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庭〕〔萌宝种田:腹黑将〕〔入骨暖婚:首席的〕〔剑侠神医〕〔位面监察使〕〔大叔,轻轻吻〕〔狂龙傲宇〕〔明星饭店〕〔阴媒〕〔鬼医嫡妃〕〔小爷要造反〕〔池司爵苏悠悠〕〔惹爱成瘾〕〔逆世魔女:强宠天〕〔妖尾之金金果实〕〔穿成豪门宠文的对〕〔穿成美男子〕〔付先生的占有欲〕〔重生最强女帝〕〔斗破苍穹之水君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一百四十九章 缘由
    第一百四十九章 缘由

    幽幽一抹斜阳,衬得整个人都明亮了起来。

    “那是何人?”何于飞对着站在自己的面前的临风问道。

    那人看上去也不过三十来岁的年纪,只是这张面孔对于何于飞来说,那是绝对的陌生的,按理来说,假若这个人真的是盛庭芳的朋友的话,那么在盛庭欢的婚礼上,决然会是有这个人的身影的。

    就算这个人是宫中的禁军将领,何于飞也依旧这么的以为。

    临风抬头,正好就对上了何于飞那深浅不一的眸子,心中也煞是震惊。仿佛自从灵江城回来之后,这个何于飞就像真的是完完全全的脱离了何家七小姐的身份,完完全全的投入到了陈家的这一个行列之中,而且她如今的处事之方,也更像是一个名正言顺的公主了。

    火烧灵江城这一事,皇帝并没有怪罪,反是以此不世之功追封了陈烈为王。封王拜相,这恐怕是陈家的人祖祖辈辈都在追究者的不世荣誉,可偏偏这真正呢个陈家人,已经不复存在了。或许陈烈这一去,真的就是和这陈家再也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嗯?”上头传来了何于飞饶有趣味的一个声响,直接就把临风拉回了现实。

    “那人名唤肖生,乃是这大内禁军的百夫之长。”

    “哦,想不到你居然还认得这般神秘的一号人物。”只是,何于飞不排除这临风是提前的就去探清楚了这个肖生的底细。

    “公主谬赞,这是临风分内之务。”

    何于飞浅笑:“那你的分内之事可真是多啊。”

    这些临风就有点咬牙切齿了,这是赤裸裸的想从鸡蛋里面挑骨头啊。做得少了是自己失责,感情给你来了个全套,又变成了多管闲事?

    “怎么,你有意见?不服打我啊?我觉得你看我不爽很久了。”说完何于飞关上了车门。与此同时,远处的那两个身影也开始悄然的散去。直到那两人的身影消失的无影无踪,何于飞方才让马车继续前行。

    “晚些我打算上盛家探望盛家的大公子一趟,不过这些也用不着你去安排。如今我只给你两个时辰时间,这两个时辰之内,你务必把盛侧妃和肖生之间的关系给我打探清楚,如若不然你,茯苓伺候。”

    何于飞一句话落下,可把这临风吓得不轻。说实话,在临风的眼中,何于飞要是一个空谷的存在的话,那茯苓绝对是另一个更恐怖的存在。因为自己打不过她,那是非常尴尬的,而且这个人似乎还有着一套更为独特的手段来折磨自己。上次自己被萧镜的人重伤的那段时间里,他是深有感触。也是在那个时候,才开始知道了茯苓口中所说的花儿到底是为什么这样红。

    走了许久之后,何于飞的声音再次从马车内飘了出来:“对了,以后这称呼也该换换了,公主当够了现在我想体会一下当王妃的滋味。”

    临风呆呆的愣了一会,待很快的回过了神来,对着马车内的人轻轻的唤了一声:“回禀王妃,临风遵命。”或许从今往后,这个人都不会是自己第一次看到的那个何家的七小姐,甚至就连后来的惠文县主,惠文郡主...通通都不是,都是假象。

    夜色来临的很快,何于飞自从沐浴更衣用过晚膳之后,便趁着深秋的凉风坐在了门厅旁的秋千之上悠悠的晃达。

    对她来说,黑夜才是她的主宰,白天里她需要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只有到了晚上,她才能卸下所有的伪装,释放自己心中的等待,还有对远方的那个人的思念。

    前段日子,前线已经接二连三的传来了孟遥大捷。在陈烈的这件事上,何于飞已经猜不明白这皇帝到底是知道还是不知道,从他平淡的神情来看,应该是知道的,可是这突然间又一下子把自己扣在了陈王的这个名头之上就让何于飞不解了。

    又或者说,一直以来都是陈烈不打算认祖归宗,所以皇帝才摆下这一道逼陈烈就范?

