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一百四十五章 亡国之音
作者:玛丽莲梦白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h3 class=”read_tit”>第一百四十五章 亡国之音</h3>

    无风无雨的一夜很快就过去了,第二天何于飞醒来的时候,这整个灵江城以及in更换了另外的一番风气。

    艳阳高照,何于飞先是去了李府和太守府,最后还是在城楼之上看到了陈烈的身影。

    何于飞刚走到陈烈的身边,身后就有一个士兵行色匆匆的对着陈烈赶了过来:“回禀国公,这叛军已经突破防线安全的度过了护城河,怕是用不了几个时辰就能兵临城下了。”

    士兵气喘吁吁的说完,方才看到了在一旁的何于飞。何于飞对之欣然一笑:“陈国公已经知道了,你先下去休息吧,这件事陈国公陈国公尚且需要考虑一番,才能做出决断。”

    “可是这..”士兵犹豫不决,毕竟这可是大敌当前,就算眼下是没有迎敌之策略,那缓兵之计总还是要有的吧?

    “灵江城内的事宜如今全权是有军师代理,你只需告诉军师,这件事他知道该怎么处理更为合适。”

    得此言,士兵自然就是没什么好说的,既然陈烈都选择无条件的去相信孟遥这个人,那他们自然是不能去反抗什么的,因为他们的义务只是上阵杀敌。

    士兵走后,何于飞缓慢的靠到了陈烈的身旁:“这件事,你怎么看?”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陈烈一脸专注的看着何于飞,“时辰尚早,何不歇息会?”

    何于飞瞪了陈烈一眼,感情你这是想让我一觉睡醒那个的时候是身在狼窝?

    “于飞,你说这些人会进城吗?”对此,陈烈还是非常的担忧的,毕竟这是绝对的不允许出现百密一疏的。他们的成败,就是在此一举。

    “只要你我皆在,他们便是会不顾一切代价拿下此城。”同样的这也就意味着他们的肩膀上的胆子有多重,只要自己或是陈烈不慎落入了这些人的手中,那对整个南朝而言,都是极大的威胁。

    听完何于飞的话,陈烈深思许久:“那于飞你希望我回去吗?”

    “啊?”何于飞呆呆的看着陈烈,表示一脸懵逼。

    “你希望我回去的时候,眼前的境遇依旧是原地踏步,处处遭人算计,难见天日吗?”

    陈烈的语气很真切,仿佛已经凝聚了他毕生的心神,他是在用自己的一声在向着何于飞许诺。

    会同陈烈的意思,和预防i额却是开颜一笑:“我无所谓啊,你呢?”

    这一下,陈烈可就算是尴尬了,感情这是自己给自己设了个圈套,当然这也和何于飞的不解风情有着很大的关系。

    “我不想。”事到如今,陈烈已经不能在对自己的内心继续的麻木下去了,同样的,对于眼前的这个人,他不需要任何的谎言和拐弯抹角。

    陈烈的余光灰灰闪落在何于飞的身上,何于飞知道,陈烈这是在等自己的答案。

    “那我等你。”何于飞不知道陈烈现在想做什么,但她知道,陈烈要事想拿回这一切,必不可少的就是时间。而陈烈所希望的,也只是自己能给他些许的时间吧。

    当日的黄昏来临之后,这灵江城再次变成了一座荒城,原本的冷寂加上一把烈火焚烧之后的苟延残喘,这灵江城已经是没有了一丝丝的生机。飘飘然的一座死城,就这般的坐落在灵州的地界上,唤不起往日的一丝神彩。

    此时,以片黑云压近,竟是大批人马汇集城下,马蹄声响天彻地,马上群雄,杀气腾腾。

    只是当这些人看到眼前这座荒废的城池之后,所有人的脚步都止却了下来,量是谁也不敢相信昔日的灵州第一城邸竟然化作了废墟一般的存在。

    离火燎燎,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不一会,有穿着盔甲的兵卒从城中走了出来,对着骑在马上的那黑脸将军说道:“启禀将军,这城中空无一人,这陈贼怕是已经逃之夭夭了。”

    陈烈不在这灵江城中,也就意味着自己将要全功尽弃,自己不辞辛劳的日夜兼程也会因此变得一文不值。不见寸功,这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被允许的。

    “陈贼向何处走了?”

    “在南方发现大批兵马移动的足迹,想必这些人已经撤王秦川,不知将军意下如何?”

    听到这里,这黑脸将军显然是欢喜的,这秦川王后,便是京畿重地,陈烈这样做,无疑是将这南朝的脊背暴漏在了自己的面前,这个时候自己只需轻轻的动动手指头,便可将这南朝的半壁江山,纳入囊中。

    “八百里加急,回禀元帅,恳请元帅增兵,合围秦川,一举挫败南朝皇室。”所谓擒贼先擒王,只要夺下了这京畿,那身后总有千军万马,也只能是无首群龙,乌合之众,难成大器。

    那士卒刚应下不久,身后又传来了一阵唏嘘,所有人的目光都投露在了城楼之上,只见此时,城楼之上出现了一个女子的身影,怀琴而坐,而她的身后,俨然有一个男子站在了上面,手执长剑,战袍飘然的吹起了凯旋之音。

    “那是何人?”这黑脸将军甚是诧异,不是说这灵江城的兵马都撤走了吗?而且如今的灵江城俨然就是一座荒城,根本就不会值得任何人去留恋,那这个时候出现在城中的人又会是谁?

