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加冕为王〕〔爆笑修仙,萌狐不〕〔大楚昭阳〕〔重生之黑铁的荣耀〕〔昨天还能怎么皮〕〔甜妻驯夫记〕〔黑白分〕〔五域记〕〔攻约梁山〕〔唐朝好岳父〕〔绝地成神〕〔武傲九霄〕〔校花的极品特工〕〔重生异界当帝王〕〔行咨天下〕〔魔王修仙〕〔爱欲横流〕〔娇妻难驯:总裁,〕〔法医毒妃:霸道王〕〔华娱特效大亨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一百一十七章 别后不知君远近
    <h3 class=”read_tit”>第一百一十七章 别后不知君远近</h3>

    天色蒙亮,何于飞先是去了国公府,只是在那里,何于飞并没有看到陈烈的影子。

    紧接着,何于飞又只身一人赶到皇宫,依旧没有找到陈烈,就连皇帝皇后也未曾待见于她吗,却是皇后的贴身宫女临筱悄悄的走了出来告诉何于飞道:“陈国公在昨日的宴会上闹了一场之后就走了,这三更天的时候陈国公又连夜赶来了宫里,听皇后娘娘说,这会陈国公已经领着兵马出关了。”

    闻言,何于飞的眸子变得冷暗无双:“你的意思便是只要这叛乱一日不平息,他就不会回来了是么?”

    临筱没有否认。

    陈列这样做的确是远离了这满城京华的喧嚣,只是这对陈烈来说,只是一种逃避。只是逃避这种东西,并不适合陈烈,毕竟这么多年陈烈都在这里为虎作伥的度过了,怎么就这一件事情就要摆出一副大祸临头的模样?

    按理来说,就算是陈烈对凉王不敬,这些个朝臣顶多就是上几份折子弹劾一番,至于之后的事,那便是皇帝大的事了,这么多年皇帝都能做出陈烈一手遮天大的假象,怎么这个时候还要吝啬这一点点的名声?

    如此不告而别,到底又是为了什么?

    在宫中何于飞并没有逗留多少时日,临筱转达完皇后的话之后,何于飞也就转身离去了。

    只是刚走出皇宫不久,就听到了身后的一群糟乱,是官军。

    “搜,挨家挨户的搜,本官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这个声音,何于飞很熟悉,这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那个在刑部当职的姐夫。

    见到胡涛,何于飞是没有打算去搭理他的,只是不等何于飞走远一些,那胡涛就带着人追了上来,在自己的身后,听得他们说道:“你是何人,如此深夜,流连于此,究竟有何居心?”

    何于飞闻言,轻声一笑:“那侍郎大人的意思是再说本公主奸淫掳掠,还是在说本公主行鸡鸣狗盗之举?”

    这一下,震惊的是胡涛了,待何于飞一转身,胡涛等人就吓得趴在了地上:“公主恕罪,夜色昏黑,我等眼花,冒犯了公主,还请恕罪。”

    自宫中宴会之后,皇帝就已经将圣旨诏告四方,现在满城的人都知道现在站在他们的面前的这个人早就已经不是当日那个人尽可欺的何家七小姐了,现在大的她,是名副其实的金枝玉叶,皇帝亲自诏封的惠文公主,金枝玉叶。

    “罢了,你们若有公务,便忙去吧。”边说着何于飞边打发了跟在胡涛的身后的那一群小喽啰。

    “公主,如此深夜,你不在这尚书府里头待着,怎在此流连?”要知道这京城的权贵可都是有着苛刻的家规的,这个时候,无论是谁家的闺女,都不得轻易外出,更何况还是在三更半夜,没人陪伴的情况之下。

    何于飞现在是公主,若是出了事,怕是整个尚书府也会被连累。

    所以既然是尚书府的事情,他这个女婿又可能袖手旁观?

    “本公主在尚书府呆着觉得甚是烦闷,便是出来走走,姐夫如此相问,难道是想亲自送本公主回去?”

    胡涛脸色一涨:“下官不敢。”

    人家偷偷摸摸的跑出来,你要是把人家送回去,估计你这梁子可就是彻底的结大了,不管怎么说,现在何于飞也算是能在皇帝皇后面前说的上话的人,这要是把她招惹了,指不定自己哪天就被皇帝盖棺定论的训斥一番。

    转身过去,何于飞脸上的笑容散去,愁容犹同狂风吹刮开始凝聚,整个人的神情都变得何其的沉重:

    “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方才姐夫问我深夜为何在此,那于飞也是以这一句反问之,就不知这姐夫是答还是不答?”

    胡涛犹豫了一下,随后自己的脸色也如何于飞一般,沉黑了下去:“实不相瞒,这一次,确确实实的是出大事了,搞不好,这刑部我都呆不下去了。”

    “哦,什么了不得的大事竟然还能撼动你平阳伯世子的位置?”虽然说只是一个伯爵,可好歹也是一个实打实的功名换来的,且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就算是一不小心做错了什么事情,皇帝总还会看在平阳伯的面子上留一点的颜面吧?

