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武战纪〕〔苍穹传奇〕〔掌姝〕〔婚内燃情:老公,〕〔全球狙杀〕〔三界小狱管〕〔妖皮藏宝图〕〔狼少挚宠:简先生〕〔宠妻计划:总裁大〕〔国民初恋:追男神〕〔重生之漫漫余生〕〔佣兵二十年〕〔青蛙王子记〕〔帝妃惊天〕〔英雄无声〕〔舞女与教授〕〔重追前妻:老婆动〕〔仙韵传〕〔史上最强赘婿〕〔速效救星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一百四十六章 血祭
    <h3 class=”read_tit”>第一百四十六章 血祭</h3>

    汉兵已略地

    四面楚歌升

    大王意气尽

    贱妾何聊生

    歌声自城楼之上飘落下来,点点滴滴的洒落在每一个人的耳膜之中。这个时候只见那陈烈丢下了自己手中的断剑,翻身向城墙之上攀飞而去,同样的灵江城也在这个时候下起了枪林箭雨。

    看到全然身退回到自己面前的陈烈,何于飞心中也是舒坦了些,默默的收了手中的琴音,却见一支飞箭在此袭来,稳稳的落在了琴弦之上硬生生的将那一柄琴击了个支离破碎。

    不知何时,陈烈发现那一柄长琴之上稳稳的竟是落下了两支箭,这一下子,他也就明白了方才在城下的时候这琴声戛然而止的缘由。

    “煽风点火之势已足,我们该做的和所能做的都已经做完了。”说完何于飞将怀中的长琴放在了城墙之上,转身带着陈烈消失在了城楼之上。

    城下,黑脸将军见这陈烈和何于飞不知所踪,心中也生了些许的犹豫,原本的他还以为方才那一曲亡国之音是何于飞为陈烈和这南朝的江山社稷准备的,只是现在,他所能拥有的满满的都是耻辱感。他很清楚,她们这是在对自己宣战。

    “将死之人,如此猖狂。众将听令,攻城拔寨,得陈国公惠文公主二人,格杀勿论!”

    黑脸将军的话还没有说完,身后就有人出声阻拦:“将军,此事还请三思啊,尚且不知这灵江城之中的形势如何,这若是贸然进城,难保会中了敌人的奸计。”

    可是到了这个时候,这些话黑脸将军哪里还听得下去,现在他一闭上眼都是陈烈赐予的耻辱感。铁血男儿,最是血气方刚,豪情仗义,却也是最容易触怒。这一次,陈烈毫疑问是让之勃然大怒了。

    他宁可放弃活捉陈烈的大功,也要将之斩于马下,报那一箭之仇。

    虽然身边的千军万马都做有了千钧一发的趋势,可黑脸将军的身边还是有着不易少数的劝阻者:“兵道诡异,将军当深思而行。”

    就在这个时候,禁闭的灵江城城门缓缓的在这些人的面前打了开来,将城内的风景一览无余的展现在了这些人的面前。

    见此,黑脸将军勃然大怒,夺刀而起便是腾起了杀怒之意:“竖子无礼!”

    三军之中,也是顿时的士气高涨,城里的人这个时候不是在向自己投诚,而是在打算挑衅自己。以区区两人,迎对千军万马,这二人究竟是和何等的猖狂?

    这个时候,人群之中已经有人开始蠢蠢欲动了起来:“将军,请准属下出战,属下必将那二人首级取下来!”

    似乎,就是这么的一句话,让黑脸将军醒悟了些许。确实,这个时候派人先行一趟是个确保万无一失的法子。

    就在这个黑脸将军准备应允的时候,城楼之上再度出现了那个女子的身影,只见她再次拿起了那把琴,波动这余下的几根琴弦,洒下旋律,疾快入耳。

    “十四万军齐卸甲,宁无一人是男儿!”说完,那人就站在城楼之上傲视着所有人。

    城下,所有人都看着那个遗世孤立的身影出了神,在他们的眼中已经没有了所谓的惠文公主的存在,站在城楼上的那个女子,就像是遥远的战争女神,用着睥睨的眼光傲视这这一切,发出了最冷酷无情的嘲讽。

    “十四万军齐卸甲,宁无一人是男儿。好一个宁无一人是男儿!”黑脸将军说完将的盔帽摔落在地,调转马头看着身后的人马,众声下令:“全军听令,踏平灵江城,城中生灵,死活不论!”

    一声令下,这些个人马就如同是马蜂一般一窝蜂的向着灵江城扑涌了进来,响天彻地的马蹄声,彻底的惊醒了这一座本该陷入沉睡的荒城。

    斜斜余晖在散尽了最后的一丝光芒之后沉入了江河,整个灵江城开始变得暗无天际,可灵江城内却是马匹嘶鸣,人言吵杂不止。

    黑脸将军在城中搜寻许久,却是看不到一个人的影子,就连刚才还在那城楼之上的何于飞和陈烈也消散的无影无踪。

    就在此时,一股浓郁的香味侵入了这些人的鼻息。

    “是酒,是好酒!”

    这话刚说下不久,就有一些士兵抱着酒瓶向黑脸将军跑了过来:“将军,城中美酒,堆积成山,随处可见!”

