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级渡鬼系统〕〔冰山总裁的近身高〕〔网游之剑履山河〕〔英雄联盟之套路至〕〔房产大玩家〕〔穿越之苏家有女初〕〔高冷殿下:丞相大〕〔极品狂医〕〔霸道萌宠:边少,〕〔重生欢喜军婚〕〔末日阳山〕〔路过漫威的骑士〕〔网游之领主纪元〕〔一品带刀太监〕〔斗之巅〕〔龙破九天诀〕〔战狼狂兵〕〔我的冰山女总裁〕〔双姝〕〔梦醒不知爱欢凉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一百四十四章 危机
    <h3 class=”read_tit”>第一百四十四章 危机</h3>

    狂风骤雨之后的灵江城在历时将近三个时辰的动荡之后,终于迎来了一道光芒万丈。只是在光芒掩盖之下的灵江城却是如此的狼狈不堪,俨然沦落成了一座废城。

    “灵江城虽已经被我们收入囊中,我们却是时候要功成身退了。”陈烈抚摸着依靠在自己身上的何于飞的头发,眼神飘忽的有些苍远。

    闻陈烈此言,何于飞抬起了头,白皙的脸颊被落日的斜晖沉得红光满面:“这是碍于西北二王的援兵?”

    陈烈点头。

    闻得一声叹气,何于飞脸上的红光渐渐的消散了下去:“若果真是这样,你又何必苦苦的在这灵江城之下耗费了大半个月的时光?”

    行军打仗,兵贵神速。这正面战场上还没有完全投入,身为主帅的陈烈却在这里浪费了这么多的时间,这要是传到了皇帝的耳中,少不了就是一个贻误军机的罪名。

    只是这个念头刚刚划过何于飞的脑海就被另一个想法遏制住了,对上才陈烈的脸,只见他也是一目柔光看着自己。

    到底,何于飞的心底积郁的浓雾开始消散了起来。

    只要陈烈出现在这里,那西北二王自然就不敢忽视,而且这个时候陈烈又恰好的给了他们一个可以将自己一网打尽的假象,那这西北二王自然就会轻易的从前线抽出人马来调兵遣将,对于他们来说,只要拿下了陈烈,就等于在精神上战胜了朝廷重兵的镇压,从而恢宏三军的士气。

    所以,陈烈走的这是一步险棋。

    “既然引蛇出洞的目的达到了,那接下来你打算如何?”

    “退守秦川。”陈烈毫不犹豫的答道。

    “秦川离此,也有数十里的路程,只是这秦川已然不是灵州地界,秦川身后便是南朝的京畿。你这样做便是等于把大半个灵州在此拱手相送给这些乱贼。张将军那边何事能将战事打完尚且难说,你这个前后夹击的战术也更是遥遥无期,如今你轻而易举的便让这些人扎入了南朝的肺腑,怕是陛下那边,你难有交代。”

    尚且这京中对陈烈不满的大有人在,指不定这就会成为这些人拿捏他的理由,倒是事实就摆在那里,纵有百口,难辨善恶。

    “成则千秋万代,败是遗臭万年。陛下所要的,只不过是一个结果,至于过程,则是底下的那些人所关注的。所以这一点,我无需对任何人交代,且在这之前,我不会去面见陛下,我要做的,便是守住秦川,只要秦川大捷,一切都会迎刃而解。”

    对于陈烈头头是道的分析,何于飞自然是不敢反驳的,只是听到最后,何于飞嘴边轻轻的哼了一声:“你即兴的发挥也是让我无法反驳,我看你也是没有料到这西北二王竟然会舍弃张将军这只大鱼来围捕你这一只虾兵蟹将吧?”

    陈烈脸部的肌肉不由得抽动了一下,低下头,他将何于飞整个人都搂了起来:“于飞的风凉话说的这么痛快,可是做好了与夫君一起同甘苦共患难的打算?”对于何于飞,陈烈有的只能是感激,要真是凭着他手底下的这些人在这里摆弄什么银蛇阵,最后的结果只会是断绝了自己的后路,使自己陷入进退两难的境界。只要站在这的人是他陈烈,那么总会有纸包不住火的那一天。

    “你想多了,我尚且不会有这种打算。”何于飞直言道。

    陈烈此时抱着何于飞的手也是楞了一下,随即自己脸上的神情也变得有些许的可怜:“于飞,你怎可如此的狠心?”

    浴火重生之后,无论是对曾今拥有过的还是现在所得到的,都应该是更加的珍惜。

    “你说如果当初还在尚书府里的那个人还是何于飞,你会不会欣然乐之的接下这一门婚事?”

