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瞳毒师〕〔女尊之绝色美男嫁〕〔都市最强药神〕〔修真之药武扬威〕〔美女上司的贴身透〕〔最强捉鬼炼妖系统〕〔逆武丹尊〕〔张贤与徐贤〕〔逆天修剑路〕〔全服追杀令:大神〕〔漫威之怪物猎人大〕〔灭秦代汉〕〔妖帝撩人:逆天邪〕〔漫威之不死者之王〕〔天降系统妹妹〕〔妖孽超神兵王〕〔西游科技〕〔启禀王爷:王妃,〕〔女神的妖孽高手〕〔魔鬼游戏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一百一十三章 识破
    <h3 class=”read_tit”>第一百一十三章 识破</h3>

    月色朦胧,江树弄影。

    何于飞走不远,恰好的看到了眼前厮杀成了一片的黑衣人,这刀剑交错之间,银光闪闪,若非是何于飞瞧得仔细,她还真的分不出来这谁是谁的人。

    “公主小心!”临风忽然挡在了何于飞的前面。

    这个时候,正在火拼的那两伙人似乎也是知道了何于飞的到来,不约而同的都是放下了自己手里头的兵器,朝着何于飞这一边围了过来。

    也是在这个时候,何于飞等人才反应过来,感情这什么陈国公身负重伤都是这些人用来请君入瓮的幌子,只是又有谁会有这个胆子在这皇城之中玩这种把戏呢?

    “公主,这不是盛家的马车,此地不可久留,快些离开。”那些大内侍卫对着林思环把话说完就带头冲了上去与那些个黑衣人搏斗。

    何于飞调转了马头,在临风的掩护之下撤出了人群,远远的站在了一旁,看着这一场龙虎之斗。

    虽然这个时候大内高手们是以寡敌众,可这胜负优劣还是让人一目了然了起来,这大内高手始终还是叫大内高手,又怎么可能是普普通通的江湖草寇可以睥睨的呢?

    看着这一场无关自己的争斗,何于飞也觉得甚是无趣,正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另一个身影引起了何于飞的主意,这个身影直奔自己而来,其汹涌之气势,皆是想置自己于死地。

    这一点何于飞不意外,因为从刚才看到这些人的伎俩的时候,何于飞就知道这些人的目标里,必有一个人会是自己,如若不然,这一场请君入瓮未免也显得太单调了。

    至于林思环,说多了怕也只是一个池鱼之殃罢了。

    看到那人朝着何于飞而来,一旁的临风也是二话不说冲了上来,狠狠的一掌将那人避退,事后,临风也只能与这些人苦苦纠缠了起来,丢何于飞于一旁,事事无为。

    就在此时,方才那个准备袭击何于飞的黑衣人被临风打退,就在临风以为他还会卷土重来的时候,这个人却改变了自己的目标,转身冲向了另一边的林思环。

    一时间,谁也没有想到这人的目标会锁定在林思环的身上,是以那大内高手还没反应过来这林思环就已经落入了那个人手中。

    只见那人一手抓住了林思环的脖子,而林思环则是苦苦的挣扎,双手抓住了那个人的手臂,面目狰狞。

    “放开公主!”一下子,大内侍卫纷纷停住了手,向这边围了过来。

    只听那人笑声渐起,林思环开始双脚腾空,量脸也因为几近窒息而变得通红了起来,想要呼救,却是叫不出声来。

    何于飞见状,也有些措手不及,如果说这些人的目标不是林思环的话,那这个时候他们抓住林思环,求得无非也只是一个全身而退,可按这个状况发展下去的话,林思环怕是会交代在这里啊,若是一个公主为此殒命这些人就算是逃到了天涯海角,也别想安生了。

    渐渐的,就连何于飞也开始好奇这些人要的真正是什么了。总不可能想方设法的把自己引起过来,就是想杀一个林思环吧?只不过林思环要是死在了这里,何于飞多多少少的还是会惹到了一些麻烦的,只是再大的麻烦,也顶多就是被皇帝迁怒一下下罢了。

    “少侠,你有本事放下她。”何于飞伸出了一只手,恳切的望着那些人说道。

    临风闻言,也忍不住动了动嘴角:“可属下看来,这家伙怕是没这个本事哦。”

    何于飞扶了扶额头,仰头无语。

    这个时候,只见那人的手臂上冒起了青筋,而被他掐住的林思环,几乎已近进入了死亡的一个状态。

    就在这时,男子的声音在林思环的耳旁回旋了起来:“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说罢,林思环已经被背其丢进了那一辆马车之中,同时那些个大内高手还没来得及回过神来,就已经被那些人的尖刀利刃捅穿了胸膛。

    徒留剩下的一两个散兵游勇,垂死挣扎着。

    何于飞见大事不妙,连忙催促着临风撤退,可这个时候,刚才林思环被丢进去的那辆马车忽然动了起来,猛地一个冲撞撞飞了一群黑衣人,疾驰而去,马车疾驰的瞬间,尘封的车帘被冷风席卷而起,何于飞正好就看到了坐在马车上的人,虽然仅仅只是一个侧面,何于飞海华丝把他认了出来——萧镜!

