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加冕为王〕〔爆笑修仙,萌狐不〕〔大楚昭阳〕〔重生之黑铁的荣耀〕〔昨天还能怎么皮〕〔甜妻驯夫记〕〔黑白分〕〔五域记〕〔攻约梁山〕〔唐朝好岳父〕〔绝地成神〕〔武傲九霄〕〔校花的极品特工〕〔重生异界当帝王〕〔行咨天下〕〔魔王修仙〕〔爱欲横流〕〔娇妻难驯:总裁,〕〔法医毒妃:霸道王〕〔华娱特效大亨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一百三十八章 空城旧梦
    <h3 class=”read_tit”>第一百三十八章 空城旧梦</h3>

    灵江城外三十里的一座营帐之内,陈烈刚停下手中的笔,就看见孟遥匆匆而至。

    “国公,那件事有眉目了。”

    陈烈点头,“究竟是何人在江夏身后指点?”

    孟遥这个时候没有急着答话,而是转身坐在了一旁的位置上,细细的看着陈烈面前的那一张兵力部署图:“这个时候国公该担心的不是这个在江夏的身后暗中指点的这个人,而是这个时候我们的兵力部署已经有了千里之堤毁于蚁穴的缺陷,若是在不调整战略部署,那灵江城这样一块到嘴的肥肉很快就会不翼而飞,而国公爷这些日子借失踪而放弃前线攻打灵州的计划,也会全盘糟乱,无功而返,如此一来,非但不能断了我们陈家军和张将军的后顾之忧,反之还会让他们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这一点,陈烈不可置否的认同了。

    “灵州城如今只是表面上的一座孤城,假若西北二王缓过神来,必然是会增援灵州,而且具我所知,增援灵州的人马已然出发。”

    听到这里,陈烈禁闭的眉毛恍然的动了起来:“军师如实告诉我,我们还有多少时间。”在灵江城下,他们已经耗费了太多的时间,若是到了那个时候自己还是寸功未见的话,很有可能的就会成了前线主力的一大累赘。

    “刚收到消息,三日,最多三日,叛军必然进入灵州地界,而且此次西北二王抽兵十万,兵分两路增援灵江城,也就意味着我们的面前是铜墙铁壁,而身后的是豺狼虎豹,若是三日之内还不能拿下灵江城,那我们便会被灵州的守军和前来增援的叛军前后夹击,全军覆没。”

    十万,对于陈列来说确实就是一个庞大的数字,这一次为了自己的悄无声息,所带的兵马零零散散的拼凑起来也不过一万人,这灵州城的守军便是三万之余,又何谈身后的这十万大军?

    “倘若只是增援,何须十万强军。”陈烈一边说着,脸上的神色就凝重了起来。“如今西北三王皆是如履薄冰,我倒是很难相信这个时候他们还会抽出这么大的一股兵力去增援这半壁江山都已经被朝廷收回去的灵州,所以....”

    “围魏救赵!”陈烈和孟遥几乎就是异口同声的说了出来。

    西北三王都不过是一群趁火打劫的角色,而且既是匪盗,便是自私。所谓无利不起早,他们不会把兵力白白浪费在别人的身上,要真是如此,那不是得不偿失呢?

    “我们这一次可谓是神出鬼没,已经狠狠的将自己的担任插入了敌人的心脏,而且这个时候前方的战事也是打的不可开交,在陈家军和张将军重兵的踩踏之下,这西北二王想到不是如何去抵御,却想着如何救灵州王于水火。”若是说三王情义深重,孟遥也是不信的,假如真是这样,那西北二王后撤之时必然就会带上江夏,而不是留他在这,孤立无援。

    这个时候选择救援,除了一个猫哭耗子假慈悲的骂名,什么都没有。

    这个时候,只见陈烈拿起来手中的笔,在之上划出了一个浓墨渲染的圈圈:“因为银蛇阵。”

    银蛇阵是凉国的东西,而自平西王死后,几乎也就是销声匿迹了,而陈家的人,是唯一可能接触到这些的人。这个时候陈烈在灵江城外大摆银蛇阵,也就意味着把自己的身份暴露给了江夏。

    可是说到这里,另一个问题又来了:“国公既然说是因为灵蛇阵才吸引了西北前来,可是这是灵州,除是当年跟在陈老国公身旁的人,谁还会认得这就是银蛇阵?”换句话来说,若是没有一个合适的人选来顺应这个说法,那么刚刚自己所谈吐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揣测。

    “正是如此,所以我才想搞清楚这为江夏指点之人究竟是谁。”说完,这陈列似乎有想到了些什么:“城中来报,这凉国的郭嘉已经来到了灵江城,看来这凉帝是打算有所动作了。”

    孟遥闻言,深不以为然:“郭嘉固是郭家的人,只是这个郭家和当年的那一个郭家,完全就是另一回事,平西王在世之时,这两家人几乎就是老死不相往来,所以对于灵蛇阵,他们所知道的顶多也就是道听途说的一层皮毛。况且,如今凉帝尚未离开南朝国境,就算是想要浑水摸鱼,也绝不会在这个时候,而郭嘉此时出现在此,顶多就是稳住江夏的军心。”

    听着孟遥的话,一切都变得扑朔迷离了起来,原本找到的一点蛛丝马迹,又是顷刻之间断裂。

    “假若不是如此,我们又何须兵退三十里,这不是来搞笑的么?”

