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降淘妃:战神王〕〔我家的笨蛋渣男〕〔系统小农女:夫君〕〔位面之狩猎万界〕〔渡风杂货铺〕〔诸天最强大佬〕〔难道我是神〕〔末世之我是天网〕〔无限密室逃脱〕〔雷霆〕〔失传秘术:赶虫师〕〔史上最强师叔〕〔一路仕途〕〔情海狂徒之涅槃〕〔惹妻入局:狼性大〕〔女帝的大内总管〕〔偷心蜜战:高冷老〕〔最后一个契约者〕〔玄医归来〕〔妾室心计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一百四十一章 阴差阳错
    <h3 class=”read_tit”>第一百四十一章 阴差阳错</h3>

    何于飞刚进门就感觉到了这房间非常的不一般的气氛,甚是怪异。

    “哟哟哟,郭大人,这是谁又招惹你了这是。”

    郭嘉看了一眼刚走进来怪里怪气的何于飞,身上的怒气却是瞬间的消停了下来,只是那脸上的冷峻却是依旧的执着。

    “今日你没去李将军的府上,你去了哪里?”

    郭嘉的直奔主题,让何于飞呼呼的吐出了一口气:“城楼,你要是不信的话,大可以让人去查。”

    郭嘉哼了一声:“你最好别骗我。”

    何于飞:“骗你又如何?你有本事打我呀,好想死呢~”

    其实这种事对于郭嘉来说真的就是侧耳听风就可以一清二白的事情,只是何于飞没想到郭嘉对这件事居然还是这么的上心,就连这李将军的府邸都敢让人去打听消息,难道就不怕被这李达当作朝廷安插在灵州的探子严正法办么?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做什么,不过我警告你,你最好适可而止,如若不然,倒是东窗事发的时候,我可不会保你。”

    何于飞点点头,装作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可是对于郭嘉,何于飞还是很没有信心的,因为就连她自己都不曾真正的去了解过这个人,同样,他也不能保证这个郭嘉对自己也是一无所知。

    “在城外围攻之人,到底是谁?”何于飞一副呼之欲出的模样问道。

    正是何于飞这一问,这郭嘉的神情瞬间搁放了下来:“无论是谁,与你无关。”就算在城外的人是陈烈,也依旧无法改变不了自己要把何于飞带回凉国的事实,而且郭嘉自认自己是不会输给陈烈的。

    “是陈烈!”何于飞一语笃定:“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难带你还想瞒着我不成?”

    确实,如今满城风雨传得都是在这城外统领兵马的人就是陈烈,所以何于飞说这些话并没有什么不妥,反之还是恰恰的让郭嘉以为这是何于飞不死心的一种错觉。这样的一个结果对于何于飞来说,是最好的。

    “是有如何?不是又如何?”郭嘉转身看着何于飞,目光凌厉:“郭苒,你别忘了,你如今可是我们陛下的人,你最好把你那些不该有的念头都给我放下,这样对谁都好。”

    看着郭嘉,何于飞心虚的不想说话,只能呆呆的沉默。

    许久之后,是郭嘉挺直了身体,缓缓说道:“你回去准备,明日我们便离开灵州,启程回凉都。”

    “明日不行!”何于飞一口回绝。

    只是,对于这一点郭嘉就像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一般。再也没有说一句话,郭嘉就让人把何于飞给请了出去。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后,何于飞方才转过头来看着跟在自己的身后的那个丫鬟:“江小姐现在在何处?”

    丫鬟一愣,“回小姐的话,江小姐如今在后院,只是.....”

    “带我过去见她。”何于飞眼神淡定的说道。

    “我劝小姐还是不要过去为好,如今江小姐那边的情况可是不容乐观,小姐你一定要相信郭大人此时作出的决定,也是为了你好的。”

    何于飞摇头:“不,我觉得我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才是真正的为他好的。”说完何于飞已经只身走了出去。

    来到后院的时候何于飞才发现其实这里也没有想象中中的那般的吵杂,反之还有一种凉透心扉的清静。

    就在这个时候,何于飞远远的就看到了躺在地上的一个人,而这人正是江小姐。

    “小姐,不要看。”

    丫鬟欲图阻拦,只可惜还是为时已晚。

    只见这江小姐躺在地上,衣衫褴褛,满身青紫,神情惊恐,了无生息。

    “这是怎么回事?”就算这江小姐是因为自己的煽动而对郭嘉做出了什么出个的事情,也不可能会沦落到如此的地步啊,而且这个郭嘉看上去也不会是这种心狠手辣之人。

    “这是郭大人的意思。”说完丫鬟愣愣的转头看着何于飞:“只不过这确实是江小姐自找的,当当时要不是奴婢赶到的及时,公子可就真的是着了她的道了。”

    “江小姐对她做了什么?”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深仇大恨,才能将郭嘉这般冷淡之人的底线彻底掀翻?

