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瞳毒师〕〔女尊之绝色美男嫁〕〔都市最强药神〕〔修真之药武扬威〕〔美女上司的贴身透〕〔最强捉鬼炼妖系统〕〔逆武丹尊〕〔张贤与徐贤〕〔逆天修剑路〕〔全服追杀令:大神〕〔漫威之怪物猎人大〕〔灭秦代汉〕〔妖帝撩人:逆天邪〕〔漫威之不死者之王〕〔天降系统妹妹〕〔妖孽超神兵王〕〔西游科技〕〔启禀王爷:王妃,〕〔女神的妖孽高手〕〔魔鬼游戏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一百一十四章 爱恨两难(上)
    <h3 class=”read_tit”>第一百一十四章 爱恨两难(上)</h3>

    昏昏月色的流光,闪耀着刺眼的锋锐。一根细长的银针,就这样完完全全的没入了萧镜的背上。

    在银针没入的瞬间,萧镜的脸色变得极其的难,就连这面部肌肉,也开始了微微的颤抖。

    “你到底是谁!”萧镜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人。

    因为在这些年来,从来就没有人知道他的弱点,何于飞这个时候这样做,无疑的就是废了他的武功。只是这一点,这些年来,他从来没有告诉别人,为什么她会知道?

    何于飞站了起来,俯视着在自己脚下的这个男子,笑容是那样的冷漠。

    “萧镜,你有没有想过,当年你把刀架在我郭氏满门的脖子上的时候,他们也是这样的绝望,也是这样的不知所以。”明明什么都没做,也什么都是不明不白,就被人冠上了谋反的罪名,这是恨意,也是绝望。

    看着眼前笑意渐渐消失的何于飞,萧镜的眼睛瞪得越来越大:“你和郭家的人什么关系?”

    “你....”萧镜语塞,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又或者说,这已是太多的事情堆积了上来,自己是不知如何的去应对。

    “”

    和郭家大的关系,一时间何于飞脑海里所想的也都是这个问题,现在就连何于飞也觉得可笑,自己和郭家到底还有什么关系,明明那个时候自己身为郭家的人所能做到的都已经做了,即使是失败,也已经结束了。

    可偏偏顶着何于飞的身份自己要再来一次,现在的她,到底和郭家还有什么关系。

    沉默了许久,何于飞缓缓转过了身去,低吟道:“萧镜,你我不共戴天,你曾今所做过的,我至今历历在目,现在我所做过的,我也一样要你刻骨铭心。”

    说着,何于飞从袖中拿出了一把匕首,匕首亮眼的锋芒映射在萧镜的脸上,原来这个在凉国翻手风云的人,也是这样的贪生怕死,也是这样的不值一提。

    “你到底是谁,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杀我?”这一次萧镜可谓是歇斯底里了,亏自己还以为这何于飞能为自己所用,也庆幸何于飞的拒绝,不然等到那一天,真的就是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然而,萧镜的愤怒对何于飞的情绪没有半点的影响,因为在何于飞的眼中,从萧镜放松对自己的警惕的时候开始,就注定了他的灭亡和自己的大仇得报。

    “萧镜,你听好了,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姓郭,名苒!”说着何于飞的这一把刀已经抵在了萧镜的喉咙之上。

    萧镜看着眼前的这个人,心中似是相信,却有更多的还是质疑。郭苒,平西王幼女,亦是当日的长宁郡主,那个离皇后之位仅有一步之遥的那个人。

    “长宁?这怎么可能?”

    当初,长宁是确确实实的在自己的怀中死透的,长宁的模样,至今还在自己的脑海之中,这个五官连最基础的相似都没有的人,又怎么会是她?

    “你到底是谁!”说着萧镜猛地一个起身,那把刀在其脖颈之划出了一条亮眼的伤痕。

    这个时候,萧镜两眼通红的瞪着何于飞,何于飞也不知道萧镜哪来的这么大的怒气,可她感觉得到,萧镜似乎是对自己的名字,很是敏感。

    “凉王陛下,想必你还记得当日的那本花名册吧,这么长的时间都过去了,你说你的臣子们的实力已经是何等的锋锐?等到反抗你的势力崛地而起的时候,你又该拿什么去先发制人?”

    “你...”那花名册之事,除了平西王之外,确实也是没有人知道,可萧镜,还是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个人就会是长宁,长宁已经死了,她再也不会回来了。

    见萧镜还是不相信,何于飞是有些失望,可是说实话,这个时候,就算是让萧镜死的不明不白也没什么,可何于飞的内心总有一个驱使,那就是要让萧镜明明白白的知道,自己此生的目的就是报仇,也要他知道,他是死在了郭家的人的手里。

    轻轻的何于飞将那把匕首放在了自己的脸庞之上,那一幕本该是那样的让人胆寒,可偏偏在她的手中,那把匕首却带来了极致的芳华。

    “我该怎么做才能让你相信我就是郭苒?是那一张被郭苒亲手划破的那张脸,还是那一颗穿心而裂的心?”说着,何于飞的刀刃从自己的脸上游离到了萧镜的胸前,刀锋所向之处,正是命门要害。

