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级渡鬼系统〕〔冰山总裁的近身高〕〔网游之剑履山河〕〔英雄联盟之套路至〕〔房产大玩家〕〔穿越之苏家有女初〕〔高冷殿下:丞相大〕〔极品狂医〕〔霸道萌宠:边少,〕〔重生欢喜军婚〕〔末日阳山〕〔路过漫威的骑士〕〔网游之领主纪元〕〔一品带刀太监〕〔斗之巅〕〔龙破九天诀〕〔战狼狂兵〕〔我的冰山女总裁〕〔双姝〕〔梦醒不知爱欢凉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一百一十一章 和亲
    <h3 class=”read_tit”>第一百一十一章 和亲</h3>

    会场之上的暗流,亦如此刻一般的此起彼伏着。

    对于萧镜与郭嘉而言,这样的要求并算不上是有多高,同样的,这样的要求也是南朝的皇帝弹指一挥间就能决断的事情。

    或许正是如此,这些人才会这样的肆无忌惮,这样的名正言顺,这样的不顾一切的在这里咄咄逼人。

    “凉王,这惠文郡主是本宫千挑万选为陈国公选出来的正是夫人,是以这个要求,我们恕难从命。”皇后默默的说着,完全不理会自己在这个时候说这样的话到底是合不合适的。

    岂料,皇后的话听在了萧镜的耳中,连半点水声都没有击扬起来就被他暗淡失色的眸光给抚平:“皇后娘娘,这惠文郡主也是本王在你们的国土之上千挑万选出来的王后,本王的后位,非惠文郡主不可。”说着瞥眼去看陈烈,却发现陈烈已经消失在了原地,就连这方圆十余米的范围之内,都找不到陈国公府上的一个人的影子。

    无奈之下,萧镜的目光再次回到了皇后的身上:“而且,这两国和亲乃是家国大事,向来后宫不得干政,皇后娘娘既然身为南朝之母,总不会知法犯法吧?”

    萧镜此生落下,其之随从连声附和:“陛下,我家王上之言,言之有理啊。”

    看到眼前自成一派的凉人,皇帝感到了十分的头疼,这接下来这些人是不是就该要求自己去治皇后的罪了?

    “凉王,你太放肆了,我们皇后娘娘的名声,怎容你轻易诋毁!”声音理直气壮,带着满满的气慨,只是说这句话的人,却是在一旁袖手旁观已久的林思城。

    说实话,林思城也想看看这皇后和凉王撕起来,究竟会是如何的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壮观。

    然而皇后的表现却总是平静的,只听皇后盯着如此之大的一顶高帽子声情并茂的说道:“凉王此言差矣,虽说这后宫不得干政是真,可本宫认为,惠文郡主之事,是可谓公,亦可谓家事。惠文郡主身负郡主之名,便是我总是之人,向来宗室之女子之婚事皆有我一人拿捏,更何况这惠文郡主的婚事本宫早已定下,你此时一意孤行的想要将本宫昔日所为化作云烟,你说我是管得还是不管得?”

    总而言之就是那句话:别人的家事,关你屁事。

    皇后说完,抬头看了一眼何于飞,却见何于飞的目光总是那样的失望。

    皇后的话多多少少的还是给了皇帝一点压力,其实对皇帝来说皇后所说的也不全对,虽然这宗室的女子的婚事都是又皇后安排,可自己再怎么说也是一国之君,且这两国联姻乃是大事,又怎能因为个人得失,而不顾全大局?

    就在此时,另一个声音传了出来,这个声音不是别人,正是继林思城之后的林思澜。

    只听林思澜以着一种极其的平淡的语气说道:“父皇,所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既然惠文郡主身负皇命,受我南朝子民的供奉,便是理所当然的要为天下百姓做出贡献,如若不然,这惠文郡主,虽得其名,不得其实。”

    林思澜一言,附和着甚多,当然的,林思澜的话无论是换在谁的身上都是说的过去的,自古以来,为了顾全家国大义的女子都是被冠上了这样的一个义务,随后成了最无谓的牺牲品。

    说的好听点是和亲,可这一旦两国之间撕破了脸皮,那这个人就会成为这两国之间最无家可归的存在,南朝有南朝的立场,凉国有凉国的立场,而她何于飞,什么立场都不能有,唯一的立场便是包羞忍耻的活下去,苟且偷生着。

    对何于飞来说,这样的立场是痛苦的,更何况,她曾今想要做的事情,就算是到了现在也从来不曾停歇过。

    一时间,朝臣们纷纷起义附和,皇帝更是犹豫不决了,此时就连皇后,也没有再别的什么,只是满目疮痍的看了一眼皇帝:“臣妾也觉得自己很好笑,明知道自己什么都改变不了,却总还是对那一丝丝不应存在的东西抱着莫须有的希望,所以皇帝,这件事你拿主意吧。”说完皇后低下了头,左手抚上了右手的手背。

    皇帝看得清清楚楚,方才四十将过的皇后,这手掌之上不见半点肉,色也不见,亦然不见半点光鲜潋滟,反之有着那些经年岁月的打磨所留下来的枯萎的年轮,这又怎不让他心疼?

