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一百二十二章 盛婚(中)
作者:玛丽莲梦白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h3 class=”read_tit”>第一百二十二章 盛婚(中)</h3>

    “‘公主或许是贵人多忘事,下官在一个月前上书陛下,借公主助陈国公剿匪之事弹劾公主你抛头露面,女德有失’还恳请陛下赐公主《女戒》一套。”说着说着这许悠就自暴自弃了起来:“如今想来下官当时错的是何其的离谱,不分青红皂白便是诋毁了公主的清白,好在当时何尚书极力维护公主,不然下官可就真的成了这千古罪人了。”

    说完的时候,许悠是忍不住的大喘气,可是回头去看何于飞,却见何于飞一副听故事听的津津有味的模样:“真有此事?不过为何我不记得?”

    许悠闻言,脸上暴起了青筋。有陈国公在朝中给你平定风波,你一个闺中之人还能知道多少?只不过何尚书对何于飞字字不提却是个意料之外的。

    见许悠一脸的尴尬没停过,何于飞也只能开眉一笑:“其实我没说别的,我只是说我是个贵人罢了,毕竟贵人多忘事罢了。”

    这话听得一旁的茯苓都是开始忍不住的同情这位许大人,这是造了几辈子的冤孽啊?

    还没来得及同情下来,何于飞一个眼神瞪了过来,那狠厉的眼神仿佛就是在说:那你很胖胖哦

    茯苓呼了一口气:你不知道吗,就你一个人不棒啊。

    看着眼前无地自容的许悠,何于飞瞬间自信心爆棚,自己拳脚打死人的本事没有,这气死人的本事1还是有一点点的嘛。

    “不过那次本公主确实是偷偷的跑出去的,所以许大人所言也是无可厚非的,怎还会心生愧疚?”换句话来说的意思就是:知道错了还不死远一点,赖在这里怪碍眼的。

    “公主只身一人深入虎穴,不费一兵一卒,除去匪患,乃是我们南朝的神话,是下官当时见识浅薄,被蒙蔽了双眼,才做下了那等荒唐之事...”当然,更多的还是因为何于飞后来有解开了玲珑锁长了南朝的威风,所以为了自己以后难免再被人捅上一刀,还是自己澄清坦白为好。

    “许议郎多心了,这件事本公主从从头到尾都不曾知道过,又怎么可能让我心生忧虑,所以这件事过去便是过去了,许议郎若是在揪着不放,便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了。”说完这些何于飞也忍不住暗暗的叹一口气,感情这事许悠打了自己一巴掌,然后是自己给了自己一口糖吃。

    不过这件事是他的职责所在,何于飞就算是心有怨恨,也不会发泄在许悠的身上,铁饭碗,怎么可能说丢就丢?

    听完何于飞的话,许悠忍不住赞叹:“公主当真是深明大义,许悠自叹不如,若是不介意,下官想与公主交个朋友。”

    何于飞下巴就这样的被惊的掉了下去。你怎么不说我骨骼惊奇,然后收你做徒弟?

    犹豫了片刻,何于飞开口了:“既是如此,那我和许议郎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

    之后,说道了两三句之后,许悠很客气的就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也是自许悠离去之后,那人群之中对何于飞的言论也是蓬勃了起来。

    对于这位惠文公主,几乎就已经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有人惋叹南朝尚有如此奇女子,也有人叹这样的人却是所嫁非人;有人说陈烈剑走偏锋捡了个好姻缘,也有人说太子殿下有眼无珠,错失佳人....

    正听得津津有味,一个声音打破了何于飞所享受着的那一片宁静,就刚才还欢呼雀跃着的那些言论,此刻就被扼住了喉咙,发不出一丝声响,恍若胎死腹中。

    “太子殿下驾到,令我盛府蓬荜生辉啊。”管家的一声叫唤,所有人的眼光都看向了正在走进门来的林思城。

    何于飞循声望去,只见林思城只身一人带了几个侍卫出现在了外头,听身边的这些个闺秀议论说,从前不论是出席什么宴会,这林思城都会带上自己的妹妹和林思澜,只是现在..

    看着那些闺秀们戛然而止的言论,何于飞也就呵呵一笑了,从前林思城这样做是想做出皇家兄弟和睦的表象,只是现在他们兄弟之间撕破了脸,还能走到一起去才怪呢。再来就是林思环和林思佩了,林思环如今的名声可不太好,自从出了萧镜的那一档子事之后,林思环就像是在上流社会销声匿迹了一般,曾今的那个名满京华的三公主,现在也不过只是一株残花败柳罢了,至于和亲凉国当凉后的人选,真的也就是非她莫属了。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这一句话用在了林思佩的身上也是鬼斧神工一般的契合了,也就在皇帝下旨宣布了林思环和亲凉国之后,这林思佩也突发奇想的请下了婚诏,说是对凉国的那位郭大人一见钟情,还非他不嫁,这一下皇帝无可奈何了,自己的女儿前前后后也就那么几个,一个和亲西凉,另一个又是毁了容貌。

    辗转反侧之下,皇帝被林思佩的真心打动,同意了这一门婚事。可就在人们以为这是八字还没一撇的时候,凉国使臣那边也传来了消息,说是乐意的结这一门亲。这下人们就不解了,你郭嘉好歹也是一表人才,且家大势大,怎么的就这么想不开,要娶这样的一个毁了容貌的女子?