    黑脸将军闻言不得怪异,这酒当是存放在酒窖之中,就算这些人撤退的时候来不及带走,也不应该就势丢在此处。只是转念一想,或许又是这些人贪心不足,拿了之后发现又带不走呢?

    想到这里,黑脸将军冷冷哼了一声:“众将听令,待会就地筵席庆功,喝酒吃肉!”

    在这一声落下之后,四处附和声音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人们开始沉醉在这莫名的胜利之中,直到那明亮的火光照亮了他们每一个人的脸庞,他们才发现自己竟然在片刻之间置身火海。

    “将军,火势凶猛,大事不好!”那抱着酒坛的男子话还没说完,一支火箭不知什么时候射了过来,直接就将他怀中的酒坛射破,顿时火势开始蔓延,那抱着酒坛的男子全身被烈焰灼烧,酒坛落地,酒水所到之处,火焰丛生,不一会,那火焰已经从四面八方侵入了人群之中。

    或是越来越迅猛,很快的就从地上蔓延到了人的身上,渐渐的一股烧焦了的气味,漫入了这些人的鼻息之中。

    “这里有诈,撤!”黑脸将军连连下令。

    黑脸将军当初脑中一热,虽然想过这城里会有埋伏,可是自己的敌人就剩下何于飞和陈烈,便也没有去顾虑这么多,却是没有想到,这些人竟然是打算在城中放火。

    再是如何这陈烈也是三军之帅,若这朝廷的人马真的已经撤守秦川的话,又怎么可能还会把他们留在这里?这分明就是赤裸裸的引诱,却也不得不说,这个诱饵,任何人见了都会忍不住的为之所动。

    为首的这个黑脸将军越想越觉得不对,连忙的就驱使着自己身后的大队人马向着城门走去,一路之上,火光绝尘,死伤无数,那些将士试图着去为身边的伙伴扑灭火焰,奈何这火却是越扑火焰越高。

    马蹄扬风,虽是艰辛,黑脸将军还是带着自己的手下从这火海之中走了出来,当看到禁闭城门的那一刻,他眼睛直直的就像是一把即将出鞘的利刃,放佛只要一瞬之间,他就能将这一扇铜墙铁壁在倾刻之间化作乌有。

    片刻之后,有几个试图着去吧城门打开的士兵走了回来:“将军,城门被堵死,我们中埋伏了!”

    说着周身又亮起了一片火光,竟是顷刻之间这火海蔓延了过来,如今的灵江城,弥漫着浓郁的,致命的酒香。街道被酒水占领,满街的湿漉,让人只觉的是窒息。

    很快的,火势蔓延到了马蹄下,马匹开始了躁动与嘶鸣,这些人乱作一团,纷纷开始自救,尝试着跑到没有火焰的求生之所,或是及惊慌失措的脱下身上的衣物飞蛾扑火般的片仆后继。

    黑脸将军看着这一切,手中的兵刃开始瑟瑟的抖动,恍惚见,他看到了城楼之上的那一盏火光,还有那个女子不羁的嘲讽面容,那是在肆意狂欢。

    正是何于飞。

    “你很有骨气,也很豪迈,只可惜结局注定,你输了。”何于飞的声并没有一丝得意的意味,反之还是异常的沉重。

    冲冠一怒,本是佳话,只是为了这座古老的城池的离去,这些人必须为之付出代价。

    “杀了她!”对着身边的人,黑脸将军声嘶力竭的说道。

    其实由始至终打败他的人不是陈烈,也不是何于飞,而是自己。

    黑脸将军的一声令下,无数的人向着城楼之上扑了过去,只是尚未登上城楼,却又被火光照亮的另一片风景闪亮了眼眸。

    火光之下,竟是酒坛子堆积成山,从地上堆积而上,竟然有城门这般大的小山堆,而城楼之上驾着的,竟然是投石车。此时的投石车已经准备就绪,只欠东风一阵。

    这些人刚来到城楼之下,就被从上头滚下来的酒坛子打的措手不及。黑脸将军见此,更是大怒,连忙下令,万箭齐发。

    顷刻之间,整座城楼被箭雨覆盖,就在这些人以为何于飞必死无疑的时候,一只火箭自城墙之上射了出去,瞬间穿透了好几辆投石车上的绳索,顿时那些石头如同九天雷鸣一般击打在酒坛子之上。

    强大的冲击力使之构造分崩离析,酒坛子破裂,那些陈酿就像是天河决堤的弱水,倾盆落下,融入那一片火海,钟汇聚成了汪洋火海,覆水难收。

    火海之中,黑脸将军望着滚滚浓烟中的那个女子,满眼不甘。带着一群人,他打算强行破开这城门,可是就在他们准备着手以绝对顽强的力量打开城门的时候,门外传来了铺天盖地的杀喊声,听闻声势,便是千军万马。

    前方绝路,身后又是万丈深渊,一瞬间这些叛军的士气消沉了下去,所剩下的只是死死的挣扎,还有消亡前的最后一声惨叫。

    城楼上,何于飞就这样静静的看着烈火将这最后一伙人吞噬,眼中泛起的星光,也终和这一片火海融合在了一起。

    万人祭城,野火燎原,烧之不尽。今夜过后,灵江之地,尘归尘土归土,挥去昨夜的满目疮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