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一百零九章 再度成名
作者:玛丽莲梦白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h3 class=”read_tit”>第一百零九章 再度成名</h3>

    看着那个向着校场之上走过去的人,这个时候竟然是有着一点万众瞩目亩的感觉,确确实实的那一天在宫廷宴会之上,是何于飞将盛庭欢挫败,是以这个时候能在棋艺这一方面上比得过盛庭欢的人估计也就剩下何于飞这一个了。

    只是这一曲究竟是平步青云还是只身赴死那就不得而知了。现在人们几乎是能感觉到这玲玲锁里面的邪气,这凉王不做亏本的买卖,凉王这是想凭借着一把玲珑锁,挫败这南朝的千千万万男儿。

    此时,陈烈忽然站了起来,却被身后的皇帝一声叫住:“阿烈,你给我站住!”

    陈烈没有理会,而是直接的就向着那较长走了过去。看到这一幕的萧镜也是忍不住的想要为陈烈拍手叫好,说实话,他也想看看你陈烈到底能为了这惠文郡主豁出去到什么样的地步。

    陈烈一直走,来到了这校场的边缘,抬头就看到了双手已经附在了这盒子上的何于飞。刚打算上前,就听何于飞的声音从上面传了下来:“你回去,别过来。

    陈烈摇了摇头,又听何于飞细声说道:“陈烈,你再信我一次好不好?”语气里几乎就是那种恳求了。

    这个时候陈烈似是犹豫了:“何于飞,我可以再相信你一次,你最好给我毫发无伤的下来,否则我以后都不会再相信你。”

    何于飞浅浅一笑:“我要是真的下不来了,我们还有以后么?”

    陈烈眉头紧凑:“你到底想怎样?”看了一眼何于飞依旧是一副全神贯注在那个盒子上的样子,却又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低下了头,却听他声音依旧还是那样的清晰:“不管怎样,我都会在这里陪着你,我不会让你出事的。”说完陈烈真的就站在了那里,一动不动,没有要上去。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所有人静静的看着这一幕,却是不声不响,很简单的,这陈烈是想和何于飞一起共度患难,只是他们很好奇,这个曾经一度是恶名在外的佞臣,如此为什么会对一个女子用情如此之深?又或者说,这个身份地位一日千里的惠文郡主,究竟是有着何等的神通?

    没有再说什么,所有人都是静静的看着校场之上的那两个人。

    此时,只见何于飞的手指已经在棋盘之上轻轻的拨动了起来,只感觉上面的每一个棋子都是开始了自己的斗转星移。

    每一个人的心都像是绑在了弓弦之上那般,千钧一发的瞬间,绽放所有,或是风化,或是倾覆。

    “皇帝,难道这就是你想看到的结果?”皇后看着这一幕,对着在自己旁边的皇帝,冷冷的说道。

    皇帝沉下了脸色,一言不发,不想去理会皇后,也不想理会那边得意飞扬的萧镜。只不过自己也是没有想到陈烈竟然敢当着这万千之人的面违抗自己的命令。

    他甚至开始怀疑当初听信皇帝的话给他指了这么一门亲事究竟是不是一个非常之错的行为了。

    在这个时候,唯有一个人是由始至终的都在看何于飞,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郭嘉。

    “陛下,这个惠文郡主不可小觑。”

    萧镜点头,也没有打算说什么,只能静静的看着上面的何于飞,其实这些话不用郭嘉去提醒自己也是有着先见之明了,要是这惠文郡主真的平平凡凡的话,那昨日在城中三言两语打败自己的精髓就是一场离谱到底的巧合?

    很显然,这是不可能的。

    此时,台上的何于飞依旧还是全神贯注其中,而陈烈则是守在下面,一动不动。

    “于飞,不行就下来,千万别逞强。”

    何于飞仿佛就像是没有听见陈烈的话一般,依旧只是自顾自的坐着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渐渐的,何于飞发现,这个棋盘真的就像是一个无坚不摧的东西一般,而且这上面的黑白两伙实力的站位也是极其的悬殊,只要是一步走错,这形势就是天壤之别。

    这个时候,何于飞忽然低声对陈烈说道:“如果有一天,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苟延馋喘的活下去,一个是轰轰烈烈的死去,你会选那个?”

