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加冕为王〕〔爆笑修仙,萌狐不〕〔大楚昭阳〕〔重生之黑铁的荣耀〕〔昨天还能怎么皮〕〔甜妻驯夫记〕〔黑白分〕〔五域记〕〔攻约梁山〕〔唐朝好岳父〕〔绝地成神〕〔武傲九霄〕〔校花的极品特工〕〔重生异界当帝王〕〔行咨天下〕〔魔王修仙〕〔爱欲横流〕〔娇妻难驯:总裁,〕〔法医毒妃:霸道王〕〔华娱特效大亨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一百五十二章 图穷匕首见
    第一百五十二章 图穷匕首见

    “何为诸天神佛,何为冤魂厉鬼,这些都不重要。盛侧妃只要记住今天所发生的一切,无论是在多少年之后,这些东西都会潜藏在你的记忆里,随影随行,挥之不去。而你,也应该为你做过的那些事情,怀抱眼前的罪孽,抱憾终生。”

    何于飞的一字一句都在拍打着盛庭芳的心房,现在她脑海之中所闪现而过的,都是眼前的着一幕幕:血流成河,永无止境。

    “不,我是无辜的,你们不能这么对我。”盛庭芳的声音渐渐的沙哑了下来,与此同时,门外的杀戳之声也似乎是到了尾声,远远的还能听到整齐的脚步声。

    这个时候只要动点脑子就能想到这个时候是城中的巡防营赶到了,加之,今晚盛家的声势闹得可不是一般的大,想必不出明日,全城的人都该知道这盛家里头所发生的混乱了。

    “一条人命加上六公主的一生,你并无无辜,你罪大恶极,你罪该万死....”

    一字一句在盛庭芳的耳旁萦回着,可那六公主三个字,触动了她:“不,不是这样的,我是被逼的,是他让我这么做的。”

    “他,是谁?”

    确实,如果单单只是盛庭芳一个人的话,那么她的所作所为应该在太子妃小产之后就止步不前,可她没有,甚至还牵连进了林思筠这件事里面来。盛庭芳和林思筠是八竿子都达不到一处去的两个人,更不会有什么深仇大恨,那盛庭芳又何苦对她下手,招惹下这般的是是非非?

    一开始何于飞怀疑这个布局之人会是林思城,可是就在刚刚,她彻底断了自己的这个猜测。虎毒不食子,再怎么说赵无忧肚子里的也是林思城目前唯一的骨肉,更何况这前后的两件事情之间,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联系,而从盛庭芳额种种表现来看,这两件事情又像是息息相关,所以何于飞是断定了这件事情由始至终林思城都没有参与其中,又或许说不知情。

    如此一来,何于飞就不免的要同情一下林思城了,本来自己就是一个臭名昭彰,现在又来了个家宅不宁,看来这太子的东宫怕是再也安静不下来喽。

    “是他,就是他!他知道是我做掉了太子妃肚子里的孩子,所以他逼我去对付六公主,是他,都是他.....是他”盛庭芳的声音越来越高,直到她声音嘶哑,都没有停止她激动的情绪。

    日后的处境,眼前的处境,对于一个初经人事不就的人来说,都是一种绝望的碾压。这种境遇,无异于生死。

    不经生死,不晓离别。经历过死亡的人会明白死亡对他们来说可能是一种解脱,可是没有经历生死却要面临死亡的盛庭芳,内心除了恐惧还是恐惧,除了恐惧她也只能恐惧。

    盛庭芳的声音穿透了整个院子,就在这个时候,门外的打斗声突然安静了下来。就在这时,有人在门外敲门叫唤:“庭芳/王妃,里面出什么事了?”

    听声音,何于飞晓得门外的是史连萧和盛庭欢,想来这盛庭欢还是把这盛庭芳当成了自己的亲妹子,为了防止自己伤害盛庭芳,竟然不顾盛庭芳和史家的恩怨把史连萧叫过来。

    转过头去,何于飞没有理会门外的那些人,而是死死的盯着眼前依旧失声尖叫着的盛庭芳:“告诉我,那个人,到底是谁!”

    然而,回应何于飞的依旧是盛庭芳的尖叫。

    此时,何于飞俯身在盛庭芳的耳边:“告诉我,他是谁,我保你母子平安。”

    这一声,盛庭芳似乎是安静了下来。

    “他....”

