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娇妻迷途〕〔一指轻点你心上〕〔一世狂兵〕〔剑破苍穹〕〔重生之超级透视学〕〔拥吻热可可〕〔鬼之诗〕〔重生七零小甜医:〕〔宠妻婚然天成〕〔异想成神〕〔冰火女总裁的全能〕〔名门第一宠妻〕〔鸩赋〕〔浮生缭乱〕〔邪皇宠上瘾:爱妃〕〔人才妖貌〕〔万界女帝培养系统〕〔时光与你皆倾城〕〔亿世倾城:师傅,〕〔[刀剑乱舞]恋爱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一百零七章 孤影
    <h3 class=”read_tit”>第一百零七章 孤影</h3>

    眼看着向校场越靠越近的林思澜,何于飞眼中星光点点,说实话,林思城和林思澜之间要是真有人能够把这玲珑锁打开的话,何于飞毫不犹豫的就会把这一份可能放在林思澜的身上。

    林思城现在虽然是名副其实的太子,可何于飞一点都不认为这样的人能够是林思澜的对手,而且林思澜比起别人,完全不输能力,或是野心。而且,何于飞也相信,一个能够在林思城的身边忍耐了这么久的人,绝对不会是只有那那两把刷子的人。指不定这随手拿出来大的一把杀手锏,就足以让林思城让贤。

    当然,这些都只是猜测和何于飞自己所以为的。

    台上,林思城也把自己的手放在了盒子上,和林思城不同,林思澜并没有死死的去搬动那个盒子,而是开始着手这盒子上的那些个棋子。

    沉着了许久,台下也是寂静一片,完全不敢打扰在上面开启盒子的林思澜,只能静静的看着两个人。

    许久之后,林思澜又拨动了上面的一个棋子,这盒子霎时间就有了反映。

    看着这一幕,无论是皇帝还是何于飞,心中都是有着些许的期待的。

    见此,萧镜的唇边笑意依然。

    校场之上依旧阳光艳艳,烈日蒸灼。就在此时,原本是在台上的两个人纷纷向着人群这一边跳了过啦,看到这一幕,皇帝的眉头皱的死死的。

    “父皇,儿臣...”林思澜退到了皇帝的面前,吱吱唔唔道。

    皇帝摇了摇头,原本不打算说些什么,可是当看到林思澜在下面瑟瑟发抖的双手之后,眼睛又变的尖锐了起来。

    似乎这个时候的林思澜也发现了皇帝正在看着自己的双手,很自觉的就把自己的手掌翻了过来,在翻过来的那一瞬间,触目惊心。

    “儿臣无碍,父皇不必为儿臣担心。”

    林思澜话里是这么说着,可这个时候所有看着他的人的眼底都多了一份敬畏,就连林思城,看着林思澜也是什么都不敢说。

    林思澜的手上现在密密麻麻的都是血迹而且这些血迹都是由一些很细的锐器造成的,当然,更让人触目的是上面还稳稳的落下了几根银针。

    “胡闹,快去传太医过来!”一边说着,皇帝却又是在一边猜测这个萧镜那这个东西过来的用意。萧镜明明知道这个东西是雄心无比的,可还是如此的堂而皇之的拿了出来让人去尝试,这究竟是什么居心?

    果不然,这个时候的萧镜止住了自己的脸上的神色,站了出来解释道:“陛下,这..我们之前并没有出现这种情况,所以...”所以这就是要赖账的意思喽?

    闻言,皇帝还没来的及说些什么,这便萧镜有开口了:“要不,让本王的人试试?”

    皇帝摇了摇头,却是对自己身后的臣子说道:“你们还有谁可以替朕打开这玲珑锁?”

    闻言,何于飞陷入了深深的忧思,感情这萧镜现在是在挑衅啊,只是皇帝所担心的也不能说全是多余的,因为这个时候要事让萧镜的人把这个玲珑锁打开了,那南朝几乎就可以说是颜面扫尽,而对于两国而言,这是还没打起来,就已经给了对手一个下马威。

    许久之后,这台下还是没有动静,他们也明白这个玲珑锁不像是自己所想象的那么简单的,也因为这件事情无论是成败,自己都会受到重创,重要的是这个东西凶险无比,可能只要有一点点的行差走错,就会和林思澜一样。当然,和林思澜一样还是好的,最怕的还是死无全尸的那一种。

    就在何于飞以为不会有人再愿意上去尝试的时候,那边就有几个人站了起来,直接的就想向台上走去,可是似乎还不等他们有请命的机会,这萧镜又变了一副嘴脸,转向了坐在一旁的陈烈的身上:“素问本朝陈国公劳苦功高,不知这老国公的后人又当如何?”