    这个时候,有人将城楼之上的那两个人给认了出来,随即的便向黑脸将军回报道:“启禀将军,这二人在京城的时候我见过,正是陈国公与那惠文公主!”

    此言一出,黑脸将军的脸噌的一下闪起了光芒,“好啊,你们去,把他给我拿下!”原本以为自己会是无功而返,哪知这个时候,竟然还会跑出来这么两条大鱼,若是将这两人捉回去交差,那这区区的灵州小郡在他看来,也是不值一提了。

    城楼之上,何于飞看着眼前冲着自己和陈烈冲进来的人马,心中还是有点焦虑的。看了一眼陈烈,道:“你有把握吗?”

    “你放心去做不想做的,我相信我可以的。”说完陈烈提着自己手中的长剑施展轻功从这城楼之上飞了下去,落地的瞬间手起刀落,硬生生的将挡在自己的面前的一个人的头颅给砍了下来,鲜血溅落在城墙之上,杀意四射。

    “我是征西大元帅陈烈,谁敢与我决一死战!”

    话落之际,陈烈周身的那些人纷纷退到了一旁,看着陈烈瑟瑟发抖,有的人甚至已经握不紧自己手中的兵刃。

    “把他拿下,我要活口!”人群之中,那黑脸将军一声令下,周身便又有几个人骑着高头大马冲着陈烈走了过来,而那些原本还看着陈烈色色发抖的那些人,这个时候也只能硬着头皮对着陈烈发起了进攻。

    陈烈刀剑所到之处,寸草不生,鲜血四溅,城墙三丈,尽是鲜艳的惊人的血迹。

    城楼之上,何于飞没有用眼去看城下,而是用自己的耳朵去听,她知道陈烈不会将自己抛弃在这里,也相信陈烈不会将他自己永远的留在这里,只要杀伐之声不止,那他依旧还是此时此刻在这灵江城中顶天立地的那个铁血男儿。

    闭眼,何于飞拨动了自己手中的琴弦,自从自己的重生以来,何于飞都不怎么就触碰琴这种东西,在尚书府的时候,皇帝送来了许许多多的赏赐,其中便是不缺少精美的琴,可是这些何于飞看都没有看一眼,将降之丢在了阴暗无光的角落之中。

    闻情解佩神仙侣,挽断罗衣留不住。所谓感情,自自己重来之后,从不敢轻而易举的拿起,甚至还对此避之不及。可是这个时候,何于飞心中是清明的,为眼前的这个人拿起曾今让自己死不瞑目的东西,是值得的。

    曾今让自己失去的一切的,自己不再留恋,可愿意为了自己付出一切的,宁是挫骨扬灰,也绝不容得错过。

    琴声悠扬的自城楼之上飘了下来,而城下依旧杀伐不断。

    琴声时而沉重,时而肆意,无时不刻的都在激励着城下挥刀不止的那个人奋发向前。如此振奋士气的旋律,让这些围攻陈烈的士兵感觉到了阴风阵阵。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那个黑脸将军的注意力从陈烈的身上转移到了在城楼之上鸣琴的何于飞的身上,二话不说,那黑脸将军从身旁取来了弓箭,死死的对准了城楼之上的何于飞,拉弓如满月,直向着何于飞射去。

    弓弦之声落下之后,城楼之上的琴声戛然而止。

    黑脸将军还来不及去看城上的何于飞如何,就见那陈烈竟然突破了重重的围困,对着自己冲了过来,剑尖所向之处,正是可以让自己窒息的咽喉。

    怒目一视,这黑脸将军丢下了手中的长弓,提起了马背之上的长刀对着陈烈陈烈冲了过去:“今日,本将军便要亲自会会你这陈家小儿!”陈老国公的威名谁都知道,可这个时候就算站在这里的是陈涛本人,他也不会有丝毫的畏惧之心。

    身边的那些人来不及阻拦,这黑脸将军就冲了上去,挥起自己的长刀去接陈烈的那一剑,竟硬生生的将自己手中的刀刃对上了陈烈的剑锋,刀光剑影之间,两人的兵器竟然都被折断。

    陈烈心中一狠,怀握一拳打在了这黑脸将军的身上,就算这个黑脸将军是个皮糙肉厚的,却也被陈烈这一拳给打下了马。

    见此,那些人瞬间又围了过来。

    “把他给我拿下!”地上的黑脸将军,甚是愤怒的对着身边的那些将领说道。

    此时的陈烈满眼冷锋,周身尽是杀气,就在他准备和这些人争个鱼死网破的时候,那悠扬的琴声再次从城楼之上响了起来。

    这一次,琴声不再慷慨,而是隐隐的哀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