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一百一十六章 送君千里
作者:玛丽莲梦白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h3 class=”read_tit”>第一百一十六章 送君千里</h3>

    第一百一十六章送君千里

    这一次,陈烈没有再多的去和何于飞纠缠,到了尚书府的门前的时候,陈烈就把何于飞放了下来,临了除了叮嘱何于飞莫要再出门招惹是非之外,也没在说什么。

    现在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林思环失踪的消息,相信也用不了多久,这些人也就会怀疑到何于飞的身上来,所以只要在这些人还没开始怀疑何于飞的时候把林思环找回来,一切都可以是安然无恙。

    只是萧镜带走林思环是有目的的,相信在目的达到之前,他是绝不会罢休的。所以,他暂时不会对林思环如何,同样的,林思环,他还会完好无损的给皇帝再送回来。

    如此一想,何于飞是再也想不出陈烈还有什么要连夜赶着出去做的事情了,莫忘了现在他才是备受关注的那个,在满朝文武面前泼了凉王一身水,皇帝要是肯轻饶才怪呢。

    这一夜,尚书府本该是一夜风云涌,可偏偏在何于飞回来之后,一切又安详的渗人。待何于飞回到府中的时候,何尚书也不曾说别的,只是咬牙叹了一口气便让何于飞下去休息。

    闹出了这么大的一场闹剧,相信何尚书的心里也不会好过的,搞不好,这会是灭门之灾啊。

    何尚书不说话,何于飞也没有自己没事找事去蹭话题的意思,点了点头,只道:“父亲也早些休息。”

    这一次,何于飞是一整天都没有看到赵氏的影子,难不成说这赵氏是因为自己被册封了公主,不敢来了?

    然后,当何于飞见到茯苓之后,这一切不存在的始终还是不存在。现在赵氏是在忙着何秀宁的嫁妆,因为这何秀宁再过不了几天,就该入亲王府了。

    “小姐听说了吗,陛下这次有意让二小姐和亲王正妃一同嫁入东宫。”茯苓一边把何于飞身上的衣服换了下来一边说道。

    “太子正妃?”何于飞瞬间感觉自己这酱油打的有点过分了,何秀宁什么时候嫁入太子府自己不知道没什么稀奇,毕竟何秀宁的事情也轮不到自己来管,只是这林思成娶太子妃这么大个事情自己又怎么可以忽略?

    太子妃,那可是将来的皇后哟。只是何于飞也没听说过这阵子林思成身边添了什么人,这正妃之位,怎么就那么快的定下了?而且,就算是在皇后的面前,皇后也是未曾提起过。

    “是赵家的人?”思前想后,何于飞若能确定下来的也只有这一个答案。

    茯苓点了头:“不错,正日前在亲王府上被传得沸沸扬扬的那位无忧大小姐。”

    这一下何于飞表示自己的三观和世界观都被震塌了,这是啥呀这是,这是错觉吗?赵无忧,那可是一个谋害了亲王妃的罪名,当然,仗着赵家的权势躲过一劫并没什么悬念,可这若还是要嫁入东宫做太子妃的话,未免就太扯淡了。

    目前,就赵无忧而言,皇帝那边过不去不说,更何况还有人后的悠悠众口,三人尚可成虎,何况在这身后的还是千千万万的南朝百姓?这个人言要事一时间全部倒下来,怕是就连高高在上的皇帝也禁不住啊,更别说那只是小小的一个丞相府,这不是自取灭亡?

    “想不到我们的陛下竟是如此的器重赵家。”器重赵家也就等于是器重林思城,只是站在一个父亲的角度而言,皇帝的做法是很不妥当的,虽说林思澜对自己死去大的那位亲王妃无意,可说到底那已经是拜了堂的儿媳妇,怎么就可以把自己的儿媳妇的死活不当一回事呢?

    就算你是皇帝,可你膝下的子嗣,也不就这两个尔尔,死了王妃皇室的名声不好听,难道你皇帝的日子就会好过了?

