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一百五十章 鸡犬不宁
作者:玛丽莲梦白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第一百五十章 鸡犬不宁

    这一夜,盛庭欢早早的就睡下了,可是一听是陈王妃的架子,他可愣是什么都顾不上,蹦达蹦达着就换好了衣裳出门迎客。

    何于飞的到来,可谓是让整个盛家都炸了锅似得要出门来迎接。

    时隔一月之余,在此看到何于飞的时候,盛庭欢已经感觉不到当初在皇宫对弈之时何于飞给他大的那一种熟悉感,反之现在的何于飞完全就像是变了一个人,没有了那种熟悉的感觉,就连气质与当日的惠文公主,也完全判若两人。

    如果说那个时候的何于飞还是心中有所顾忌的话,那现在的何于飞完全就是目无一切。

    “盛大公子,怎么,你这盛家本王妃是来不得了?”

    何于飞的话刚落下,史连城的声音又有入耳:“是惠文公主吗?”

    说着史连城已经挽上了何于飞的手臂,拖着何于飞就往这府里头走去。

    身后,看着言笑晏晏的何于飞和史连城,盛庭欢也将心底里最沉重的那一块大石给放了下来。原本的自己还害怕这何于飞会因为上次的事情与盛家产生隔膜,如今看来,却是自己多想了。

    如今盛庭欢的脸上一片轻松,可那个盛老爷却依旧眉头紧锁,难以释怀。

    盛老爷至今为止,脑海里所浮现的都还是何于飞从他身边走过去的时候嘴角的那一抹微笑。他也很清楚,何于飞对于盛家来说,就算是可以冰释前嫌,可始终是比不上从前了。加之如今的何于飞手中掌控的是整个陈家的势力,莫说皇帝如今还没有着手收回陈家手中的势力,就算皇帝收回了,那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人家如今再怎样也是一个王妃的身份摆在那里,而他们,如今身上没有一官半职,就连这盛家的门庭,都仅仅的只是依靠着辞官养老的盛老太爷所维持下来的。

    虽然这些日子以来朝廷上似乎是有让这盛家之人再度入朝为官的意思,只是越到了这个节骨眼上,就越是不能马虎。盛家门庭本就稀薄,若皇帝真心想重用盛家人的话,那盛庭欢就是唯一的人选。

    在这个节骨眼上何于飞来了盛家,明摆着这不会什么好事。

    父子俩在门口站了好一会,方才走了进去。

    这边史连城还拉着何于飞在院子里挑灯夜行,那盛老爷就走了过来,道:“王妃,我已让人备好茶水,你便到厅堂去歇着吧。”

    言下之意就是三更半夜挑灯夜行,还不如坐在屋子里,看几壶好茶,在这里瞎折腾什么劲?

    “歇息不必了,本王妃这一次也是为了一件要事而来,不知盛老爷能否行个方便?”

    盛老爷闻言,远呢不能好不容易才铺张好的神色现在又惊现了一条浓烈的皱纹。

    “那敢问公主,此行所为何事?”

    “其实这一次我来,是专门前来拜访盛侧妃的,当然呢,这拜访之余,还有些问题,想找盛侧妃请教一番。”

    何于飞这一言彻底将盛老爷脸上的平静戳破了:“王妃,上次的事情确实是庭芳做的不对,小老儿在这里给王妃你道歉,只是王妃想见庭芳,我也是爱莫能助啊。”

    “哦,盛老爷的意思是盛侧妃如今不在府中?”何于飞淡淡的一句反问,心里却是明白这盛庭欢其实也并没有给盛家带来过什么,至少在林思城那里,并没有给过盛家什么依靠,若是不然就陈家这如今的局势,拼死了也不能把一个太子的侧妃给咋滴。

    “王妃猜的不错,小女确实是不在府....”

    这一次,盛老爷的话还没有说完这何于飞就出言将之打断:“只是本王妃听说这盛侧妃前几天就请了太子殿下之命回了盛家,可按盛老爷此言,这盛侧妃是失踪了,还是说这盛侧妃这些天来,都是流露在外.....”后面的,何于飞就不打算说下去了,话说到了这个份上,何于飞也相信这盛老爷就算是胆大包天也不敢玩只手遮天的。

    而且,盛庭芳就在盛家,这是一个纸包不住火的事实。话说到了这个份上,盛家也没有理由隐瞒盛庭芳的去处,除非这些人是连太子侧妃的清白都不要了。

    “王妃慎言。”盛老爷这一句话说出口,整个脸上的神色都沉淀了下来。

    “想必盛老爷也知道,如今的盛小姐可是太子侧妃,就算是本王妃打算秋后算账,也不能拿盛小姐如何。只是盛老爷的这副作态,究竟是想替盛小姐掩饰些什么,还是说你想替自己掩饰些什么?”

