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兽语录〕〔重生98之灿烂人生〕〔江湖之血雨腥风〕〔一如年少迟夏归〕〔三国之最强皇帝〕〔[综英美]反派之子〕〔吞山海〕〔我的脑洞是个世界〕〔主神猎手〕〔炮灰女配大逆袭〕〔大叔,轻轻吻〕〔网游之花丛飞盗〕〔天神诀〕〔如影谁行〕〔第一知名恶魔〕〔都市最狂修仙〕〔重生小萌妃:妖孽〕〔锦绣良婚〕〔恶人大明星〕〔怒指苍穹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一百零八章 为君分忧
    <h3 class=”read_tit”>第一百零八章 为君分忧</h3>

    “公主,那是何人?”何于飞看着远处坐在萧镜旁边的那一个男子,只见那男子坐在座位之上,不动声色,看似是细细的喝酒,可实际上却是在观察校场之上的那些个动静。

    林思筠看了一下,又是转眼看了何于飞:“那人在朝上的时候我好像是听到过,好像是这凉国的郭大司马。”

    “郭大司马。”何于飞看着这个人,眼中竟是熟悉的感觉,的的确确的这个人何于飞时认识的,这个人倒也不是别人,因为他和何于飞一样,都是出身郭家,只不过这个人却是长房的人。

    郭嘉,长房幼子,天生聪慧。从何于飞有记忆的时候开始,自家的父亲似乎就和这长房的人的关系不是那么好,同样是在朝为官的郭氏,一个从文,一个从武,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两家的人才会这样的同道殊途。

    以至于在平西王一脉覆灭之时,这房一脉可以毫发无伤。而这有关于长房的一切,何于飞都是从自己的母亲口中得来的,只不过关于这个年少小有名气的郭嘉何于飞肯定会是记忆犹新的。

    只不过,何于飞想不到这时过境迁之后,竟然是长房的人继承了自己的父亲的一切,只怕这也是自己的父亲穷极一生都眉头想到的结局,萧镜消灭了一个郭家,却又是扶起了另一个郭家。

    在凉国,大司马掌控的是凉国上上下下的兵权,萧镜把整个凉国的兵权都交到了郭嘉的手上,毫无疑问,这郭嘉很有可能就是萧镜得以用来仰仗的人,而且玲珑锁的这个梗,很有可能也是这个人想出来的。

    看来要解开这把玲珑锁,难道真的非要这个人不可?

    正想着,何于飞感觉到了自己周围的空气进入了止息,何于飞似乎可以清楚的听到了除了萧镜在外的每一个人的心跳声。

    就在这一片惶恐之下,那两人把自己的双手放在了棋盘之上,一个又一个的拨动着上面的黑白子。两人时而低头细语,时而抬头看看身后的人,时而又是相对一笑,仿佛他们眼前所操控的,只不过是一件毫无杀伤力的玩意一般。

    看着上面两个人言笑晏晏的模样,皇帝倒是安心了几分,可是身后皇后还是狠狠的为陈烈捏了一把汗,因为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或许只需要一个阴差阳错,这玲珑锁里面的机关就会被触动,然后这就是一场刀剑无眼的血肉模糊。

    “惠文,你说上头这到底是盛大公子在指挥陈国公还是陈国公在指挥盛大公子?”林思筠自然也是知道了这样子说话的不妥之处,可似乎除了这样,自己这个时候也找不出别的话题来。

    何于飞摇了摇头:“这说不上是谁指挥谁,这完全就是要两个人去平心而论。”

    林思筠摇了摇头,表示不懂,却听何于飞这个时候一笑开然的为林思筠解释道:“说白了就是如果我走出了这一步,那下一步,你会怎么走。在这种事情之上,没有谁愿意听命于谁,这完全就是一子之差,生死之别。”对于何于飞这种只想把自己的希望掌握在自己的手中的人来说,这种境遇她是深有体会的,这个时候盛庭欢与其说是帮助陈烈,倒不如说把这一份风险放大化之后在是两个人共同承担。

    都是同心而论,完全说不上谁帮谁,只不过是给杞人忧天者一个最朴实的安慰的谎言罢了。

    就在此燃眉之际,那台上的盒子上面的盖子似乎好像是闪了一下,只是在片刻之后,又恢复了安宁。

    就在别人还期待有什么可以继续发生的时候,那陈烈赶紧的就拎着盛庭欢从校场之上废了回来,而且就在他们离开之后,这盒子的周围密码密码吗的散发出了一些金光闪闪的东西,这些东西打在了石墙之上,落下了一排密密麻麻的沙孔。

    看到这里,所有人点都忍俊不禁的吸了一口冷气,感情这都是不眨眼地东西,要是有一个不慎,这些可都是要命的玩意。

    “失败了。”何于飞毫不客气的说道。

    看着何于飞这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林思筠也只能说一句:“那你还真是无情啊。”再怎么说,上面的那个还是自己的未婚夫,怎么未婚夫差点就死在上面了,你还能这样云淡风轻的说出这种话来呢?