    时至如今,萧镜是信与不信都由不得自己了。当日,长宁的遗体是自己一手处理的,至于那脸上的疤痕,还有穿心的那一刀,也根本不会有外人知道,唯一能知道的那些宫人,也随着那一场大火,全部销声匿迹了。

    “你是长宁,到底你是人还是鬼?”这一刻的萧镜竟然有些慌乱,哟个明明死的是那么彻底的人,为什么又会以另一个身份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可萧镜已经无法再去否认这个人就是长宁的事实。

    长宁所知道的,自己所不知道的,她都知道。就算是冒名顶替,那也不会有这般的出色之人。平西王郭氏一家是自己一手处理的,根本就不会有漏网之鱼的存在。

    开始,他对于何于飞只是好奇,没想到,正是这一份好奇,一步一步的迫使自己走进了这一片冰寒的深渊。

    何于飞抬起头来的时候,那匕首的刀尖已经抵在了萧镜的胸前,现在的她离报仇只有一步之遥,可正是到了这个时候,她一闭上眼却又看到了当初自己死去的那一幕幕。

    自己奄奄一息的躺在萧镜的怀中,萧镜面目狰狞着,好像,那个时候,他也很伤心,可是明明最后赢了所有的人是他,他为什么还会伤心?

    “其实很多时候,我也想弄清楚,我现在究竟是人还是鬼。”只不过到了现在,自己就算是不人不鬼也不重要了,只要能大仇得报,一切都是值得的。

    说着何于飞已经狠下了心来,可就在何于飞准备把匕首送进去的时候,眼前又是一道银光闪烁,自己手中的匕首就这样被击飞了出去,同样的,那一把长剑,已经辗转的抵在了自己的喉咙之上。

    “惠文郡主,你还真是天真,就凭你,也想刺杀我的王上。”

    何于飞抬头,发现拿剑抵着自己的人,正是郭嘉。

    何于飞这一次其实就是一场铤而走险,萧镜竟然敢在这么的大庭广众之下玩这种把戏,又怎么可能是一点准备都没有?只是,刚才若不是自己一时手软的话,萧镜已经死在了自己的手中。

    一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只是何于飞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当自己的路的人会是当初那个在郭家二房并不起眼的郭嘉。

    比之萧镜,这个时候的郭嘉还是一如既往的沉稳,甚至没有去看萧镜一眼,他已经把剑放在了何于飞的脖子上,只有一指之要,郭嘉就可以让何于飞血溅此地。

    这个时候,何于飞平静的安祥,却是身后的萧镜急切的喊道:“阿嘉,把剑放下!”

    郭嘉听从萧镜的话把手中的剑放了下来,只是对于郭嘉来说,他还没有见过萧镜什么时候会这么的手软,若是从前有人敢对他如此蓄意的不敬,恐怕早就已经不知被折磨成什么样子了。

    不一会,郭嘉让人找来了马车,拔出了萧镜背后的银针。待萧镜的面色恢复了一些的时候,郭嘉又看了一眼何于飞道:“陛下,臣以为,这惠文郡主留不得。”

    无论是什么原因,何于飞的存在都可能会成为他们的阻碍,她假的开玲珑锁尚且不说,如今又胆敢刺杀萧镜,这是摆明了要和凉国为敌啊。

    然而萧镜的反应让郭嘉失望,只见萧镜回头看了一眼依旧躺在地上的林思环,道:“此事我自有打算,把三公主留下,把她带回凉国。”

    闻言,萧镜大很是不满:“陛下,她不是惠文郡主,你这是养虎为患啊,所以此事还请陛下三思。”对于当日的那一个长宁郡主,郭嘉多少也是还有耳闻的,萧镜的这一副表现,完全都是因为对当日的郭苒,余情未了。

    “够了!”萧镜怒斥,“这件事跟谁也别提起,留着她,我还有用。”

    郭嘉还是摇头:“陛下,你若是留着她只是为了那一本花名册的话,我可以奉劝一句不用了,既然那个时候她宁愿死都不肯交出来,这个时候你说什么也是无用。”

    萧镜站了起来,径直的走到了郭嘉大的面前,此刻的他神采奕奕,仿佛已经是回到了最初的状态,说句实话,若不是何于飞知道自己硬气功的破绽,还真的没有谁能够让自己这么的狼狈不堪。

    “究竟这凉国,是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说完,萧镜没有理会郭嘉,直接的就把地上的何于飞拉了起来,准备上马车。

    郭嘉没有想到萧镜竟然会为了何于飞那国君的身份来压自己,他知道自己改变不了萧镜决定的事,可他还是毫不退缩的冲着萧镜说道:“既然如此,陛下就应该把三公主带上,如此也好掩人耳目。”若是让南朝的人知道自己带走了她们的两位公主,还不得闹腾?

    萧镜顿了一会,道:“这件事由你处理便可。”

    说完萧镜正准备上马车,身后又传来了一个冰冷的声音:“你可以走,于飞留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空间种田:冷酷王〕〔永生不灭〕〔大千劫主〕〔第一强者〕〔帝焰神尊〕〔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