    “会。”陈烈毫不犹豫的回答:“其实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该如何的去答复你,但我能告诉你的是看到你第一眼,我就很喜欢。换做了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有这种感觉。”

    这个答案,何于飞说不上满意,也说不上什么是不满意的,因为这个问题无论陈烈给出的是什么样的回答,都不可能是完美无瑕的。

    然而,在此之中,陈烈给出了一个最坦诚的答案。没有自己,他依旧还是会遵照皇帝的旨意迎娶另一个名唤何于飞的女子,这是圣旨,论是谁也不可违逆的,更何况这还是皇后亲自提笔定下的人选,为了皇后,陈烈完全没有任何的理由去拒绝。

    是时,何于飞才觉得自己的这个问题问的有些智障了。只是这人不智障一会,总是觉得那里不放心,这说出来了,心里头的东西倒是少了些,也觉得轻松了些许。

    许久,沉淀下了自己的思绪的何于飞在此睁开了眼:“你说我再帮你一回如何?”

    这一句话落在陈烈的耳中是很惊喜的,上一次何于飞说要帮自己,自己便是不伤一兵一卒拿下了这个灵江城,只是这个时候陈烈是想不出自己除了撤退还有什么别的路可以走。

    “我帮你守住这灵江城如何?”

    何于飞一言在陈烈的脸上激起了千丈波涛。

    “你想怎么做?”

    言下之意就是答应了何于飞的要求,当然这种无声的应承是不计后果的。

    “灵江城已经面目全非,假如我是这灵江城的百姓,我是决然不会愿意看见自己的家园化作一堆死气沉沉的死灰的,前眼看着自己生活了几十年的地方在一夜之间化作乌有,那是一种折磨,尤其还是这一种睹物伤情的触觉。”

    李达一把火焚烧了自己死守了将近大半年的灵江城,这是谁也没有想到的。向来,两军交战之际,伤及百姓的现象是极少的,战争无情,百姓总是无辜,更何况天下黎明才是国之根本。

    只是,陈烈有一点是至今都想不通的:“这李达本来也是一个爱民之人,怎仅在一夜之间就做出了这种桑心之举?”如果是因为李夫人的事情的话,那这件事的真相他又是从何得知?

    “是他,原本我还以为这件事只有郭嘉和我知道,只是如今看来,是我把他想的太简单了。不过他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在回凉都的路上?”说着何于飞忽然蹲了下来,唇边也划出了一个清淡的笑意:“看来这一次,我们又是被人当作刀子使了。”

    至少这事到如今,这萧镜是没有打算对这江太守解囊相助的意思,只是就算这江太守已经没有能力给他带来利益,他为什么又还有要落井下石?甚至借着自己的手毁了这一切?

    看了一眼陈烈,何于飞有些心虚,自从上次除了萧镜的那一档子事之后,何于飞极少在陈烈的面前提起过这个萧镜,而陈烈,似乎也从未问起,仿佛这件事就像从未发生,仿佛她依旧还只是何于飞。

    这是他对自己的宽容,还是他的无法面对?

    “你的心里是不是还有他?”终于,陈烈还是问了出来。

    “是。”何于飞点头,却仰视起了陈烈:“我的心里现在就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杀了他!”

    陈烈闻言,将何于飞揽入了怀中,紧紧的抱住不放手:“不会的,你的心里应该还有我,还有我们的未来。”只是,这些对陈烈来说,都显得那样的苍茫,血海深仇,怎会这般的轻易解开,或许这些都只是或许。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打断了面前的两人:“那个,国公,......”

    孟遥看着眼前的两个人脸上有些尴尬。

    “军师何事?”陈烈扶着何于飞站了起来之后对孟遥说道。

    “灵州太守死在了自家府中,身首异处,江家上下,没有一个活口。”

    这样说来,那就解得通了。按常理来说,这李达既然是杀了江夏,那自然就是开城投降,客没想到这个时候萧镜搅合了进来,生生的将这一盘好棋打的乱成了一锅粥。

    让这灵江城沦为废墟的罪魁祸首,不是李达,而是萧镜。想到这里,孟遥的脸上愁云凝聚,萧镜这样做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不想轻易的让陈烈收复灵州,甚至还想借这李达的手,置他于死地。

    “那劳请军师替我草拟军文,务必将这灵州守将举火焚城的事情原原本本的上书陛下,牙好让陛下为这灵江城的百姓讨一个公道。”至于皇帝的烦恼,那可就和他陈烈无关了。

    点头应下,孟遥却又转身看向了何于飞:“其实何某也觉得这个时候国公爷不能退,既然公主心中有妙章,放之一试又何妨?”

    这句话说完的时候,两个人的目光都已经落在了何于飞的身上。

    “这件事若有心去做,必然能成,只是怕要让这些将士们劳苦冒险一番了。”说着何于飞站了起来,走到了他们两人的面前,看着眼前被烧成残垣断壁的城池,原本紧握的五指缓缓的张了开来。

    “既然军师都信得过你,我自然也是愿意为公主殿下效劳。”

    效劳二字听得何于飞有点郁闷,默默的瞪了陈烈一眼,转身对着身下的一片荒芜:

    “春风楼有烈酒三千坛,不知能否消去这里的瘴气?”

    只见陈烈对着孟遥点了头,孟遥抬头就往城下走去:“由我亲自去办,这件事公主大可放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大千劫主〕〔逆天炼丹师:妖神〕〔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