    这么一想,似乎又说得过去。

    当然,之所以何于飞会产生这么大胆的猜测,还有一个更主要的直接原因。

    原本的这陈烈死讯传来之后,那朝堂之上最炙手的就应该是陈烈手底下的兵权,可偏偏呢,皇帝却没有指派京中的任何一人,就连林思澜和林思城兄弟想要后居而上,都被皇帝一斥而下,最后却将所有的成果结落在了孟遥的身上。

    可是孟遥这个人,何于飞最清楚不过。孟遥虽然是集天下大道于一身,可身为一个统帅三军之人,还有一个更不可少的东西,那就是无力。一个文成武不咎的人,皇帝又怎么冒天下之大不韪?更何况,孟遥曾今可是自己父亲手底下的人,又怎么可能是无所顾忌?

    陈烈是不可能再光明正大的出现在军营之中的,那也就意味着这个时候在陈家军中还有一个更具有武力值的人存在,而且这个人,绝对不是张将军。又或者说,这个人的手中有陈烈的兵符,可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会值得陈烈如此的敬重?

    正值深思熟虑之际,一个身影从庭前走了过来,正是临风。

    “王妃,都打探清楚了。”

    何于飞点头,且听临风将这件事娓娓道来:“属下亲自去核实过,当日护送六公主去南桥寺的人正是这个肖生,且这肖生的身手在大内禁军之中,也算是个翘楚,可是在六公主失踪之日,这肖生却是毫发无伤,而且这悍匪出没之处,也正是南桥寺之下最为隐秘的一片树林。”说到这里,临风刻意的停顿了一会:“王妃去过南桥寺,所以对去南桥寺的路,公主也很清楚不过。”

    何于飞沉声:“所以,这肖生放着大道不走,偏偏另觅捷径,你说的是这个意思吗?”

    临风恳切点头,虽然他也知道这件事并没有那么的简单,假如这个肖生是真的想要加害林思筠的话,根本就不会做出这么明显的是很不正常的事情来让人产生怀疑。正所谓贼不会在脸上写着自己是贼便是了。

    看了一眼临风呆若木鸡的表情,何于飞笑了笑从秋千之上跳了下来:“那盛大小姐如今在何处?”

    “听说前个何侧妃一不小心推倒了太子妃,原本这推到事小,偏偏这太子一推,太子妃便小产了,听说那个时候,已经快两个月了。”

    “啧啧。”越听何于飞也觉得有些不耻了。

    两个月的身孕,那就是说这赵无忧嫁入东宫府的时候就是身怀六甲,看来这林思城还真的是处处留情,风流成性啊。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何于飞都表示在勾搭姑娘这一方面,是自己小看他了。

    “那二姐如今可是在亲王府?”

    赵无忧的两个月身孕对风雨飘摇的东宫而言,确实是沉重的一击,只是现在何于飞更是好奇这何秀宁的处境会是如何,向她何秀宁也是这尚书府的千金,这下触犯了赵无忧,指不定是得多喝几壶的。

    “听说太子妃得知自己小产的时候,扬言是要杀了二小姐,二小姐一听慌了,便请了太子殿下的意思,会尚书府避难去了。”

    遇到这种事情,何秀宁的反应尽在何于飞的预料之中,所以对此何于飞没有任何的意外。只是何于飞再次看向临风的时候,整个脸都变得冰冷了起来:“有什么话就不能直说,非要拐弯抹角?”

    很显然,何于飞这以口是心非的样子就是在告诉临风,自己对于赵无忧小产这件事,一点兴趣都没有。只是这到底有没有,临风就只能问问何于飞这心里头有没有点,逼,数了。

    “太子妃小产之后,整个人都变的极其冷暗,这盛侧妃也怕被太子妃迁怒,也请了太子殿下的命回娘家去了。”

    本来是左拥右抱的一场人间美事,最后闹了个大难临头各自飞,这林思城怕是愁得头发都要掉光光了。从前只要是何于飞进宫,这林思城就会想方设法的给自己找点不痛快,难得的安逸竟然是因为这林思城连自己都顾不过来了,何于飞表示很伤心,很蓝瘦。

    “那你出去准备一下,本王妃要去拜访盛家。”

    临风又是一呆,“去盛家?”何于飞这个时候不是要帮助林思筠吗?这要帮林思筠不是应该进宫,把那个肖生抓了才对,这去盛家又是闹哪样?

    “对。”何于飞声音坚如磐石,牢不可破。

    临风的样子看上去有点为难:“王妃,这个时候盛家已经关门谢客了吧?”就算是因为林思筠的事情你要去皇宫的话也只能明日,这样在盛家搞夜袭,意义也并不是很大吧?

    “盛家关门谢客,只可惜,本王妃不是他们的客人,我是她们的小祖宗。”冷冷的说完,何于飞甩袖进了内堂,徒留下一条秋千在风中遥谣不止。

    终于,在临风出手的那一瞬间,秋千停了下来,安然的定格在秋风之中。

    徐徐秋意,只听到了临风无奈的愁叹:“家大势大名声大都不顶用,谁让人家是小祖宗呢?”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大千劫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大自在天尊〕〔修行在万界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君临星空〕〔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