    最后,孟遥也随着陈烈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此次在江夏身后指点之人,也不是江湖名士,只是一个无名小卒,唤作陈如初,如今身居青楼,因为与这灵江城守将李达一掷千金的豪赌而一度声名鹊起。”对于孟遥来说,他可不觉得这个消息有什么用,至少自己活了几十年,还没有在江湖上听到过这样一个名字。

    “青楼?女子?”一时间,陈烈竟然是对这个名字期待了起来,只是他想了想又觉得不太可能,何于飞远在京城,有怎么可能出现在这兵荒马乱之地?只是如果这个人真的是何于飞的话,那一切都说的通了。

    此时的孟遥还不知陈烈何事如此满怀期待,也只能垂头说了一句:“这陈如初,乃是一男子。”

    话落之后,孟遥又从自己的手中取出了一个信封,交给了陈烈:“刚收到张将军从前送来的飞鸽传书,前些日子张将军的女儿回京之时被郭嘉挟持,幸得惠文公主出手相助,只是自救出张小姐之后,公主她救下落不明,若是不出意外的话,公主如今应该就在这灵江城内。昨日江夏府中寿宴,有人亲眼瞧见跟在郭嘉身后的一个女子,只是那人蒙着面纱,我一时间也不敢肯定那人就是公主。”

    说着说着孟遥就是愁容满面,假如这个人真的就是何于飞的话,那对于现在的情形而言,无疑不是雪上加霜。江夏只需把何于飞捏在手中,那在城外的陈烈就算坐拥天下兵马,也不得与之僵持。

    “假若于飞当真在这灵江城中,那一切都好办了!”

    此一言,孟遥瞬间愣了,“既然如此,不知国公作何计划?”难道敌人把刀架在了你的老婆孩子上威胁你的时候,你还觉得这是好事?

    此时的陈烈在纸上圈出了最后一点,挺身站了起来:“孟军师是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普天之下,怕是除了平西王的亲生女儿,怕是没有第二个人能够轻易挫败你我,使之兵退三十里了。”

    听着陈烈的话,孟遥心中似是千番波涛在拍打,果然还是和自己当初预料的一样,那件事何于飞始终还是和陈烈坦白了。

    “假若这里面的人当真是公主,有如何排除这些人是打算以公主为诱饵,引我们冒险?”

    陈烈一口否定:“这郭嘉或许会骗人,可是这陈如初的名字,骗不了人!”这名字何于飞曾今用过,上次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也是在青楼,所以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几乎就认定了里面的那个人就是何于飞。

    陈烈不想知道何于飞为什么会落在郭嘉的手里,他所知道的,只是等到城破之后,如何将之碎尸万段。

    夜尽天明

    此时的灵江城内,已是满城风雨,如今所有的人都知道,眼下围攻城池之人,就是陈国公。

    陈国公先名英烈,这后名,又当是如何?

    这个时候的何于飞才不管他个三七二十一,这个时候,就算在城外的人不是陈烈,也已经是覆水难收了。

    何于飞正换好了自己的男装,摇起了自己手中的折扇准备出去,可这刚一出去,就发现这郭嘉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门口,且牢牢的挡住了自己的去路。

    “堂姐,这是打算到哪去?”

    看着郭嘉,何于飞感到了强烈的窥探感。

    “去李将军府上喝茶!”

    “哦,难不成堂姐还真的打算做寡妇?”就算这陈国公的事情是何于飞造出来的谣言,他也不能将之任之,搞不好这就会被她钻了空子,酿成大祸。

    “起开,本公主已经答应你三天后起程了,你还想如何?”说简单点,本姑娘现在就想出去浪荡,你还能拿我如何?

    郭嘉瞪了何于飞一眼,却是转身去看那两个侍卫:“出去可以,我让他们俩跟着你!”

    见郭嘉扬长而去,何于飞也只能对着郭嘉的背影一阵鄙夷,领着两个小喽啰,何于飞就这样出了门,只是这何于飞刚走出这1春满园的大门,就感到有人捂住了自己的嘴,而身后的那两个喽啰,也在无声无息中被打晕了过去。

    那人直接就把何于飞拽上了马车,不错,这个马车就是李将军府上派来接自己过去的马车。

    睁开双眼的时候,一双手环在了她的身前,将之牢牢的桎梏,同时耳旁还传来亲切的话语:“于飞别怕,是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不灭剑主〕〔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