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小能手:神秘〕〔住手!这是你师弟〕〔重生之王牌千金血〕〔基因进化战场〕〔楚先生的甜宠娇妻〕〔我有一座炼妖塔〕〔重生之我要上头条〕〔高举大剑斩妖魔〕〔海贼王之海军雷神〕〔符霸异世〕〔天朝女国师〕〔我在美漫开超市〕〔超凡神厨〕〔吟游刺杀录〕〔小春日和〕〔大唐不良人〕〔龙刺兵王〕〔呆萌小财妃〕〔腹黑老公坏透了〕〔傅先生,偏偏喜欢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一百二十五章 事变
    <h3 class=”read_tit”>第一百二十五章 事变</h3>

    天渐渐的黑了下来,昏暗之中何于飞已经找不到刚刚那个黑影的踪迹。随着夜色越来越深,何于飞也渐渐的放弃追上那个人的念头。

    只是何于飞刚停下自己的步伐,就听到有什么东西划破了气流,直接的就向着自己这边飞了过来。

    何于飞连着后退了好几步,几乎是咫尺之遥的闪避,那些个暗器就在何于飞的身边擦肩而过,寻着最后一点的星光,何于飞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刚刚飞向自己而来的,竟是三片小小的树叶,而这三片树叶,竟然纷纷的落入了石墙之上,如此足见这下手之人的内力是何其的深厚。

    退了一步,何于飞已经不打算在和这个人交手下去,因为i额她也知道,这很有可能就是那人的请君入瓮之际,自己要是再一昧的执迷下去,恐怕就真的是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只是,这世间不如人愿的事情太多太对,这个时候何于飞在明敌人在暗,既是上了贼船,又怎么可能轻易的就让你下去呢?

    不消一会,何于飞耳边就传来了细碎的暗器的声音,在这些声音的驱使之下,何于飞连连闪避,最后竟是来到了一个院子里。这个院子在盛府算是最为特别的一处,没有富丽堂皇的装饰,也没有价值连城的珠宝为之点缀,其中所有的只不过一些硬梆梆的木头人。

    等到那追着自己打的暗器的声音完全消失了之后,何于飞才发现自己已经是落入了重重的木头人大的包围之中。这个院子很大,这个院子里面的木头人也多的就像是市集之上那些浩瀚的人海那般。

    许久之后,那追着自己打的声音果然就是停了下来,周围的一切就显得是极其的静谧。

    “阁下既然是有意引我到此处,那为何不出来见上一见?”

    然而,回应着何于飞的只有一片悠扬的回音,似是过了很久很久,何于飞终于听到了一些别的声音,可何于飞清楚的感受得到,这不是那个人的声音,因为这个声音就是从自己的脚下传出来的。

    事出反常必有妖,那个人竟然是领着自己来到了这里,那么就绝对不会是仅仅的想让自己在这看看风景那么简单,只是那个人究竟会是谁?

    来不及想太多,何于飞已经感觉到了脚下的动静已经是越来越大了。

    肯快的,何于飞的周身一片通亮,就像是触动了这房里的某些机关似得,墙上出现了数不胜数的灯火,照亮着眼前的这一切。

    “惠文公主,你若是有本事,便从这里走出来,我在院外等你,愿你不要让我太失望哦。”声音从很远远的地方飘过来,又或许是这说话的人音量小了些,何于飞听着有些朦胧,更别说再去凭着自己的记忆去分析自己是否曾今听到过这样的声音了。

    向前走了一步,何于飞就感觉到了不对,眼前的这些木头人就像是长了脚一般,也随着自己的步伐移动了起来,只是让人不解的死死,这些木头人竟是在何于飞面前的层层围困之中避让,开辟出了一条小道。

    何于飞自然而然的穿了过去,可是很快何于飞就发现自己似乎是怎么走都走不出这一群木头人的围困,刚刚所看过的一切,在兜兜转转之后,在此回到原点。这里的一切,就像是一个迷宫。

    想不到,盛家居然还有这种地方,只是这种东西应该是那些习武之人用来练功的东西或是那些能人隐士用来研究玄门阵法的道具,怎么却出现在了盛家?现在何于飞有点怀疑这盛家以前到底是干什么的了,这那里像是文臣家里该摆弄的东西?这分明就是武将家里才会有的东西嘛。

    停下了歇息了一会之后,何于飞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既然这地上自己走不出去,那便试着从上面过去,正所谓站得高望的远不是?