    原来,这一切都是和萧镜有关,也是在这个时候,何于飞也才发觉到刚才把林思环丢进马车里的那个人的声音很熟悉,虽然不太可能,可何于飞还是觉得这非常的熟悉。

    因为这个声音是林思城的,和林思城明里暗里交手这么多回,这个从自己一醒来就想着让自己身败名裂的人,自己怎么会不记得?

    只是,如果那个人真的是林思城的话,那他为什么要对自己的亲妹妹出手?

    又或者说,这一切又是另有其因?

    来不及想太多,就在马车从何于飞的身边跑过去大的时候,何于飞纵身一跃,跳下了马背,顺着这一股强劲的风流,稳稳的落在了马车上。

    “公主!”临风见状,担忧十分,何于飞该不会是圣母心发作了想去救林思环吧?

    然而,何于飞连头都没有回一下,转身就拿起了马车上的马鞭,奋力的驱赶着马车向无人之处远去,留下身后一群混乱,无人收拾。

    不知走了多久,在一处平旷的空地之上,何于飞把马车停了下来,奈何这马匹经过了方才的一场混乱,早就已经是犹如脱缰之马一般,肆无忌惮的嘶鸣,不听驱使,最后在几番的争斗之下,何于飞连带着马车上的人都从马车上滚了下来。

    何于飞清醒的很快,很快的就发现了躺在地上已经晕过去的林思环,当她再次转身准备去找萧镜的时候,身后传来了萧镜戏虐般的声音:“惠文郡主,敢问你是在找本王吗?”

    一转头,何于飞就对上了萧镜冷若冰霜一样的眸子。

    看着何于飞惊愣的模样,萧镜冷冷的哼了一气:“不对,不是惠文郡主,现在应该是叫惠文公主才是,只是惠文公主这样只身一人的追出来,就不怕这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吗?”

    何于飞没有理会萧镜的威胁,收回了自己的眼光,便盯着萧镜说道:“凉王,本公主倒是不知你把三公主带到这里来有何企图,只不过凉王应该告诉我的是,你和太子殿下今夜设下这么大的一个圈套等着本公主掉进来,又是有何企图?”

    这个问题,萧镜没有回避,先是看了一眼躺在地上安然的昏睡的林思环,随后再度这个何于飞,两眼有着一种月色迷离一般的深邃:“本王一手安排的东西,自然都是为你准备的,你说本王要是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额把你带回凉国,他们能如何?”

    没有证据,谁也没有理由来扣留自己这样一个国君一般存在的人。

    听闻萧镜的一番说道之后,何于飞霎时间又想通了许多,如果萧镜说的都是实话的话,那么这个林思环就真的是一个无辜受害的,至于林思城为什么会对自己的亲妹妹出手,那一句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就已经为完完全全的将这些都诠释了出来。

    为了让自己去凉国和亲,林思城身为太子甚至不惜一切的与敌国君王勾结,可偏偏又是因为自己的妹妹功败垂成,如此奇耻大辱,领旨蒙羞。只是和林思城能够在顷刻之间就一怒之下把林思环舍去,也确实是够心狠的。

    “只是,凉王的好意,本公主注定是无福消受的。”

    萧镜脸色一黑,只听何于飞继续说道:“相信这一炷香的时间都不用,这城里头的禁军就能找到你我,除非这短短的一炷香的时间里,凉王能够让我心服口服,若是不然,你也就只能带着三公主回去当你的凉国王后了。”

    萧镜垂下了眼帘,何于飞说的一点都不错,而林思环,也是自己所能做到的最坏的打算,可是一个林思环和一个能够解开玲珑锁的奇女子比起来,还是有所不值得。

    “说了这么多,惠文公主还是没有给我一个你拒绝本王的理由,本王到底那一点比不上陈烈,让你如此的不屑一顾。”

    何于飞挺直了胸膛,深吸一口口气,毫不吝啬的直言不讳道:“因为凉王的身上没有我想要的,而我,也不想因为这个,成为万人挤兑的焦点。”

    萧镜摇头:“你说谎,像你这种能够在相府里包羞忍耻十多年却在一朝腾空而起的人,若是没有一点对权利的追逐,本王是绝对不信的。或许你不知道,本王年少之时也是如你这般的软弱无能,人尽可欺,可后来还不是一样的走到了今天?你和我,才是一路人。”

    说到这里,萧镜再去看何于飞的时候,何于飞整个人都静默了起来,如此,他连忙乘胜追击:“只要你真心辅佐我,他日我一统天下,定许你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位置。”

    “一人之上..万人之下..”何于飞反复低语,严重流动的,已是满满的动容。

    “只要你一句话,这些都是你的。”说着,萧镜的手已经触摸到了何于飞的发鬓,而何于飞仿佛就像是中了邪一般,也渐渐的依靠在了萧镜的肩膀上。

    “其实,我也活的,很累,很累...”

    渐渐的,何于飞闭上了双眼。萧镜唇边一抹得意的笑容,肆无忌惮。

    暖风徐徐,却是不见落日黄昏。

    就在这个时候,萧镜忽然瞪大了眼眸,身后像是被什么刺痛了一般,犹如千万只蚂蚁在爬。

    推开了何于飞,萧镜目眦欲裂,两指止不住的颤抖着:“你,到底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空间种田:冷酷王〕〔永生不灭〕〔大千劫主〕〔第一强者〕〔帝焰神尊〕〔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