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蒙尘传说〕〔电商穿越七零年代〕〔蜜汁甜宠:娇妻萌〕〔Boss腹黑:影后,〕〔Boss生猛:总裁,〕〔恋爱账簿〕〔快穿撩撩撩:BOSS〕〔你是我的万有引力〕〔随身水灵珠之悠闲〕〔变身神龙闯都市〕〔龙凤双宝:老婆,〕〔明威天下〕〔战少,一宠到底!〕〔超级护花天王〕〔传奇女玩家〕〔修道红尘间〕〔重生八零之极品娇〕〔抗日之少年战将〕〔情感欺诈师〕〔我的食客不是人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一百三十二章 路遇
    <h3 class=”read_tit”>第一百三十二章 路遇</h3>

    风萧萧,路遥遥。

    “公主,你当真是下定了决心要亲自去寻国公爷?”

    临风坐在马背上,悠悠的看着走在自己的前面的何于飞,心中很忐忑。自己的公主虽然和其他的公主有些不同,只是这离家出走真的不是一个姑娘家该做的事情,如果这件事要事让自家的国公爷知道的话,那恐怕是不会轻饶自己喽。

    只是这件事情的出发点还是值得临风去搏上一搏的。以女子之身躯,日夜奔波,千里之遥,临风看得出来,何于飞是真的很担心陈烈,而且何于飞这一种急切的担心,真的是自己在她身上几乎是没有见到过的。

    只是若说是有的话,那也是存在的,唯独的就是那日在城外她私藏郭平被陈烈发现的那一次。

    原本呢临风还担心这一路的颠簸何于飞受不来,可是连着这几天的行程赶下来,临风才发现这何于飞的身子骨比自己还要硬朗,当然这也只是建立在自己身受重伤未曾痊愈的前提之下的。

    “你要是想本公主带你闯荡江湖,一去不回,我也乐意奉陪。”

    对此,临风深深的白了何于飞一眼。自己就算是有这个色心,也没这个色胆啊。再者。他这么正经的一个人,不但美丽善良,还可爱大方。

    俏皮话说完之后,这气氛瞬间就是肃静了下来,尤其是何于飞的脸色,端庄的令人心生畏惧。

    “按连萧世子所说,陈家军遭遇麻烦的地方是在麻城地界,而我们如今离麻城也只剩下最多一日的路程,你确定你是真的打听清楚了?”这个地方再怎么说都还是在南朝局内的范围,这叛军就算是攻城略地也不可能将爪牙伸到这个地方来。

    奈何,临风却是点头:“属下已经去方圆十里的地方都去打听了一番,当日国公爷遭遇埋伏的地方确实就是在此处,只是国公爷如今身在何处,依旧还是一无所知。”

    何于飞默默的给了临风一‘要你有何用’的眼神。

    “看来不是我们寻不到他,而是他在故意的躲着我们。”这一点,毋庸置疑,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非但是自己,就连皇帝的人手也没闲着,这囊括了南朝暗中所有的势力,怎么可能连陈烈的一点蛛丝马迹的找不出来?

    “公主说国公爷是在躲着我等,这是为何?”而且自己的主人什么性子自己还不清楚吗?就算陈烈躲着皇帝不见,至少还是不会躲着何于飞的吧?

    对于这一点,何于飞没有作答,只是连连的摇了摇头之后问道:“不知这陈家军如今抵达了何处?”

    “属下昨日就收到了消息,这陈家大军已经成功抵达前线与张将军会合,即将完成公子预定的迂回之势。”

    听闻此处,何于飞暗暗思量,陈烈这种由边境慢慢向内吞噬的方法表面上看上去是可行的,而且这内边还有朝廷的驻守军队牵制住了叛军,很快的就形成了两面夹击的形势,也彻底的粉碎了叛军退到凉国境内的后路。

    可是这些叛军又怎么会这么轻易的就让一支群龙无首的兵马绕到了自己的后方?

    想到这里,何于飞似是又想到了什么。

    “朝廷派出接管陈家军的人是谁?”细细数来,自己离开京城也有好几天了,这接掌兵权的人,就算不能赶在自己之前,总不可能落下自己太远吧?

    可是,这个时候临风却是摇头:“朝廷并没有派出任何接掌兵权的人选。”

    “为何?”

    这一下何于飞就有点纳闷了,国尚且一日不可无君,那这三军之中又怎么可以没有一个主帅?这要是放任不管,部下的那些将领争权闹起来,这浩瀚的陈家军也就不攻自破了,这有何谈的迂回之计?

