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加冕为王〕〔爆笑修仙,萌狐不〕〔大楚昭阳〕〔重生之黑铁的荣耀〕〔昨天还能怎么皮〕〔甜妻驯夫记〕〔黑白分〕〔五域记〕〔攻约梁山〕〔唐朝好岳父〕〔绝地成神〕〔武傲九霄〕〔校花的极品特工〕〔重生异界当帝王〕〔行咨天下〕〔魔王修仙〕〔爱欲横流〕〔娇妻难驯:总裁,〕〔法医毒妃:霸道王〕〔华娱特效大亨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一百二十章 婚帖
    <h3 class=”read_tit”>第一百二十章 婚帖</h3>

    “公主,连萧了解你,你为何要对三公主见死不救?”看着眼前的何于飞,史连萧直言不讳的说道。

    看着眼前几乎就是满腔怒气都甩到了自己的脸上的史连萧,何于飞的心里是十分的无奈,她不知道他和林思环之间有什么,她也不想知道。

    “连萧公子怕是太高看本公主的人品了,本公主不是那种喜欢路见不平的侠义之士,而且那个时候无论是于公还是于私,我都不会去救她。”

    看着眼前毫无掩饰的何于飞,史连萧的心底更气愤了:“想不到大名鼎鼎的惠文公主,竟也不过是哟个冷血无情的心胸狭隘之人,算是是史连萧看走了眼。”

    “言尽于此,我与连萧世子怕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你若说是从前看走了眼,那本公主不妨告诉你,我一直以来就是如此不堪之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我,才是真正的我,是你们把我想的太好。”说完,何于飞已经转过了身去,不打算再搭理史连萧,她就不信这个时候史连萧还敢挡自己的路。

    只是,何于飞想不到史连萧竟然是为了一个林思环,毫不犹豫的赌上了自己和陈烈多年的情分。

    可是何于飞刚走出没几步,身后史连萧的声音又传了过来:“既然如此,那惠文公主可以把昨夜的事情如实的告诉连萧吗?”

    何于飞顿住了脚步,回头去看史连萧,却发现这个时候他的眼神已经是变得极其的虔诚,就像是一个朴实的信徒,面对着自己的信仰,真切的1是那样的纯粹。

    何于飞倒是没有犹豫,直接的就将昨天夜里的事情一一的都和史连萧说道了一番,当然,还包括了那个盛庭欢,还有那个把林思环丢进马车里的那个人。

    听到这里,史连萧的手已经握成了拳,原来竟是如此吗?

    何于飞说哇,深吸了一口气:“那夜随我们前去的大内高手已然死绝,所以别奢望还能在这些人中找到证据。”也正是如此,何于飞才会拒绝的如此的果断,这种事,退一步是海阔天空,可进一步,却是刀闪火海。

    她也知道林思环算是什么样的人,也更知道,自己若是做了这个好人,必然就是断送了自己的前程。

    看着何于飞,史连萧几乎就已经是说不出话来了,好像就是在这朦朦胧胧间,自己也明白了眼前的局势。

    “很多时候,别人心凉薄只不过是想为了自己的一个安生,谁也不想为自己一时的心软,赌上了一生的代价,更何况,那些人从来都是同流合污的一丘之貉。”

    何于飞敢担保,自己要是帮林思环正了名,那那一盆脏水很快就会被引到自己的身上。

    “人无伤虎意,虎有害人心。在陛下的眼中,我何于飞只不过是一个卑微之人,你认为若是非要在我和三公主之间选择一个人去牺牲的话,陛下会选谁?”

    史连萧无语,似乎这个答案已经很明显了。从今日的种种情况来看,皇帝应该是想要替林思环力挽狂澜的,所以谁也不能保证,这个时候皇帝会调转枪头,将这一切的罪名都归罪到一个何于飞的身上。

    用一个何于飞去换一个正统的金枝玉叶,这很值,而且谁也不敢去忽略了赵贵妃在皇帝眼中的分量,就算林思城已经放弃了林思环,可赵贵妃和林思环总还是十指连心的母女。

    “谁也没有义务用自己的一声去成全别人,我只不过是想安安生生的度过这一生。”说完何于飞已经迈开了步伐,不在去搭理史连萧。

    看着何于飞远去的影子,史连萧紧握着的拳头缓缓的松了开了,随着呼出的一口长气,整个人都显得低沉了起来。

    尚书府

    尚书府现在也是格外的一番忙碌,如今赵氏是一心的在忙着何秀宁的婚事,根本就没有人去搭理何于飞,只晓得何于飞是从宫里头回来,却没人去追究何于飞今早为何是不在府中,就连看门的伙计,都不曾看到何于飞出去。

    何于飞回到自己的院子里的时候,茯苓飞快的就从院子里迎了出来,并对何于飞道:“小姐,大小姐一早便回府中,已经恭候你多时了。”

    何秀心?何于飞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等到何于飞看到何秀心的时候方才发现,现在何秀心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尤其是看到自己的时候,脸色更是阴沉。

    “想不到方才几日不见,七妹就已经飞上了枝头成了凤凰,如今怕是连大姐这这一句七妹都当不起了吧?还是说,如今姐姐都需要唤七妹你一声公主殿下?”

