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一百三十一章 荒谬
作者:玛丽莲梦白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h3 class=”read_tit”>第一百三十一章 荒谬</h3>

    匆匆的三日光景,一晃而过。

    自盛家婚事之后,何府也算是成了京城之中最为热闹的地盘,原因无他,正是因为当日发生了那种事情之后,这盛家的人是三天两头的就来这里拜见,只可惜,他们能见到何于飞的机会总是渺茫的。何于飞闭门不见不说,就连这整个尚书府的人都对这盛家的人恨之入骨了起来。

    这一天,何于飞也算是起了个一大早,可是她没有想到,有的人比自己来的更早。

    “小姐,连萧世子已经在外面恭候你多时了。”

    此时,在一旁整理衣冠的何于飞表示无力吐槽。如今尚书府是不会待见任何和盛家有关的人,这清远侯府再怎么说也是这盛家的姻亲,感情为了进这尚书府的门,那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啊。

    带何于飞见到史连萧的时候,史连萧却是独自一人坐在那里喝茶,满副愁容,令人不解。

    “连萧世子,这借茶消愁,倒不像是你的做派啊。”

    史连萧抬头看了一眼何于飞,脸上的愁绪依旧还是那般明媚:“实不相瞒,今日前来,有三件事想与公主商谈。”

    何于飞闻言,略是失望,这也就意味着不是专程来和自己赔罪喽。

    “既是如此,连萧世子就开门见山吧。”

    史连萧点头,也将一杯茶推到了何于飞的面前:“这第一杯茶,我替连城敬你,当日若非公主,连城早已一命归西。”说完还看了一眼何于飞的怪异眼神继续道“不过公主不过误会,连萧绝对没有替盛家向公主道歉的意思,归根到底这是盛家做的过了,公主就算不原谅也在情理之中。”

    “那世子的意思便是本公主心胸狭隘了?”

    何于飞冷不丁的一句嘲讽让史连萧哭笑不得,的确,在这个时候史连萧说这样的话,确实是有点自相矛盾的。与其说他是看在史连城的份上亲自上门道歉,倒不如说是想提醒何于飞也应该看在史连城的份上息事宁人。

    如今的史家和盛家,,说到底还是一条战线上的人儿。

    不等史连萧再说些什么,何于飞霍然的将那杯茶端在了手中:“那第二件事呢?”

    只是这个时候,史连萧的神色又变得诡异了起来:“这第二件事,其实也算不上是我的事,是三公主想和公主你做个交易”

    “三公主?”何于飞顿时就笑了,“我和三公主可是势不两立的,这个时候三公主突然让你前来当说客,难道是希望本公主替她去和亲?”

    果不然,史连萧默默的点了点头。

    按理来说,这萧镜也差不多是动身回大凉了,那么这林思环去凉国的日子也就近了,就算不是跟着萧镜一道入凉,那前前后后最多不会超过三个月。用三个月的时间来未雨绸缪,确实是稳妥,只是何于飞很纳闷,这林思环怎么就那么笃定自己会帮她?

    换句话来说,自己怎么可能会帮她?

    “连萧世子,我想你应该还不会沦落到助纣为虐的份上吧?替三公主当说客,你眼中可有连城这个妹妹?”一开始何于飞就猜到了史连萧和林思环的关系不一般。只是当时没有过多的去怀疑,可是如今想来,却是有点不堪入目了。

    史连萧心仪林思环,而林思环心仪盛庭欢,最后将史连城视为死敌。这关系得是多么的乱啊?

    理了理自己的思绪,何于飞也不愿再去想这种让人看着就头疼的事情,也不愿再去管史连萧到底是有多荒唐。

    “那三公主打算和我做什么交易?”如果何于飞没有记错的话,前不久在盛家她才把自己玩弄了一遍,这个时候又托史连萧找上门来,还真真是六六六啊。

    “三公主说她的手中有能够对付亲王殿下的东西,只要你助她度过眼前的苦难,她愿意助你一臂之力。”

    “助三公主逃婚,我还没这么想不开吧?这可是杀头的大罪。再者,我和亲王殿下只间还算是挺和睦的。”

    然而,史连萧摇头:“三公主说亲王殿下的手中有能够威胁公主你的把柄,想必这个时候,公主也更希望自己能有一个牵制亲王的东西吧?”

    何于飞眉头一皱:“那看来这三公主即使是被定可亲,在宫中也没闲着啊。”连林思澜的时期个都知道的这么清楚,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善类?

    深吸了一口气,何于飞再度开口:“那连萧世子打算让我怎么去帮她?”就算自己是个公主,可那也只是个公主,完全什么作用都没有好么?