    陈烈一愣,倒是没有想到这个时候何于飞回问自己这样的问题,只是不假思索之后,和陈烈便回答何于飞道:“我选择活着。”

    何于飞点头:“和我想得差不多。”也和现在自己的处境差不多,以前她就是没有想明白这个问题,才会那样鲁莽的想着和萧镜同归于尽,是以到了最后,自己的粉身碎骨也没换来一点自己想要看到的未来。

    活着便是希望,就算是死,也要死的有意义。

    就在此时,此时何于飞将上面的最后一刻棋子向上拉了出来,且嘴里头同时念叨着:“那我边希望我们所说所想的,都是对的。”

    何于飞看着眼前的这一盘残局,唇边的笑容渐渐散开了一丝笑意,她发现这一盘棋其实并不像是自己所想的那样的深奥,一切都不过是自己想得太复杂罢了。

    自己一心想着的,都是如何去平衡这两股势力,却没有想到自己一开始就错了,从这棋局之上永远多出的一子就注定了这一局棋所差的东西就是一子之差,而舍去正是最好的选择。

    这个时候,何于飞已经把那一枚棋子拔了出来,只是拔道一定高度之后,这东西就像是稳稳的吸在了上面似的。恰在此时,何于飞狠一咬牙,硬生生的就把那个东西给扯断了。

    只听一声清脆的回响,陈烈的心也随着怦然一动,可就在这个时候,陈烈眼睁睁的看着何于飞伸手去拉那个盖子,陈烈几乎就以为那些暗器就会从里面冒出来的时候,却听何于飞吐出了一口气:“成功了。”

    紧接着,陈烈就是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何于飞把那个盖子提了起来,再然后,这盒子里面冒出了一阵白烟,两人慢慢的就被这一层浓浓的白烟掩盖,再也找不到这两个人的一丝踪影。

    “快上去看看。”皇帝急切的对着身边的人说道。

    然而还不等身边的人上去冒着烟云之中两个人的身影就开始若隐若现了起来。

    “是陈国公和惠文郡主!”有人惊呼。

    皇帝醒了醒眼睛,果不然,那凉人的身影就映入了眼帘,而且这何于飞手里捧着的,是一柄玲珑精致的短弓。

    “陛下,惠文已将玲珑锁解开,只是惠文在盒子里并没有看到玲珑锁,只看到了这个。”说完把这个东西呈到了所有人的面前,顺便还对着旁边的萧镜淡然一笑:“凉王殿下,不知你放在玲珑锁里头的,可是此物?”

    萧镜深吸一口气,看着何于飞也只能咬咬牙:“这个本王还没打开过这个玲珑锁,对于里面装着的东西本王也不是很清楚。”

    何于飞对此表示呵呵了,这个时候萧镜敢说实话么?要是让皇帝知道这萧镜就是想拿这么一个东西糊弄自己的国民的话,还不得气炸了不可。当然,这个时候萧镜也是不敢让皇帝知道自己也有能够打开这个盒子的人,也只能甘愿的就低人一等了。

    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只能看着何于飞一步登天。

    “惠文郡主当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啊。”说完萧镜就乖乖的躲到一边的角落里去了。

    这个时候只见皇帝站了起来:“今个惠文郡主为朕打开了玲珑锁,朕朕今日便满足你一个要求。”说完皇帝也是得意洋洋的看着刚才还牛逼哄哄现在一言不发的萧镜。

    不管这玲珑锁是真是假,只要自己的人把它打开了,那对自己来说,就是一分荣耀。

    何于飞对着皇帝行了一礼:“谢陛下隆恩。”

    看着何于飞,皇帝这些也算是极其的满意的,可还不等皇帝说些什么,这皇后又开始在皇帝的身后嘀咕了起来:“这一次惠文郡主为我南朝立下的功劳可不小,陛下还是要给一份体面的上次才好。这赏赐要事给的不体面,这外人都开始怀疑我们这是不是瞧不起人家了。”

    皇帝点了点头,虽然皇后的话里带了几分的私心,可说到底呢,这些都是在理的。

    叹了一口气,皇帝对着何于飞说道:“不知惠文要何赏赐?朕今日开心,皆是满足你。”说完还看了一眼身后的陈烈,却发现这个时候陈烈竟然是对自己冷眼相看?

    不过这种打一个巴掌在给一块糖吃的事情,无论是落在谁的身上,都不会好受的。

    何于飞吸了一口气,这最难消受帝王恩,皇帝这个时候与其说是在赏赐自己,倒不如说是在警告自己,警告自己什么该拿,什么不该拿。

    “陛下,惠文已经有了凉王殿下赠予的这个,已经不想要别的赏赐了。”说完还得意的举了举自己手里头的那把短弓,这一下,可是把萧镜气了个半死,这是拿了别人东西还要得瑟的去揭别人的伤口的节奏啊。

    这一下,那些个臣子们就开始议论纷纷了起来,只是这有人欢喜,亦然有人哀愁。惠文郡主从剿匪到现在可谓是屡建硕功了,可身为七尺男儿的自己,依旧还是一事无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