    咽了一口口水,这个和丫鬟如是回答:“江小姐在公子房间的檀香里做了手脚,而且她加载檀香里面的东西正是我们春满园用来对付新来的顽固女子用的,催情之物。所以公子一气之下也将江小姐如同这新来的顽固女子一般的处置了。”

    听着这些,何于飞都觉得这有些惊心动魄,原本她只不过是想借此看看郭嘉对这江太守之间到底还有多少的余地,可是今日看来,他们二人之间,几乎已经完全就是没有了回转的余地了。

    细细的上前,何于飞用自己的双手合上了这江小姐的双眼。被自己日思夜想的人弃之不顾,甚至亲自挥剑断之生路,怕是谁都会死不瞑目的吧?

    “公子这样做也是迫不得已,就算当时公子没有这样做,这江太守也绝不会让公子离开灵江城,而公子这般,无非也是为了自己着想罢了。”

    确实,在自己的地盘上出了这种事,江太守首先要做的就是杜绝风浪,在杜绝风浪的同时,让这件事完美的坐实更是可以稳固灵州当前的局势。

    女子,最致命的东西,无非就名节。身败名裂,绝对不会是江家的人想要的结果。

    “小姐,你看这江小姐的尸首,我们该如何处置?”总不能暴尸荒野吧?要真是暴尸荒野,这江太守还不得追杀他们到天涯海角?

    “身体发肤,授之父母,你找几个人偷偷的给江太守送回去吧。”何于飞静静的说道,可却是在这个时候何于飞偷偷的打开了江小姐的双手,将自己腰间的那一块玉佩取了下来,握在了江小姐的手中,随之合上了她的手掌。

    看着何于飞的从容淡定,和那一块眼熟到全灵江城的人都甚是眼熟的玉佩,那丫鬟更是慌到不行,这郭小姐那里是打算把这江小姐的尸首送回去,这是赤裸裸的栽赃嫁祸啊,而且这栽赃嫁祸之人居然还是李将军,这件事要是一不小心泄漏了出去,他们可就真的是插翅也难逃了。

    然而,何于飞依旧是那般的从容不迫:“要想活命,就按我说的做,得罪了江太守,无论如何都只会是死路一条,而我这样做,无非只是殊死一搏。成,功成身退,败,永坠千秋。”

    闻此言,这丫鬟也只能稳稳的点头,不敢否认。确实在这个时候,她也拿不出比这个更好的办法,而郭嘉如今也是完全的就将这件事置之不顾的意思,而这是在江太守的地盘上,又是在自己的底盘山上出了这种事,这江太守怎么可能不会把这一切都归罪到她们的身上?、

    “小姐放心,这件事奴婢一定办的稳稳妥妥的。”打完包票之后,丫鬟又有了另外的一个顾虑:“不知这件事是否要去请示一下公子的意思?”

    “说道郭嘉,何于飞也会更是对他今天所说的那些话更明白了一点,想必郭嘉是知道江小姐会这般的肆意妄为是自己刻意的挑唆的,只是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郭嘉为什么还会将计就计,将这件事做的这么绝?

    又或者说,这原本也是郭嘉想看到的结局?

    “这一点由你,我想这也是他想看到的结局。”你郭嘉最好就不要狗咬吕洞宾,若是不然,两个人都得葬身在这灵州。

    说完,何于飞站了起来,向着自己的房间走了回去,一路上,都是心情沉重,未曾平静。

    灵江城的这一夜,依旧还是表面上这般的风平浪静,无声无息。只是这一夜,何于飞都是不曾昏睡。

    就在这个时候,房间里传来了一丝丝的动静,何于飞赫然惊醒,却发现有一个影子跪在了自己的面前。

    “属下护甲不利,还请公主恕罪。”

    渐渐,何于飞看清了那个人的脸:“临风?你怎寻到此处?”要是自己没记错的话,自己和郭嘉都快走了大半个月了,且这一路上都是行踪飘忽不定,完全隐秘,他又怎么可能只身一人找到这里来?

    “是陈烈叫你来的?”这一点,何于飞极其的认同,因为知道自己在这的人,至今为止也不过就是陈烈一人,若是寻不到陈烈,他又怎能寻到这里?

    “公主,这一次你可要厚道些,属下进城的时候,国公爷可是给了我死命令,这一次要是再出一点什么意外的话,属下可真的小命不保了。”一边说笑着,临风就已经站到了窗前,默默吐槽:“这郭嘉身边的那几个侍卫也是够菜的,大爷我这么兴师动众的跑进来,他们竟然毫无察觉。”说着临风就自卖自夸的得意了起来。

    何于飞见此,无力吐槽,却又对临风这得瑟的模样表示看不下去:“你的意思是要我把他们叫回来么?”

    只此一眼,整个房间肃然无声。

    片刻之后,何于飞再问:“想必你也是早早的就进了城,不如你就说说你给我带来了什么消息吧。”

    临风点头:“公主,这灵江城,怕是要翻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潜龙非〕〔毒医狂妃:暴君娶〕〔都市天师系统〕〔再婚甜妻:总裁太〕〔云朵有点甜〕〔半圣领主〕〔夜落京华〕〔甜妻100分:陆少,〕〔绝天灵神〕〔LOL之救世上单〕〔逍遥天鹏〕〔变身冥系魔法少女〕〔将军在上,无心何〕〔一念而深:帝少宠〕〔一口吃掉你的小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