    可是,何于飞所认为的,史连萧却完全不这么认为:“我记得阿烈此前曾亲手训练过一批暗卫,这支暗卫军无论是作战能力还是身手,都绝非是江湖上的武林高手所能比拟的,所以我希望到时希望能借这些暗卫一用。”

    陈烈手底下居然还有这么好玩的东西,何于飞表示自己从来就不知道,只是这史连萧怎么会知道陈烈会把国公府的一切交给自己?

    “听连萧世子的意思,这是打算劫亲了?”要真是这样的话,何于飞就要对史连萧刮目相看了,毕竟这史连萧可是打算跟萧镜抢东西的人。

    “这件事清远侯府的人不能出面,但是这一批暗卫例外,因为这见过陈家的暗卫的人没几个,知道这这一批暗卫的人也就只有我和阿烈,所以这件事让他们去做,最是妥当。”

    何于飞擦了擦自己额头的汗水:“连萧世子这位兄弟两肋插刀,为女人插兄弟两刀的气概还真是让本公主佩服啊....”

    这件事对于何于飞来说,完全就是有利无弊的,正如史连萧所言,让陈家的那批暗卫去做这件事情确实天衣无缝,只是无端端的却便宜了这林思环,感情这出来混的都是要还的,自己当日只不过一个见死不救,搞到最后,这林思环的主意还是打到了自己的身上来了。

    但是不得不说,林思环手里的东西确实是很诱人,林思澜知道的东西远远要比林思城多,就连陈烈的身份,林思澜也知道的一清二楚,所以这一点何于飞不得不防。

    将死之人,其言也善。既然是到了这个时候,何于飞也不会怕林思环耍什么滑头。可真正的到了今天,何于飞才开始对林思环另眼相看,这前一脚踹在了自己的身上,后一脚就跪在了自己面前的事情,换了别的人都是做不出来的。

    对林思环来说,这确实是一场赌局。

    接过了史连萧的第二杯茶,何于飞又问:“那这第三件又是什么?”

    “今个朝堂之上传来了陈家军的八百里加急。出征大军在半路上遇到伏击,阿烈被乱军冲散,失去了音讯。”说着说着史连萧也偷偷的去看何于飞的神情,他选择在最后的关头说这件事,也是存了一些私心的,假若自己一开头就把这件事说出来,就算是何于飞拒绝了林思环大的事情,自己也是毫无办法,毕竟这也是人之常情不是么?

    “出征大军几十万人,为何还会被埋伏?”这明明是我众敌寡,何况还是在南朝大的疆土之内,这怎么还会被弄到信讯全无的下场?

    渐渐的何于飞大的眸子暗淡了下来,低着头看着史连萧,那眼神愣是将史连萧也震慑的不敢再多说什么。

    “公主不必担心,阿烈只是和大军失散,更何况还有孟军师在阿烈的身边辅佐,定然是能平安无事的。而且如今陛下也打算让亲王殿下亲自前往,重整军心,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有阿烈的消息了。”然而,说完这些话之后,史连萧也是有些心虚了起来,又是补充了一句:“公主放心,我们的人一定会在亲王殿下之前找到阿烈。”

    史连萧的话让何于飞沉吟许久,只是似乎正是这一场沉吟,让何于飞的眉目彻底的舒展了开来。

    “大军出征,半途便失去了主帅,想必这其中必然就是有人泄露了行踪,而这一切的背后,而这一切最直接的受益者,便是亲王殿下。”

    “公主的意思是这件事是亲王殿下做的?”

    何于飞摇头:“这是不是亲王殿下做的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亲王殿下确确实实的是有这夺兵权的野心,所以当下之急,除了找回陈烈,更重要的还有是保住这三军主帅之位,切记不可让这兵权落入旁人手中。我记得这陈家军,向来之人陈家的兵符和陛下的圣旨,所以这个时候只要组织了陛下的这一道旨意,一切都可以马到功成”

    看着何于飞,史连萧开始怀疑何于飞到底是不是真正的在担心陈烈了,这哪里像是一个刚知道自己的未婚夫生死不明的样子,就这份冷静,完全就是一个冷血无情的谋士嘛。

    “那公主认为,谁代替亲王殿下更为合适?”

    “你。”何于飞想都没想,直接说道。

    史连萧既是陈烈的好友,也更是皇帝看重的人,既然皇帝能把城门都交给了他,那自然是信的过他的。相信皇帝也会知道把兵权交到了林思澜的手中会有什么后果,就算最后的人选不是史连萧,也绝对不会是林思澜。

    “那连萧便尽力而为。”说完史连萧便匆匆告辞。

    此时,茯苓从后堂掀帘走了进来,看着颇是沉默的何于飞,有些担心:“不知小姐,有何打算?”

    许久之后,何于飞缓缓开口:“茯苓,你去替我准备一下,我打算出一趟远门,其他的事情便交给你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