    就在那个名字盛庭芳的口中呼之欲出的时候,何于飞一把站了起来,将一把椅子横着挡在了盛庭芳的额前,闻的一声利刃穿透木板的声音,一枚飞镖稳稳的钉在了椅子上,而这个时候,那一枚飞镖离盛庭芳只有一步之遥。

    闻的盛庭芳又一声的尖叫,房门被撞开,所有人都看到了何于飞用椅子替盛庭芳挡下了这一致命危机的这一幕。

    “她交给你了!”对着盛庭欢说完,何于飞丢下了手中的椅子,转身追出了门外。

    虽然盛庭欢等人也知道何于飞所去的方向正是刚才飞镖飞过来的方向,当他们却没有去替何于飞追凶手的念头,他们的心思,如今还是在这个盛庭芳的身上,因为这个时候,盛庭芳口中的尖叫依旧不绝于耳。

    何于飞只身一人追出来许久,最后竟然在机缘巧合之下追到了自己初次来盛家之时被困的那个满是木头人机关的院子里。

    “事到如今,阁下就不打算出来见上一见?还是说你连我这区区小女子,都心存忌惮?”这个时候的何于飞是不怕对方玩调虎离山的,毕竟那里还有是史连萧和盛庭欢镇守,她就不信这人还能在那么多人的眼皮子地下对盛庭芳出手。

    回应何于飞的,只是那些木头人移动的声音。这些木头人经过何于飞上一次的摧残之后,显然又是被再次的修复过的,而且这个时候的木头人和那时的比起来,更像是换了一副身躯。

    站在阵外,何于飞在这些木头人的身上已经找不到上一次移动的轨迹,几乎这些木头人的每一次移形换位对何于飞来说,都是陌生的。

    “想见我,那也得凭你的真本事!”说着,一个身影凌驾在半空之中,穿着一身的夜行衣,也看不出这人是个什么样的打扮,可何于飞很清楚,这个可不是什么善茬。

    能对太子妃的孩子下手,又能对林思筠下手的人,应该是谁?

    来不及想太多,这些木头人已经朝着何于飞围夹而来。迎上眼前的一片混乱,何于飞抿唇一笑入了阵中,几经周折之后何于飞来到了这个阵的中心地带。

    何于飞正寻思着那人的踪影会在那里的时候,一双手已经死死的抵在了何于飞的脖颈之上:“似乎只要是和我有关的事,你都喜欢多管闲事!”熟悉的声音回旋在何于飞的耳旁。

    “果然是你,林思澜!”

    说着,那面纱掉落下来,露在空气外边的那张脸,正是林思澜无疑。这个时候,林思澜的已经对何于飞完全失去了兴致,眼中所表的,只有厌恶。又或许说,他是真的开始忌惮这个不简单的女人了。

    “似乎,陈王妃对此是一点都不意外。”说着林思澜松开了自己的手,转身悠然的在何于飞的面前左右晃达,全然将那些在他们的面前左右游龙的木头人当作不存在一般。

    “重重布局的最后,所有的受益都只归功在了你的身上,那试问亲王殿下口中的意外从何而来?”

    确实,太子名声败坏,家宅不宁,最后只会走向自我毁灭的道路,而如今皇帝膝下的儿子也就不过林思澜和林思城,这唯一的得意之人除了林思澜又能是谁?

    第二,利用盛庭芳挑拨自己和林思城,盛家,三大家只间的关系,最后得以的也只会是林思澜这一边。现在回想起来,林思澜确实是布了一场瞒天过海的好局,自己若是一个不慎,就会着了他的道,和林思城鱼死网破,成为林思澜脚下的一块微不足道的垫脚石。

    “可最后,本王还不是功败垂成在你的手上?”说着林思澜的语气渐渐的有了起伏,原本的他只不过是想借何于飞来激化何于飞自身和盛庭芳之间的矛盾,从而决策大局,只可惜,他不该把这么至关重要的一颗棋子下在了何于飞的身上,以至于这一步走错,满盘皆输。

    对与林思澜的话语,何于飞已经淡然了,她一开始的本意就没有打算和这个人为敌,可偏偏这个人总是喜欢以各种千奇百怪的方法来让自己为敌。从前是步步紧逼,现在又牵扯进了一个林思筠。

    “你我恩怨明了,六公主总是无辜,何况她与你更是一脉相承,你又怎么狠心对她下手?”就算是林思城,也可能不会做的这么绝。青灯古佛了此一生,这比死了还要煎熬。

    然而,林思澜的目光,总是那么的无情:“狠不狠心,我说了算。至少,这一次陈王妃你无法挽回了不是?”

    对上林思澜不齿的笑容,何于飞双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她的眼中,也是不乏怒意,说到底,这林思筠也是以为自己才遭了池鱼之殃。

    “亲王殿下难道忘了你和凉帝的约定了么?”当天也是在这个地方,萧镜以一个眼神就击退了林思澜,足见萧镜和林思澜之间的勾结,是建立在某种程度的利益之上的,而且这种利益,是以林思澜服从萧镜为代价的。

    这一次提起萧镜,林思澜的神情尽归于平常:“本王有没有对王妃你出手,王妃心里不应该是最清楚不过么?”

    何于飞很清楚林思澜说这些话的目的是为了激怒自己,只是她更清楚,当一个人能疯狂到六亲不认的时候,那谁在他的眼中都不过只是一颗棋子。

    今日是林思筠,那明日,也可以是皇帝。皇位的诱惑,究竟有多大?为什么只要是和这个位置有关的人,最后都会走到冷血无情的地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不灭剑主〕〔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