    何于飞没有理会林思思均,只是静静的看着上面面无表情的陈烈,相反,陈烈旁边的那个盛庭欢就显得比较淡定了起来,感情这胜败兵家之事,还真的看的那么开啊。

    “看来这玲珑锁,本王是注定要带回去了。”萧镜得意洋洋的看着这一份意外而来的大丰收。

    皇帝脸色铁青,一言不发,岂料这个时候,在一旁养伤的林思澜说话了:“父皇,惠文郡主的棋艺是远在盛庭欢之上的,我想这个时候,是时候可以请惠文郡主上来一试了。”

    闻言,何于飞瞬间蹦脸,感情这林思澜是没事找事呢,只是这林思澜的话里头虽然是掩藏了一点公报私仇的意思,可他的理由还是堂堂正正到让你无力辩驳的。

    这个时候,却是皇后极力反对:“陛下,我认为此事不妥,这惠文郡主的棋艺再是了得,她也不过只是一介女子只身罢了。”

    皇后的这一句话所有人听的都是很明白,当然最揪心的还是那些武将,让一个女子上去冒这种危险,这不是打他们的脸么?一子女子上课呕心沥血的话,那南朝养了他们这一群武夫又有何用?摆设吗?

    皇后的这一番话,有人赞成,可有人依然反对,当然呢,这个时候最幸灾乐祸的人还是林思城。

    只听的林思城说道:“父皇,儿臣以为,这女子未必就是不如男,且惠文郡主的本事父皇也是领教过的,这让她上前一试,也是未尝不可。”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林思城没说,那就是这何于飞现在可是有着皇家的头衔的人,享受着的是南朝人民的供奉,这要是不做出一点贡献,未免就是太说不过去了吧?

    当然呢,这重要的还是因为何于飞姓的是何,而不是林氏的国姓,这也就由不得林思城攘外安内了。

    这个时候,无论是何于飞还是陈烈,都是出人的冷静,静静的喝着自己手里头的东西,什么都不想说。

    恰是这个时候,萧镜开始闹腾了起来:“在凉都大的时候本王就听说这何尚书家的千金乃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奇女子,这出生降下祥瑞尚且不说,这接连而来的种种事迹本王也是有所耳闻,是以这个时候,本王还是期待这惠文郡主能够大显身手的。”更重要的还是当日在城里自己和陈烈的那一战让萧镜对何于飞刮目相看了,他到是想看看这个凭着三言两语就破了自己的硬气功的女子的底子到底有多深。

    这边,皇帝没有去看何于飞,也没有去看陈烈,很显然这是两边都不想得罪的意思,就在何于飞几乎就以为皇帝已经是放弃的时候,皇帝却忽然说道:“惠文说到底也不过是一个孩子,且朕以为,这种事情在我南朝泱泱子民面前,并算不上什么大问题。”说道这里,皇帝忽然顿了一会,沉眼看了一会在场的所有人:“既然如此,那朕就亲自来领教一下这玲珑锁的奥义吧。”

    皇帝的话还没说出口,这台下的臣子就阻拦了起来:“陛下,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三思啊。”这仗势,感情是要御驾亲征吗?

    闻言,台下的林思澜也开始闹腾了起来:“父皇亲再给儿臣一次机会,儿臣必然带着玲珑锁里面的东西回来见你。”

    紧接着,是林思城的一副信誓旦旦那。

    何于飞深吸一口气,又是无可奈何,不得不说,这些个父子的演技还真的是独一一无二,天下无双,与众不同的。姜还是老的辣,感情皇帝这是变着法的逼自己去么?

    一面搞得声势壮大,既不毁自己的名声,也不明着得罪人,却是把何于飞逼得无路可退。

    皇后那边没有了声音,那些个武将也是一言不发。

    这个时候,有些人的呼吁的目光就落在了何于飞的身上:“惠文郡主,你说这是不是这个理?”

    何于飞满头黑线,这不是废话么?自己能说不是吗?怕是说了的话,这皇帝真的就是下不来台,这皇帝要是下不来台,自己可就是千古罪人了。

    想了想,何于飞站了起来,走到了皇帝的面前:“陛下,惠文斗胆请求上校场一试,无论是成败与非,我都想上去试一试,为君分忧。”

    “惠文!”皇帝身后的皇后有点焦灼,何于飞这一站出来,可真的就是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这个时候,何于飞顺着所有人的意思站了出来,皇帝自然也就乖乖的下台了。盈盈的走着上台,何于飞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陈烈,却发现这个时候的陈烈也是在看着自己,只是那种眼神,已经是彻底的失去了灵气,满满的都只剩下怒火腾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潜龙非〕〔毒医狂妃:暴君娶〕〔都市天师系统〕〔再婚甜妻:总裁太〕〔云朵有点甜〕〔半圣领主〕〔夜落京华〕〔甜妻100分:陆少,〕〔诸天世界的天道〕〔神级数据库〕〔绝天灵神〕〔LOL之救世上单〕〔逍遥天鹏〕〔变身冥系魔法少女〕〔将军在上,无心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