    一见面,何秀心就对自己一番炮轰,何于飞表示自己是又是莫名其妙的躺枪了,自己这个是招黑体质吗?

    在皇宫的时候皇帝想让自己背锅,路上又要被史连萧兴师问罪,这倒好自己都回到家了,还要被何秀心冷嘲热讽。

    大早上的何秀心便从平阳伯府赶回来,感情老天这是要将一切的坎坷都搬到自己的面前来吗?

    何于飞吸了一口气,默默的坐在了椅子上,随手端起来一杯茶水,也不知道这何秀心是否喝过。

    一边喝着,何于飞一边说道:“按理来说,理应如此,若是大姐不介意,这一声公主殿下,于飞也就受了。”说完还白了何秀心一眼。

    何秀心恼怒,扬手拍打桌案。可就在拍案声落下的那一瞬间,何秀心的神情又是冷暗了下来。

    “七妹莫要忘了,你我都还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若是这平阳伯府若是倒了,我不介意与你争一个鱼死网破。”今日,何秀心穿的还算是挺隆重的,就连着一哼一气的样子,都有着赵氏的几分神似,只是比起赵氏,似乎这何秀心才更像是那种心机沉重之人。

    面对何秀心的威胁,何于飞也没有多大的一个在意,想来都是把郭平消失的事情归罪到自己的头上来了,毕竟再怎么说,这胡涛都还是她的丈夫。

    “若是姐姐真的想与我鱼死网破,只不过到了时候,怕是你们所有人都得给我陪葬。”何于飞很清楚,假如这件事真的是闹到了皇帝的面前的话,这可是株连九族的大罪。

    何于飞的话,让此刻的气氛冷到了冰点,沉默许久之后,何秀心发话了:“七妹如实告诉大姐,这刑部里失踪的人,到底和你有没有关系?”细细想来,这能对刑部大牢里感兴趣的人,自己所知道的,也就只有何于飞一人。

    然而,何于飞的回到也是那样的冷硬:“难道在大姐的眼中,于飞已经如此了得了?”

    何秀心横眉,她也思考过这个问题,何于飞再怎么说也只是一个女子,而且这刑部大牢就像是一扇铜墙铁壁,就算是铁拳也会被摩挲的血肉模糊。这一点是无可厚非的,从来没有人能从刑部大牢里占到便宜。

    “不是你,又会是谁?”

    说到底何秀心还是听怀疑何于飞的。

    何于飞摊了摊手:“你问我,我又问谁去?”说到此处,何于飞的唇边划过了一个冷然的笑意随即继续说道:“是凉王也说不定哦,搞不好这明要不成,人家就强取了呢?”

    何于飞的话,何秀心心领神会,随即又是感到惊讶:“七妹的意思是,把这些都扣到凉王的身上去?”

    何于飞扁了扁嘴:“这我可没说哦。”

    只是这个锅萧镜不背谁来背?要知道这萧镜可是在皇帝的面前表示过自己是对郭平志在必得的。

    站了起来,何于飞已经是打算回去歇息了,临了却还是回头对何秀心说道了一句:“这件事于飞言尽于此,做与不做大姐你自己拿主意,至于那牢中人,妹妹敢以人格担保,绝不是我动的。”

    虽说平阳伯的权势不如何,但要是借着胡涛的职位还有平阳伯本身的势力去捏造一些谣言还是可以的,这个时候怕是没有什么东西会比谣言来的更加的动荡人心了。

    看着何于飞离去的背影,何秀心心中的波涛已经渐渐的冷落了下去。第一次见这个人的时候,她也只不过借着一个陈国公的未婚妻的名头耀武扬威的弱女子,可第二次看到她的时候,她已经是一朝郡主,如今的她,已经俨然成了一个公主。

    下次见到她,她又会如何?

    低头看了一下依旧是原地踏步的自己,何秀心也开始厌恶起自己来了。

    回到房间,何于飞这刚躺下,茯苓又从门外床了进来,二话不说,抄起手来就是对着自己一阵刺挠。

    “小姐,,盛家送来的请帖。”

    “盛家?请帖?”

    茯苓点头:“盛家大公子三日之后将于史小姐完婚,这盛老大人一早亲自把帖子送了过来,愣是将整个尚书府都惊动了。”

    何于飞闭上了眼睛,确实这盛老大人在京中也算是一号风云叱咤的人物,从前可是先帝的身边的人,只是后来年事高了便隐退了官场,只是这退出江湖多年,江湖中却依旧流传着他的传说,更何况他还有一个出色的儿子。

    盛庭欢的婚事,盛家老头子来发请帖,看来这盛家老头子是对这门婚事很满意了。

    “如今盛老大人就在前院,小姐是否过去见见?”

    然而,这个时候回应茯苓的,只是何于飞沉重的呼吸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不灭剑主〕〔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