    盛老爷的脸色黑的比夜色还强盛了几分,在绵绵的月光之下,几乎已经看不到盛老爷脸上的血色。

    “王妃如此血口喷人,莫不是在欺我盛家无人?”

    何于飞微微一笑:“原本呢本王妃还以为这件事盛老爷会置身事外,或是无辜,岂料这父女竟是连心一气,着实令人意外。”等何于飞的话说完大的时候,她才发现身边的那些下人几乎已经是在盛老爷的不知不觉下悄悄的屏退了。

    一旁的史连城看到这一幕也甚是惊慌,对于盛庭芳她已经是没什么好感了,只不过如今她盛家的儿媳,对于盛老爷包容盛庭芳一事,也只能暂时的按压了下来。盛庭芳的背叛,史连城才是最直接的那个受害者。

    “你也下去!”受到了盛老爷的一声呵斥,史连城也只好委委屈屈的退了下去。

    此时此刻的庭院之内,就剩下何于飞和盛老爷两人。

    “陈王妃,你到底想要如何?”

    既然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盛老爷也是打算将这破罐子破摔了。

    在何于飞看来,盛老爷方才所做的一切,都是无谓的挣扎,自己只要认定了盛庭芳就是在这里,那就绝对是在这里,就算是将这盛府翻个底朝天也是在所不惜的,更何况这个代价,是她陈王妃的身份随随便便付得起的。

    “盛老爷说这话就未免有些强词夺理了,这个时候该是本王妃问问盛老爷你想如何,又或者说,盛老爷是想让这盛家满门如何?”

    何于飞的话说道了这个份上,盛老爷也该心知肚明了。他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可对来到盛家的这个人是何于飞来说,那是一个比最坏还要坏的结果。

    莫说朝中就数陈王妃和六公主表情好,就凭何于飞和盛庭芳的那一段过去,这个人都不会轻易的放过盛庭芳。只是这个时候何于飞要替林思筠做这些事,是打算倾覆整个盛家了么?

    即使很多都是盛老爷已经想到了的,可盛老爷还是闭上了眼,深下一赌道:“这件事本就与公主无关,公主又何必与我盛家过不去?”

    这一句话让何于飞很无辜,“盛老爷此言欠思量,这不是我与你盛家过不去,而是盛侧妃与你盛家过不去。”

    盛庭芳是出嫁之女,就算日后犯下了滔天大罪,也与盛家无关,只是这个时候盛庭芳却藏在了盛家的羽翼之中,那这些事情指不定真的就会一概而论了。

    对于何于飞所言,盛老爷是无话可说的。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件事既然本王妃能查到头绪,那么别人也同样可以,更何况还是身为一国之君的圣上。勾结旁人,陷害金枝玉叶的罪名是什么,盛老爷大的心里可有数?”

    何于飞的话刚落下,身后又传来了一个声音,是盛庭欢的:“你说什么?”很显然,方才何于飞和盛老爷的一番对话,都被盛庭欢完完全全的给听了去。

    看到突然就冒出来的盛庭欢,盛老爷也甚是气馁,一言不发。无奈之下的何于飞只能将自己心中原本的猜想于盛庭芳说道了一番,起初何于飞都还以为自己的这些都只是猜想,可是盛老爷的沉默,完美的将这一连串的猜想应验了。

    “居然还有这种事,父亲,你打算还要瞒孩儿多久?你真的打算毁了祖父的百年基业吗!”

    盛庭欢冷冷的一声质问,让盛老爷火冒三丈:“那是你妹妹!”那是他盛家的独女,他怎么可能就这样推出去任人宰割?

    “那连城呢?连城肚子里的孩子呢?他们又是你的什么?”说到这里大的或死后,盛庭欢的语气已经是无比的冰冷。

    猝不及防,盛老爷的一个巴掌就要朝着盛庭欢脸上打过去,却在此时何于飞出声了:“够了。盛老爷,盛大公子,本王妃这个时候可没有兴致看你们的家庭伦理大戏。今天我来,只是为了讨一个说法,不为其他。假若盛老爷真的是打算让盛家满门抄斩的话,本王妃也懒得阻拦,只是盛侧妃,本王妃今日是见定了!”

    何于飞的一句是友不是敌的诠释让盛老爷松了一口气,可是还没等盛老爷完全反应过来,盛庭欢已经开口了:“庭芳在西厢房,还请王妃手下留情。”

    “谢盛大公子的深明大义”说完何于飞迈开步伐,匆匆走去。

    盛庭欢这个时候胳膊肘往外拐也并不难理解,盛庭欢可以收留盛庭芳,毕竟他们还是骨肉相连的兄妹,可盛庭欢是绝对不会眼睁睁的看着盛家的一切毁在盛庭芳的手中的。比起盛老爷,其实盛庭欢更像是这盛家之主,他的取舍果断,也称得上是一个壮士断腕的豪迈。

    肖生,盛老爷,盛庭欢。为了一件事,盛庭芳到底利用了多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