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级渡鬼系统〕〔冰山总裁的近身高〕〔网游之剑履山河〕〔英雄联盟之套路至〕〔房产大玩家〕〔穿越之苏家有女初〕〔高冷殿下:丞相大〕〔极品狂医〕〔霸道萌宠:边少,〕〔重生欢喜军婚〕〔末日阳山〕〔路过漫威的骑士〕〔网游之领主纪元〕〔一品带刀太监〕〔斗之巅〕〔龙破九天诀〕〔战狼狂兵〕〔我的冰山女总裁〕〔双姝〕〔梦醒不知爱欢凉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一百三十七章 点缀江山
    <h3 class=”read_tit”>第一百三十七章 点缀江山</h3>

    何于飞的请求对于李达来说,似乎就是无可抗拒的,而且何于飞想说的也很简单的摆在了他的面前,刚刚她给过机会。

    “还是说李将军打算猜一猜我的盅里的点数?”

    听到这句话之后,这李达可算是无地自容了。

    “既然如此,本将军也只好悉听尊便了。”

    在人声鼎沸之中,何于飞和李达的身影销声匿迹。内阁之中,何于飞再次坐在了李达的对面,这一次和何于飞的身边甚是安静,就连刚刚还非要跟在自己身后的那两个护卫也之恩年乖乖的后在门外。

    何于飞如今是借着李达之名,而对于郭嘉来说,这是在灵州,无论如何还是不能得罪李达的。

    “陈公子,这一次你打算怎么玩?”刚才那一句明显的就是自己粗心大意小瞧了眼前的这个对手,而且那个时候自己就算能将那盅里的点数猜出来,也是尝尽得失,无所事事。

    何于飞拂袖:“只要不李将军与我再来一局定胜负?李将军要事赢了,方才的那笔账一笔勾销,可陈某要是赢了,李将军就在你身边为我谋个一官半职如何?”

    “陈公子如果是想买官的话,我建议你最好断了这个念头,本将军乃是武将,手底下自然养的也是能人。”换句话来说就是你有什么能力敢让他李达留你在身边?

    何于飞:“若是陈某能帮将军退去这城外的千军万马呢?”说完何于飞将自己手中的骰盅放在了桌子上:“将军请。”

    然而,李达却是一点动作的都没有,只是深深的看着何于飞的眼睛:“你若是真能帮我退敌,这一把本将军心甘情愿认输。”

    闻言,何于飞哈哈一笑,却是爽朗:“不战而败,这可不是你李将军的作风啊。”只是这个时候,何于飞很清楚李达想要的是什么,李达想要守住灵州的最后一道防线,好成为灵州王麾下的第一开国元勋,可是如今的灵州军被朝廷的兵马围困在这灵江城之内,就等于成了一支孤军。

    孤军,孤立无援。乱世三王,如今个个明哲保身,而灵州王唯一能寄托的凉帝又在这个时候给他雪上加霜了一回,他怎能不火烧眉毛。

    忽视了何于飞刻意的嘲笑,李达直道:“敢问陈公子,你到底有何办法替本将军退去朝廷的人马?”换个说法就是你到底有没有这个本事。“也不瞒陈公子,这些天以来,也有不少人到我的帐下出谋划策,而起在其众人之中,自不量力者也是不缺其数,所以陈公子你要是不能拿出一点本事来,你叫我如何信任于你?”

    说实话,李达也不相信这般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会有这个本事,就算有,这样的人物也不会流连在如此风花雪月之地。

    “既然朝廷兵临城下,将军亦然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那试问将军便是死马当作活马医一会又如何?”反正又不会少你一两肉。说着何于飞已经把瓷盅打了开来,看到里面的点数的那一刻,李达的眼睛是赫然闪过一丝失望的,可何于飞知道,这一局还没有赌下去,便注定了李达的失败。

    李达固然在纵情赌桌多年,可是和四海门门主江涛那样的角色比起来,始终还是差的太远太远。

    “那你说,以眼下之急,本将军该如何做?”

    拂去了桌子上的那些个骰子,何于飞把一旁的一杯茶放在了自己的面前,且一手蘸着水在桌子上比划了起来:“陈某人昨日从城外归来,依稀的是看了一眼城外兵马的部署,且从这些部署的位置来看,也不难推断李将军你的敌人给你摆下的乃是银蛇阵。”

    “银蛇阵?”李达瞬间就有点蒙了,虽然说自己也读过一些兵书,可是这个阵名却是在书上从来没有接触过的。

    何于飞点头:“将军不认得此阵倒也不稀奇,这阵法本就不是这南朝兵家所创,它的出自是八年前淮水一战,平西王以五千人为此阵将我南朝数万之众围于山沟之中,当时我军三万兵甲,殊死一搏,以命为刃,以图杀出一条血路,可最后....”

    “可最后在淮水一战之中,平西王却以五千人杀尽我三万之众,早就了淮水之战以少胜多的一大兵家奇迹。只是既然这银蛇阵是凉国的东西,那为何又会兵临于我的城下?”