    家,国,一时间皇帝竟然也陷入进退两难的地步。

    就在此时,萧镜再次出声:“陛下若是愿意将惠文郡主许配与我,我愿派兵助陛下平定北国之乱。”、

    此言一出,四座震惊。就连皇帝,也不由的抖了一下,毫无疑问,就连皇帝也是心动了。

    见此状,萧镜连忙乘胜追击:“如今北国之乱突然,若是陛下现在派兵追击的话,怕也是为时已晚,恐怕等到陛下的大军压近之际,这南朝的半壁江山早就已经落入了叛贼之首,可要事陛下下令打开边塞大门让本王的军队进来的话,本王敢担保在一个月之内,为你肃清内敌,还陛下大好河山。”

    听着萧镜的话,皇帝竟然不由的冒出了一声冷汗,感情这萧镜是在威胁自己吗?假如自己要事不答应萧镜,他是不是就趁火打劫,拿下他南朝的疆土?

    细细想来,这也并不是没可能,毕竟这边疆已经乱得一团糟,稍微的一点风吹草动,便是轩然大波。

    整个会场之上,陷入了一片寂静。就在此时,林思澜再次站到了皇帝的面前:“为我南朝百姓衣食所安,儿臣恳求父皇让惠文郡主出塞和亲。”

    一时间,引得无数南朝之人的附和:“臣等恳求陛下让惠文郡主出塞和亲。”

    看着眼前这一片糟乱,何于飞紧紧的握住了拳头,就在此时,林思筠握住了何于飞的手腕:“惠文,别冲动,父皇还没有下旨,这件事一定还会有转机的。”林思筠知道何于飞是什么性子,她也知道何于飞不会是那种让别人轻易的便是操纵自己的人生的人,只是在这件事情之上,只要皇帝点了头,这件事真的就是再也没有回回旋的余地了。

    何于飞挣开了林思筠的束缚,唇边带着笑意,却是没有回过头去看林思筠:“如此大好利益在前,难道六公主认为陛下还会有理由去推辞吗?”说完又是翩然一笑:“其实我倒是觉得去和亲也没什么不好,至少还有连城十座换得美人归的美名不是吗?”

    “惠文,你....”林思筠看着何于飞,几乎就是那样的无话可说,何于飞在这个时候便说出了这样的话,那这样的话,就连何于飞自己也已经绝望了对吗?

    何于飞没有说话。

    其实对何于飞来说,这样的结果也未尝不是不好,至少这样,自己离仇人就更近了一步,这样的话,自己报仇雪恨的成功的几率也就更大了。

    朝臣们的争论开始止歇,就在皇帝开口准备下达旨意的时候,另一个声音又冒了出来,这一次冒出来的人,是沉浸已久的主角,陈烈。

    “让于飞去凉国和亲,我不准!”

    声音是从何于飞的身后传过来的,何于飞转身,也方才看到了站在自己身后许久的陈烈,原来陈烈一直都在自己的身后,刚才自己那无所谓的一幕,也落入了他的眼里,只是,自己的不在意在陈烈看来,他又会是如何的作想?

    来不及想太多,那边斥驳陈烈的声音也就响了起来:“和亲凉国,惠文郡主乃是天选之人,再者,惠文郡主和亲凉国,亦是为了造福万民,敢问陈国公,这理由可足够否?”

    说话之人,是林思澜。

    陈烈没有理会林思澜,而是上前拉住了何于飞的手腕便向着皇帝的座位前头走了过去,见陈烈来势汹汹,侍卫也连忙出手阻拦,可这侍卫还没来得及碰到陈烈,就已经被陈烈强劲的一掌击飞了下去。

    见状,愣是皇帝也被吓了一跳,周围的那些侍卫也上前围了过来。

    “阿烈,为了一个女子,你打算弑君?”皇帝站的笔直,语气似是气得发抖,可更多的,又像是沮丧

    陈烈回头看了看被自己紧紧拉住的何于飞,又是回过头,两眼犹豫寒锐的刀芒一般刺痛在皇帝的身上:“敢问陛下是否真的打算让于飞和亲凉国?”

    “是!”皇帝一口回绝,毫无拖拉。对于陈烈这个养在身边却不是用着皇子之名的儿子,皇帝还是了解的比较深的,只是他也没有想到终于有一天,这个人会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女子,与自己对立公堂。

    此刻,陈烈的两眼出现了微微的黄昏,竟是那消失已久的魔障之气再度出现。

    “没有别的办法了吗?”这一句,陈烈问的很平淡,仿佛这个时候,陈烈的内心还对皇帝存了一丝的希冀。

    皇帝摇了摇头,抬头去看眼前泱泱众臣:“南朝之苦,苦在战乱连连,竟然凉王愿意拔刀相助,我们为何还要舍近求远?南朝可以连年战乱,可百姓,不能在水深火热下去了。”即使是当着萧镜的面,皇帝还是把这些东西说了出来,他也深知,不仅南朝,就连凉国,也是亦然如此。

    “陛下言之有理,陈国公三思啊!”群臣齐呼,民心所向。

    “难道陛下真的以为凉王会帮我们吗?”这一次,陈烈的目光转移到了萧镜的身上,他的眼睛,已被血色渲染,满城沦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大千劫主〕〔逆天炼丹师:妖神〕〔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