    此时,临风低头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好像是陈家军之中有人掌管了虎符,且这军情也上报到了陛下面前,想必也正是因为如此,陛下才临终放弃了令派遣主帅的念头。”

    这一下,何于飞是无话可说了。这虎符原来是在陈烈的手中的,既然陈烈把自己的虎符交了出来,要么陈烈是穷途末路,不得已而为之;要么,这根本就是一场金蝉脱壳的戏码。

    假若真是如此,那一切就变得更加的模糊了。

    借埋伏逃遁,然后谁也不知道陈烈去了哪里,这中欺君瞒下的行为,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抬头看了一眼夕阳西下,何于飞的眼眸被照的血红血红,感觉自己来到这个地方之后,所能看到的,都是血色的未来。

    “天快黑了,快些找个地方住上一夜吧。”

    “属下遵命。”

    这话刚落下,远远的何于飞就看到了一个颠簸的身影向着自己跑了过来,那人显然是个女子,而且那一身的衣着打扮,全然就是一个打击人家的丫鬟的打扮。

    那人看到何于飞,竟是大呼着跑了过来。

    “惠文公主,快,快去救救我家小姐。”

    何于飞仔细的打量了这个丫鬟一眼,才发现竟然是那样的眼熟。此人虽然何于飞只是短短大的见过一两次,可何于飞还是把她认了出来,这是张将军家的婢女,而且这个婢女还是张嘉身边的,上一次在亲王府的时候见过一次,倒不想今日还会在这里见着。

    “张小姐出了什么事,你细细说来。”

    张嘉不是随着张将军去了边塞,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会对自己大呼救命?

    那丫鬟哽咽了三声,满口凄然:“前一阵子,我家将军领兵北上,无奈那时正遇叛军偷袭,生生的把我们小姐和将军冲散了。侥幸的是我和小姐躲过了追兵,可是往前走的路凶险无比,小姐也生怕成了我家将军的负担,所以便打算只身一人回京城。奈何这半路上走出了一伙人,生生的将小姐给劫走了。”

    听这话,何于飞第一个猜到的便是这张嘉是被追兵给掳走了,只是想来似乎又是不科学,这敌人既然掳走了张嘉,为何还会放这一个丫鬟来通风报信?这完全没有必要的好吗?

    他们只要把张嘉往张将军的面前一带,这一切都是水到渠成。凭着宁远错杀三千,不愿放过一个的本心,何于飞觉得这件事没那么简单。

    “是什么人带走了你家小姐,你可清楚?”看了一眼在旁边泣不成声的丫鬟,又看了看神情肃穆的何于飞,临风觉得很无奈。

    何于飞如今连夜的奔波了好几天,为的是要找陈烈,在这个节骨眼上张嘉又出了事还找上了她,这忙何于飞到底是帮还是不帮?

    见何于飞神色依旧毫无动容,临风正打算替何于飞拒绝之际,那丫鬟又惊慌失措的叫了出来:“是凉人!那些手下好像是叫那个领头的1郭大人。”

    一瞬之间,何于飞就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似得,整个人都显得更精神了起来:“那人长什么样子?”

    丫鬟摇了摇头:“那人坐在马车里,模样我是不曾瞧见,只是那个人身上有一个很明显的特征。”

    “什么特征?”

    “他左手的手指,断了一根!”丫鬟一口咬定,表情和语气那叫一个真切,完全就没有让你去反驳的机会。

    “是郭嘉。”何于飞确定了这个答案,“郭嘉这个时候抓了你们家小姐,定是打算将她交给叛军,以此威胁张将军退兵。”如今张将军的人马和陈家军是固守在南朝的外线,只要张将军一垮,这乱军必然就会成脱缰之马之势突出重围,那样一来,眼前所拥有的一切最后都只会化作一场徒劳。

    只是这个时候郭嘉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个时候他不是应该跟着萧镜在回凉国的路上了么?这条路,战火连绵,无论怎样,都不会是萧镜回凉国的路。看来这郭嘉确确实实是怀着目的来的,而且这一场动荡,八九不离十就是萧镜和郭嘉一手挑起的。

    “天色已黑,这一路上匪患横行,他们绝不会连夜赶路。你可清楚他们往那边去了?”

    那丫鬟抬头看了一眼何于飞,又低下了头来,紧咬着唇瓣:“奴婢跟了他们一路,他们就在前面的客栈打尖,奴婢没有办法,所以打算连夜去告官,岂料这个时候在路上遇到了公主。”

    何于飞闻言,扬嘴一笑:“行匪盗之事,却怀君子之义,看来这郭嘉是打算守株待兔了。”只是何于飞倒想看看,这郭嘉等的究竟是谁。

    “那既然天色已晚,我们便去前方客栈暂住一晚如何?”说着临风把自己的剑抱在了自己的怀中。

    何于飞点头:“正有此意。”何于飞总感觉这郭嘉是在等自己,假如郭嘉真的是跟踪自己来到这里的话,那么他现在最想做的,应该不仅仅只是抓住一个张嘉,而是打算用张嘉做诱饵,引蛇出洞,最后将自己一网打尽,这样一来,这前线的布阵可能真的就会乱套了。

    想了想,何于飞低头看着临风,看热闹似得笑道:“临风,你就不怕人家把家把自己断掉的那一根手指头砍回来?”

    临风依旧抱着剑,不屑的哼了一声:“最后别让我看到那小子,不然我把他剩下的那那四只手指都砍下来,凑一座五指山。”

    丫鬟擦了擦眼泪,表示不想搭理这两个疯子,为了自家小姐的性命,她毅然决然的踏上了去城里报官的道路...”(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