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一百三十四章 灵州太守
作者:玛丽莲梦白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h3 class=”read_tit”>第一百三十四章 灵州太守</h3>

    灵江的山水,无论是在南朝的那一个地方,都可谓史无前例的暇美。

    马车驶进了一座官邸,何于飞很清楚的这是灵州太守的府邸,也很清楚,灵州的太守正也是西北三郡造反者的其中一个。郭嘉在这个时候跑到这里来,如果不是打算插手这令州郡的事情的话,那又是为了什么?

    这马车刚停下来,何于飞就见一人上前来,就冲着这一份热忱,何于飞就知道这人肯定是认识郭嘉的。

    郭嘉回头瞪了何于飞一眼,随后下了车,对着自己太守府的那人说道:“这是我家姐,还请阁下劳烦招待。”

    那人笑道:“劳烦却是不敢,只是今日是我们太守大人寿辰,如今正在府中设宴,若是使臣不介意的话,便请二位一道赏脸参如何?”

    这郭嘉刚打算拒绝,马车上何于飞就从车窗上伸出了头来:“好好好,我们不介意,你快些带路。”

    何于飞完全就没有给郭嘉留一点退路,当然现在何于飞的心里还是灰常的高傲的,自己如今可是在狼窝之中,而且在城外的时候何于飞就看到了朝廷的兵马,想必这是要攻打灵江城的节奏了,只是如果真的是兵临城下的话,那这灵州太守怎么还有这般的闲情雅致大摆寿宴?

    而且自己这一路走来,城中可是安分的很,百姓做着自己该做的,安居乐业,其乐融融一片,完全就没有战争来临的恐惧和混乱好么?

    下了马车,何于飞大摇大摆的跟在了郭嘉的身后,此时郭嘉回过头来瞪了何于飞一眼:“把这个带上,这里可是灵州太守的府邸,你可得给我安分点,若是让他们发现了你的身份,我可保不了你。”说着,把手中的面纱递给了何于飞。

    何于飞接过面纱,却是哼哧一气:“哎哟哟,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来这里是打算把我卖给灵州太守呢,说来还是姐姐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郭嘉再瞪一眼何于飞,已经是不想再说什么了,他觉得萧镜就不该把这个担子交给自己,这何于飞就是清楚自己不能拿她如何,所以处处都摆出了一副飞扬跋扈的模样。想想自己刚刚消肿的的鼻梁,郭嘉都觉得肉疼。

    快到会场的时候,何于飞还特别嫌弃的晃悠着,其实就算是在京城,认识自己的人还没几个,何况这还是在南朝的边境。但是秉着自己已经闻名天下大的自信,何于飞还是把这块面纱蒙了上去。

    很快的,何于飞就见到了灵州的太守,灵州太守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一掌之长的胡须悬在下巴上,乍得一看还给人一种忠肝义胆的感觉,只是谁都清楚,在灵州地界,他才是最大的乱臣贼子。

    灵州太守显然也是和郭嘉认识的,这一见到郭嘉,就连忙叫着入座:“郭大人远道而来,本王未曾远迎,先自罚三杯。”

    一路上,听郭嘉说这灵州太守换作江夏,且这揭竿而起之后也是自立灵州王,不再以灵州太守之衔自居。

    “倒是郭某冒昧前来,打扰了灵州王才是。”

    此时,那江夏的的目光流落在了何于飞的身上:“素问郭大人尚未成家立室,却不知这位是?”按理来说,就算是秘密情人,也不应该拖着她在这战火纷飞的年代得到处跑吧?

    “实不相瞒,这是郭某的姐姐,这贸然而来,怕是要打搅王爷了。”

    江夏哈哈一笑:“郭大人和我是两朋友,这一家人何必说两家人的客气话?”

    闻言,郭嘉沉默,回头看了一眼在自己的身旁默默发呆,不知所谓的何于飞,告诉何于飞,你是不是该说一些什么来缓解尴尬了?

    何于飞此时如梦初醒,应是被郭嘉盯得浑身不不自在,无奈之下何于飞只能举起了桌上的酒杯:“郭嘉见过王爷。”说完还深深的嫌弃了一眼郭嘉,流转的眼神仿佛是在说:我可没你这样的弟弟,你和他才是一家人,你全家和他都是一家人。

    太守府的寿宴很快的就走到了尾声,也是在这个时候,何于飞才注意到了坐在自己的对面的一个中年男子,这人的年纪和江夏倒是不相上下,只是这人身形健硕,一看就知道是个功夫不错的,而且这肢体的力量就远远的碾压了这会场之上的所有人。

    忽然,那人沉重的放了手中的酒杯,将之置于地上,锦城丝管,戛然而止。

    江夏见此,连忙圆场:“李将军酒量素来不浅,怎么今日却是如此的反常?难不成....”