    只是何于飞验证了理论,却没有认清实际的眼前,这些个木头人个个足有三米多高,完完全全就像是一颗大树一般遮住了所有的视线,完全不给你意思投机取巧的机会。

    何于飞拍了拍手,打算顺着这些木头人的手臂爬上去,可是就在何于飞爬到一半的时候,这些木头人又开始动了起来,前后的摇晃,何于飞只能紧紧的抓住手中的扶手,许久之后坚持无果,也只能退了下来,登高望远的梦想瞬间破碎。

    “不行,我必须出去。”原本何于飞还不清楚那个人的目的,现在却清楚了,这分明就是想把自己困在这里,至于后面的事情,难以预料。眼前,最好的选择就是快些从这里走出去。

    “斗赢了天下第一公子,破开了镇国之宝玲珑锁的惠文公主,如今看来却也不过如此!”那声音冷冷的嘲笑道。

    对此,何于飞嗤之以鼻。她倒是要看看,这究竟是何方神圣,竟然敢在盛家对自己下手,这盛家虽然已经不是官僚府第,但好歹也是皇帝的恩师住的宅子,难道还没有几个看护院子的高手?只是这人对这府中的一切了如指掌,是让何于飞最疑惑不解的?

    难道这人本就是盛家的人?想到这里何于飞很快就否决了这个念头,自己和盛家算得上是往日无冤近日无仇,更何况,这个人分明也是对自己的情况了如指掌,盛家的人除了盛庭欢之外,别的人何于飞都也是第一次接触,又怎么可能对自己的情况知根知底?

    很多时候,自己的离事情的真相,永远就隔着一层窗户纸,现在那个人就在门外,只要走出了这一群羁绊,那等待着自己的就是答案。

    想着,何于飞已经逐渐的让自己的内心显得更加的平静下来,而且她也发现,这些木头人懂的时候,连带着自己脚下地砖也会移动,所谓治标治本,那就将这些木头人连根拔起,让它们的根基彻底的毁灭。

    每一个木头人的身后都有着层层的一圈绳子缠绕其中,何于飞辗转一番之后,将一个木头人的身上的绳子的一头解了下来,而另一头,择拴在了另一个木头人的身上。

    拍了拍手,何于飞站了起来,连着走了几步,这些木头人也是斗转星移的一般在动着。紧接着,何于飞又是以着一种非常奇怪的步伐在几个木头人之间走动,何于飞每走一步,这些木头人的位置都变的十分的诡异,很快的何于飞发现自己似乎已经是从这一群木头人只见走了出去,而且这些木头人也是渐渐的被积压在了一团。

    就在何于飞以为自己已经走出的时候,一回头才发现自己身后竟是厚厚的一堵石墙,而那些个木头人还向自己逼近,似是要让自己压扁一般。

    呼了一口气,何于飞又顺着原地走了几步,迈出的步子也是非常的小。就在这个时候,这些木头人停了下来,何于飞也清清楚楚的听到了是有什么东西被连根拔起了一般。

    又走了几步,这些木头人纷纷开始后退,回到了自己原来的位置之上,片刻之后,这些木头人轰然倒塌,扬起一片尘土。而首先倒下的,正是刚刚被自己用绳子拴住的那两个木头人,这两个木头人一道,这些个也就开始了树倒猢狲散了。

    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尘土,何于飞从这院子里走了出去,推开了院门,何于飞便看到远远的站在那里的黑影。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

    仅此一声,何于飞就听出了这个人的声音,威风扬起她如花的裙摆,只见她纤指轻扬,拍了拍自己的肩膀,道:“这叫牵一发而动全身,亲王殿下!”

    威风吹走了那人最神秘的伪装,只见那人将自己脸上的面纱取了下来,露出来的那一张脸,让何于飞咬牙切齿,正是林思澜!

    林思澜唇边的笑容,总是诡异的,就像是从看到何于飞的那一刻起就不曾停止过,只是着一种诡异落在了何于飞的眼里是恶心的。

    林思澜比起林思城,虽然表面上是沉稳笃定,可暗地里,他才是真正的最睚眦必报的那一个。

    “盛家老太爷穷极一生才研究出来大的玩意,却在顷刻之间被你弄的灰飞烟灭,我指向只奥到底还有什么事情是惠文公主你做不到的。”一边说着,林思澜一边却是在打量何于飞。这个女人明知道自己是最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的那个人,可偏偏在这个时候,她却连丝毫的畏惧之心都没有。

    看着林思澜,何于飞唇边最后只蹦出了冷冷的四个字:“同室操戈。”

    仅仅的四个字,让林思澜此刻的神情变得极其的冰冷,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也是那样的可怕。

    “惠文公主这个时候既然有时间嘴硬,为何不问问本王为什么会来?”要知道,这个盛庭欢的婚宴,他可是从头到尾都没有出现的。

    何于飞摊摊手,不屑的看了一眼林思澜,表示自己才不是那种自讨没趣的人。自己贴上去问,你就会答?

    冷冷的目光开始凝聚,林思澜无情的冰冷刺动着何于飞身上的所有角落。

    “何于飞,本王的婚礼你还记得清楚吧?你说着盛家的婚礼,会不会步了本王的后尘?”

    何于飞闻言,眉头紧锁,死死盯着林思澜:“你想做什么?”

    这种事情林思澜应该做不出来吧?只是,他为什么做不出来?想到这里,何于飞渐渐的感受到了心惊肉跳的感觉。

    很深刻,很深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时来孕转:总裁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