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敌护花兵王〕〔都市之绝品耍贱系〕〔女校男教师〕〔无敌透视仙医〕〔快穿Boss的心尖宠〕〔游戏世界旅行者〕〔超脱晶壁系〕〔雨中猎人〕〔诸天投影〕〔据说我是未来主角〕〔网游之剑履山河〕〔红楼之尴尬夫妻〕〔汉当更强〕〔朕的皇后是只猫〕〔归田园居:病王娇〕〔影后来袭:王爷不〕〔兵者〕〔悬旗〕〔惊天剑帝〕〔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一百四十二章 倾覆
    <h3 class=”read_tit”>第一百四十二章 倾覆</h3>

    夜幕之下,点起了昏昏的烛火,何于飞静静的依靠在长椅之上,整个人的神情都显得极其的自在,自在的聆听着临风从城中打听而来的一切。

    临风眼观鼻鼻观心:“今个午后,李将军的夫人及李家小姐私出李府,至今未归。”

    听着听着何于飞就觉得这气氛甚是诡异,随即又问了一句:“那这李将军府上如何了?”

    按理来说这江太守已然是看到了江小姐的尸首,可这个时候江太守那边却是一点消息都没传出来,这完全不像是死了女儿的模样。而起这个时候李夫人又是离奇的失踪,如果这个时候李府也是这般的沉静的话,那灵江城的这一场夜戏,可就是真正的精彩透了。

    想起那江小姐的死相,何于飞都有点毛骨悚然,可惜了这一片痴心,最后换来的却是郎心如铁。

    “回公主的话,这李府安生的很,和平常也是没什么不一样,只是今个三更天初开的时候这李达偷偷的打开了城门,不知放了何人出去。”

    何于飞静静的摇了摇头,对临风说道:“我想,这诺大的灵州城,也算是完了。”说完何于飞安然的回到了自己的床上。

    至于在一旁不知所然的临风也就只能乖乖的从窗户跳了出去。

    这一夜对于何于飞来说,是安详的,可是这一夜对于整个灵江城而言,却是毁灭性的。

    刀锋划过的夜晚,总是刻下了那么几道让人刻骨铭心的划痕。

    第二天,郭嘉早早的就来到了何于飞的房中,当看看坐在椅子上有一下每一下的摆弄盒子里的银票的何于飞的时候,郭嘉可算是被气得不轻,感情自己昨天的那些话,这何于飞是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

    “郭苒,如今将近启程,你的东西收拾好了么?”

    他可不认为这何于飞会心甘情愿的跟着自己回凉国,当然特也害怕这个时候何于飞给自己玩什么花样,毕竟这些天何于飞在自己的眼皮子地下做的那些事情,每一件都是不可谓之小的,而且这每一件事,都足以让他们当中的所有人万劫不复。

    继续留在这灵州,他肯定这灵州就会是他们的葬身之地。

    何于飞抬头看了一眼郭嘉,低头继续沉迷于自己的万贯家财之中,不可自拔:“郭大人,信约在先,你既然对我有了三日之期,又怎可临时决意?你这般的愚弄于人,莫不是卑鄙无耻的小人?”

    这话听得郭嘉心底可是来了不少气,可表面上的郭嘉,还是平静如水的:“三日之期,也只剩下一日,如今的灵江城什么情况你知道吗?如今的灵江城就是一座名副其实的空城,你以为江夏会放过你,还是这李达会给你留一席之地?你可别忘了,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你,无论是江夏还是李达,他们现在最想杀掉的人,是你。”

    看着郭嘉,何于飞心中的疑惑赫然的就解了开来,其实这郭嘉所知道的那里只是昨夜的那一些,就连这后头刚发生的事情,他也猜了个一清二楚。郭嘉制造给给何于飞的假象是他什么都知道,可事到头来,他却是什么都知道。

    “我要是说这些我一开始都知道呢?”

    何于飞这低头闷声的一句可是把郭嘉气的不轻:“亏得这南朝之人都说惠文公主识大体,蕙质兰心,可在我看来,也不过是一句不知死活罢了。”假若她是何于飞,那这个时候他定然不会拒绝去凉国,这正也是郭嘉放纵何于飞去做这些事情的理由。

    郭嘉很明白,自己要是用锁链将何于飞带去凉国,那何于飞绝对是个心不甘情不愿,既然萧镜的打算是让何于飞心甘情愿的回去,那自己自然也是不可能去给他添堵不是?真这样下去,指不定凉后刺杀凉王的戏码就会再度重演。

    房间里的气氛很安静,房间里也就只有何于飞和郭嘉两个人,至于城外,何于飞只听到了一片寂静。从五更天开的时候何于飞就听到了嘈杂的脚步声,也是在这短短的几个时辰里,这灵江城成了名副其实的一片空城。

    “郭大人,所谓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你尚未经历生死,又怎知这死亡是欢乐还是恐惧?”

    生生的一句话,让郭嘉沉默了,看着现在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何于飞和自己印象中完全就是判若两人的那个人,郭嘉有点犹豫了,这会是真的么?