    闻言,何于飞微微皱眉,这是要陈烈上去的意思了?只是何于飞也知道这种东西可不是想去就能去的,弄的不好,指不定就是一命呜呼了,现在的何于飞有一种荒唐的猜测,那就是萧镜是想用这一把玲珑锁,把这全南朝的人都给废了。

    这个时候,无论是谁,都不回去帮陈烈说话或是阻拦他的,因为这一阻拦的话,扫的可就是陈烈历年历代的招牌。如此对陈烈而言,这一次就是在劫难逃了。

    平平一笑之后,陈烈站了起来,朝着所有人看了一眼,又是转向皇帝:“启禀陛下,微臣愿意斗胆一试。”

    这边皇帝就纠结了,这下南朝的颜面丢不的,这皇后这边又是得罪不得,这下可真的就是进退两难了,这手心手背都是肉,到底那一边该伸出去呢?

    果不然,这陈烈的话刚说出口,这坐在一旁的皇后就说话了:“陛下,臣妾认为此事不妥,好说歹说现在陈国公也是陈家唯一的独苗,这要是真让他出了事,你我如何向死去老国公交代?”说着皇后看着陈烈的目光也变得浅淡了起来:“当年是老国公临终之前将陈国公托付给你我,我想就算是老国公还在的话,也不会让他去的。”

    岂料,这个时候,一直没打算说话的林思城站了出来:“母后此言差矣,陈老国公一身功名,受万民爱戴,更有着马革裹尸还的深远志向,他要是还在的话,肯定也会让陈国公去的不是吗?”

    看着林思城,皇帝也是憋住了一口气,这都什么时候了,竟然海恩那个说出这种话来,这是打算别人还没动手,自己就准备自乱阵脚吗?只是林思城说的也是一半对一般错,若真是陈老国公的儿子的话,老国公还真的就义无反顾的让陈烈去了,只是陈烈不会是那个孩子,陈老国公的顾虑别谁都会多。

    最后皇帝扫了一眼林思澜:“那澜儿认为,这该如何?”

    林思澜淡淡的摇了摇头:“父皇,儿臣觉得母后和太子兄长说的都在理,但儿臣以为,这件事始终还是要陈国公来做决定。”

    闻言皇帝点了点头,虽然林思澜这是坐等看戏的马后炮,可皇帝也明白,这个事情的决定点,始终还是在陈烈的身上。

    至于这林思澜怀着的是什么心思,也就是不得而知了。

    这边皇后见此也是心急如焚。随着皇后呼之欲出的一声,另一个声音就响了起来,毫无疑问,这个声音是萧镜的:“难道贵朝真的无人能够将这玲玲锁打开?难道本王的这满心期待,都要付诸东流?”说着萧镜又是得意洋洋的看着皇帝:“陛下,我可先声明啊,这玲珑锁你要是打不开我给就带回去哦,这东西本王只把它送给有缘人。”

    闻言,皇帝的脸色可就是漆黑一片了,皇后也是彻头彻尾的不敢再出声了,因为她也明白,这已经不是自己简单的所认为的那种事情了。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这萧镜只不过是弄了一把锁,就让整个京都的人都束手无策。

    就在此时,又有一个声音响了起来:“陛下,在下愿助陈国公开锁。”

    闻声,何于飞柳眉微微一动:“是盛大公子。”

    何于飞的声音落下,这边的林思筠也就伸长了脖子,果不然,正好的就看到了在人群之中长长玉立的盛庭欢。

    “惠文,我可真是佩服你,隔着这么远,你竟然也听得出这是盛家大公子的声音。”

    林思筠的声影比较响彻,是以远远的在那一边的陈烈都听到了,这个时候陈烈只是静静的看着何于飞,什么都不想说。

    盛庭欢愿意站出来,这对皇帝来说自然就是欢喜的,盛庭欢的棋艺无人敢否认,既然这开锁之法可这一局棋息息相关,又何苦不放他一试?

    想都没想,皇帝就点头了,说实话,皇帝总还是觉得少了点什么?

    眼看着陈烈站了起来,何于飞也是随之站了起来,没过多久,何于飞又受到了那一道不善的目光,又是萧镜!

    何于飞乖乖的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这个时候,两个风度翩翩的男子站上了校场,这一举一动之间都曾有过令人窒息的感觉,当然这一种窒息,是因为美艳而不可方物。

    看着台上开始着手解锁的陈烈和盛庭欢,萧镜唇边更是得意了,在凉国的时候自己就见识过这盛庭欢的本事,那个时候自己也是心心念念的下了招揽之心,奈何这盛庭欢却是不为所动。

    不过今天也好,正好的就试试这盛庭欢的虚实,也就可以看看这个盛庭欢到底值不值得自己下这么多的心思。

    当然,还有这个陈烈,这个从自己一到京城就把自己挫败的人。

    如果这些人都不能解开这一把锁,那这南朝的疆土,也就即将是他的囊中之物了。

    轻轻徐来的一阵暖风,带了丝丝的凉意。

    何于飞刚将手中的杯子放下,旁边的林思筠又来了一句:“惠文,你说这凉王如此之张狂,他身边有能打开这东西的人吗?”

    何于飞抬起头,刚打算说自己也不知道的时候,却及时的打断了自己的念头,因为她又在凉王的身旁,发现了另外一个人的身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大千劫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大自在天尊〕〔修行在万界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君临星空〕〔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