帝设宴的场所并不是在宫殿里头,而是在露天的校场之下,这便是饮酒作乐的诸位使君,而身后却是无时无刻都在演练的军队,想来皇帝为了想要震慑萧镜也是煞费苦心,只是这种东西对萧镜而言,应该是没什么大用的。

    萧镜的忍耐力,远远要比皇帝这一次的震慑的威力还要强,所谓百忍成钢,要不是如此,当初的何于飞又怎能在最后的关头才知道这萧镜的狼子野心?

    为了的王位,不惜将深受凉国百姓的平西王冠以谋反罪名拿入大牢,为了一份名单,又是不顾满朝文武的反对要和自己成亲。这种事情在别人看来是包羞忍耻,可在何于飞看来,就只剩下卑鄙无耻了,何于飞也庆幸在那个时候自己所身负的绝望没有被磨灭,不然那些事情还真的就被萧镜得逞了。

    日上三竿,这炎热的境界已经到了极致,即使是坐在有阴凉遮挡的地方,何于飞还是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后背上的粘乎乎的一片,看来皇帝把宴会设在这里,煎熬的不仅是萧镜和使臣,受折磨的还有自己人。

    这年头的皇帝都是这么的六亲不认的吗?

    终于在这个时候,身为宾客的萧镜成功的站了起来,走到了皇帝的面前:“南皇陛下,其实本王这一次前来,还给你准备了一些礼物,只是你要是想拿到它还有点难,可是你要是拿到了,本王就拱手相送个绝不反悔。”

    温雅,皇帝洁白的眉毛轻轻的扬了扬:“我达南朝地大物博,人才济济,相信有的是人能够夺得凉王的心尖爱宠,只是不知凉王说的什么东西,又值不值得朕大费心机的去取?”

    皇帝的话说得很明显的,你要是想把我们南朝的人给小瞧了去,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可相反,你要是想借这个机会来试探我么你的虚实的话,我们也不会退缩,毕竟能力摆在那,你有本事就打过来,没本事的,就乖乖的等着我们打过去。

    然而,皇帝的话萧镜并不放在眼里,只是轻轻的对着皇帝笑了笑之后他就转过头去看身后的泱泱众臣:“本王今个给大伙带来这个东西叫玲珑锁,只要有人解得开,本王心服口服,绝无怨言。”

    萧镜此言遗落,台下可就炸了。

    “听说这玲珑锁可是凉国的镇国之宝,凉王真的舍得给?”

    “这玲珑锁可不是普通的东西,听说这上头有玄机,一般人还真的打不开。”

    听着这些人人云亦云的说着,林思筠竟是饶有趣味的看了何于飞一眼:“惠文,玲珑锁哦,你见过没?”

    何于飞摇了摇头:“只闻其声,不见其形。”早前在凉国的时候何于飞听自己的父亲提过,周四hi这东西究竟长什么样子,又是怎么打开的,那就是不得而知了。

    何于飞所知道的那就是这件东西确确实实的就是凉国的镇国之宝不假,且这件东西也是被供奉在了凉国的皇陵之中,平常人根本就是看不到,除非是有重大的事情才会把这件东西从太祖皇陵里头给请出来。

    就连萧镜当初登基的时候这萧镜都没把东西拿出来,想不到这一次为了来南朝,萧镜竟然把这东西拿出来了,这怕是萧镜给南朝下的最后通牒了。

    “惠文,快看那里!”

    何于飞抬头,只见这个时候萧镜的人已经是把玲珑锁抬了上来,只是何玉飞发现这玲珑锁并不像它大的名字那般的玲珑。相反,竟然还有一些些的沉重。捋了捋自己的思绪,何于飞再次确定,这是笨重。

    那些人轻轻的把玲珑锁抬到了一处开阔的地方,所有人都是清清楚楚的看到了,所谓为玲珑锁其实就是一个大盒子,盒子是铜制的,四四方方,上面还雕刻着一些精致的花纹,煞是好看,而且这每一处凸出来的纹路上面似乎有隐隐的泛着一些流彩的光芒。

    这盒子的上面还有一个盖子,可盖子很显然是被锁住的,而且这盖子的上面还密密麻麻的摆着一些黑白棋子,与别的棋子不同,这些棋子都是被固定在上面,不可以拿下来的。而且何于飞肯定,这每一个棋子的下面都藏着玄之又玄的机关,相信这些东西也就是把这个盒子打开的重要所在、。

    “玲珑锁就在这里,不知贵朝那位勇士愿意上来一试?”萧镜横眉看着这场上的所有人,仿佛在他看来,这些人都是一群无关紧要的小喽啰一般。

    这个时候,人群之中有一个强壮的汉子站了出来:“陛下,末将愿意上前领教!”他不知道这只盒子有什么过人之处,他只知道没有什么路使用拳头打不开的。

    闻言,萧镜不屑一笑。

    所有人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那个男子登上了校场,朝着那玲珑锁走了过去,这一幕何于飞看着也有点震撼,心想这不愧是战场上血拼过的人,就连走路都是这样的好豪气,毫不含糊。

    人群中忽然想起了一阵猛烈的击掌声,竟是那人生生的把那个需要好几个人才能抬得起来的玲珑锁举过了头顶,想想这力气也是没谁了。

    皇帝见此,也是极为赞赏:“凉王,你看如何?”

    萧镜摇了摇头:“陛下莫要操之过急,这不还没打开么?”说完萧镜又是浅浅一笑。

    果不然,在接下里的时间里,那个壮士就显得有点黔驴技穷了,他先是把玲珑锁放在了地上,想要用猛力将盖子拔出来,可罢了许久,这盒子竟然连一点反应都没有,完全就是纹丝不动的那一种。

    “陛下,我看这位勇士怕是要让你失望了!”萧镜笑着看着皇帝,似是在幸灾乐祸。

    皇帝斜了一眼萧镜,没有说话,可那个表情却是意味深长的。

    果不然,一会不到,那人就已经败下阵来,且萧镜眼中得意的神色也是更加的旺盛了几分。

    “父皇,儿臣愿意上前一试。”说话之人,正是林思城,这林思城此刻就像是视死如归那般。

    皇帝点了点头,林思城也就去了,静静看着这一切的林思筠转身看向何于飞,却发现何于飞依旧只是低着头看着自己的就被里头的酒,谁也没有理会。

    “难道惠文不看好太子皇兄?”

    何于飞依旧没有说话。

    林思城比起刚才那个武将显然还是要聪明一点的,他没有想刚才的那个人一样使劲的把东西往外拽,反之是有了前面的那个人的前车之鉴之后开始仔仔细细的琢磨这盒子里透的东西,只是这林思城的仔细琢磨好像也没琢磨出什么来。

    “父皇,儿臣也愿意助皇兄一臂之力。”这次,说话的人是林思澜。

    皇帝见此,满意的点了点头,说句实话吧,身为皇帝的他,虽然是身在最是无情的帝王家里头,可还是个、很希望看到自己的这些个儿子能够和睦相处的。

    恰巧的,这个时候何于飞抬起了头来,看这林思澜的方向,连眼睛都不眨一下,这是要搞一致对外吗?

    这一下,最疑惑的人就是林思筠了,难道何于飞不看好自己的太子皇兄,却是看好自己的二皇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