    然而,不等江夏说完,那人就冲着郭嘉这一边问道:“李某是个武夫,认死理,不像郭大人学问大,知识渊博。如今本将军就只想问郭大人一句,那就是凉王打算何日出兵相助,如今朝廷的人马就在城下,难不成凉帝这是打算丢下我们,背信弃义不成?”

    闻言,何于飞甚是得意,趁郭嘉不留神之际偷偷的坐到了女宾的宴席之上。坐在那八卦之声纷纷乱耳的位子上,何于飞瞬间就自在了许多。坐在上面,严肃的一句话都不能说,对于现在的何于飞来说,就是一种煎熬。

    这些天郭嘉已经把自己熬得够苦了,这有机会,还不得放松身心一下?

    因为何于飞是郭嘉带来的人,这些个女眷都很乐意和自己搭话,很快的何于飞就把上头的那些个人的身份给弄了清楚。

    这坐在灵州王江夏旁边的当然就是江夫人,而如今和郭嘉硬杠的那位壮士,唤做李达,也是这灵江城手握重兵的第一大将。只是听闻,这江李两家大的关系似乎也并没有这表面之上的那么的友好。

    细细的,何于飞便将这人言纷纭的传言组织成了一个版本,那就是这李家有意把自己的独女嫁给这灵州王当侧妃,然后结两家之好,只是这江夫人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一口就给李家人给打了回去,还更是对这李家的人百般的羞辱。

    据可靠消息,这件事就发生在几天前的一个庆功宴上。

    此时,何于飞的目光从新回到了郭嘉的身上,只见郭嘉恍然大义的站了起来对那李达行了个礼:“李将军,我们陛下确实答应过你们西北三王,且愿意出兵助你门夺取南朝政权,只是如今我们的陛下尚在南国境内,就算是要出兵,也只能等到我们的陛下回到凉都,再做定论。”

    听这话,所有人都是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可是唯独这李达听完之后,脸上的表情就更四雪上加霜的难看:“等凉帝回到凉都,我们这是要等到猴年马月?如今朝廷的大军就在城外开始排兵布阵,恐怕还没等到凉王回到京都,我们这小小的灵州郡就已经被夷为平地了!”

    江夏听到这些话的时候,也是停住了自己打算去劝阻李达的念头,李达说的却是实话,西北三王,自己可以说是最惨淡的一个,被朝廷围困于此,这坚守下去和垂死挣扎有何区别?

    “李将军既然是灵州第一虎将,这个时候说这种话就不觉得是在贬低自己的军心么?所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如今我们的陛下尚未脱离虎口,我们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贸然出兵拿我们的国君的性命开玩笑?”

    郭嘉的话,多多少少的起到了一些煽动众人心的作用,只是这话里,多多少少的又是包含了歧义,综合而言之起来郭嘉就是在说:你们造反是你们的事,而我们帮不帮你,你也管不着。帮你是情分,不帮是本分。

    “郭大人不愧是凉王大的左膀右臂,这连篇谎话,也是顺手拈来。如今天下人都知道凉国和南朝即将联姻,原本我们还以为凉王是真心相助,如今看来,却是狼子野心!”

    见李达的话越说越难听,这江夏连忙就当起了和事佬:“李将军慎言,事情定不是我们想的那般,假如凉帝真的不是真心相助的话,那郭大人自然就不会冒着风风雨雨来到我们灵州郡不是?”

    终于,在这个时候,上面争吵的两个人安静了下来。郭嘉黑着个脸,一言不发,而李达,自然则是默默的坐在后头喝着闷酒。

    不过何于飞不得不承认,这郭嘉处理起事情来确实是很有一套,就算是这太守和将军联合起来唱双簧,最后郭嘉还是不为所动。

    只是对于萧镜,何于飞就表示很无语了。在南朝的那一场宫宴之上萧镜就扬言愿意出兵帮助南朝平叛,却不想再说这句话之前又和这西北三王郑重许诺,这左右逢源的本事何于飞都忍不住为之拍手叫好。

    说实话,现在何于飞也不清楚这萧镜到底会帮哪一边,因为对萧镜来说,无论是帮哪一边都是孤掷一注的赌局。帮了南朝,便是认贼作父,可帮了西北三王,又难保不是养虎为患。

    就在此时,场上想起了一声尖叫,何于飞惊然回神,便看到了喝的酩酊大醉的江夫人把就被摔在了地上,且江夫人还从座位上走了下来,冲着台下献舞的那个女子就是啪啪的两巴掌。

    何于飞还没反应过来,坐在李将军身边的李夫人也跑了下来将那个女子抱在了身后:“江王妃,你这是做什么!”

    干柴烈火,一点就着。见自己的事情打听的差不多了,何于飞也就灰溜溜的顶着个面纱回到了郭嘉的身旁,准备看这一场醉酒作案的大戏,而且何于飞还打听到那个被打的女子,正是李将军之女,所以李夫人才会挺身而出。

    当江王妃遇上李家母女,这究竟是一场金风玉露的相逢,还是一阙动荡山河的悲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