    面对诸如此类的问题,郭嘉做出表态:“外表美虽然.....很重要,可我觉得另类美也是一种高尚的追求。”

    由此,这一锤子买卖做成了。

    以上所述,均由何于飞结合各大闺秀的八卦和自己痴心妄想式的推理而成,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正美美的想着,那林思城的身影就来到了自己的面前:“惠文公主,看来你最近过的可很是美满啊。”

    何于飞瞥了一眼林思城:“殿下眼中,惠文这些日子不过是图了个清闲罢了,哪像太子殿下你,过不了多少时日,这太子妃和太子侧妃都要伴随你的左右喽。”说完又觉得那里不妥,又是顺带的1问了一句:“怎今日不见三公主前来?”

    仅此一句话,林思澜的心情低到了谷底,满眼的怒意看着何于飞,却只能被囊括在自己的眼眶之中,无从发泄。

    这个女人是在激怒自己,这个女人竟然敢挑战自己,这个女人一直都在挑战自己!

    “何于飞,你放肆!”

    林思成这一声下去,一大堆的目光兜兜转转的又回到了这里,只听何于飞似是受极了惊吓一般的惊慌道:“太子殿下息怒,惠文自问不知何处得罪了殿下使得殿下大动肝火,还请殿下恕罪。”

    这一下场上的气氛就开始变得怪异了起来了,原本是坐在何于飞身边的人也纷纷的向后退了去。刚刚何于飞说的话他们听的也是很清楚的,何于飞除了说道了一下太子的家事之外,还真的就没事呢么地方是做错的,要是真要追究的话,怕也就只有那一条,那就是碎嘴。

    只是这一点谁都是不敢轻易的说出来大的,因为她们和何于飞一样,都是碎嘴之人。

    亲王正妃尸骨未寒干便纳了妾侍,这太子殿下也是毫不示弱的给全城权贵来了一个正妃侧妃一起进门的壮举,这一下皇家的闻名可真的就是被林思城败尽了。

    这些话,换作在座的任何一个人都不敢轻易言说,何于飞倒是一个特殊了,这个人连皇帝都讽刺过了,这还有什么是不敢做的,这个要是闹大了传了出去的话,真的就不会没有人不认识这惠文公主的名号了。

    至于林思环,那些细枝末节,根本就不用去推敲,一切都已经摆在他们的面前,真真切切。

    看眼前的情况不对,林思城的情绪是嘶的一下子就冷了下来。看着何于飞,眼中已经是说不出来的有了一种梳理,他要离这个人远一点,在自己没有能力拿捏这个人之前,暂时还是不要和这个人交手。搞不好等下被搬出来的可就是赵无忧了,赵无忧若是被搬上了台面,那这件事可就是彻底的闹大了。

    皇帝面前,何于飞顶多就是一两句的责备,可自己,必是名声败坏,骂名满天下。

    “大胆惠文!”

    所有人吸气,摒住了呼吸,就连何于飞也是满心的期待,他也想知道这林思城的后文会是如何的一个自圆其说。

    “见到本太子,为何不行礼?”此言一出,何于飞瞬间懵,逼,不过片刻之后,唇边笑意连连的给林思城福了一个身:“惠文见过太子殿下。”

    何于飞一声刚下,这身后的那一群人竟也是纷纷的跪了下来:“见过太子殿下。”一时间,众口一词,异口同声,浩瀚人海,皆为此动。

    意外之中的笑容,何于飞洋洋得意着。好好的一场婚宴,愣是因为林思城的到来乱做了一团,这个笑话足够让朝臣们笑上个半把月了。

    “盛家这也是够倒霉的。”人群中,不知谁嘀咕了一句,这林思城的脸色就黑到可以滴墨了。

    这一下,林思城是看都不想看见何于飞,转身甩袖就进了门去,也完全不管身后跪着的那一群宾客。

    林思城走后,何于飞刻意的走到了许悠的身后:“许大人,遇到这种情况,你会如何处理?”

    “公主的意思是....”许悠有点慌,这个女人的心到底是有多黑啊。

    何于飞一笑:“许大人可别冤枉我,我可什么都没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