    当初是自己发现了这个秘密,可到头来,自己却是一直对这件事耿耿于怀的人,郭苒是一个已死之人,可就是这样的一个已死之人,又以着另一副容貌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可偏偏这不是郭嘉所希望看到的。

    的确,她死过一次,她比任何人都知道这死去的滋味。

    “堂姐,你便信我一次,就算大凉已经没有你的容身之处,那这南朝也绝对不会是你的栖身之所。该面对的,你总还是要面对。”这一次,郭嘉的语气很轻柔,仿佛在心底里,已经真正的把何于飞当作了自己的姐姐那般。

    可何于飞脸上的笑容,终究还是麻木了:“你错了,我该面对的我一直都在面对着,我只怕回到两国之后看到那个人忍不住在此让自己这重来的一次生命付诸东流罢了。”

    “你这是执迷不悟!”郭嘉怒斥!

    就在这个时候,何于飞一指偷袭自己身上的穴道,身上瞬间动弹不得,就连嘴上也是一个声都发不出来。

    此时何于飞的声音轻悠悠的传入郭嘉的耳中:“郭大人你又错了,我这个不叫执迷不悟,我这个叫替天行道。很感谢你的好意,只是我何于飞绝对不会做那个认贼作父之人!”说完三下五除二的拿来了一条绳子把郭嘉绑在了床沿之上,用一块手帕堵住了他的嘴。

    自己的点穴功夫有多轻微自己清楚,她可不希望当一切都快宣告终结的时候这个郭嘉突然跳出来给自己添堵。

    牢牢的将郭嘉绑好之后,何于飞又从床底下拿出来一个盒子,里面装的都是这春满园里的一些胭脂,浅淡的胭脂香味侵入了郭嘉的鼻息,郭嘉脸上的青筋瞬间就紧绷了起来,这个女人想做什么?

    二话不说,何于飞就把胭脂水粉往郭嘉的身上倒腾,这不一会,何于飞拍手,看了看眼前唇红齿白,胭脂浓重的人儿,自己也觉得赏心悦府。伸手挑了挑的郭嘉的下巴,也觉得这是分外的撩人。

    “临风,你给我看着他,两个时辰后给他松绑,送他出城去,切记不能让他落入这江夏的人的手中。”说完这房门就被推了开来,同时被丢进来的还有这些天来一直跟在何于飞的身后的那两位护卫。

    “临风领命,定不负公主所托。”

    何于飞点头站了起来,看了一眼被绑在地上的郭嘉,脸上多了几分逾悦:“郭大人放心,从前的事情我不会和你计较,说起来倒是我还要感谢你这些天的照顾才对,只是这个时候便要委屈你了,不过相信这个时候你是不敢大喊大叫的,毕竟你还有你的一世英名不是?”说玩对着郭嘉眨了眨眼。

    郭嘉凝眸如锋,横刮而去,却丝毫不能撼动眼前的这个猖狂的女子。

    临了何于飞却是转身看了一眼临风:“你砍掉了人家的手指,如今我罚你好好的照顾人家!”

    何于飞拍了拍手带着几个侍卫走出门去,徒留下临风一个人在房间里终日不知天日。

    拍了拍郭嘉的肩膀,临风也坐在地上感概起了人生来:“其实我们都是被她抛弃的可怜人,这可怜人何必为难可怜人呢....这男人是人,女人也是人,错就错在男人一生下来就是男人,女人一生下来就是女人,既然是男人那么一生下来就不可能是女人,可要是女人,她一生下来就绝对不可能是男人。细细想来这男人和女人还是有区别的,只是这男人和女人的区别不在于男人一生下来就是男人,女人一生下来就是女人,因为.......”

    看着眼前的临风,郭嘉露出了绝望的表情。他发誓,他下辈子,下下辈子,都不想再看到这个人文。

    灵江城内的街道可谓是一片的慌乱,徒留的几个百姓也是在纷纷的打算出城避难,何于飞倒是没有想到这神不知鬼不觉的一夜之间,这江夏和李达的对弈能激烈到如此的地步。

    就在这个时候,一群人马出现在了何于飞的面前,横刀将何于飞拦下。这些人披盔戴甲,显然的就是这灵江城的守军。

    “陈公子,我家将军有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听到这话,何于飞优点毛骨悚然的感觉,因为何于飞感觉这个时候自己要是落在了李达的手里绝对会比落在江夏的手里惨。;

    只是这个时候何于飞不打算反抗,正如郭嘉所言,这该面对的总还是要面对不是?

    点了点头,何于飞就上了这些人早早的给自己准备好的马车。这一路上何于飞算是把这个灵江城看了个彻底,现在灵江城的这一副模样和自己刚来的那一会,完全就是截然不同的两个天下。

    这江夏到底是对李达做了什么,才会令之如此的丧心病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第一强者〕〔君临星空〕〔我的邻家空姐〕〔超级鉴宝师(风乱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