    “因为李将军你的敌人,是陈国公!”

    此一声,险些将李达吓一跳,只是对李达来说,能吓到他的那个人是陈老国公陈涛,而不是眼前所谓的这个人。

    其实在何于飞的心里也并不是这么的确定,虽然那淮水一战是陈老国公被打的彻头彻尾的败北的一次,也因此吸取了教训,可在陈烈身边的孟遥,依旧还是能将这银蛇阵重现之人。

    既然如此,那这城外之人,到底是孟遥,还是陈烈?

    “闻陈公子所言,本将军也觉得甚是在理,昨日斯登城门所见,却是一条蛟龙,盘旋在灵江城外,可固是如此,陈公子又有法子屠此蛟龙?”当年就算是陈老国公在,都还是被打的一个落花流水,难道这人还能比当年的陈老国公更逊色三分?

    这个时候,何于飞淡淡的摇了摇头:“李将军错了,陈某人只是答应替你退去这蛟龙,却未曾说是屠杀之。”她要是真的这样做了,无论是孟遥还是陈烈事后找自己算起账来,自己都是无力承受的。

    “那我倒是想听听陈公子眼下的1这一条退敌之计。”就算不能败退,能将之逼退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这场仗只要用心打,总还是能拖上三两个月,只要拖到这凉帝的援兵一到,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这一下,李达是真的开始对眼前的这个人感兴趣了起来:“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了,陈公子还也不必再遮遮掩掩,有话便是直说了吧。”

    何于飞点头:“人人都知道这射打七寸,可这银蛇阵的就精妙之处就是违背了常理,将这所谓的七寸彻底的剔除。而且既是银蛇,就应知尺有所长,只要我们不想着正面和它的交手,那这银蛇阵的长处自然也就是无处施展,所言眼下之际,李将军应该想的不是如何去与敌人交手,而是应该想着如何去调整自己的战略部署。”

    说完,何于飞的面前已经是湿漉漉的一片,且上面星星点点所描绘的东西,也瞬间让李达豁然开朗。

    “今日多谢陈公子赐教,明日我便上书灵州王,为公子你请功。”

    何于飞却是婉拒:“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事,陈某人既然认定了李将军,那就自然是不会变的。”说完何于飞对着李达深作一揖,便是转身离去。

    就这样,何于飞成功的成为了这李达的入幕之宾。

    入夜,这李达就派人向何于飞送来消息:“陈公子神机妙算,今日天尚未完全漆黑之际,朝廷兵马后撤了三十里!”

    送走了传信的人,何于飞正打算回去睡觉,可在转身的时候,却偏偏的撞上了郭嘉,只见郭嘉用着一种不屑的眼光看着自己。

    “丑逼,你好帅。”何于飞心虚的说了一声,就想着绕过去,奈何这个时候这郭嘉身边的贴身护卫将何于飞一手拦了下来。

    “年少的时候就听门中姐妹谈论堂姐你的本事,说是你自由跟随在叔父身旁,耳濡目染,深谙兵法,如今一见,确实是不同凡响。”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不过是出去了一天,这何于飞就给自己捅出了这么大的一颗窟窿。

    “先帝谬赞,为兄愧不敢当!”说完何于飞一边在和拦住自己的去路的那个护卫较近,一边却把手中的折扇丢到了郭嘉的脑门上。感情本公主不能欺负你还不能欺负你的主子?

    郭嘉接住了从自己的脑门上掉下来的扇子,瞬间感觉到了额头之上火辣辣的痛感。

    “郭苒!”

    见郭嘉咬牙切齿,勃然大怒,何于飞连忙就一手搭在了郭嘉的肩膀上:“你可别不领情,我这可是在帮你,你想想,我要是帮李将军守住了这灵江城,对你来说岂不是大大的有利?指不定你的陛下知道了这件事,还会你赞扬有加呢。”

    只是,郭嘉所做出来的反应却没有何于飞意料之中的那样完好。

    “郭苒,我告诉你,灵江城的事情用不着你插手,这灵州以后无论是南朝的天下,还是江家的天下,都与我们无关,你应该做的就是老老实实的跟着本公子回凉宫。”

    听到这话,何于飞眼睛咕噜一转:“听此言,看来你和江太守应该是撕破脸了。”说完何于飞就悠悠的从那护卫的臂膀之下绕了过去。对萧镜来说,这灵州王他帮不帮都是情有可原,而且在这一场纷乱之中,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铲除自己的后患之忧。

    北国之乱,无论成败与否,对萧镜而言都是有利无害。一支连日苦战的强兵在一支养精蓄锐数年的强敌面前,只会是哀声遍地。

    “你借着本公子的春满园捞钱我也不拦你,我只是想让你想清楚,三日之后,无论如何,你都得跟着我撤出这灵江城!”

    “不行,七天。”

    “两天!”

    “五天!”

    “明天!”

    “四天!”

    “三天“

    “成交.......”灰溜溜的,何于飞回到了自己的房中,抱着今日李达送给自己的那一桌子银票,昏昏欲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时来孕转:总裁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