    猜不透这些人的想法有多么的奇怪,何于飞感觉自己就已经是那般的身心疲惫了。她也不知道明天等着自己的会是什么东西,她也不知道当自己的一切就这么毫无遗漏的暴漏在陈烈的面前的时候自己会失去什么,又还会剩下什么。

    或许是意料之外的奇迹,又或许,自己会是意料之中的一无所有。

    自己本来不悲观之人,可在骨感的现实面前,自己不得不给自己再做最坏的打算。

    她何于飞离开了谁都能活,因为她还有活下去的信念,在自己的大仇尚未报清之前,她绝对不会认输。

    “对了,还有一事,今个午后,四小姐差人回了府,还留下样东西让我转交与你。”说着茯苓将一个盒子拿到了给何于飞的面前。

    说来这个四小姐还是挺惨的,自从在亲王府的大婚之上发生了那件事之后,何尚书就不认她这个女儿,就连她的婚事,赵氏都不曾为她操办,最后是求了何尚书的一念恻隐之心,那才使人去亲王府亲了一顶轿子把何秀行给抬了过去。

    带着一点点的期待,何于飞将这个盒子打了开来,只是当打开那个盒子之后,何于飞才觉得手里头的这个东西是有多么的沉重。

    “这是官印?”茯苓看着何于飞手中的玩意,有些好奇的问道。

    何于飞点了点头:“这是刑部的大印。”说道这里,何于飞忍不住是吸了一口气:“若是我没有记错的话,现在的掌管刑部大印大的人就是我们的大姐夫。”

    “小姐,你的意思是?”茯苓也开始为何于飞担心了起来,不管怎么说,这平阳伯世子都是赵氏那一边的人,现在他的东西出现在了这里,显然就是要对何于飞不利啊。

    “这是亲王殿下给我的警告。”

    林思澜向来不会再别人的身上浪费时间,而且对于她这个撕破脸皮的人,就更不用说了。只是今日在宴会之上,他的图穷匕首见已经表示的非常明白了,那这一下,恐怕就不是想让自己妥协那么简单了。

    “这个东西你收起来,对谁也不要说出去。”叮嘱之后,何于飞就让茯苓出去了,对于茯苓的话,何于飞是非常的放心的,说句实话,何于飞很少这样子的去信任一个人,就像对陈烈那样,此生都是绝无仅有的。

    茯苓出去之后,何于飞一个人坐在那里,面色漆黑。

    林思澜的意思很明白,那就是平阳伯世子已经被他捏在了手里,只要自己持续与他做对的话,他不介意让平阳伯世子和自己来个玉石俱焚。私放囚犯那一件事,无论对于平阳伯一家还是对于尚书府,都是一场灭顶之灾。

    叹了一口气之后,何于飞安静的躺了下来,闭上双眼之后,很快的就沉浸在了梦境之中。

    将近四更天之时,何于飞隐隐的听见了有人将自己的房间门推了开来。

    来人正是临风。

    “公主,今个是国公爷出征的日子,属下想着还是让公主你去送国公爷一程为好。”临风此时看着何于飞的眼神很是不满,仿佛就是在斥责自己冷血无情那般。

    “出征?”何于飞有点缓不过来,虽然昨日林思筠和自己提过这件事,可何于飞却没有想到陈烈会走得那么急,这哪里像是去平叛,这简直就是在催命啊。

    见何于飞神情,临风甚是纳闷:“难道国公爷不曾告诉公主?”

    何于飞点了点头:“他只告诉我大婚将近,别的只字未提。”何于飞说着已经把衣服穿好站了起来,她也开始看不透陈烈了,如今她们的婚事是迫在眉睫,可偏偏这个时候陈烈来了一个缓兵之计,这究竟是在骗她何于飞,还是在骗他自己?

    二话不说,何于飞已经转身出了门去,扬起一阵尘土,走马扬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