    何于飞越是这样说,胡涛脸上的表情就越是显得挣扎,昏暗的火光,让胡涛整个人就变得狰狞了起来:“郭平不见了。”

    “你说什么?”何于飞心中怦然一动。“郭平不是在你的牢狱之中,怎会不见?”且这刑部大牢也不是旁人想进去就能进去的,莫说郭平现在还带着手镣脚铐,就算是以前,也不见得郭平有能力自己从那里头走出来,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好吗?

    “有人偷偷的换走了郭平,起初我怀疑是公主你,不过现在....”看何于飞也是这般的触不及防,也就不敢确定了。

    只是按理来说何于飞也没有这个理由再去做这件事,上次的事情是陈烈只字不言才算过去了的,现在就算是何于飞不顾自己,也不可能在连累陈烈,要知道那件事要事传了出去,自己,何于飞还有陈烈,谁都别想讨得到好。

    “那现在你.....”何于飞不知道郭平是怎么从刑部大牢出去的,她也不知郭平离开了刑部大牢对自己来说,究竟是福还是祸,她现在心中被挤在了心间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陈烈。

    明明前一刻还是那样的避之不及,现在却开始了牵肠挂肚,看来自己是注定舍不下这个人了。

    “事不宜迟,下官还有要事要忙,公主好自为之,至于那件事,公主就当作什么都不曾发生便是了。”说完这胡涛就兢兢业业的回到了自己的搜寻的工作之中。

    原本的,何于飞还想问一下刑部大印的事情,只是在想了一下之后也就摇头作罢。现在自己也不能确定这胡涛是否真的已经投靠了林思澜,若不是还好,若是是的话,自己的着一个举动,等于的就是图穷匕首见。

    这个时候要是和林思澜兵戎相见,必然是一着不慎,满盘皆输的局面。

    这糊涂啊,能装的还是就装装样子蒙过去好了,免得清楚的时候,大家都互相的难做,互相的为难,互相的折磨。

    别了那一群声势浩大的搜查的官兵,何于飞来到了城门之前,这个时候,城门大关,即使是天色蒙蒙的亮了开来,可依旧不是开城门的时辰。

    没有通关令碟大的何于飞一时被守城的将士为难在内。

    “公主,我家将军有命,这没有通关文牒或是将军手令,谁也不得出城,还请公主不要与我等为难。”

    何于飞没有退缩,想了一会又问道:“那你家将军是何人?”

    “我家将军是....”那将士的话还没说完,另一个声音就将他打断:“开城门!”

    “是!”听到这个声音之后大的将士,毫不犹豫的就对着自己手底下的人下了命令。

    何于飞抬头,正好就对上了那张略是玩世不恭的面容。

    “连萧世子?”什么时候,这史连萧被赶来守城门了?虽说这城门也是一大要塞,守城人选更是重中之重,可何于飞还是没有想到皇帝会让史连萧来守,再怎么说史连萧也算得上是这京城之中的一大清流,虽然说比不上盛庭欢,但总不至于要开始舞枪弄剑吧?

    来不及说更多,又一个身影从史连萧的身后站了出来,起初,何于飞是惊喜,只是片刻之后,那份惊喜瞬间沉淀了下去。

    那人是孟遥。

    只见孟遥对何于飞行了一礼道:“属下奉国公爷之命,已在此公侯在此处多时了。”

    听完孟遥的话,何于飞抬起了头:“奉了他的命令,那她现在在何处?”

    孟遥看着何于飞,也是没想到何于飞的反应会是这么的大,点了点头之后只道:“国公已在城外折柳亭候了公主一页,属下这就带...”

    不等孟遥说完,何于飞已经牵走了将士绑在一旁的马匹,不管所有人的阻拦,只身一人冲出了城。

    看着何于飞远去的身影,无论是史连萧还是孟遥,脸上都开始浮现了笑意。

    “爱上一匹野马,脸上一片草原。真不知这两人究竟是谁对谁动了心。”史连萧摇头说完,却见身边的孟遥也坐上了马背:“歇了一夜,感谢连萧公子热情招待,既然公主到了,我这也该出发了。”

    看着快马一鞭的孟遥,史连萧也只能拱手相送:“那连萧便在此处等待你和阿烈的佳音,也祝你们早日归来。”

    送别了孟遥,史连萧在此回到了城楼之上,此时一个远远的身影从城里头靠了过来:“陛下有命,严令封锁城门,得进不得出,违令者,斩立决!”

    史连萧一惊:“天将亮敢问大人,何故封锁城门?”这个时候要是封锁城门,城中百姓肯定不干啊,这不是闹着玩吗?

    “陛下有令,封锁城门,严查各家各户,一定要找到三公主!”

    “三公主?”史连萧的瞳孔越来越大,手中的拳头越来越紧:“你说,三公主怎么了?”

    这一刻,史连萧的神情和语气变得可怕,这种现象,前所未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不灭剑主〕〔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